第686章 因为我不甘心!

<第一更!>

因为君莫邪感到,三个强大的气息正往这边飞来!不论是敌是友,此刻的梅雪烟,都是最关键的时刻,绝不能被打搅!所以,他立即遁入地底!

莫逍遥等三大尊者,身法奇速,一旦全力展开,只是瞬息之间便跨越百丈余空间,不偏不倚地落到峡谷正中央,举目一看,却是一片雪茫茫,静悄悄,不见半个人影!

此地本正是雷劫发生的所在之地,怎会全无半点人迹留存!

“应该就是这里,决计错不了的!可怎么会没人?难道是我判断有误?”莫逍遥眉头一皱,低声道。

“不会错的,因为我感应到的位置也是此地,大家四处找找。”贾青云道。

“不对劲!”卫空群深深的皱起了眉头:“逍遥,咱们都曾经经历过那天雷之力的锻打,我每每午夜梦回,尽是忆及当日情形,至今尤有余怖,记得当时我成功破关的时候乃是四周一片漆黑,到处都被劈的不成样子,连我栖身的山峰,也被劈的七零八落,想来你的情况也应该差不多。但你们瞧瞧这里……”

他吸了一口气:“以刚才的雷电的那巨大威力而论,就是将这三座山峰尽都劈成平地,甚至劈成深谷我也不会有丝毫意外,刚才的雷劫实在太恐怖了!但这里却又显得……太过平静了!不要说什么山峰倒塌,甚至,连地上的积雪也没有掀起来多少……逍遥,这一切似乎太反常了吧?!”

莫逍遥嗯了一声,目光灼灼,在山谷内到处打量,沉声道:“果然如此,刚才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能发生这样的现象,据我猜测,可能性不外乎有三个。其一,乃是此人厚积薄发,本身实力已经到了巅峰之境,直接将之前的雷劫全部化解为无形!”

“那第二呢?”

“第二,这个人身上或者携带有神奇的宝物,能够吸收、化解雷电之力!”莫逍遥仔细的看着四周地形,道:“第三,则是这片土地令有古怪,雷电之力不能通达,难以造成破坏。”

卫空群苦笑起来:“我宁愿相信第二点和第三点,也不敢相信第一点。若是当真如此,那人的真正实力未免太让人崩溃了,相信就算是圣者级高手,也未必能作到吧……”

“的确挺让人崩溃的。”莫逍遥点点头,脸上的神色也是一片难以言喻:“不过仍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此人就算没有那般恐怖层次的实力,仍然拥有不下于你我的强大实力,这却是毋庸置疑的!”

“不错,这点确实无庸置疑!”其余两人深有同感,连连点头。

“大抵是我们来晚了一步吧,这人过关已毕,便自走了,换了我们也会这样做的。”莫逍遥扬首看天,默默不语的出了一会神,道:“我们走吧。那人纵然还没有走远,以眼前情形判断,却也是没有受到任何伤损,我们之前计划的前提条件,便是以那人因过此关节而玄气大损,如此,我们才有十足的胜算!如今,以我们三人之力,断无可能在不付出相当代价的情形下拿下此人,万一,此人实力当真高深莫测,贸然追踪只会引起其不满……”他摇了摇头,神色大是有些黯然。

三人再互相对视了一眼,终于飞身离去。

直等到他们真正的走远了,直到跟他们的大部队会合,再度踏上奔赴银城方向,君莫邪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三人的强者气势,可不是笑天涯等人能够比拟的,当真是强大之极的!

转眼看着身边的梅雪烟,只见她静静地闭着眼睛,脸上露出一种安宁而又祥和的微笑,浑身上下尽都透出一股圣洁的光辉,一时间,君莫邪竟是看得痴了。

良久良久,君大少爷突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原因无它,鸿均塔开始反噬了,君莫邪只觉头脑中仿如有万千钢针一起穿刺一般的疼了起来……

自刚才停止输出之后,他的心神高度紧张,接着又来了这三人,君莫邪奋起最后余力潜进地底,大敌当前之际,还不觉怎地,此刻敌人既去,心神一懈,即刻感觉到浑身上下竟再余力可供支撑,是以全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倒在地!

此番操控鸿钧塔如此海量输出,纵然是以君莫邪刻下的能力,仍还是有些力有未逮的,更何况还是持续了如此长的时间?再加上最后鸿钧塔又吸收了那些雷电之后,突然出现了那么一瞬间呈现出狂暴之态,更是百上加斤,几乎令到君莫邪的心神,在那一刻险险失守!

所以这一次的反噬,空前凶猛,竟是更甚于以往任何一次!

眼下危机尽去,梅雪烟也是突破在即,成功在望,心神松懈的君大少爷终于感到了自己的困乏!脑袋里面也翻江倒海地疼了起来。

他静静地坐在地上,闭着眼睛,竭力忍受脑中的难言痛楚,却不曾发出那怕任何一点细微的声响,生恐打搅了梅雪烟的参悟,君莫邪脸上的肌肉越来越显扭曲变形,整个身体竟也不时出现有如痉挛一般的颤抖,汗珠涔涔而下,竟将周身衣衫尽数打湿,此地温度极低,汗水一旦遭遇寒气,陡然升腾,这地下的雪窟,竟于瞬息之间充满了白色的浓郁雾气!

这次可不是灵气,而是实打实的水雾……

君莫邪的汗!

他就这样坐着,最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良久良久,君莫邪再度醒转,他感到有一双温柔的手将自己抱在怀里,轻轻的擦拭着自己脸上的汗珠,同时,一股磅礴且极尽雄厚温暖的玄力,不断向自己身体里面输送过来,悠悠醒来,正看到梅雪烟担忧的俏脸。

“你怎么样了?”君莫邪虚弱的笑了笑,问道:“突破之后,感觉如何,可有极大的进展吗??”他的眼珠转动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营地的帐篷之中,而这帐篷里现在就只有自己两人……

他试着动了动,却发觉浑身酸疼,脑袋里的痛楚没有因为之前的昏迷而有所好转,仍是像有一万枚钢针在扎,甚至是更甚之前,只片刻光景,他额头上冷汗又冒了出来,实在是太疼了……

“莫邪,你别动,好好躺着,静静的修养吧。母亲和清寒刚才已经来过了,但我让她们先回去休息了,说我要为你疗伤,不能有人在旁干扰。我以为,你,应该有话要跟我说……”

梅雪烟的声音温柔的说着,却带着哽咽:“你这个傻瓜,你怎地不早说……助我提升竟要你承受了这么重的反噬,你为何不早说?若是你早说了,哪怕我死……也不会让你这么做!你……你真傻……”

“呵呵……有话说……我当然有话说!”君莫邪虚弱的笑了笑,低声道:“你知道么?我……我就只是不甘心而已,就只是不甘心老是被人压着,脑袋顶上总有能压制我的存在,那感觉实在腻歪透了,咳咳……自从我来到这世界上,不论做什么事情,总能感觉对手的实力远在我之上,就这么死死地压着我!我每突破一次,感觉自己实力大幅度增长,自觉可以傲视一切的时候,便会遭遇到新的敌人,新的、不可战胜的敌人;每一次,都被压得喘不过气,呵呵……于是每一次都在突破之后继续开始拼命……”

他的眼睛里射出疯狂的色彩,犀利而又有些竭斯底里:“这种滋味不好受!我真的好累,好辛苦!可我,绝不想被任何人压着,任何对手也不行!我乃是邪之君主!我才是暗夜君王!被人压,我不服!更不甘心!我要凌驾在一切敌人之上,任何强者也不例外!”

梅雪烟哽咽起来,她能感受到君莫邪心中的软弱一面以及这疯狂的压抑!

在这个寒冷的冬夜,承受了巨大反噬之后的君莫邪,陷入极度虚弱之中的邪君,有生以来第一次,赤裸裸地表露出自己的心意,自己的压力,自己的不甘!

“先是世俗皇权高高在上,然后又是风雪银城这样的超级势力……就像一座亘古存在久远悠悠的大山,远在天边,却重重地压在我的心头!然后又有血魂山庄紧接着欺凌,横蛮霸道;现在又出来了三大圣地,后面或者还有飘渺幻府,又或者什么别的强大势力!”

君莫邪闭上眼睛,脸上闪出一丝潮红:“不说远的,就以眼前的三大圣地为例,他们的底牌,竟似是无穷无尽一般!当我以为至尊就是高手的时候,随随便便出来了一个黄太阳就是至尊之上!当我以为那便是巅峰时,却又出现了大批量的尊者,而且还有凌驾尊者之上的圣者……这样的庞大压力,让我无力!让我时时刻刻都有一种面对一座不可撼动的大山的感觉!我很憋屈!在这个世界,我他妈很憋屈!”

君莫邪狠狠地喘了一口气,双眼微睁,闪出一道锋锐的寒光:“所以我要将他们砸碎!统统砸碎!全部砸碎!”这句话,他竟是从牙缝里面,一字一字地迸出来的!

<今天还没起床就接到一哥们的电话,张口就说祝我圣诞节快乐,咳咳,当时偶很高兴,就说了一句这么早;然后这丫的说,因为我现在才发现,这个节日你过才是最合适的。

偶好奇,问为啥。他说:因为你现在才算是名副其实的剩蛋啊,我们都不是了……

当时偶勃然大怒,破口大骂,你才是剩蛋!你全家都是剩蛋!你全家都剩蛋节快乐……

骂完了气得我浑身直哆嗦……这丫的居然还在那边笑的嘎嘎的,若不是隔着电话线,哥非得过去将他就地凌迟……郁闷……>(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