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银城城主的怀疑

<第四更!昨天大醉,只更一章。所以今日四更补偿,不开单章求票,不算爆发。>

慕容风云到了墓碑前面,翻身下马,却踉跄了一下。看着这巍峨的墓碑,泪眼模糊中,映出上方大字:不悔此生种深情,甘愿孤旅自飘零;来生若是缘未尽,宁负苍天不负卿!

“秀秀……我的乖女儿……你真的去了么?”慕容风云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雪白的胡须在寒风中飘起,泪水点点落在地上,他就这么站着,右手轻轻抚摸着墓碑,就像是抚慰着年幼时的女儿……

墓地前,也停止了厮杀,所有的目光都看在他身上。

突然,慕容风云狂吼一声:“秀秀!你就如此去了,你让爹爹可怎么活呀……”他的声音中带着痛楚和强烈的怜惜,似乎自己的女儿,又可怜的站在自己面前,依然是十八年前的样子,依然是那么哀恳的看着自己……

他长叹一声,突然伸出手,深蓝色的天玄玄气嗤嗤冒了出来,手落,石屑飞!在旁边,又添了一行小字。

“爱女慕容秀秀,长眠于此!父,慕容风云.立!”

然后他呆呆地注视了许久,终于一声呜咽,双手掩住枯槁的面容,一跃上马,回头而去。伏在马背上,再也没有抬头,再也没有回头。

这个执拗的老人,终究还是这样做了。

尽管,他并没有承认夜孤寒是他的女婿;但他同样也等于是解除了女儿的婚约!他不再承认女儿的皇后地位!

他只是为自己的女儿立碑!

寒风起,松涛如海,簌簌有声,也似乎是慕容秀秀在向自己的父亲做最后的告别……

慕容风云回家之后,立即下了一道命令:慕容世家凡是有官职在身的,一律即时辞官,从此之后,慕容世家与天下纷争,权力争夺,再无干系!若是有不从者,一律杖责八十,逐出家门!

……

但慕容风云加上的这一行字迹,却代表着,慕容风云、慕容世家承认了这个墓地!承认了这座墓碑的存在!

认可了这个貌似荒谬的事实!

残余的御林军悄然撤走。

因为再不走,面临的就是死亡的杀戮!

君莫邪传出话来,由此刻开始,再不容情!

有情冢,自此成了天香城一大景观。

那巨大的墓碑,也从此刻开始,屹立万年!邪君亲手所立,纵然是万年之后,也无一人敢动!这也成为了千万年后,邪君留在人间的一大神迹!因为,整个墓地和墓碑,全是邪君君莫邪一人之力,在瞬息之间完成!

从此之后千万年,大陆高手辈出,强者如云,却再也没有人能够做到这样的传奇!普通人来到这里,或者是凭吊,但高手们来到此处,却无一不在惊叹,猜测当年的邪君是如何做到的这一切……这根本已经超越了人们所能够做到的甚至是猜测到的最大范畴……

在此战不久之后,有人在旁边又立了另外一座石碑,上面详细的刻下了夜孤寒和慕容秀秀的一生历程,以及两人那感天动地的爱情,有情冢,不知让多少有情人,在这座墓碑之前洒下热泪……

后世一些青年男女,每到谈婚论嫁之时,就会到这里来祭奠,祝福。祈求这一对有情人能够成全自己的婚姻,也盼望着自己的感情,能够与他们一般,生死不渝,永不变心……

天香城跌荡起伏,风雨飘摇,整个玄玄大陆上也已是风云激荡!

遥远的北方,另一处超级世家的所在地,风雪银城之中。

内里尽是一片惶急。

萧行云看着面前雪片般飞来的情报,无力的叹了口气。悔恨当年为什么不曾痛下杀手,致令今日里招来如此无穷祸患啊!面对君家如此威势,如何抵挡?

神秘高人,令到三大圣地合共九十位高手一举铩羽……

天罚第一王者梅尊者,竟然是君莫邪那小贼的女人……

这种种离谱的事情,让人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却偏偏都发生在了君莫邪身上!

而自己先后写给三大圣地求援的信件,一直没有任何的回复。至于派去的人,也是一直没有消息……

萧行云这些天里,几乎是食不甘味,睡不安寝,难道我萧家,如此接近一统银城的光辉时刻,却要这么覆灭不成吗?

银城城主寒斩梦这些天里一直在追问前次出去的那一行人的下落。

毕竟,连过年也不回银城,这也未免太离谱了一些,尤其那一行人中还有小公主寒烟梦。

虽然有冒充的三长老等人传回来的讯息,但寒斩梦却总是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到底有什么事情比回山过节还要重要?还有,小梦儿已经出去了这么久,以她那对自己爹娘那么依恋的心性,怎么能不想念爹娘?怎么在外边呆得住?

这可是过年啊!甚至连闭关已久的父亲也出关而来,可在外面的却一个劲的说什么忙,回不来,大约要在春天才会回来?

难道,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不成?

还有,君家说是要来找萧家报仇,此事又是否属实?

总之,这段时间里,银城的气氛就是很不对劲。

所以这段时间里寒斩梦往情报处跑的次数格外的多,这也促使了萧家人更加的诚惶诚恐,唯恐被他看出了什么,那可就坏了,现在可不是象之前想把寒家一干人尽数斩尽诛绝的那回了,面对如君家,君莫邪这等强敌之前,能多任何一点助力也是好的,更别说如寒家这等强援!

今天,寒斩梦又一次来了。

因为他突然对萧家主管的情报部门起了怀疑:就算真的忙,自己的小女儿也应该写封信回来吧,自从出去之后,小梦儿就只来过两次信,而从那之后,就杳无声息!

就算再怎么忙……写封信的时间应该有吧?

再说……无论怎么忙,能忙得到她吗?

一切都透着古怪!

“大长老,你也在这里。最近有新消息吗?”寒斩梦英俊的脸上声色不动,淡淡的打了个招呼。

“城主。”萧行云挺直着身子,他虽然已经年过百岁,但却依然是身躯挺拔。剑眉星目,脸上甚至一点皱纹也没有,若不是头上那一头白发,别人定要以为这乃是一位三四十岁的美男子。

“最近的消息,对我们银城可是颇为不利!”萧行云叹了口气:“君家来势汹汹,看来,必有把握。我们银城,动辄危在旦夕啊。”

“哦,还是君家的事情吗?”寒斩梦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耐。你明知道我问的是什么,偏偏要拿君家来敷衍……再说了,君家报仇是找你萧家,跟整个银城啥关系?

“不错……君家这一次有天罚兽王撑腰,想来来者不善。”萧行云仰天长叹:“城主,这一次,看来我们要面临一场苦战了,一定要作好万全的准备啊!”

寒斩梦哦了一声,打断了他,问道:“三长老他们最近这两天有消息来吗?”

萧行云笑道:“城主来得正好,三长老方面的信件刚刚到来;大伙都很辛苦,哈哈,尤其是小公主,在信里抱怨说要快回来。估计最多还有一二十天,就能回来了。”

“拿来我看!”寒斩梦精神一振。

看着信上的洋洋洒洒几近千字,用了七八页,一页页翻到最后,才看到女儿的留言,不过不是她本人写的,而是别人代笔,说到小公主如何如何调皮,而且想家,还说小公主想念父亲母亲了,有一天晚上还哭了……属下们诚惶诚恐,正竭力觅机,争取尽快解决此事,回去银城云云……

寒斩梦看完,疑窦非但丝毫未去,反而更添疑虑。

这不对劲呀……

能写一千字七八页纸,难道梦儿就不能插上一页纸自己书写?非要让别人代笔?既然口口声声想念银城,想要回来,但却一拖好几个月?

银城长老办事想来雷厉风行,什么时候这样拖拉过?

书信所言,银城出去的所属并无伤亡,那只怕就更不对了!既然能够造成这样大的困扰,又怎么会没人受伤?那岂不是太顺利了?若然当真如此顺利,为何久久不能处理迟迟不回?

寒斩梦看完,久久不语,只是抓着信笺的五根手指,却渐渐用力,骨节发白!

许久以来萦绕在心头的一股不祥的预感,突然越来越是浓重。

他静静地站着,良久才慢慢的道:“大长老,你对这份消息,有何看法?”

他说这话的时候,背对着萧行云,口音一片平淡,甚至,还带着点点微笑的意思。就像是平常的聊天一样,平和而安详。

“属下也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些不对劲;不过,出门在外,只要没有人员没有出现伤亡,就是好的,想来是报喜不报忧也是有可能的……”

萧行云皱着眉头,深深的考虑着,道:“不过,这次出去的人手如此之多,实力也颇为可观,却始终久久不归,看来他们遇到的困难,绝对不至于书信中所说的这样简单,这是必然的……老朽也有些怀疑,是不是别有内情?或者被世俗力量所困,碍于颜面……这个……”

“这样说……也有几分道理。不过……梦儿怎么也不应该没有半纸消息传回吧……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如此?”寒斩梦听得他这样说,心中的怀疑稍稍减轻。

“这个……会不会是这样?”萧行云突然一拍大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接着又有些期期艾艾的难以张口。

“这样?什么?你想到了什么?”寒斩梦一震回身,锋锐的眼睛看着萧行云,满是严厉之色。

“这个……老夫也只是猜想……毕竟,小公主没有消息传来,又是年关……这个,实在很反常……”萧行云面露难色。

“到底你想到了什么?快快说出来。”寒斩梦有些烦躁,重重的挥了挥衣袖。

“会不会是同大公主当年……一般,”萧行云小心的措辞,紧皱着眉头道:“也只有女儿家情窦初开……然后情投意合,才会忘却一切……这个,老朽也只是猜测,未必做得了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