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处处是古怪!【三更!】

东方问心一路上可是听了不少的楚泣魂了,说来这楚泣魂成名已愈一甲子,更是唯一一个以一人之力可与东方世家这个杀手世家比较的顶尖杀手,可说原本就名声显赫,如今更是了得,到了也没听出来,这些人所说的话有哪一点值得可笑之处,这等热血沸腾的事迹,怎么就能听成笑话了?偏偏儿子和媳妇只要一听见就是乐不可支……这也忒怪异了。

自从进入了有人烟的地方,东方问心就对君莫邪不再称呼其名,而是称呼乳名‘三儿’,一来不至于暴露身份,二来也觉得这个称呼更亲切……

“娘,现在这里人多嘴杂,不方便跟您解释,等改天到了路上,我再给您细细道来,等您明白了前因后果,你也得乐!”君莫邪哈哈一笑。

就在这时,异变骤生,酒馆挡在门口的棉布帘子“忽”的一下飞起,无数的雪花瞬时随着狂风卷着呼啸而入;有些脾气暴躁的客人顿时就想破口大骂,但却接着一脸恐惧的坐了下来。

白雪中,紫光轩动,三个紫袍人鬼魅一般进到了酒馆内中;外面大雪弥天;但这三个人走进来,身上竟是干干净净的,甚至连鞋子上也没有半点雪花和泥土,干净得就像是刚刚泡完了澡堂子出来,满身的神清气爽。

一身标志性的紫色衣袍,来人正是梦幻血海所属之人!

这三人进来之后,游目四顾,在每个人的脸上身上都打量了一遍,他们的眼睛看到何处,那个方向的人便感觉到自己似乎在冰天雪地被人剥光了衣服一般,刺骨的森寒!

如是观察了一圈之后,才往里走了几步,站在大火盆旁边,这才注意到早已经没有了空桌,其中一人眉头一皱,顺手在自己身边的挨得最近的那一桌的桌面上拍了拍,伸出一根手指头,往门外一指!

意思很明显:滚出去!

这一桌共有五人,正是君莫邪遣开的那五名彪形大汉;想不到搬到这里,居然又要再次被赶,可谓流年不利。只是五个人却也干脆,行事更为利落,风卷残云般收拾了桌子,然后一躬身,灰溜溜地走了出去,消失在漫天风雪之中……

看这梦幻血海的三位人王的脸色可是相当的不好看,谁敢在这时候触他们的霉头?那不是找死吗?

环顾天下,又有几个楚泣魂,不管有几人,反正哥几个肯定不是!丢脸是肯定的,但绝对比丢命强!

酒馆中瞬时安静了下来,原本正在高谈阔论有关三大圣地和楚泣魂的那几桌人,现在更是低眉顺眼,伏在桌上大口吃喝,却又连咀嚼声音也不敢发出,老实的就像是见到了班主任的小学三年级学生……

“酒!菜!挑好的,快些上!”一名紫袍人沉着脸,大马横刀地坐了下来,柜台上,两个老头抬了抬头,望了一眼,然后就又同时伏下去,似乎叹了口气。

小二迅速给上了酒菜,三个紫袍人便开始吃喝,沉闷着,谁也没有说话。神态倒也不见如何嚣张,但却是骨子里透着一种旁若无人。

刚才还熙熙攘攘的酒店,瞬息之间变得鸦雀无声。人人尽都是噤若寒蝉。楚泣魂如此的打三大圣地的脸,这些人显然正是一肚皮的气,谁碰上谁倒霉。大家可都不愿意自己成为那个倒霉鬼。

咱们这些人一没楚泣魂的实力,更没楚泣魂的胆量!

“梦幻血海……当真是好威风。”君莫邪嘿嘿一笑。梅雪烟警告的看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惹事。现在可不是惹事的好时候。

“看来楚泣魂定然在附近了!”君莫邪沉静的传音。

梅雪烟不动声色,传音道:“若是遇上了……我们帮不帮?这事说到底,是我们……”

君莫邪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很静,静得都能听见门外苍茫大地中大雪飘落的声音,刷刷地响,北风打着唿哨,一阵阵的越来越近然后又瞬间远去,这个坐满了人的小酒馆,居然静如鬼蜮。

“啪、啪、啪……”外面,响起了几声大是清脆的声音,似乎是细细的竹竿在敲打着坚硬的冰面,越来越近,格外沉重的脚步,以及颇为急促的喘气声也尽都清晰可闻。

那声响渐行渐近,终于,来到了门口。

门帘一掀,一根拐棍率先伸了进来,用力点地,随着一声咳嗽,一个人顶着满身的雪花,艰难地移动了进来。直到他全身进来,众人才发现,这个人一根木棍顶在腋窝里,一条腿软软地拖着,来人竟是一个瘸子。

脸上皱纹密布,头上缠着厚厚的白布,似乎还有点点血迹隐隐透出,厚厚白布连一只眼睛也遮掩了起来,似乎是瞎了一只眼。而露在外面的一只眼睛中,满是伤痛,背上却背着一个狭长的包裹。

这个看起来如此凄惨的人,难道还是一位玄者?否则如何能在这般糟糕的天气之中赶路?

那人艰难地挪了进来,众人纷纷注视,只见他剧烈地咳嗽几声,身上抖了抖,雪花便在他脚底下落了一地,还有些些冰碴子粘在他身上,连头上帽子的空隙间露出来的几缕头发,都被冻得成了冰条。

“给俺来一壶烧酒……十个馒头;一盘牛肉。”这人竟是冻得颤抖着,连牙关都在打架,抖抖索索的从怀里掏出来了几块碎银子。他一张嘴,众人纷纷皱起了眉头,这声音,就像是七八天没喝水的鸭子又被人卡住了脖子一般的难听。

然后他左右看看,再没有空座位可寻,他似是没有君大少爷、血海中人的手段,能令别桌客人让位给他,不过倒也另有计较,索性一屁股坐到那火盆跟前,口中嘶哈嘶哈的吸着气,用力的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跟众人打了个招呼,道:“嘿……这天气可真冷哈……”

从他进来,梦幻血海的三个人就将眼光注视在他身上,打量了许久,其中一个方脸大耳的人突然一笑,竟自大是温和的道:“朋友,从哪里来?缘何搞成了这般狼狈的模样?”

“啊,这位大爷,承蒙垂询,小的……唉,小的想是流年不利,在这等大雪天气,竟然遇见了抢劫的盗匪……”

这个瘸子欲哭无泪的道:“小的做了整整一年的辛苦生意,好不容易攒了几百两银子,本想回家过个好年……哪想到走到公鸡山,竟然遭人打劫了……身上的一干细软,尽被洗劫一空,连给婆娘和孩儿买的皮大衣,也都被人抢了去……那几百两银子……,也就只剩下了留在外衣口袋中的这不到三两的散碎银子……最过分的是,小的只说了几句讨饶的话,那贼人…那贼人竟然因此打断了小人一条腿,废一足,终知世路难行,也不知道是否能拖此残命归家……”

“当真是太过分了……”紫袍人叹了口气,非常同情的道:“时近年关,亡命之徒也是越来越猖狂了,都想过个好年……不过,那些被他抢劫的人,何尝不想过个好年呢?谁不想与老婆孩子和和美美的团聚啊。”

“就是啊。”那瘸子一拍大腿,却又疼得嘶嘶抽气,挤着独眼道:“那些人,当真是丧尽天良啊!”

“嗯,打劫你的那个人,长得什么样子?”紫袍人关心的道。“说说,让我们也好有个防备。”

“我也没看清那人长得什么样子……一身白,就像雪人突然活了;砰砰几下我就变成这样子了……我才勉力求了几句饶,就被那人打断了我的腿,直到醒来,也没看清楚贼人什么样子,就算有心报官,也难以分说清楚……”说着,竟然流下泪来。

紫袍人和蔼可亲的道:“不过,能留下一条命,总是好的。总比被人劫财害命强啊……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朋友,你说是么?”

那瘸子神色间一片怔忡,良久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时他要的酒和馒头牛肉也上来了,他喝了一口温热的烧酒,突然伤心地低下了头,肩膀抖动,背心的袍子也可见在抽搐着,似乎在哭泣……

东方问心叹了口气,低声道:“废一足,终知世路难行,当真是可怜……三儿,这样的可怜人,能帮,就帮一把吧,你手头颇为宽裕,既有收买桌位的钱,又何少助人之资。”

君莫邪一直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个瘸子,闻言嘻嘻一笑,压低了声音道:“娘,你可是走眼了,放心吧,这瘸子可是一点也不可怜的,这天下,比他可怜的人多了去了。”

说着大有深意的笑了笑,道:“娘,你且继续看着吧;这里或者真的有不少人值得可怜,不过却绝不是哪个瘸子,废一足,终知世路难行?却不知明晨,是哪个无缘再行世路!”

梅雪烟轻轻笑了笑,道:“娘,这回莫邪说的可没错。您没见到梦幻血海那三个至尊之上高手从进小店至今,于小店中人至多也就是看一眼就算?却为何会对这个瘸子这般和颜悦色的盘问?他们超脱这等红尘之外的高手,关心这么一个瘸子做什么?”

东方问心一怔,惊疑不定的道:“难道那瘸子竟是有古怪?”

君莫邪和梅雪烟同时笑了起来:“古怪之处可大了去了……”

梅雪烟和君莫邪都有超强的灵觉,早已经觉出那瘸子不对劲,自从他一进来,两人就敏锐的注意到了,君莫邪的嘴角更是勾出了几分阴笑,静静的在那里喝茶。

虽然没有十成的把握,但两人都猜了出来:这个瘸子,十有八九就是杀手至尊楚泣魂!

一代杀手至尊,现今正被传诵得如日中天的不朽传奇……(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