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雪烟一怒!

<今天第一更!>

鹤冲霄说到后来,笑了两声,自以为说得很是得体;却见梅雪烟的脸色竟是越来越难看,到后来直接就是阴云密布,随时可能电闪雷鸣,总算鹤冲霄见机得早,利马一惊住嘴;心中暗暗忐忑:难道是我表达得还不够清楚?

“熊开山,胡裂地…你们这两个玩意……做得好事…呵呵呵……”梅雪烟气急,反而憋出来了几声笑,表情很危险地凑过头去,阴沉沉的道:“原来我已经成亲了……怎地这个消息我这个当事人却不知道?!”

“啊……这个这个…那个那个…”熊开山和胡裂地两张大毛脸霎时间扭曲了起来,满脸通红,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还跟我这这那那?我到底跟谁成亲了?我什么时候成的亲?”梅雪烟眼中冒着火花,一步步凑了上来,突然一声爆吼:“熊开山!胡裂地!你们两个玩意抬起头来看着我!”

熊开山筛糠似地哆嗦起来,脸色苦得如同要滴出汁来,一双手脚全然都没了个放处。

蓦然一呆,鹤冲霄一跳老高,怪叫起来,声音都变了调:“熊老四!你你你……你这混蛋带回来的消息竟是假的?老大没成亲?而你居然……居然!……”突然一声暴叱:“你好大的胆子!想死啊!”

“这个,那个…早晚也要成的……”熊开山鼻子里偷偷地喘了口气,小小的顶了一句,翻了翻眼皮。

“你你……你这混账东西!你居然撺掇着我做出这等污蔑老大名节的事……闹出这么大一个笑话!你竟然还有理?还敢反驳?”鹤冲霄重重大怒。熊开山只是带回消息,但天罚森林的一切,却是他动员安排的……

如何能不慌?

“你还在那里嚷嚷?给我闭嘴!”梅雪烟恶狠狠地一扭头,看着鹤冲霄:“再多说一句我就拧断你的细脖子!”

鹤冲霄浑身一哆嗦,赶紧闭上了嘴巴,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大姐……这可是姐夫让我们这么做地……”熊开山终于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压力,哭咧咧的说了出来:“老大……我对您是一片忠心,可昭日月……”

“哦嗬嗬嗬嗬……”梅雪烟气的头上青筋一个劲的暴跳,吸着气问道:“是君莫邪?”这句话一出,众人都是脸色怪异:您不是不承认吗?怎地一说姐夫您就说是君莫邪?

“是……是是是。”熊开山心头一松,急忙叫唤起来:“老大,我们是为了你好,姐夫是好人,您……”

梅雪烟的胸膛气得剧烈起伏,她铁青着脸,微微闭了闭眼睛,深深地喘了一口气,突然睁开眼,电闪雷鸣一般大吼一声:“我要打死你们这一帮混账东西!统统给我死来,今天不弄你们一个桃花漫天开,你们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别样红!”

能说出这样昏话的梅尊者,明显是已经彻底暴走了!

莫名间,梅雪烟身形如电,大打出手……

嘭嘭嘭……天罚森林深处,尘土弥天!

一干兽王尽被梅大美人饱以老拳,痛快淋漓地一顿收拾,别看众兽王实力大有进步,已攀升到了至尊之上,但在自家大姐面前什么都不是,莫说实力本就不及,就算可以抗衡那是不敢反抗地。

鹤冲霄等兽王费尽了心力营造出来的这一片辽阔空地,一点都没浪费,成为了他们受虐的大好场所。一个个健壮的身体皮球一般被抛起,然后落下,接着又被击打飞起,惨叫的声音此起彼伏,一声比一声凄惨,一个比一个叫得更大声……

别看叫得如此凄惨,似是状况堪舆,实则众位兽王却尽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那就是:老大下手不重啊!全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沉重,起码不像以前那么狠……这一次,虽然看脸上已经暴怒得不成样子,但……众人也只是受点皮肉之苦而已。

是的,就只是皮肉之苦,绝不会出现真正重伤内伤什么的,老大刻下的下手可谓极有分寸,众位兽王看起来确实被收拾得狼狈到极点,实则却是毫无大碍;所有兽王尽都是皮燥肉厚之辈,这点小收拾有啥大不了的?

几乎连皮肉之苦都算不上,皮肉之苦还得破点油皮呢,这也就疼一会!甚至还不如大家平常切磋的时候,不经意受点小伤来得严重!

不过呢……老大的脸面还是要下的来地;

所以众位兽王叫得更加凄惨起来;一个个都是卯足了劲叫疼,那声音,简直就仿佛是遭受了什么残酷至极的酷刑一般。

“啊~~~~”熊开山抑扬顿挫的叫着,挤眉弄眼地被踢了起来,手舞足蹈的在空中飞行,然后大声惨叫:“哎呀,大姐好脚力,我的骨头要断啦……”

“嗷~~~~”胡裂地依样学样地凄厉惨叫着,满脸痔疮破裂的表情飞了起来,捂着屁股大叫:“我的屁股都裂成两瓣啦……”

所有人尽都齐齐鄙视,这夯货,吹个大话都不会吹,谁屁股不是两瓣滴?

“哎呀~~~”石不愁捧着脑袋被踹飞,大吼一声:“大姐真是厉害,我这腿都要断啦……”

大伙又是一顿鄙视:腿要断了你抱着脑袋叫唤啥?演戏都不会!

“呜呼~~~”猴王一连串的跟头翻上去,大叫大嚷:“老大这一脚真狠啊,将我踢得翻了好几十个筋斗哇……”

“好疼啊!真疼啊~~~~”

众位兽王干脆齐齐一起大吼,一吼山崩地裂,再吼日月无光,三吼兴高采烈。

“老大饶命啊!~~~”一起求饶,声势壮大,不像是求饶,倒像是戏谑……

梅雪烟之前看到这一幕,心中无疑是很生气的,然而心底却又隐隐有些羞喜,这却是小女儿的忐忑情怀,而这种不好意思的情绪却又实在不方便表露出来,就只好借故大怒,发泄一下,也可借此掩饰一下自己的心情,出手自然也就是格外的点到即止、举轻若重。

但她却怎么也没想到这帮家伙们皮粗肉厚,脸皮也糙,再加上一个个直愣愣的肠子,脑袋根本就不会拐弯;既然已经看出来了自己并不是真的生气,那你们演演戏不也就过去了?

哪知道这帮夯货竟是连演戏也不会演,一个比一个更糟糕,到后来居然直接一个一个的叫痛都叫得兴高采烈;这根本不是在挨揍了,而是在比谁的嗓门大了……

再看看,原本他们脸上还有些畏惧,有些拘谨;现在居然直接是一个个咧着嘴,喜笑颜开,挤眉弄眼,兴高采烈,互相伸着舌头做着鬼脸……

这是在挨揍还是在过年?

这下子,梅雪烟脸上可就真的挂不住了。俏脸一红,真真的恼羞成怒!于是手上脚上的力量猛的提升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

哎呀……啊……妈呀……救命啊……饶命啊!

一连串啊啊嗷嗷的惨叫声再度响了起来,这一次可不比刚才;刚才人人都听得出来,声音貌似凄惨、音量更是宏大,实则根本就一点不痛;而眼下这一次却是整整相反;六位兽王一个个尽都是呲牙裂嘴,嘶嘶地抽着冷气,一看就知道是从骨头里面疼出来的……

而且连喊叫的意思都升不起来了,一个个光抽凉气,实在是太疼了,眼神中满是痛楚而迷惑不解:这是咋了?怎么地突然间风云变向?难道刚才大伙的激情演出还不到位,肯定是虎九的戏太蹩脚,又或者是猴七的戏太做作……也就我演得挺不错,都是被那些夯货牵连了,太歹命了……

砰砰嘭嘭嘭砰砰……

一记记重拳不间断地打在这个那个的脸上,只得片刻光景,代表天罚森林最高实力的一号集团的大部分成员,一个个尽都鼻青脸肿,鹤冲霄的长嘴巴几乎被打断,熊开山这位熊王直接变成了熊猫王,虎王竟当真被打得显出了原形,一只遍体洁白,全无一丝杂毛的大老虎,然后又被揪住尾巴扔上半空再狠狠夯下来,翻了翻白眼就晕了过去,老虎貌似也变病猫了……

猴王被打得有如皮球一般在空中连续翻滚,这次可不是自发的,而是因外力的惯性作用,脑中轰鸣无尽,狮王楞呵呵的才一爬起来,即刻又被百十记重拳全无间断地打在脸上,满脸桃花开满天星斗转,摇摇晃晃的又倒了下去,直接变作了猪脑袋王……

鹰王的鹰钩鼻子也差点被打成了狮子狗鼻子……

一边观战的蛇王本来乐呵呵地,刻下却是脸色煞白,浑身颤抖。刚才那鼓掌助威,大声喝彩的劲头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再到后来那两只眼睛都直了……

我的乖乖!原来老大是真生气了……

终于,梅雪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姿势异常优美地落下地来,冷眼看着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众王,哼了一声道:“怎么样?大伙可尽兴了吗?这回过足瘾了吧?怎么都不叫唤了,刚才那劲头都哪去了!”

“过瘾!太过瘾了……”“熊猫王”熊开山欲哭无泪,小鸡啄米一般猛点头。

“骨头没断啊?说!还敢不敢再……胡闹了?”梅雪烟脸上掠过一丝几近难以察觉的红潮。

“不敢了不敢了。”六王齐齐一起点头,“病猫”王胡裂地赶紧从坑里爬了出来,再度化为人形,满脸的心有余悸。

“大姐放心,我这就让他们撤走,马上就撤!”鹤冲霄摇了摇还在晕头转向的脑袋,恍恍惚惚的转了一圈,才大声叫起来:“你们,统统给我滚蛋!这狗屁宫殿不建了!全都滚吧滚吧赶紧快滚蛋……”

“狗屁宫殿?不建了?那个跟你说宫殿不建了?”梅雪烟顿时立起了眼睛,红着脸看着鹤冲霄:“你到底啥意思?!”

<月票被越拉越远;距离越来越大!兄弟们,姐妹们,难道就这样服输了吗?现在是下午十五点十分;我将从现在开始,不间断的爆发。直到零点!!

月票第一了,我会这么爆发到零点!

月票败了,我依然会爆发到零点!

我不知道能爆发多少!请兄弟姐妹们,给我力量!!

今天,将揭开杀往风雪银城的序幕!精彩,即将开始!!

求月票!!

邪君在决战,君莫邪在决战!而我们,也在决战!!>(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