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 你有你的忠贞,我有我的坚持!

<爆发!第二更!!>

兄弟!

这是一个异常温暖的字眼!

兄弟是什么?

刀山一起趟,火海一起下,压力一起扛,有福未必与你同享,但如有祸,则共担当!

兄弟从来不需要说,只需要做!

马蹄声骤起,一骑马儿如飞奔来,渐行渐近,马上之人须发尽霜,身材魁梧,正是唐家家主,唐万里唐老爷子。

唐老爷子“呼”的跳下马来,落到唐源面前,满脸怒气,气呼呼地道:“你这个孽障!还是这等的不学无术不知轻重!还不跟我回去!”

唐源缩了缩头,道:“请爷爷稍后片刻,待我拜祭完君伯父,我即刻就回贵族堂。”

“你这个混账东西,竟敢跟你爷爷我讨价还价!”唐老爷子气得胡子吹起来老高,铁青着脸扬起了手。

“爷爷……我不能跟您回去,至少眼下不行!”唐源近年来虽然见惯大场面,仍是有些害怕自己爷爷,却还是仰起了头,据理力争:“爷爷您为了陛下可以出生入死,可以不顾家族不顾生命,随时可以做任何的事情,是因为陛下对您有知遇之恩,又有当年共同出生入死驰骋天下的袍泽之情;这本是男人之间的情谊,孙儿我懂得。但……您能为了陛下做任何事情,可我为了三少,也一样可以!!”

“爷爷,你们有你们的交情,过命之交;而我们,则有我们的坚持,生死不逾。”唐源说话的音量虽小,但语气却越来越坚定:“正如到如今您依旧坚持效忠皇室一样,多少年来您初衷不改;孙儿固然钦佩您的节操,但您就希望自己的孙子朝秦暮楚做一个令人不齿的小人吗?”

“唉……”唐老爷子突然怔怔的看着自己孙儿,扬起的手却再也落不下来。

半晌,老爷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颓然道:“可你……又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利害……”

“刚才三少跟说我:好兄弟!”唐源脸上发出了光:“我有亲兄弟,血脉同胞,但却从未有过这样一个兄弟!这是第一个,也许还是最后一个也说不定……从小到大,从未曾有人将我当做朋友,更没有人将我唐源当做兄弟,三少是唯一的一个!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我都认这个兄弟!”

唐源低沉地道:“我愿意一生一世有这样的兄弟。”他看着唐老爷子,低声道:“就像您待您当年出生入死的袍泽一样。”

唐万里怔怔地站着,突然间感到面前这个孙儿竟是这样的陌生,一向以为这个孙子早已经废了,好吃懒做,不思上进,文不成武不就,一无是处,就算前者因贵族堂而身价百倍,也不过只以为是君莫邪的扯线木偶而已,但这一刻,却感觉这个孙子真的长大了。

有自己的主张了,可以称作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

可是,他所站的位置,竟是与自己背道而驰的!

长叹一声,唐万里面色阴沉,大是有些艰难地反身上马,低声道:“源儿,你终于张大了,有你自己的选择了……总之,你好自为之,唐家……”他话没有再说下去,脸上神色大显复杂,似乎很欣慰,又似乎很心痛,竟似是矛盾到了极点,仿佛有什么话想说,却终于没有说出口,最终只余一声长叹,两腿一夹,那匹健马缓缓前行。

唐源流下泪来。看着爷爷风中萧然的背影、白发,他咬紧了嘴唇,心中暗暗的道:“对不起,爷爷,可我认为……我没错!”

“万里兄。”君战天大步走了过来,看着唐万里的背影,大声道。

唐万里勒马停住,却没有回身,沉声道:“君战天,你今日为子报仇,一泄万般委屈,心头畅快。可你,除了皇宫之前,就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让你搭起这座高台吗?除了畅快之余,就没别的想法吗?不会觉得有一些难受吗?”

君战天肃然站立,缓缓摇头:“唐兄,你不是我,有些事情,你不会明白的。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愿!是非黑白对与错,总要有个说法。冤屈,怎能平?若你是我,又如何?”

“是!我不明白!我想我怎么也不会明白;但我却很不舒服,还很愤怒!”唐万里声音冷冷的,低沉地道:“相信非只我一人心里不舒服,当年一起侥幸活过来的老兄弟心里也不会舒服,那些战死沙场的老弟兄们,他们若是地下有灵,更不会舒服!因为你们羞辱的,正是我们死战千百次而争取来的。天香……是我们的!是我们用血和肉换来的!是无数沙场白骨,淋漓鲜血,君战天,你问问朱逐珠,他舒服不舒服……你问问慕容风云,他舒服不舒服……你问问你自己,你舒服不舒服!”

“至于说法……今天这一场之后,我纵然不如你清楚全盘内幕,却也了解不少。所以,我今天没有带兵前来,或者是有人对不起你……但天香,却是我们大伙的!是我们无数的老兄弟打下来的!”唐万里冷冷道:“我只知道这个。别的,我不知道!更没有兴趣知道!”

君战天长叹。

“不错!以你这么说,天香是你们的,这个说法我不否认,更没资格否认。”君莫邪微笑着站了出来:“唐老爷子,但你似乎还少说了几个人吧。相信没有这几个人,天香早就不再是天香!天香不仅是你们的,也是我父亲君无悔的,我二叔君无梦的,我三叔君无意的;我大哥君莫忧的,我二哥君莫愁的……还有战死在天冠岭的万千将士,十万英灵!今天这一幕,或者你们看了会不舒服,但我相信他们看到,会很舒服!”

君莫邪笑了笑,锋锐的道:“若是你当真有意,我大可将此中是非大白于天下,且让天下人评道个是非黑白!你猜,你的那些老伙计,是否会更不舒服,他们未必就如您一般了解吧?!”

唐万里一时哑然,他虽后来转为文职,却也曾是军人,更曾经历过无数战阵,如何不了解军人的想法,只要是参与过当年的大战之人,无论是活着的,又或者是死去的,心底尽都会站到君家一边,更明了,此事若当真公诸于世,天香皇室就真正的遗臭万年了!

军人的付出和牺牲,不容小人陷害污蔑!不管这个小人是皇帝还是平民,在谋害了这样的军中柱石之后,必须要有个说法!

否则,不足以让天下信服!

君莫邪微笑道:“您不用恐慌,我不会那么做,因为我不屑那么做!但我姓君,是君家的一份子,所以我君莫邪可不会管你们舒服不舒服。我只要……他们舒服!我也心里舒服!”

他一字一字的道:“让我父亲二叔和两个哥哥舒服,让无辜牺牲的十万战士舒服。让含冤莫白的英魂舒服!所以……各自有各自的立场,大道理面对仇恨的时候,都是讲不通的,莫说你辩不过我,就算你当真能说到天花乱坠,说得我理屈词穷,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当年的债,必须有人偿还!”

他鹰隼般的目光利剑一般锋锐,冷冷的,一字一字的道:“不管这个人是谁!也不管他多么位高权重,但欠下的,终究要还!”

唐万里静静地沉默了一会,突然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健马泼刺刺冲了出去。只余下一声苍老的长叹,在风中飘零。

高台上,最为残酷的刑罚还在进行。

君老爷子脸色有些难看,看着唐万里离去的方向,久久的沉思。

“这没什么好想的。各自有各自的立场。爷爷,我们此次是讨债,并不是造反,我们并没有毁灭天香!再说了,我从来也没兴趣造什么反,难道您有兴趣吗?相信我们君家人,现在对这样的荣华富贵也已经不屑一顾了!”

君莫邪笑了笑:“光荣归光荣,债务归债务!这根本就是两码事!而我们,完全不必去考虑别人的感受!公道自在人心!若是唐老爷子自觉能辩得过我,以他为人,断不会就此离去!”

君老爷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罢了!或者会不舒服,但无悔无梦和莫忧莫愁的仇,必须要报,一定要报!”他背转身子,道:“我先回府了,这里,你来主持吧。”

他停了停,突然苦笑道:“荒谬,从古到今,哪有不亡之国?哪有万岁之君?都是努力都是拼搏都是骄傲……不过都化作尘土!成为虚无!何苦来有……”翻身上马,一路而去。

第一天,

虽然在天香城掀起了轩然大波,但却是没有任何意外发生。从未间断过的凄厉惨叫声震动了天地,更震撼了整个皇宫,皇宫中后妃宫女和太监侍卫,无不脸色惨白,两股颤颤。恐慌到了极点,都在害怕突然见有人持刀仗剑闯进皇宫……

但到了第二天,凌迟仍在继续;却又多了许多不明人士围观。这些人的表情不一而足。但很明显的,尽都对台上的文苍宇很感兴趣。

一代至尊高手,却在全无反抗地承受着凌迟之刑,还是比较令人诧异的。

君莫邪一直注意着皇宫的动静,第二天一大早,各大世家的家主们和朝臣们都被召集进了皇宫,直到刻下还未出来。君莫邪半点着急的意思也欠奉,冷眼旁观着,不管他们做出什么决定,自己都接着就是了。

公道自在人心吗?

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只在乎实力!若是君莫邪只是以前那个纨绔,那么,从何处去讨公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