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慕容风云

<第三更!>

独孤世家女眷都忙的快疯了,据说京城近一半的郎中都被请了进去,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出具的诊断证明更是一个比一个严重。让外人一看,这独孤世家铁定的明天就得办丧事了,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十来个……

这份“病假”报告一上去,皇帝陛下当场直接气疯了!差点当场心肌梗塞厥过去。

接下来……

李太师称病,自承年老体衰,难堪重任;孟家主据说是昨夜得了破伤风,实在是起不来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各大世家各位朝廷重臣,均在这一早晨卧床不起。据使者回报,这些人都不像是装的,而是的的确确地很惨……

皇帝冲天大怒之后,终于还是想到了一个人:慕容风云!

这位可是自己的老丈人!慕容秀秀的亲爹,他不管,谁管?无论从官面上还是从情面上,都是慕容风云出面最为合适,天公地道啊。

但慕容风云接到这则消息之后,却是两手一颤,差点摔倒,接着便睁开眼睛,大声喝问:“秀秀死了?什么时候的事?老夫怎地一点都不知道?”

慕容风云立即前往皇宫去见皇后,被告知皇后自从十天前深夜外出,再也没有回来。满心惶惑的慕容老爷子直接去找皇帝陛下,结果就只得到一通支支吾吾、不清不楚的解释,唯一清楚的说法,就是让他先去将慕容秀秀和夜孤寒的坟墓推倒,一切事之后再说……

君家。

听着外面不断传来的厮杀的声音,君无意摇头苦笑:“莫邪,你这一次,可是搞得太出格了,会否过分了一点?!”

正在摊开一本山海经看得津津有味的君莫邪翻了一页书,漫不经心的道:“出格吗?有过分吗?不觉得啊!这本就是早有准备的震慑吧!若是没有这么多的鲜血喷洒,还会有不开眼的前去破坏的。闹吧,闹得越大越好。不过就是多死几个人而已……天冠岭十多万人在那冤枉的躺着呢,天香城这才死了多少?差得远了……”

半躺在太师椅上假寐的君老爷子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突然侍卫禀报:“慕容世家家主慕容风云前来求见君战天君老爷子。”

“正主儿总算是来了。”君莫邪与君无意同时出口。

“君战天,老夫要向你讨个说法!”慕容风云气冲冲的进来,劈头就是一句:“你这老儿要为你儿子报仇,老夫理解,也不曾与你为难!但你们君家已经闹了足足九天了,凶手全部凌迟处死了,你也该够了吧?就算还不够,你闹你的好了!为何要这么破坏我女儿的名节?秀秀始终是一国之后,母仪天下,岂能容得你们这般轻辱?”

“轻辱?慕容老儿,此话从何说起?”君战天淡淡地道。

“好!我只问你,我的女儿……我的女儿……秀秀她,是否已经死了?那有情冢之中埋葬得是否是她的尸身?!”慕容风云眼圈有些发红,他虽是一代枭雄,却终究还是一个父亲。自己的亲生女儿生死不明,却被人立起了墓碑,他如何不怒,如何不伤心。

“是!”君莫邪沉静的插口:“慕容老爷子,你的女儿,确实已经在十天前的深夜毙命于君府门外,我和我三叔亲眼所见!”

“真的死了……秀秀……”慕容风云雄躯一阵颤抖,突然睚眦欲裂的大吼一声:“她是怎么死的?是谁?到底是谁杀了她?!”这位老人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似乎喉咙,也有些撕裂。

“杀死她的人,就是被我凌迟的人,其中的一个。”君莫邪慢慢的道:“这个人您应该也认识;想必还很不陌生才对,那人正是文先生,文苍宇!”

“文苍宇!是他?怎么会是他?”慕容风云目光一闪,脸色一阵灰白,原本挺拔的身躯竟自立足不稳,缓缓地坐倒了下去。他竟没有注意身后并没有椅子,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地上。

听到这个名字,他猜也猜得出慕容秀秀是怎么死的,幕后主使是谁。这根本就是明摆着的事情!

“不可能!怎么会是他?”慕容风云狰狞的抬起头来,几近歇斯底里地吼道:“你骗我!”

“不可能吗?那场刺杀乃是灵梦公主亲眼目睹的!刻下,她正在我府中养伤,仍自昏迷未醒。另外当夜护卫慕容小姐的一百多名侍卫虽然因救护而阵亡多人,却还有将近一半人侥幸生还。他们,如今也还在这里,他们都是慕容世家所属的族兵,他们的证言可以作数吗?!若还有怀疑,见证此事的,尚有神鹰至尊鹰搏空和狂风剑神风卷云。”

君莫邪沉着的道:“若是慕容老爷子觉得有必要,大可以请他们出来说一说,他们说得话,慕容老爷子总可以相信吧!”

慕容风云脸容呆滞,如欲发狂。他也听得出来,君莫邪称呼自己女儿,是‘慕容小姐’,而不是‘皇后娘娘’,这其中的原因……他也能猜得出来!

在相信的问过了每一个人之后,他才终于接受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已经身死的事实,刹那间竟似苍老了十几岁,老泪纵横……

竟是自己的皇帝女婿,派人杀死了自己的女儿!

这个残酷的事实真真切切的摆在面前的时候,让这位老人家直接崩溃。

“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贵为皇后,为何却要与那卑贱的夜孤寒合葬而称夫妻?”慕容风云在极度的哀伤之中,突然大喝一声跳起身来。

“卑贱之人?慕容老爷子,你到底有没有问过自己的女儿?有没有问过她她究竟愿意是在皇宫里做母仪天下的皇后还是愿意跟随一无所有的夜孤寒去亡命天涯?”

君莫邪嘴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意:“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的是谁?慕容老爷子,你不提这件事,我本也不打算说,但你现在提起来,却让我瞧不起你!从骨子里瞧你不起!”

慕容风云颓然坐倒,突然想起当年一向温顺的女儿拿着钢刀执在她自己的脖子上,那一抹亮丽的血迹:“爹爹,请成全女儿吧!女儿愿意跟着小寒,纵然风餐露宿,颠沛流离,浪迹天涯,无怨无悔!请您成全女儿吧!……”

当年那疯狂的目光,那执着的深情……还历历在目,可女儿已经不在人世。

“女儿……可我们慕容世家现在已经是山穷水尽……天幸陛下看上了你,这是我们整个家族数千人唯一翻身的机会……爹年纪大了,支撑整个家族早已有心无力,你的哥哥们风华正茂,你的弟弟们还在稚龄……难道,你就忍心自己随夜孤寒而去,让整个家族灰飞烟灭,无数亲人身首异处吗?你就帮爹一把,帮你一干兄弟一把,帮整个慕容世家一把!”

当年,自己正是这样劝女儿的。女儿根本不知道,那时候的慕容世家早已根深蒂固,根本就没有这样那样的危机。但当时单纯的她,选择了相信自己的父亲。

最终,她无力地垂下了手中的刀……

“纵然明知道爹爹是在骗我,可女儿也冒不起这个险,这个家,我舍不得……我认命了……”这是当时女儿的话。

至今还记得,此事之后,女儿哭了好几个月……那凄惨的哭声,似乎到现在一想起来,还扎进了自己的心里,出嫁前,那一脸的绝望,心如死灰的颓废神情……

她随身随带的唯一的嫁妆,就只有那一方手帕……

是自己,一手拆散了女儿的美好姻缘,一手将女儿推进了哪个冷冰冰的皇宫,自以为为女儿能够因此而找到了最好的归宿,结果却是酿成了她一生的悲剧……

慕容风云坐在地上,突然老泪纵横!他的眼前,泪光中,似乎女儿还在哭喊,撕心裂肺的哭着,抱着自己的腿:“爹爹,请你成全我和小寒吧……请你成全我和小寒吧……”

记得当时,也是在冬天,自己穿得很厚,但,女儿的眼泪,却将自己的裤子生生浸湿了,让自己感到了由衷的凉意……

还记得这些年来,女儿基本就再没有笑过,经常怔怔地望着某一处出神,偶尔回家一次,也是匆匆的来,匆匆的走,似乎这家里,只有无尽的压抑……

“与夜孤寒合葬在一起,是慕容秀秀小姐今生最后的心愿,你是否想连她这个最后的心愿也摧毁呢?!”君莫邪冷冷的声音传来:“你们慕容世家利用她,已经利用足了一生一世。用她换取了数不清的荣华富贵,换取了别人奋斗一生都不能得到的一切,现在她死了,慕容老爷子,难道你还要她跟一个亲手杀死她的人做夫妻吗?”

慕容风云愕然抬头,泪花翻滚中,似乎见到女儿披着通红的嫁衣在泪流满面地喊:“爹爹……放过我吧!爹爹,放过我吧……”

他狠狠地闭上眼睛,两行泪珠滚滚而下。

慕容老爷子恍恍惚惚地出了君家,一路信马由缰,神思不属,也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突然听见前面喊杀声震天,走过去一看,竟是有意无意之间来到了那座有情冢之前。

这里,这里是女儿安息的所在!

他双眼茫然地策着马走了过去。官兵们见到是慕容风云到来,纷纷让开了一条道路。守住墓地的残天噬魂队员正要拦阻,突然一个声音道:“让他过去。”

那正是君莫邪的声音。(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