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 杜绝来了!

<爆发!第三更送到!第四更正在努力……>

从第二日开始,东方问心等人尽都未来,连一向腻着君莫邪的独孤小艺也在家里等着了。毕竟这等血腥的场面,对她们来说,承受力还是不足。

或者世事总是难得平静进行……

人群中突然散发出一阵绝强的恐怖气势,这股惊人气势更夹杂着澎湃的怒气。君莫邪瞬时已经有所感觉,眯起了眼睛,微微抬头看去,两道寒光从他眯着的眼睛里一透而出!

人群中,两个身影格外的引人瞩目,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那里就像是大船驶过的水面一般,纷纷扬扬的让出一条路来。

当先一人,身高玉立,看上去似是三四十岁样子,又像是五六十岁的年纪,竟然无法清晰分辨他的实际年龄,面容削瘦,眼眸冰冷寡绝,头上戴着一顶高高的王冠,麻衣罩身,正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至于他身后的人,君莫邪却是认识的,至尊金城三珠王座,肖未成!

走在前面那人的地位,看来比肖未成在至尊金城的地位还要更高!

彼此相隔尚有二三十丈的距离,君莫邪就已经感到了一股逼人的森然寒意!

君莫邪身后,鹰搏空和风卷云同时露出惊异的神色。

这个人的强大,显然已经彻底出乎了两人的意料之外!

君莫邪斜斜地靠在太师椅上,面色、姿势仍是丝毫不变,定定地看着两人一步步走来,只有眼神却越来越显阴沉。

“你这娃儿就是君莫邪?”那人面无表情,目无表情,似乎看着空气一般看着君莫邪,用一种淡漠的口气问道。这样的姿态,就像是天上的神祗与凡人说话,充满了居高临下、纡尊降贵的意味,简直就如同是‘我跟你说话就是给你面子’的意思。

“哦?你不知道我就是君莫邪吗?那你大可以猜猜,我是谁?”君莫邪翻起白眼,讥诮的看着这个人。

“小子利口!”这人萧瑟的喝道,一股重如山岳般的恢弘气势突兀地压了下来。这股庞然气势竟只针对君莫邪一个人,连他身后的鹰搏空和风卷云也未波及!

这等精准的拿捏,妙到毫巅的控制手段当真到了叹为观止的层次

只可惜,君莫邪仍旧那么懒洋洋的躺在太师椅上,似笑非笑的,不经意间就露出一股邪意的潇洒,他并没有展开自身气势予以反击,而是就这么吊儿郎当的斜靠在椅子上,似乎什么也没有察觉到。

气势攻击?可真是吓死我了。

有鸿钧塔在身,本少爷最不怕的,就是气势攻击……

就算再强大的气势,你能强过鸿均塔去?丢人去吧!

那人只感觉自己如山岳般恢弘的庞大气势沉凝雄浑地压下,却像是压进了大海里,又象压进了空气中,全无半点受力的地方。自己百试不爽的压制手段,竟然全无收效,这种滋味,可谓是难受之极。

袍袖一拂,沉凝如山的惊人气势瞬时消失不见,那人寡绝冰冷的脸上仍是声色不动,惟有眼中却露出一丝讶异:“果然不俗!不愧是梅尊者看上的人,你这娃儿果然了得。”

君莫邪缓缓抬起眼皮,淡漠的问道:“你是那位?”

他的声音、表情,竟然比这麻衣人的神情还要更加的淡漠,还要高傲兼不屑一顾。如果说麻衣人的表情是天上的神,那么这一刻的君莫邪直接就是玉皇大帝……

“够狂!本座杜绝!”杜绝刀锋般的眼睛看着君莫邪的眼睛,一字字的道:“绝路尊者,就是我!”他并不回身,一只手抬起,向着台上指了一指,淡淡地道:“文苍宇,是我的人。”

他在等着,等着君莫邪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

绝路尊者杜绝!

这是一个当年报出来能够让风云变色的传奇名字!

虽然他本人已经远离红尘俗世已经接近两百年的岁月,许多人可能都已经不知道这个名字的辉煌,但他相信君莫邪一定知道。

因为君莫邪有一位神秘的师傅,还有个同样位列尊者的红颜知己!

“原来你就是杜绝。”君莫邪嘴唇微微扯了一扯:“难怪肖王座跟在你屁股后面连口大气也不敢喘了,绝路尊者……果然好威风!但却不知大尊者阁下刻下到这里来,而且还找到了君某面前,有何贵干?说出你的真意吧!”

“放了文苍宇!”杜绝负手身后,眼神冷冽,直接用下达命令的口气道:“金城的人,就算有错,也还轮不到你来惩治;更不是你能够羞辱的!现在放了他,老夫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可以做主,揭过此事,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好大的气度!居然还是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君莫邪怪异的笑起来:“难道阁下知道我师父是谁?居然就能看他的面子了?原来他的面子竟是这么的大么?竟能劳动您这样的大尊者阁下给他面子,真是太荣幸了!”

杜绝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他望着君莫邪,再也没有开口说话。

与此同时,一股沉肃到极点的压抑气氛便在天地间瞬间形成,沉沉的,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倍感喘不过气来。

鹰搏空身子一挺,踏前一步,须发“忽”地一声往后飘了起来。

面对绝路尊者,鹰搏空竟也没有后退,更没有畏惧,反而上前!

另一侧的风卷云虽然没动,但一身白袍却是无风自扬,一只白皙的手,也缓缓地落到了佩剑剑柄上,五根手指,干燥有力,坚实地握住了剑柄!一双眼睛发出利剑般锋锐的光芒!

杜绝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他就那么沉沉的站着,全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眉毛也没有扬一下,但却就像是一座正在爆发的火山一般散发出震撼天地的恐怖的威压!

这样的恐怖威压,竟几乎是肉眼可见的!

就连普通人,若是注意观察的话,也会发现这一处的天地之间似乎有扭曲的空间,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微妙感觉。

鹰搏空和风卷云两人没有动,额头上却都冒出了清晰地汗水。

两人都没有想到,这位绝路尊者的修为竟然真的到了这般夺天地之造化的层次!他没有任何动作,却能够用自身的气场调动天地的力量,借势压下来!

这种庞然的力量,不是自己能够抵挡的。

人力有时穷,岂能与天争胜?!

这早已不是单纯的气势,而是杜绝多年所悟,利用自己的本身元气,与天地之间一种奇妙的力量取得暂时的共鸣,从而心念一动就能够控制这一部分天地之力进行攻击!

这一向是杜绝的压箱底的绝技,面对君莫邪本来用不着使用这种极端的手段,但杜绝自己知道,自己现在可不是在对付单单一个君莫邪!君莫邪虽然实力不弱,但还未能被他看在眼中!他这股力量,实际上是施展给一个人看的——

君莫邪的师傅!

杜绝要告诉这位高人:我要杀你的弟子,灭了君家,轻而易举!但,我亲自前来,更对你的弟子手下留情,完全是因为你的存在!

不管对方领情与否,但起码自己是表达了自己的立场。一般做到这种地步,基本也就双方各让一步,杜绝带人走,君家这边也就这样算了。

我给足了你面子,你总也要还给我一个面子吧?

这便是杜绝的打算。

对君家那位传说中的高人,杜绝心中忌惮的很。

他虽然绝,但人可不傻!

三大圣地九十位高手,面对梅尊者都能剿杀,都敢尝试,更何况是他杜绝?

但这样恐怖的综合实力却要在对方的威压之下全部溃败!

杜绝自忖不是对手!

所以他现在虽然是在气势凌人,但实际上到了他这一层次的高手才知道,杜绝,是在示好!

如此的不露痕迹,即做成了事情,而且还不必担心丢了面子,可谓是两全其美!

君莫邪的眼中闪过一种奇怪的神色,似乎是意外,又似乎是……别的,接着,他的脸色瞬间凝重了起来,他原本一直是斜斜的靠在椅子上,现在终于有了动作,他微微抬头,露出一种震惧的意外神色,看着面前的杜绝!但却还有一种咬着牙强行支撑的样子,虽然似乎在极力的掩饰,但细心人却能一眼看得出来。

杜绝冷哼一声,负手站立,问道:“滋味如何?可好受吗?”

君莫邪似乎很是有些痛苦的意思,隐隐可见到他皮肤下面的血管和脉搏在轻微的颤动,似乎有些不堪重负但还能勉强支撑的样子,强行做出一个淡然的样子,用淡漠的口气道:“好受啊,实在是很好受,不,太爽了!爽极了!”

杜绝轻轻哼了一声,淡淡的冷笑道:“是吗?那我让你更爽一些吧!”说着,再次加大了威压的力量!心中却在奇怪,为何那位高人还不出来?

杜绝有一万种理由相信,那位绝世高人,就在天香城内!就在君家!若不如此,就凭君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处置至尊金城的人?笑话!

难道我对君莫邪的压迫还不够?这种程度的力量还不足以引他出来?他对他的弟子竟如此的自信吗?

君莫邪低低地闷哼了一声,头颅似乎被他的气场压得低下了一分,分明的可以看到脖子后面青筋高高的鼓了起来。

这,虽然是威压,但却完全是实质性的!也是尊者级数强者才能够施展出来的手段!(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