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0章 公主的心

<第二更!!>

话一出口,连慕容秀秀自己都觉得没有这个可能,自己的女儿素来自视极高,向不把天下男子看在眼内,连李悠然这等人中俊杰也不例外,君莫邪此际虽然地位超然,实力更是惊人,远非凡俗可比,但这些惊人变化尽都是在极短的一段时间内发生的,此前的君莫邪根本就只是一个十足的纨绔败家子,如何能入得女儿眼中?

再者两人连相见的次数都屈指可数,顶多也就是女儿探望夜孤寒之时的偶尔相逢,此外再别无交际,实在难以将之联系在一起。

“我……”灵梦公主张了张嘴,低下头去:“……没有。”

虽是否认,但她这句话却说得格外的艰难,话尚未出口,一滴眼泪就啪嗒一声滴落在了手背上。

“那天……那天夜叔叔重伤垂死……只有君莫邪才有办法施救。我百般求恳无效,只得发下血誓……只要他能保夜叔叔不死,那我就……甘愿嫁给他,为妻为妾为俾……”

“啊?竟有这等事?”皇后虽然也知道是君家救下了当日重伤的夜孤寒,但却完全不知个中原委,尤其是这桩秘密更第一次听说,不由得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灵梦公主泪眼凄然,尽是难言苦涩地望着自己的母亲:“母后,我心里好苦,真的好苦好苦……那天我才知道,君莫邪就是救了我的人,也是守护我的人。那位神秘的飞刀高手……”

“原来君莫邪早已经实力超群,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是天玄巅峰!”皇后震惊得失去了言语……

“自从那天之后,我一直都有留意着君莫邪的一举一动,任何一点消息也不曾放过。甚至,他以前种种的不堪行为,我也都拿出来一件件的分析……”

“母后,我现在才发现,我真的比不上小艺;小艺能看到他的好,我却看不到,完全都看不到。这个深宫内院,隔绝了太多的事……无论想要知道什么,都只能依靠别人的嘴在说,而真相,却永远迷蒙在浓雾之中!忠奸贤愚,我们根本就完全看不清楚的,所谓的人品优劣,更是捕风捉影,难以作准……”

灵梦公主自嘲的笑了笑:“母后,记得在我年幼的时候,你曾经告诫过我,皇宫是一个国家最荣耀的地方,也是最黑暗的地方,更是最压抑的地方……那时候您就经常的流泪,我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还觉得自己身为皇帝的女儿,身份至为高贵,远在寻常人之上,怎会压抑,应该很好才对……”

“但是现在我终于明白;皇宫甚至还不仅仅是您说得那样,这里还是人世间最虚伪最龌龊的所在!生活在这皇宫里面的人,根本就是一群傻子;再聪明的人进入到这里,最终也要变成了傻子……甚至,连自己的未来都不能掌握,一生都活在虚伪与谎言之中,完全看不到一点真实……母后,这是多么可悲的事!”

皇后怔怔地看着跳动的烛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烛火在她瞳仁中跳动,就像一个个曾经的跳动着的梦想,随着女儿的幽幽倾诉,她再度想起了本以为自己早已遗忘了的过往……

当年那个一身傲骨的少年,还有那个清纯秀丽的少女,那春日的阳光,秋天的花香,那曾经并肩走过的青苔小路,以及……那曾经依偎过的,温暖的怀抱……

不知不觉,她的眼中就溢满了泪水,良久,她才用嘲讽和鄙视的口气喃喃的笑了一下,道:“皇族?荣耀?黑暗、虚伪、龌龊,嘿嘿……”慕容秀秀此刻的声音异常的悠远深沉,就仿佛是梦里的梦呓。

“母后?你没事吧?”灵梦公主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不由惊慌地抬起泪眼,不解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没事,没事,母后没事,只是有些感触。”皇后微微的笑了一下,用最苍白、无力的语言安慰着自己的女儿,很是有些神思不属,怔忡了一会,微微的低下头,借助灯光的暗影,将泪水悄悄滑下,沉静的道:“你接着说,母后听着。”

“是,母后,就像君莫邪这个人,之前种种纨绔浪荡行径,所有人都只看到了表象,都说这个人没救了,君家彻底的完了,若是君老爷子今天一死,君家次日就得灭亡;一人说二人说百人说……也就真的造就了君莫邪的纨绔声名;现在想起来,当初说的人,何尝不是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若是君莫邪当真从小就表露出他的强悍天赋,那么他或者早已经不在世上了吧?”

灵梦公主讥讽的道:“起码父皇,就绝对不能容忍!他不能容忍另一个君无悔的崛起吧?甚至是比君无悔更犀利的存在?!而且更不能容忍有这样的一个人找他来报仇!”

她用一种超出她年龄的沧桑口气,低落的道:“我现在才知道,君莫邪到底是为了什么不惜自损羽毛;如今知道了往昔旧事,才可以想象得到君莫邪这些年吃了多少苦,又忍受了什么……我的年纪跟他差不多大,但所经历的,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过往的我竟自以为自己如何如何的冰雪聪明、如何的天资横溢,跟君莫邪一比,我根本什么都不是,差共天地,甚至是全无比较的意义,往昔的如是幼稚想法非但可笑,更是可悲!”

“如今他羽翼丰满,一举崛起,再不需有任何的掩饰,前后只得短短半年时间,君家便已成为了任何人也难以撼动的超级世家,之前的坏习性,也全部消失不见;君莫邪的名字,就像一声春雷,震撼世间!可悲的是,直到现在,我们才明白;而天下人也才明白。却已经晚了。”

灵梦公主脸上神色越来越是伤心,还有些骄傲:“其实这本就难怪,因为他已经无须再忍下去,更没必要再伪装下去!君莫邪是个男人,一个真正的男人!母后,我甚至觉得,君莫邪比他的父亲君无悔,也是毫不逊色!”

“还说什么没有,你根本就已经爱上了他。要不然,你又岂会用这样的口气说话?”皇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可是梦儿,你又是怎么会爱上君莫邪的?你不是一向都看不起他吗?就只是因为一个誓言吗?那也太儿戏了吧?你嫁给他,和真的爱上他,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这更是是一个无解的死结,绝对没有任何希望的,梦儿,你……你让我如何说才好?”

“正因为我讨厌他,所以改变才来的容易吧?”灵梦公主脸上的神色有些迷惘:“母后,你知不知道这样一种感觉?当一个你认为只是脚底爬虫的小角色,却被证明根本就是一条翱翔在九天之上,凌驾于大地万物于脚下的巨龙!当一个你连看都不愿意看的人,后来却证明是你看错了,是你误解了,是你冤枉了人家……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她凄婉的笑了笑,道:“我自从知道我看错了他开始,就一路着力收集他的资料,所有的资料,从他以往的任何一件事,跟我说过的任何一句话来推测他这么说的真意以及动机之所在;然后与当时君家的处境以及白衣军帅的仇这一方面去考虑……我才发现,他每一件事,都有深意,甚至于每一句说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契合当时的环境氛围!母后,这就是智慧!君莫邪这个人,才是当之无愧的真男人,真汉子!”

“一个人,苟且偷生容易;忍辱负重却难!慷慨赴义不过是引刀一快,但默默忍受甚至配合别人的轻视,身怀绝世的才华却为了家族为了仇恨自己把自己当做小丑……实在太难了!起码我,我就做不到!我怎地也受不起那么多的白眼,所以君莫邪就显得更加的伟大!所以随着调查,我也就慢慢的一点点陷入了进去,就这么陷入了进去……母后……这样的男人,本就是任何一个女人梦中的良人,我又怎能例外?无关那血誓,我只是已经把他当做我今生唯一认可的男人!”

灵梦公主幽幽的说着,却倔强的一抬头,竟然已经满脸是泪:“我知道这事根本就没希望,一点都没有!正因为这样,我才会说出来;自从上一次父皇说起那件事之后,我就知道,我跟他之间,彻底的就是没有任何一点点的可能!父仇家恨不共戴天,他又怎么会接受我?!又凭什么会接受我!?可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啊!母后!我不甘心我的感情就这么随风逝去……”

她失声痛哭起来:“当初所有人都在蒙蔽我的视听;所有人都在我面前说君莫邪的坏话,君老公爷来提亲,也被父皇断然拒绝……虽然那时候我自己也不乐意,可……可要是让我早知道一点点真相的话,我都会同意,我会尝试着替父皇去赎罪!替我们做下的孽去偿还!纵然他不接受,可我也毕竟曾经是他的妻子,也曾经拥有过……你知道吗,我自从知道了他之前受过的苦之后,我心里很疼……每一次调查之后,我都想把他拥在怀里好好的安慰……作为一个男人,他太不容易,纵然是再坚毅的男人,也一定会有软弱的一刻,我真的好想成为在那一时陪伴他的人……”

<本月稍稍休整一下,上个月的确拼得太狠。很多的情节需要再推敲,关于下一步的情节也需要好好安排,重新拟定一个大纲。直到结尾。预计需要几天的时间。届时,咱们便再一次开始爆发!这个月,虽然不能像上个月那样天天爆发,但……爆发会有的,而且不少!哈哈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