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成王败寇,朕也无悔!

<今日第一更!>

东方问心乐的哈哈笑着,一把将管清寒也搂在怀里,笑容满面的道:“都是,都是!呵呵呵,这下我,我可就等着抱孙子了哈哈……”

在君家君莫邪的小院里,夜孤寒孤独的坐在石凳上,口中低低的哼着一首不知名的伤感曲子,他的脸上表情深沉而落寞,眼光却是炙热的看着面前的石桌。

上面有字迹。

万家团圆的时刻,夜孤寒却孤独的坐在这里,用左手的一把小刀,在面前的石桌上刻满了一个名字:秀秀、秀秀、秀秀……

天空中四面八方传来酒香,夜孤寒凄楚的笑了起来,扔掉小刀,抓起脚边的酒坛,举起往口中狂灌,喉结在不断的起伏吞咽着,但眼神依旧执着的看着石桌上的名字。

终于,酒尽,醉倒。

夜孤寒轻轻地将自己的脸颊贴在石桌上,贴在那冰凉的字迹上面,口中无声的嘶吼着:秀秀……

一行眼泪无声的流出,无声的滴落在石桌上,就在那刻着‘秀秀’的名字的地方,慢慢的凝结,成一片冰花……

相比较来说,君家虽然是发出声明的一方,也是彻底搅乱天下风云的一方,可说是始作俑者,君莫邪一个声明,让天下瞬时为之一乱,让本就纷杂的世情更见混乱!

但君家,这个始作俑者此刻却可能是最轻松的一家!

至少,其他的各家都在忐忑不安之中。

皇宫里,皇帝陛下面对着一桌极尽奢华的丰盛酒菜,眉头紧锁,食不甘味,连勉强举筷一试的兴趣都欠奉。

君家的崛起,全无半点阻滞之余地,直如一日千里也似!

当年在天香城里,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世家,纵然有“一门四军神,三代六元帅”的美誉又如何,不过还是臣子而已,不过是虚名而已,但是现在,居然胆敢面对整个天下说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样的话!

这无疑是对皇室最赤裸裸的挑衅!

若是没有十足的底气,岂敢就这么面对整个天下作出这等肆无忌惮的威胁?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天香的皇帝陛下却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君家,早已经不是皇权所能够约束的了!甚至,现在的皇权,还要仰承君家的鼻息!

上一次,二皇子在天香城门被人吓得前后失禁,君莫邪根本就没有做过任何的掩饰,直接领着那两个肇事之徒回到君家,事后竟然连一个解释也没有,仿佛就没发生过这事一般!

堂堂皇子殿下伤在君家的宾客手里,但君家方面居然没有任何的交代!

似乎这样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大违君臣之道!

可是皇家竟也就这般的听之任之,就这么不了了之!

事实上,就算皇室不愿意不了了之,想要追究,又能如何?

纵然勉强追究,结果只会更为不堪!

现在,普天之下,谁不知道君家的三少爷君莫邪根本就不是讲理的人?光天化日之下瞪眼就敢宰活人!又有谁不知道君家如今的实力已经强横到难以想象的程度?连至尊强者,至尊以上强者,都要有命来,没命去!

如今的君家更是天下间首屈一指的超级世家!即使面对三大圣地的强大实力,都能令对方铩羽而归,遑论他人!

皇权,又能如何?

在常人眼中至高无上的皇权,早已不在君家人眼中!

一想到这里,皇帝陛下眼睛黯然地一闭,一扬脖子,将满满一杯酒灌了下去,呛咳了一声。这原本甘甜的极品美酒,此刻喝进嘴里,竟是这样的苦涩,难以下咽!

原本,相信任何一个国家之中,若然出了一个如君家这样的超级世家,都是一桩值得高兴和庆幸的事情。因为,有这样的庞然大物坐镇,起码在几百年之内都可以威慑四方!虽然这样的家族肯定不会直接参与侵略,但却也会决不允许敌人侵略进自己的国家!

这样的家族,对一个国家来说,就是一个威力强大的护身符!

但现在,对现在的天香皇帝陛下来说,这枚护身符却变成了催命毒!

最致命的催命毒素!

君无悔啊……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

皇帝陛下眼前浮现出一张面孔,威严中带着睿智,眼神从容而凌厉。杀伐决断中带着宽厚仁慈;睥睨纵横之际带着淡然潇洒!

一代军神,君无悔!

白衣军帅!

后悔吗?后悔吗?若是当初自己不那么决定,现在的君家岂不就是自己的最大助力?

皇帝陛下苦涩的摇了摇头。不后悔,是的;我不后悔!若是事情重来一次的话,我依然会选择那么做。因为我是帝王!我决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君既无悔,朕也无悔!

只是造化弄人而已!

成王败寇,不外如是!

皇帝陛下将那一口酒艰难的咽下,似乎是饮尽了人生百味。

我不后悔!悔也无用!

君莫邪,朕就要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了!

想起君莫邪,皇帝陛下又想起了上一次自己所做出的最后努力。那一日,在君无意收管清寒做义女的宴会之后;皇帝陛下曾经与君战天老爷子长谈过一次。

想起那一次长谈,皇帝陛下嘴角掠起一丝苦笑。

“君大哥;你我可是好几年没有这样痛饮了;如今看来,你的酒量丝毫未减,甚至大胜往昔啊。”皇帝陛下依然是沿用两人当初共同打天下时的称呼,只是这个称呼似乎已经有许久都没有动用了。

“陛下却是过奖了;老朽已经是老迈年高,不复当年啦,哈哈。”君战天说话的时候,皇帝陛下很明显的听了出来,君战天自称‘老朽’,却非是‘老臣’;这已经说明君战天心中的选择。

“君大哥说哪里话老;大哥正是老当益壮啊。”皇帝陛下装着没有听出来,借着酒意道出了自己此次饮宴的目的:“君大哥于半年之前曾经向小弟提出过两个娃娃的亲事;呵呵,今日小弟厚颜再问,灵梦与莫邪,可否?”

“呵呵……关于亲事问题,老朽现在也做不了莫邪的主,远的不说,就说清寒,之前为了救那个混帐小子……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我们君家如何能够辜负?还有一个独孤世家的掌珠……唉,闹出了满城风雨啊。莫邪生**荡浮滑,怎么能配得上灵梦公主这等钟天地灵秀的天之骄女?”君老爷子婉言谢绝,语气虽然婉转,却并无转圜之余地。

“清寒小姐为莫邪牺牲良多,果然是大智大勇的好女子,自是莫邪的良配,当为正室之首选,朕自然不会棒打鸳鸯,想来灵梦并不会介意,若莫邪能以平妻待之……”皇帝陛下还未说完的试探,就被君老爷子打断。

“堂堂公主殿下,岂能为人平妻,这与为人妾室何异?皇室颜面何存!”老爷子义正词严,断然否定,更是满口的我是为你们皇室着想。

……

说起来真是讽刺,风水轮流转,世事前后只隔半年。半年前,君战天拉下老脸向皇帝陛下请求嫁女,以保全君家最后一点血脉;当时自己被无情拒绝。当时连自己都可以想象到君大元帅会是多么的难堪和绝望。

但仅仅就在半年之后,这样的难堪、绝望滋味却又要轮到自己来品尝!谈话的内容对象,还是君莫邪与灵梦公主;还是两人的婚事;但这一次,君战天就像当初的自己一样,拒绝的全无半点余地!

说话的两个人没变,内容没变;只不过就是将内容掉了一个个。原本的拒绝者变成了被拒绝者;而原本的请求者,变成了被请求者!

果然十年风水轮流转,但,又哪里用得了十年?

只是区区半年,就已经天翻地覆!

就在那天晚上,皇帝陛下已经绝望!从君战天的表情中,他已经知道了结果!但他唯一不知道的是,君莫邪会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但这已经不重要。无所谓了!

皇宫中,另外一个方向。

皇后和灵梦公主对坐无言。大年夜,本是团圆夜,但皇宫里一位皇帝一位皇后同时拒绝了这个提议。两个寝宫均是冷冷清清,一片死寂。

这段时间里,灵梦公主一天天的几乎是眼看着消瘦下去,眼睛更大了,但原本健康红润的脸庞,如今却已经是干巴巴的毫无血色;瘦得几乎脱了相。

“梦儿,别太折磨自己。上一辈的事,万没有道理让你们下一辈来背负。”皇后语音格外沉重,耐心地宽慰着自己的女儿:“放宽心怀,一切有母后为你做主。”

灵梦公主缓缓摇了摇头,双目无神的看着桌上闪耀的烛火,两滴泪珠缓缓流出:“母后……我没想背负,我只是……心里难受。”

“难受?怎么会难受?”慕容秀秀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极之讶异。

灵梦公主面色凄然,喃喃道:“冤孽,这却是前世的冤孽,事情怎会演变成如斯情形,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平素美丽的双眸全无半点灵动之意,只有无尽的迷茫、黯然!

慕容秀秀饱历世情,更是感情方面的过来人,心念一动,想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可能性,不禁轻呼了一声:“女儿,你不会是真的爱上君莫邪了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