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慈悲与绝路,两大尊者!

《第三更!!!》

这人,是一个标准的可以欺之以方的君子!?

但熟悉这个人的人却知道,这家伙,直接就是一条剧毒无比的响尾蛇!

貌似君子的人,始终不是真正的君子!

他比鳄鱼还要伪善,比豺狼还要狠辣!

血手君子,亡魂善人;这都是他的绰号,他的名字很有善,唤叫:甄慈悲!

这个名字有善之余,还很搞笑,但全天下却没有一个人敢笑!

甚至,连背地里也不敢!

因为这位甄慈悲那是一点也不慈悲,两百年前,曾经有一位城主大人得罪了他;他上门问罪,却被军队围攻;一怒之下,这位甄慈悲疯狂的大杀了三天三夜!以一人之力,完成了屠城的壮举!

要知道,那城池虽小,可也有接近十万的人口在里面!其中有军队,有玄者,有官员,有百姓;这位甄慈悲居然不分青红皂白,一概全部杀掉!老弱妇孺,概不放过,三天之后,这座城市彻底变作了死城!连狗也未逃出一条,无任何活口可以幸免……

最离谱的是,杀完之后,这位爷居然毫不手软,端了一个大缸,盛满了人血,在城墙上写了几个大字:

苍天慈悲,我也慈悲;替天行道,予尔慈悲!

一屠十万人,居然还打替天行道的旗号,还要自称慈悲!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一般的高手杀个几十人也就能杀得自己手软,但这位甄慈悲一屠十万人居然面不改色,而且还认为是自己做了善事,是慈悲!真的慈悲!

整个江湖因此事而动荡,无数高手誓要杀他,但他玄功实在高明,几乎无人能治,及至最后,遁世仙宫宫主亲自出手,将其击败,然后不知所踪;原来其人却是加入了遁世仙宫,还担任了如此重要的角色!

甄慈悲抚着胡子,悲哀的叹了口气,道:“那楚泣魂如此的倒行逆施,自然不能放过,我辈代天巡狩,自应替天行道,为人间除此灾祸。”

一个高冠中年人身着麻袍,脸面狭长,说他是马脸吧,偏偏又有些像驴;眼睛也是细长,如同两道缝,此时这两道缝中正闪着嗜血的光芒,冷冷看着甄慈悲,冷笑道:“老甄,又在那里卖弄你的君子德行了?莫非你又要慈悲一下了?”

此人面对甄慈悲这等绝代杀神,竟也毫无顾忌,更明显地摆出一种分庭抗礼之势;而甄慈悲居然一点也不生气。

这人却是至尊金城的三城主,也是此次血海方面带队的一位正主!绝天绝地绝人间,杜绝!姓杜名绝。

这个名字很绝,而叫这个名字的人也很绝,正是人如其名。不仅对敌人绝,对自己更绝!传说当年他为了练剑,练得累了却练不满意,就在自己腿上插一剑!直到练满意为止。

一个人对自己都能这么绝……为人处世,可想而知!

杜绝与甄慈悲,尽都是世间真正的巅峰人物:尊者级数!

慈悲尊者甄慈悲,绝路尊者杜绝!

谁遇见了甄慈悲,必然是要被慈悲;谁碰到了杜绝,就代表走到了人生的绝路!

“君子德行,表于一言一行,何来卖弄之说,该慈悲的时候,我们自然要替天行道,还这人世间一个朗朗乾坤,清平世界。”甄慈悲悲悯的叹息一声,严肃的说道。配合着他的白发白须,庄重肃穆,仿佛是神圣不可侵犯。

但众人听到他这句话的,却尽都打了个冷颤,全无例外。

就在这时,高空中呜呜风响,一道模糊的影子,从茫茫高空流星般直坠了下来!速度之快,如流星,若闪电!

杜绝目光一闪,突然大喝一声,身子一动不动,却飘了起来,径自迎了上去,掌如刀,泛出血色,眼睛也不眨一下,刷刷刷就是十几记掌刀!

刀刀命中!竟然没有一刀落空!

空中落下的那人霎时间已被分成了十七八块,四散飞落!

“好功夫!杜尊者好俊的掌刀!这一出手,果然是不同凡响!”好几人齐声喝彩!同时拍马屁。

但杜绝已经落了下来,脸色涨得通红,很是难看,有些恼怒,更有些郁闷!

砰地一声,一个圆球似地头颅滴溜溜砸在雪地上,然后又弹了起来,咕噜噜滚了好几滚,仰脸朝天,双目圆睁不闭,削瘦如骷髅,一脸皱纹,满面沧桑。

“是马江名!他怎地跑到了天上?我们到这多少有一点时间,他才落下来,他到底跃起来多高啊?!”至尊金城的人惊呼了起来,无限疑问——这位被自己的三城主大人分尸斩首的不幸人物,居然是自己一方的高手!但只此一句,就不敢再说下去了。甚至,连过去查看一眼都不敢。

所有人都是脸色怪异。因为杜绝脸色更黑了,一张驴脸也似乎拉得更长,身上似乎也冒出了杀气!

潇洒的腾身,全力一击!本想在所有人面前立威,却把自己人斩成了碎片……可以想象,杜尊者此时是多么的尴尬!

“哈哈哈……杜尊者当真好俊的掌刀!大手一挥,就将这位‘满面沧桑心不老、笑里藏刀不留情’斩成了十七八截,这等功夫真是震天撼地!绝!的确是绝啊!不愧为绝尊者啊!”甄慈悲慈眉善目的笑了起来,用一种庄重严肃的口气,似乎是发自内心的称赞,全没有一丝揶揄之意。

杜绝冷哼一声,突然手掌一斜,当胸一立;一记犀利掌刀直奔甄慈悲,竟是全无声息。

甄慈悲大笑一声,衣袖一拂,刷的一声,杜绝那一记掌刀的力量顿时拐了弯的,深深地切进了雪地!

甄慈悲和杜绝两人同时一怔,看着脚下雪地,若有所思。

“你们几个,先将这一地的尸体都收敛起来,如此暴尸荒野,岂不太过于可怜?还是入土为安的好啊,莫避污浊,死者为大。”甄慈悲和颜悦色的随口吩咐,脸上一片悲痛。

他身后立即有几个白衣人出来,迅速将地上尸体收拾了起来。

“所有人一起动手,给我将这斜谷的积雪全部清理出去!”杜绝冷冷下令。整个峡谷的积雪,简直就像大山一样的厚重;但杜绝斩钉截铁的丝毫没有考虑,就下达了这个命令!而且很轻松,似乎在说:将这里的灰尘扫一扫,这样的轻松!

至尊金城十位高手同时站了出来,浑身慢慢涨大,突然都是闷哼一声,同时出掌!

剧烈的劲风如同实质一般,化作了一个巨大的铲子,将厚厚的积雪整个翻起来了一面,方圆足有数十丈,就像是硕大无朋的地面被刮起来了一层,然后又有四五十人同时动手,轰的一声,一大片雪层被整个的掀了起来,飞了出去,远远地高高的飞了上去,落在了斜谷之外!

这么大范围的积雪,何止有千万斤重?居然就这么被抛了出去!

地面上,露出了黑色的泥土。泥土与众人站立的雪面,足足相差三丈的厚度!

杜绝和甄慈悲冷冷看着,面无表情的继续下令:“再来!”

肯定不能只得一方出力,第二波的清理工作换由了遁世仙宫方面完成;第三波自然就是梦幻血海出力!不得不说,至尊作垫底的这一帮人,底气就是足,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就只是轮换了一波,整个斜谷已经被清出了一大片!

明明是几近不可完成的任务,顷刻之间竟自完成了不少,若按照这样的效率,就算当真倾空此地,也非难事,而且需时决计不会太长!

轰轰隆隆山崩地裂的巨大响动不绝于耳,那是这些大块的积雪被扔了出去闹出的动静。似乎整片大地,也在为之震颤!

杜绝和甄慈悲凭着尊者级的超妙灵觉隐隐觉出,这雪层底下,定然另有奥妙!否则,他们绝不相信就凭区区一个楚泣魂就能够一举斩杀七大高手,还令到一位至尊之上身负重伤狼狈至极的亡命逃蹿!

若是面对的是梅尊者,这样的结果还算合理,甚至是理所当然!

但……凭楚泣魂?他何德何能?

纵然八大高手自相残杀,楚泣魂也达不到这等通天彻地的程度!

结论就是:绝无可能!

甄慈悲看着前面的行动,突然头也不回的叫道:“白无心!你过来!”

白无心头上缠着厚厚的白布,但那深入骨髓的巨大痛楚还在时刻的折磨着他,不时的呲牙裂嘴。骨头几乎被一剑划穿……此刻能坚持着站在这里,已经算是铁汉了……

闻言急忙走了过来。恭声问道:“不知二爷有何吩咐?”

对于这位甄慈悲大爷,可是向来无人敢叫他一声‘二宫主’的,一律都尊称其为‘二爷’,因为这位二爷的脾气可是比大爷暴躁的太多了;大爷发怒,最多也就是关个禁闭或者给予些许刑罚;但二爷一旦动怒,那就是……慈悲降临了……

“你把之前的事倾再详细的说一遍,一点都不得有遗漏,哪怕是再匪夷所思的状况也要一一道来。”甄慈悲白眉毛一挑,语气大是沉重地说道。

此时,另外两个领头人,紫惊虹和杜绝也站了过来。仔细聆听着白无心的叙述,三方人马在这一战都有不小的损失,若是不搞个清楚明白,如何能甘心。(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