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生死不渝!【八千字!】

<今天两更合一!八千字!>

“娘~~~母亲……啊~~~!”灵梦公主疯狂的向天嘶吼起来,她不再叫‘母后’,因为她觉得,‘母后’这两个字,现在是对自己的母亲最大的侮辱!

那个男人,根本不配做自己母亲的男人!他所给予的身份,我不要!我不要!!

寒夜如冰,心如寒夜……

…………

热闹纷呈的家宴这边才一结束,君莫邪后脚就回了自己的小院,这段时间虽然是难得的宁静时期,可是君大少爷仍要偷空练药、练功,这些事可是容不得放松的!

不得不说,君大少爷近来可是太受欢迎了,就刚才临走时,先是东方问心满眼怜爱、不舍,独孤小艺更是直接嘟着嘴不放他走,差一点就要跟着他过来小院了……管清寒倒是瞥了他一眼,碍于长辈在场,也没说什么,甚至就那一眼也只是一如既往的清清淡淡,不过君莫邪却是自动的想多了:为何会看我一眼?难道……不由得心头火热。

还有寒烟梦寒小公主,强忍着窘羞吃完了饭,居然不走,一直待到最后终场,这才气鼓鼓地瞪了君莫邪一眼,呲牙裂嘴做出恐吓的样子,但君莫邪一句话就让这小丫头落荒而逃:“本少爷好看吧?耐看吧?实在看不够的话,今天晚上可以来暖被窝啊,反正是迟早的事情……”

于是小丫头丢盔弃甲,溃败千里,一溜烟地跑了个无影无踪……

这边走到小院门口,君莫邪却是莫名一怔。

怎么今天竟没听到夜孤寒那家伙的怒吼呢?

自从两个小家伙天残地缺还有百里落云被冷傲找回来之后,就一直还是住在这里,除了练功,就是跟随夜孤寒学习剑技。

其实说学剑并不恰当,君大少爷本身所会的剑法无论数量又或者是层次都要夜孤寒所会的高出许多,所以两小在夜孤寒身上学到最多的乃是其战斗经验,临场应变。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君莫邪纵然所学甚博,但本身并不是断臂残肢之人,个中细微之处,始终难及如夜孤寒这等真正的残而不废的武者。

只要两小一旦开始练剑,夜孤寒就会出现在一边予以指点,虽然两小的剑法得自君莫邪,就剑法本身程度而言固然远超夜孤寒的眼界范畴,但夜孤寒一生遍走天下,战斗经验却是异常的丰富!往往两小的错误,总会在第一时间被他指出来,跟着就是一顿毫不留情的训斥。两小本就是坚毅之人,面对自己的错误,从不避忌,一遍再一遍的反复对练,直到正确,纯熟、完美了为止!

而君莫邪为了进一步提升两小的修为,也用本身的精纯灵力给他们每个人灌输梳理了一番筋骨,所以这些天里,多个方面齐头并进,两小的实力自然都是突飞猛进,精进良多。

另外,在他们学会腹语术之后,久不曾开口的他们,自然是兴奋得不得了,叽叽咕咕说个没完,他们本就不是天生口哑之人,只是为人割去舌头这才不能再开口说话,如今竟能再度说话,自然要说个尽兴,只是那种情形,连君莫邪看了都有些觉得渗人:两个小孩面对面的坐着,谁也不曾开口,但彼此对话的声音就会空空阔阔的在空间里突兀地出现……几乎就跟有鬼一般全无分别!

这些天里,夜孤寒新创的独臂剑法也到了草创完成的地步,虽然夜孤寒眼下玄力不足,还不能完全自如的运用,威力不免大打折扣,但他自己清楚的知道,在君莫邪拿出的那独臂刀法的基础之上变化出来的这套独臂剑法,威力还要比原本的那刀法更大了许多!

因为这套剑法,蕴含了夜孤寒自身太多的死气和悲壮!

整套剑法最大的特点就是凌厉,凌厉到了极点,更由于是独臂挥剑,所以每一剑的角度都是匪夷所思,尽都从绝不可能的方位刺来,若是与同级数之间高手交手,绝对会大占上风,尤其是初次碰头的对手,甚至就算是对上高两个级数的高手,也能令到对方手忙脚乱!

夜孤寒对于自己能够创出这么一套剑法来很是自傲,也很自信!

但今天夜晚,两少年依然在那里练剑,但夜孤寒却没有在一边指导,他萧瑟的背影站在花树下,不时地皱着眉头走来走去,竟是一派的烦躁,似乎性情很是不好。这种负面的情绪,已经许久没有再出现在他的身上了,今日一见,自然是显得特别反常。

留居在君府的这段时间里,从受伤到痊愈,从因玄功尽无而心志颓废到竟见独臂刀法再萌生意,夜孤寒始终都是一派沉默寡言,脸上更总是冷冷淡淡的,再加上他本身性格也很孤僻,除了两小之外,他还真的难得与人有交往,甚至连三爷君无意主动与之交谈,也难得说上几句,但总算是没有了刚受伤的时候那种心如死灰的味道,多了几分生机。

但今天,这个大年夜,这份本已消散的死气却又暗沉沉的出现在他的身上。

出现在夜孤寒的身上!

连夜孤寒自己都觉得有些不正常,甚至是很不舒服的,今天的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今天可是大年夜,正是该放松心情的时候,怎地老是心烦意乱,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心不在焉,连说句话也会说错,经常说着话怔住,然后再想接下去说的时候,原本想说什么竟完全记不起来了……

但有一点,却是很清晰,夜孤寒只感觉自己心中慕容秀秀的影子越来越是清晰,平常还能把这份思念强行压下,但今夜,这个特殊的时间,竟然是这般的不可遏制!

朦胧中,似乎慕容秀秀正自浅笑着向自己缓步走来,眉目如画,巧笑嫣然,一如十八年前那娇憨无邪的俏皮样子,但当夜孤寒想要伸出独臂去拥抱她的时候,她却在瞬间飘然远去,只留下一双凄然无助的眼神,似乎在哀恳着什么……

“秀秀……你怎么了?是你么?是你吗?你要说什么…到底要说什么?”夜孤寒痛苦地抱住头,异常狂躁地来回转动着,心中就像是有一把火在烧,还有一把刀在绞,他似乎觉察了什么,却又似乎没有,朦胧中似乎有什么暗示,但夜孤寒却感觉自己无论如何也冲不破拦在面前的一层迷雾……

君莫邪慢慢地走到这里,看到夜孤寒的样子,心下不由得也是一怔。这位多情种子今天又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夜孤寒终于忍受不住,大步的走了过来,眸子里闪着疯狂:“君三少,能不能带我去皇宫走一趟?”

夜孤寒的口气固然是求恳之意,但内中竟是夹杂着难以言喻的极度暴躁!

他只知道这一刻自己突然好想杀人,突然间,心中莫名狂躁,暴躁得要命,若是有仇敌在自己面前,夜孤寒甚至感到自己完全可能将人一口一口的咬碎吃掉!

“去皇宫?干什么?今天始终是大年夜,不大方便吧?”君莫邪皱起眉头,有些好笑的看着他,这哥们单相思已经走火入魔了吗?这个时候去皇宫?找难看啊?你这形象,去人家的底盘,自取其辱吗?

恰好就在这时,君莫邪神情莫名地一紧,脸色竟是格外地沉重起来!

他分明地感到,一股隐晦的强大气息,正自从皇宫的方向迅速地纵掠过来,目标正是君家的方向!还有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也从那边传来……

难道真的出了事?君莫邪那里还顾得上再理会夜孤寒,倏地一声下一刻已经出现在高塔之顶,举目遥望;在他刚刚登上高塔的这一刻,突然间一声凄厉的尖啸划破了夜空!

啸声响起之地,已经就在君家门前不远之处!

君莫邪心中一震,阴阳遁瞬间启动,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事发地点!正好见到一团旋风似地人影正在攻击一行人马。

小轿,君莫邪一眼就认出,那却是皇后的轿子,皇后在前段时间可是经常有到君家来拜访,虽然这段时间已经很久都不来了,但那独有的仪仗,仍是一眼可辨,至于稍后的那团模糊的人影,君莫邪却也认得——文先生!

看小轿行走的方向,正是往君家而来!而皇帝的挚交好友,却在全力攻击当今皇后的轿子!这说明了什么?

答案呼之欲出,皇后此来,定然将对皇上不利!否则绝不至于会有拭杀一国国母的过激举措!

对皇帝不利!皇后的目的地却是君家!

那就意味着是对君家有利!否则皇帝怎么会派高手来杀自己的皇后?

虽只是惊鸿一瞥,但君莫邪瞬间就已经明了场中的局势……

所以君莫邪在第一时间出了手,但,他来的时候文先生已经拍出那一掌!

君莫邪虽然竭力拦阻,但终究因为相隔太远,最佳的拦截时机已经过去,就只拦截下了大部分力量,剩余的大约两三成的精纯玄气,还是不可避免地重轰在了皇后的背上!虽只是两三成余力,但一个至尊层次高手的两三成功力岂是易于,就算是天玄强者也未必能抗得住!

君莫邪大怒!

长啸一声:“文苍宇!你在找死!”

声动人动,身子一掠,利箭般高速射了过来!

文先生一击得手,便要退走!

君莫邪现在已经赶到这里,再无动手之余地,而自己已经出手一掌,且已命中目标,任务已经完成!从此之后,天高海阔,与自己再无干系。

但此刻的他却已是欲走不得了!

君莫邪苍鹰一般的疾掠过来,人还未至,那股强大的气息竟然已经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文先生大吃一惊,手中长剑全力一挥,一道森寒剑光随剑而出,疾斩君莫邪,同时身躯急退,退后中长剑疯狂的连续挥出,路两边两颗合抱的大树突然从中间断开,庞大的树身带着硕大的树冠以及上面的厚厚积雪,同告向着君莫邪这边冲了过来!洒落的大量积雪竟如一道天然的屏障一般,阻隔了所有人的视线!

只要能阻得一阻,文先生就有自信自己能够立即远走高飞!

君莫邪冷哼一声,木之力瞬间发动,遍布全身,“刷”的一声全无阻滞地穿过第一棵大树树冠,行进的方向竟是丝毫也未变,径自从合抱粗的树干中心一穿而过,只留下一个圆溜溜的大洞,前后透明,君莫邪的身子已经再度迎上第二棵大树!

身后的树干“砰”地一声炸开!

身前的树干也同样如同干透的竹竿被狠狠砸了一锤一般,啪的一声裂成一朵喇叭花的形状,而君莫邪的身子已经从树干上穿了出来,出现在文先生身前!

文先生大吃一惊,万万想不到君莫邪的速度竟是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但他始终是至尊强者,虽惊不乱,大喝一声,挥剑便刺,但剑芒才刚刚闪现,君莫邪的身影已经旋风一般扑进了他的怀中!

突然“噗”的一声,胸前竟已中了两掌,接着手臂一阵剧痛,“锵”的一声长剑离手飞出,在空中化作一道流光,不知道落往那里去,然后砰地一声,肩膀被掌刀砍了一下,同时一个雷霆万钧的膝盖顶在了自己的小肚子上,接着又一下,顶在丹田!

文先生突然间感觉天花乱坠,头晕目眩,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红,只觉得内脏如焚,浑身的玄气乱作一团,在身体内乱窜!一身深厚精纯的玄力,此刻竟是半点也用不出来了!

就只在眨眨眼十分之一不到的时间里,文先生已经从面对皇后一行人时的占尽上风到现在彻底地落进了无边地狱之内!

接着面前的君莫邪突然消失,自己后颈一紧,已经被人掐住脖子拎了起来,耳边呼呼风响,接着砰地一声,文先生的身体从半空被狠狠掼了下来!

而君莫邪已经出现在灵梦公主面前,因为他已经听到灵梦公主撕心裂肺的凄厉哭叫声!

第一时间里,君莫邪的手指已经抚上了皇后的腕脉,然后一缕精纯的灵力便透了进去。

灵梦公主双腿膝盖已经碎成片片,还有脑后也磕了一个大大的伤口,任何一处伤势都是不轻,鲜血遍布了全身,但此刻的她却似乎连一丝一毫的痛楚都没有感觉到,就这么用碎裂的膝盖跪在冰冷的雪地冰面上,只知道紧紧地抱着自己的母亲,一双充满了祈求的眼睛看着君莫邪,口中无力的绝望的哀求:“君……救救我娘……”

君莫邪才一搭上手,心中就是猛烈的一沉!

脸上只余一阵黯然!

他没有想到,皇后的伤势竟然这么严重!

五脏俱裂,心脏已经碎裂!

回天乏术!

这样严重的伤势,以现在的君莫邪所能够掌握的鸿钧塔的有限的力量,根本无能为力!人力有时穷,开天造化功固然有夺天地造化之能,但仍自难以挽救这等伤势,甚至若非君莫邪刚才及时以本身精纯灵气为皇后延续最后一点生机,只怕皇后即刻就要香消玉陨!

莫看至尊强者在梅雪烟、君莫邪手中似是不堪一击,几乎全无抵抗余地,却也只不过是他们面对的对手,实力过于恐怖,他们无法抗拒!

而事实,他们却是站在玄玄大陆最顶峰的人。虽然他们之上还有更强的存在,但就一般意义而言,他们已经是最恐怖的存在!

至尊强者的全力一击,纵然已经被君莫邪遮挡去了大半的力量,但就算那残余的一分半分,落在皇后这个修为甚至还不到银玄的弱女子身上,也依然不是她能够承受的!

君莫邪叹息一声,精纯的灵力汹涌地、完全不计后果地涌进皇后的身体经脉,进而将她破碎的五脏全部包裹住,彻底切断了与其他器官的联系,保留住她最后的一口气息不散。

这个办法,虽然不能救她活命,予以生机,却可以支撑她最后的一口气不至于当场断绝!惟此法只为治标之法,绝不能持久,最多只能支持一盏茶的时间……

君莫邪这么做的目的,并没有考虑到君家,也没有考虑到皇后此来的目的,他只想到了夜孤寒!那个痴情种子……君莫邪觉得,自己怎地也有义务有责任让他们见上最后一面!

难怪刚才夜孤寒这么焦躁这么反常这么心神不宁,原来竟是因为……这样!

难道,这就是所谓情侣之间的心理感应吗?

要爱到了什么样的地步,才能出现这样的心里感应?

十八年的相思,无怨无悔!十八年的分离,此心不变!

对这份痴情,君莫邪觉得自己怎地也不应该全然无动于衷!

这一刻,他执拗的邪性发作,他没有丝毫顾及到眼前的女人是皇后,他只知道,慕容秀秀和夜孤寒,是一对有情人,自己可以援手的就一定要援手!什么身份礼仪道德,君莫邪全然没有考虑!也不会考虑!

在用灵力包裹住皇后的五脏之后,君莫邪仰天大吼:“夜~孤~寒!”他尽力控制着,声音出口的时候颇为平和着,避免震动到慕容秀秀,等散出去之后,才突然爆炸开来,在夜空中轰然炸响,绵绵泊泊的向着君家大院冲击了过去。

慕容秀秀暗淡的眼神在听到君莫邪喊出这个名字之后,突然间明亮了一下,闪出无尽的期待与思念……

而这时,两声长啸同时升空,鹰搏空和风卷云同时腾云驾雾一般飞来,落在君莫邪身边。现在这两人的实力,已经都是名副其实的至尊之上了。看到眼前的情形,尽都心头一震。

夜孤寒心中不祥的感觉越来越浓,就在这时,他也听到了君莫邪的大吼!

几乎没有犹豫,夜孤寒疯狂地奔了出来,奔了过来;他那满头长发突然披散开来,在风中飘舞,尽是凄凉、萧瑟……

远远地,他看到君莫邪蹲在地上,怀里似乎抱着什么,夜孤寒因奔跑而变得急促的呼吸突然间静止,他只觉得胸腔中只余一阵堵塞,心中尽是一片空白;他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再无任何意识,只知没命地向这边奔过来。

到了跟前,突然间,天地万物全部失却了颜色!

在他眼中,只留下一张脸,一双眼!

那张正自勉强抬起的脸颊,那双温柔依旧的眼睛,此刻,在看到夜孤寒的这一刻,这双眼睛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情意,温柔而深情的望着他,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眷恋、不舍,还有无尽的愧疚……

“小……寒……”慕容秀秀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显得不那么颤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夜孤寒,唯恐一眨眼,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就再也看不到了。

“秀秀……”夜孤寒身子摇晃了一下,脸上突然一阵苍白,无力的踏前半步,突然浑身发软,重重地跪了下来,将自己的脸颊凑在慕容秀秀眼前,眼神伤痛的看着面前这张自己思念了十八年的脸庞:“秀秀……是谁?是谁伤了你?你你……”

他一句话没有说完,突然喉中一甜,一口鲜血涌了上来,却又被他勉力吞了下去。

以他的见惯了死亡的眼力,又岂能看不出现在的慕容秀秀已经是到了弥留的最后边缘?

“小寒……终于又见到了你……真好啊。”慕容秀秀眷恋的看着夜孤寒的脸,温柔的轻声道:“小寒……你知道么……我这些年里,每天都在想你,每时每刻都在想你……”

泪光开始在她眼中凝聚,但她用尽了全部的力量忍着,生怕泪水一流出来,就再也看不清楚心上人的脸了……

夜孤寒怔怔的跪着,眼神热烈而温柔的望着她,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全部空了,只是痴痴地道:“秀秀……不痛……有我……”

慕容秀秀满足的微微一笑,眼中露出宛若小女孩一般的神情,坚强的道:“是啊……有你,我……不痛……也不怕……”

这却是二十多年前两人一次共同遇险,慕容秀秀受了伤,夜孤寒安慰她的话,而当时,慕容秀秀就是这么回答的,竟是一字也没变!

只因为,纵然是二十多年的分别,两人的感情始终未变,恍如那日……

“小寒……”慕容秀秀想抬起手摸摸他的脸,却始终无力抬起,夜孤寒小心地拿起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感受着那温柔的触感,终于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将这只温润的玉手浸湿……

“小寒……不哭……”慕容秀秀极力的动了动手指,想要替他抹去泪水,却发现泪水越来越多。

“君莫邪,我知道我要死了,但在我死之前,要告诉你……一件事……”慕容秀秀依然看着夜孤寒的脸,轻轻说道:“血剑堂……就在御前侍卫……三大营……”

君莫邪身子一震,低声道:“谢谢你!”他的手,直到此刻还在握着慕容秀秀的右手,源源不断的输入灵气,支撑着她与夜孤寒做最后的诀别,因为两手分开一刻,就是慕容秀秀撒手尘寰之时。

“小寒……我要去了……你要替我……替我照顾好……灵梦……”慕容秀秀露出一个凄婉的笑意,充满了不舍:“梦儿是个好孩子,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夜孤寒泪眼模糊,却没有出声,牙齿紧紧咬住嘴唇,已经咬出了血迹,一缕鲜血缓缓流下,他却毫无所觉……

慕容秀秀似乎明白了什么,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吃力的转了转眼珠:“君莫邪……请你看在……我的份上,帮我照顾灵梦……我把她……托付给你了……”她分明的看到了君莫邪眼中的复杂,无力的乞求道:“……就算你真的不想娶她……也请你照顾她……拜托了……求你……”

她那双充满了希冀的目光看在君莫邪的脸上,带着无尽的祈求和渴盼,一眨不眨,这是一位母亲,在临死之前为了自己的女儿,做出的最后的祈求,也是她最后唯一放不下的愿望……

君莫邪深吸一口气,再度加大了灵气输出的幅度,无声地轻轻点点头。他已经感觉到,慕容秀秀的气息越来越弱,体内的经脉已经近乎完全死寂,即使是夺天地造化的开天造化神功,此刻在她经脉中的穿行也越来越是艰难堵塞……

嘴角绽开一个感激、放心的笑容,慕容秀秀真挚地道:“谢……谢你……”

然后她就转过眼,温柔地看着夜孤寒,带着无尽的痴恋,她一句话也没有说,虽然她还有说话的力气,但她已经不必说了,也不想说,她只是这么看着,在临死之前,要将这张脸牢牢的记住,刻在自己的灵魂里,成为烙印,永生永世……都要带着这个清晰的烙印……

夜孤寒也不说话,任由泪水在脸上纵横肆虐的流淌,定定地看着面前的玉人,目光坚定,充满了缱绻的情意,两人就这么定定的对视着……

两双眼睛的凝视,似乎将彼此的灵魂也缠绕在了一起,永生永世,再不分开!

突然,慕容秀秀脸上掠起一阵娇艳的潮红,精神为之一震,突然用尽了最后的所有力量,喃喃的吟道:“期待……来生若是缘未尽……”突然身子一震,静止了下来。

这一刻,她的脸上充满了期待,充满了温柔和深情,眼睛依然在散发着无尽的眷恋和痴情,但生命已经离她而去……

抚在夜孤寒脸上的手,终于无力地垂了下来……

夜孤寒泪水在流淌着,但神情突然变得平静,平静得吓人,他的目光定定的凝视着面前这张依然温柔美丽的脸,缓缓的接上了最后一句诗:“……宁负……苍天……不负……卿!秀秀……”

他就这么跪着,眼睛看着宛若沉睡的慕容秀秀,平静地道:“君莫邪,在我床头的桌子上,放着剑谱。交给你了;灵梦,也交给你了,拜托了……”

君莫邪有心要说些什么,却尽都堵在了喉咙里,一时间竟完全说不出来。

夜孤寒面色竟然平静地笑了笑,道:“最后请求你一件事,请将我们两个葬在一起!墓碑上,就写‘夜孤寒,慕容秀秀夫妻之墓’,她不是皇后,从来都不是!请你成全!”

君莫邪深深叹了一口气,道:“我可以应承你!只是杀死她的人,就在这里,你不亲手为她报仇吗?还有主谋害死她的人,就在那个皇宫里,你……不打算为她亲手报仇吗?灵梦……就在这里,你不照顾她了吗,你真的能放心吗?”

“我信得过你!灵梦有你照顾,我很放心。”夜孤寒微笑,带着期待和向往,看着黑沉沉的夜色,寒风吹起了他的长发,凌乱的飘零,他缓缓道:“凶手……交给你处理。黄泉路寂,若是现在将他杀了,秀秀在地下见到他,依然会害怕。所以我要先走一步,去陪着她。至于杨怀宇……他不配让我动手!”

他微微的笑了起来,道:“秀秀在等我,天底下有什么事情,能比我们的相聚更重要?仇恨……不报也罢,若是误了来生的相聚,秀秀肯定会失望的,更会伤心……我们,已经分离了一世了呀……”

他说到这里,缓缓伏身,将自己的脸贴在慕容秀秀犹有余温的脸上,低声深情的道:“秀秀……不痛……有我……你不会孤单的……”

他的身子,突然剧烈的颤动了一下,然后软软的往前扑倒,仅剩的一只手,紧紧地抱住了慕容秀秀的身体,两人脸颊紧紧贴着,再也没有声息……

夜孤寒以仅存的残余玄力自断心脉,呼吸瞬间断绝……

两人紧紧相拥着,脸上,竟是一模一样的表情:满足、期待、向往、憧憬……

似乎在地下,他们已相聚!

似乎在来生,他们已相约……

“娘~~~~夜叔叔~~~~啊…………”灵梦公主撕心裂肺地大呼起来,肝肠寸断,突然樱唇一张,一口艳红的鲜血喷出嘴角,两眼紧闭,昏迷不醒……

身体的伤痛已经到了极处,最宠爱自己的娘亲与世长辞,而自己最依赖的夜叔叔,也在片刻之后相随于地下……

接连逝去两个最亲的人,心灵早受打击的灵梦公主如何能承受得了这样接二连三的剧烈打击,终于晕倒了……

一个时辰之前,还在与娘亲凑在同一盏灯下说话,说着自己的心事……只不过一个时辰,竟然已经天人永隔……

这样残酷的事实,让她一个娇弱的女子,如何忍受?

君莫邪黯然的垂下头,自从救下夜孤寒,他就一直闷闷不乐;接触这么长时间,从未见夜孤寒脸上有过半点笑容,他只有今天微笑了一下……

却是为了虚无缥缈的来生!

看着夜孤寒与慕容秀秀相偎相依的身体,君莫邪的心中突然充满感动,从母亲东方问心和父亲的感情,再到眼前亲眼见证夜孤寒和慕容秀秀这生死不渝的爱情,突然深有感悟……

情,到底是什么?

他的心中突然想起了一首歌,飘飘渺渺的响起:

……也许,是前世的姻;

也许,是来世的缘;

错在今生相见,

徒添一份无果的恩怨……

待世事化云烟,

当沧海变桑田;

再酬却这段情缘,

再酬却这段情缘……

也许,是前世的姻,

也许,是来生的缘;

错在今生相缠,

多生一场无终的苦难……

待世事化云烟,

当沧海变桑田;

再酬却这段情缘,

再酬却这段情缘……”

凄美的歌声,无奈的情愫,似乎在这天地间,静静地流淌……

<最后这首歌,是当年电视剧《白眉大侠》的插曲,《多情剑客》,非常感人……有兴趣的兄弟姐妹可以听一听。>(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