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磨刀霍霍向银城!

<第四更!>

到后来,这几个人居然到了就地喝浑水泥汤维持呼吸的地步——水中起码还有氧气……再精纯的玄气修为,也不能维持七天七夜不呼吸啊……

被挖出来时,其中七个人每人也就只剩下了一口气了,陷入了深度昏迷,每个人的身上,都是多处骨折,基本连翻动眼珠的力量也没有了……最后一人却已死去多时,身上被啃得一块一块的,肉直接都没了……

所有人看到眼前这种惨状,都是惨然低下头去……

很显然,在地底下没有吃的,那倒霉先死的家伙,便成了大家伙的食物……

……几天后,这几个人总算是恢复了少许,清醒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停的呕吐……而且从此犯下了心病:一口一口的吃自己兄弟的骨肉……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这种恐怖的感觉,足以让这几个人一直铭记到地老天荒!

而君莫邪耗尽了灵力引发了山崩,出来之后,几乎是靠楚泣魂背着一路走……但饶是如此,楚大至尊依然很快乐!

当他看到那里突然崩塌的时候,就如大热天跳进了冰河里一样的舒坦;当他看到两座山峰同时崩塌的时候,楚泣魂甚至都忘记了震惊!

那一刻他只想唱戏……太爽啦,太他妈的爽啦!

让你们这些死催得不分青红皂白地追杀老子!这下好,遭报应了吧?单冲着这一点,不要说只是让他背君莫邪一段路,就算是让他背一辈子,他也愿意!

连续十几天的时间过去,路上可谓平静至极。

前方,已经能隐隐地看到了天香城的城墙了。

君莫邪的灵力早已经恢复了,但他赖在楚泣魂的背上,死活就是不下来——靠!我一下来了这家伙转眼自己跑了,我找谁去?

但,楚泣魂始终是楚泣魂,就算君莫邪已经给出了莫大的诚意,他仍是只在君家住了两天之后,便飘然离去。他就像是一头孤独的野狼,永远不会有太长的停歇下来的时间,或许,那种飘荡的日子,那种惊险的瞬间,才是楚泣魂真正追求的!

“我本就是一无根浮萍,习惯了这种日子,也从不希望有根,你我今日相聚,大是有缘,但他朝却未必再有重聚之期。”

楚泣魂临别之时与君莫邪长谈,如是说道:“大家都是真正的杀手,贵在心知,我的身份始终是一个杀手,这点永远都不会改变!我喜欢这种日子,也喜欢四海纵横天涯漂泊的感觉;我不适合留在一个地方不动。所以我离开!”

“我很高兴,能够有缘遇到你这位杀手之中的帝王,可惜,你的身份注定了你不可能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杀手!所以你的实力虽然堪称是我们这一行的王者,绝无争议,也没有人有资格异议,但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你不是杀手!我才是!”

“所以,我很抱歉我的离开!”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有一个徒弟,我之后会安排他来找你!相信你对他应该有印象,因为他曾经刺杀过你。我希望你能不记前嫌,好好的对他;虽然我只是一个杀手,但我也是一个师傅。”

“对于三大圣地的追杀,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我每一天都是在被追杀,最多也就是这次追杀的起点比较高而已!”

“或许这一次我很难逃过三大圣地的追杀;但,躲起来逃避,那不是我楚泣魂的习惯!我是杀手之王,纵然要死,也应该让人杀死,而不是安安稳稳地平静老死。我宁可血溅五步,却绝不甘心苟且偷生!这是我的骄傲,相信你明白。”

“若是我侥幸未死,又感觉到累了,我想我会过来落落脚,然后再次开始我的漂泊……”

……

这就是楚泣魂说的话,君莫邪非常理解,也非常钦佩,甚至还有些羡慕。

仗剑天涯,快意恩仇;事了拂衣,一剑纵横!

一身千万里,

孤剑对晨风;

梦里沧海笑,

醒来血衣红!

恩仇须拔剑,

生死何关情!

柔肠绕海角,

丹心照沧溟!

我自逍遥去,

天地不留行;

冷月随孤影,

枯枝掠寒风!

这本就是君莫邪梦想中的生活,但这一世,他的身份,注定了这个梦想永远不可能实现!

而且楚泣魂说得很对,自己虽然是真正意义上的杀手王者,但却不能以杀手的面目出现!杀手,这个久违的称呼,只属于他的上一世!这一世,他是君莫邪!

与楚泣魂一战,夺得杀手王者的荣耀,已经证明了邪君;却也只是一个证明,虽然那已经足够!

所以君莫邪没有挽留楚泣魂,或者,从另一个方面来讲,楚泣魂流浪江湖,似乎也是延续了,君莫邪的一个江湖杀手梦!

能有一个与自己同样梦想的人,如是生活,也就算是从侧面,圆了自己的梦想!

君莫邪只是在楚泣魂临走的时候,送给了他三颗丹药;通元丹,聚元丹,天元丹。然后,给了他两瓶自己精心炼制的药丹,一瓶主治内伤,就算是再严重的内伤也能再短时间之内复原,即便是走火入魔这等药石无灵之症,也能收缓解调理之功,另一瓶则是刀创药,于外伤大有神效,几有肉白骨,起死生之能。

在知道了这三种丹药和两瓶内外伤药的用途之后,楚泣魂久久不语;他的脸上甚至全无高兴、欢欣的意思,反而满是失落,竟是一种无力的挣扎。

“我楚泣魂,平生从未欠人人情;这从来都是我最为自傲的一点,也是我率性而为的最大根本!但你这一次的赠予,实在是太过沉重,沉重要我难以负荷,却又自知难以拒绝,不想拒绝!楚某欠你委实良多,风雪酒馆,欠你一命;斜谷截杀,欠你之情;千里遁行,再次欠你;如今,又欠了你这么多的丹药。我实在是很不爽!若有机会,定要还你这人情,惟人情债最是难还,我怕我这辈子还不清!所以我从不欠!”

楚泣魂走了,大是潇洒的飘然而去,走得无牵无挂,走得头也不回。

决绝而洒脱。

他最后只留下了一句话,说完了这句话,他就掉头而去,再不回顾!

君挥剑风雪之日,便是楚某拔剑银城之时!这三瓶丹药,我自把它当做酬劳!虽然你不是这么想,但,我从不欠人,更不愿欠你!

君莫邪默然。

楚泣魂才走;梅雪烟也向君莫邪提出了告辞!

她要协同蛇王,回转天罚,准备即将到来的大战!

同样的,当梅雪烟再次归来的时候,就是众人一心挥军银城之时!

银城之战,若是不出意外,相信三大圣地方面也是会插手的!

所以,梅雪烟此次回去,便是要调集兵力!她带着君莫邪的许多丹药离去,再次归来之时,便是崭新的天罚!

天罚往昔之辉煌,指日可待!

无论是谁要阻我复仇之路,那么,不管是谁,一路摧枯拉朽,绝不留情!以绝对的实力,一战摧之!

这一次的挥剑银城,既是为了复仇,也是为了震慑!

因为君莫邪不仅要斩杀萧家人,还要让——剑峰崩塌雪山!

务必要造成足够震撼的轰动,震慑整个玄玄大陆!

为君家复仇!为父亲复仇!为母亲复仇!为叔叔复仇!为哥哥复仇!

更要借此解去东方世家往昔的誓言枷锁!

以银城萧家为踏足点,向整个天下宣告,我君家的崛起!

我君莫邪的崛起!

再无人可阻,绝无人可阻!

那一刻,便真正开始我异世邪君的辉煌之路!

梅雪烟离去的时候,眼中尽是不舍;终于在一次轻轻地拥抱之余,飘然而去;蛇王芊寻,眼圈红红的,似乎哭过的样子,走的时候,她竟然没有看君莫邪一眼。

也不知是不敢看,又或者是什么……别的……

东方问心的回归,让君家凭添了莫大的喜庆!

再见到满脸惭愧的小叔子君无意的时候,东方问心说道:“三弟,你无需惭愧,也无须过多自责。莫说这件事你本来就没有什么过错;就算过错在你又如何,兄弟同心,本就一体。若是这件事发生在我和无悔身上,那么,无辜遭殃的,只怕就是你了!而我们也同样会难过……你只需以你大哥的立场来思考整件事,就可以明白你大哥的意思。你永远都是我们最宠爱的小兄弟;若你真的觉得对不起你大哥,那么,就堂堂正正的活着,替你大哥,活出一份风采和骄傲!”

君无意强忍着没有落泪;眼圈红红地回去了;这位傲骨嶙峋的血衣大将,当天晚上,在君无悔和君无梦的灵前跪了一夜,霜满头!

但,至此终于心结全开!

东方问心对管清寒和独孤小艺这两个准儿媳妇也是满意之极;管清寒的坚强和清华,那雪中寒梅似地气质,令到东方问心大是欣赏;尤其欣赏管清寒那种骨子里的坚持和倔强孤傲,让东方问心很有一种看到了当年的自己的感觉。

还有,管清寒音律超然,书画双绝,与东方问心的共同语言着实不少;所以两人在一起,正是相得益彰。

至于独孤小艺这个刁钻古怪的丫头,东方问心却另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疼爱,就像是多了一个亲生女儿一般,独孤小艺的俏皮可喜,娇憨可爱,精灵伶俐,时常逗得东方问心笑口常开。再加上一个银城的小公主寒烟梦也时常来凑热闹,四个女人说说笑笑,越来越显得亲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