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1章 请你最后为我做一件事!

“唉……”皇后深长的叹息着,看着女儿,突然心中涌起一股由衷的无力感:难道,我们母女,都是同样的命运?甚至梦儿比我更为不幸?我尚且有阿寒的眷恋,我至少爱过,可梦儿却是从头到尾的单相思,太可怜了……

慕容秀秀静静地斟酌了许久,慢慢地站起身来,大是怜爱的看着女儿,来回踱了几圈,突然眼中迸发出难以形容的凌厉和疯狂,从侧面看去,皇后那张温柔美丽的脸,那本是母仪天下仪态万方的端庄脸庞,这一时竟似有了几许狰狞!

“我这一生早就已经毁了,彻底地毁在了那个男人手里!难道我要眼看着我自己的女儿的一生,也同样毁在他的手上吗?这是我唯一的女儿,也是我全部的心血之所在!”她默默地想着,眼中神色越来越是悲壮疯狂:我必须为我的女儿作出努力,就算不能成事,起码我已尽到了为人母的心力!

她想得激动,竟自剧烈地喘息了一声,这声喘息,就像是撕破了喉咙一般,是那样的竭斯底里!

“母后?”灵梦公主担心的抬起头。

“没事!真的没事!”皇后低下头,竟似不敢让女儿看到自己眼中的火焰,只是缓缓的摆摆手,道:“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看着女儿顺从而凄婉地走出去,消失在自己视线中,皇后娘娘的心都仿佛碎了一般,咬着牙,香腮上鼓起一道棱,终于下定了决心,她站起来,拒绝了宫女的服侍,自己披上一袭大衣,突然冷冷道:“叫轿子,我要出皇宫,去君家!”

“皇后娘娘,眼下可……这已经是深夜……”宫女惶恐的看着她。

“我说的话,你没听见?”皇后一瞪眼,大声的道。自从她进入了皇宫,还是第一次这样声色俱厉的说话。

“是,奴婢这就去。”宫女吓得几乎软瘫在地上,急忙出去了。

皇后自嘲的笑了一声,听着外面脚步声响,突然紧了紧衣领,义无反顾地走了出去。在她走出宫门的时候,一道黑影从暗处如幻影一般闪现,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就像一个影子。

“阿九,前段时间新进的那批侍卫,现在在那里当值?”皇后娘娘上轿之前,语气极尽淡然地问道。

“听说并没有当值。全在侍卫营,自组一个大队。那批人一个个尽都狂傲得很,而且身手都很不错的样子。平日里倒也没见他们做什么,不过近来这段时间里……都挺老实的。”那影子似地‘阿九’想了想,慎重的回答。

“嗯,是从半月之前才开始老实的吧?”皇后娘娘淡淡的问着,眼中闪出一丝浓浓的嘲讽。半月之前,正是君莫邪回到天香城的时候。

“是,而且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在三大营,没有出来过,所有人都没有出来过。”阿九小心地回答,并不敢看皇后的脸色,因为他从皇后的口气中,听出了阴森和血腥。

“嗯,当年夜家被抄斩之前的那场轰动京城的惨案,是血剑堂下得手吧?”皇后娘娘压低了声音问道。

“是……不过,这件事当时在京城世家之人几乎人人皆知,似乎并不算是什么秘密。”阿九愕然回答,才发现皇后娘娘已经登上了马车。

寒风凛凛,已经是下半夜了,无星无月,车轮辘辘,驶出了宫门。

……

“你说什么?皇后在这等时候去了君家?”皇帝陛下皱起了眉头,脸色阴沉的吓人。他已经喝了不少的酒,头颅无力的垂着,耷拉着,但一听到这句话,却突然抬起头来,眼中射出来鹰隼一般的目光!

凌厉而残酷!

“是。”侍卫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皇帝身子往后一靠,疲倦的闭起了眼睛,手指头轻轻揉着眉心,脸上暴戾的神色却是越来越浓,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他口中喃喃的诉说着:“在这个时候去君家?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越想,突然脸上掠过一丝慌乱,接着一股竭斯底里的神色就浮现了出来。他低低的嘶吼了一声:“什么时候不能去?为何你现在去?难道你想出卖我吗?慕容秀秀,我已经容忍了你好久!好久!!”

他大吼了一声,酒精将眼球侵蚀的一片血红,一片狰狞;突然断然道:“来人!请文先生过来。”

“文兄,我想请你帮我做一件事,拜托了!”举止潇洒飘逸的文先生面含微笑,刚刚到来,皇帝陛下就劈面提出了请求。

“这如何敢当,却不知是什么事?哦,老夫今日前来,倒也是有一件事要通知陛下。”文先生微笑着看着他。

“先生也有事情?请先生先说吧!”皇帝陛下含着微笑,但方正威严的脸上肌肉隐隐有些抽搐,三缕胡须也在微微的颤动,眉梢眼角,尽是隐藏的森然杀机。

“过了明日,老夫就要离开天香皇宫,动身回转至尊金城了!这次的回归,并不只我一人,整个玄玄大陆所有派驻在各个皇宫的所有人手,从明日开始,全部撤回!从此之后,世俗之事,我们再不插手!”文先生含笑道。

“过了明日,老夫就要离开天香皇宫,动身回转至尊金城了!这次的回归,并不只我一人,所有派驻在整个玄玄大陆所有帝王之家的人手,从明日开始,将会尽数陆续撤回!从此之后,世俗之事,我们再不会插手,再不会以任何形式,任何方法加以干预!”文先生含笑道。

“什么?怎么会……”皇帝陛下一下子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很遗憾,这是真的!”文先生正色道。

淡然的话语,彻底击碎了皇帝陛下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

“为何会如此突兀地做出这样的决定?请先生明言!”皇帝陛下缓缓的落座回去,脸上露出一丝苦涩,低沉的问道。

“这点我也不知,这是金城最高层所下的决定,我等也无能为力。”文先生深深看着眼前的人:“陛下,以后你……多多保重。”

“呵呵……保重!我还保什么重……”皇帝陛下竟自呵呵笑了起来,满面尽是落寞,缓缓摇着头,低沉地道:“朕这段时间,治理国家,兢兢业业,没日没夜处理公事,只怕比前几年加起来还要更多一些……呵呵,朕剩余的时间当真不多了,自然要尽可能得处理好,然后才好传位给太子。自己也就去找君无悔去喝喝茶吧,对?错?真是荒谬!哈哈,哈哈……”

他虽然在笑,但眼中却没有半点笑意,反而是一片悲凉沧桑。

“太子?”文先生皱皱眉。

“先生离别在即,拣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定下大位人选,就定大皇子为太子吧。”皇帝陛下深深叹了口气,目中闪出无力的神色:“三个皇子中,也只有他还多少强一些……其他两个,实在是……不堪造就!”

“陛下可是在担心君莫邪报仇?”文先生问道。

“文先生以为……君莫邪不会报仇?或者,他永远也查不到真相?”皇帝陛下反问了一句。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就算他真查不到证据又如何,如今的他还需要所谓的真凭实据吗?”文先生笑了笑,沉重地道。

“文兄,想来此次你离去之后,你我二人,今生将永无再见的机会了。”皇帝陛下的话悲凉之极,他转过头看着外面暗沉沉的夜色,缓缓道:“你我兄弟相处这些年,虽不是手足,却也胜似手足。文兄一旦远离,怎能忍心?”

文先生也沉默了下来,良久,长长叹息道:“其实我又何尝愿意离开……这些年里,你并未有半分以帝王的身份待我,文某受恩深重,委实无以为报。”

“文兄,朕想让你替我做一件事。”皇帝陛下突然抬起头,眼神疯狂,杀机闪烁:“你索性明日就要走了!就当是临走之前,送给朕一件临别的礼物吧!拜托了!”

“陛下请讲!文某这些年里在皇宫久居,自觉寸力未出,早已深感不安。如今即将离去,若是能为陛下做一件事情,略分忧虑,文某或者还可稍稍安心一些。”文先生沉默了一下,断然答道。

“就在刚才,皇后出了宫门。前去君家了!”皇帝陛下的口音嘶哑着,夹杂着深沉的伤痛和无奈:“她这段时间里,一直与我冷战;看到朕,就像看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朕已经忍受了她十八年!如今,她居然在这个时刻去了君家!这个时辰,她还要去君家!!”

天香国主杨怀宇此刻的口音突然就像一只受了伤的野兽一般,低沉的嘶吼起来,面容更是扭曲到了极点,狰狞到了极点,双手紧紧地攥起了拳头。

“十八年啊!我是那样的容忍她,那样疯狂的喜欢她,那样疯狂的迷恋她,却始终也换不来她一点点的真心!空自守着这个躯壳,却再也得不到更多!自始至终,我这个一国之君,竟然比不上那个浪迹天涯的逆贼王八蛋夜孤寒!”

皇帝陛下张牙舞爪的咆哮着,突然抓起酒杯,酒杯却已空,他烦躁的扔在一边,直接搬起来酒壶,对着嘴巴咕嘟咕嘟狂饮起来。

<明天为伯父烧头七,圆坟上香;所以明天的更新会晚一些。特此跟兄弟姐妹们说一声,明天的更新应该在晚上二十二点以后。这段时间真的很累,今天晚上我就请个假,不加班了。兄弟们,姐妹们,就让我偷懒这么一晚上吧。谢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