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我君莫邪……也是有娘疼的人了!

<今日第四更!!>

白影一闪,梅雪烟悄然出现在房中,看到东方问心醒来,不由心中一喜,但看到君莫邪满口鲜血的昏厥,不由得心痛起来,她是何等修为,伤势轻重自然一眼了然,心中不免暗暗埋怨:只是让你做场戏而已,说是让你重伤,却也没让你这么拼命的去重伤啊……

眼看着这就奄奄一息了……

不过梅雪烟却也知道,东方问心在君莫邪心中的重要性;或许,在这一刻,君莫邪对母爱的渴望,已经到了一个连梅雪烟都不能理解的高度……

母亲!

这是一个何等神圣的名词,在君莫邪心里,更是一个缠绕了两世的至大心魔……前世的母亲,为何要把我抛弃?为何?难道,你不知道,我是那么的渴望?那怕是你打我骂我……但,我也是有母亲的人,也不是孤儿……

前世,我纵横一生,叱咤一生,普天之下,莫不怕我;红尘之中,成就不朽传奇!

可……谁知道我心中的痛?因为我直到死……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姓什么……

我就像是这世间一个多余的人,虽然璀璨过,也荣耀过,但……我毕竟没有根……

我渴望母亲,渴望母爱……

谁能了解我的渴望到了什么地步?午夜梦回之时,秋风萧萧之日;孤枕难眠的时刻,万家灯火团圆的春节……

而我呢?只在路上孑然独行……我何尝想孤傲,我何尝想冷血;我何尝不想委屈的时候能伏在母亲的怀里哭泣,更想在软弱的时候让母亲照顾一下……

不是为了得到所谓的照顾,只是为了那份母子情怀……

这一世,母亲犹在,却远隔万里,更如活死人一般的沉睡着……当我把自己当成君莫邪的时候,母亲却在问心……

可……我是您的儿子啊!

我……梦想的母爱……

君莫邪昏迷了……

在东方问心苏醒的那一刻,他终于放心的昏迷……

幸福的昏迷……

突然见到一位貌美如天仙般的白衣姑娘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目光还那么心痛,那么关切的看着自己怀中的儿子,东方问心不由问道:“这位姑娘是?”

“什么这位姑娘?这不是你的儿媳妇!莫邪的妻子。”老夫人嗔怪的道:“问心,你已经是当婆婆的人了……也许稍后就要抱孙子啦……”

“儿媳妇?莫邪的媳妇?!”东方问心一惊,上下的打量了梅雪烟一眼,终于满意的笑了笑;亲切地道:“姑娘,你闺名叫什么?”

梅雪烟脸上顿时像红梅一样的红,低声道:“我姓梅;梅雪烟。”

“莫邪的媳妇……怎地也不叫声娘?”东方问心笑盈盈的看着梅雪烟,越看越满意。儿子真是好眼光,这个媳妇,比我年轻的时候还好看……

“娘……”梅雪烟咬了咬牙,心中有些窘迫,但更多的,却还是羞涩的欣喜,低低的叫了一声。

“好,好好,好媳妇……真好看;莫邪这孩子从小就调皮,跟着他,雪烟你可要多担待……”东方问心舒心的笑了笑,抱着君莫邪的手臂又紧了一紧,含泪怅然道:“是啊……我都已经当婆婆了……马上就要抱孙子了……无悔若是知道这件事,不知道该有多么高兴……应该早将这件事告诉他……”

老夫人黯然一叹……

“恩?马上就要抱孙子了……”东方问心却突然又皱起了眉头,接着笑了起来:“莫邪最小,他都已经找媳妇了吗?那……莫忧与莫愁,想必早已成亲了吧;或者,已经儿女成群了,承欢膝下了吧?唉……我这个当娘的真是不称职……咦,他们两个呢?怎么,没有来吗?”

“你急什么?”老夫人强笑一声:“这是在东方世家,莫邪能来已经是费尽了千辛万苦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里是何等的偏僻……”

“哦……”东方问心慢慢的坐了下来,虽然心中还是隐约感到不对劲,却已释然,笑了笑道:“我却是忘了,……这里距离天香都城足足有一万七千里路吧?实在太遥远了……当年,我也是赶了几千里的山路,才看到了人……当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无悔……他正和几个人,背着自己的一个兄弟到处寻找郎中;那个士兵被蛇咬了,当日幸亏是遇见了我……要不然,还真的麻烦了……”

东方问心幽幽的说道:“到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的一个近卫……当时天很热;当兵的,跑了那么远的路,脚上那么大的味……但无悔为了延续自己兄弟的性命,每隔几个时辰就为他吮一次毒……这才终于撑到见到了我……要不然,那士兵肯定早就毒发身亡了……那时,我心里就很感动,一个对待普通的士兵都能够这样的将军……令人钦佩……”

东方问心目光凄迷,嘴角却泛起了莫名的温柔,似乎是又回到了当年那段时光。

东方问心虽然昏睡了整整十年,但她的思想,却也停留在十年之前,丝毫不知道,这十年里,早已是沧桑变化,屋是人非。对她来说,满心中……还是伤痛,还是回忆……而且,那样的鲜明……

老夫人长叹一声,张了张嘴,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劝慰,站起身来,没好气的道:“你先照顾好自己的儿子再说吧!你儿子为了你,可是连小命都差点搭上了……一切,等莫邪痊愈再说吧。”

东方问心悚然一震,怜爱的看了看怀中的儿子,那张令自己迷醉的熟悉面孔,只是年少了许多,轻轻俯下头,将脸贴在君莫邪的脸上,轻轻地道:“我的好儿子……也是无悔的骨血;我……一定要让莫邪好起来……三儿……我的三儿……娘的三儿……”

老夫人心中一叹,使了个眼色;东方问情等人虽然恋恋不舍,却也退了出去。

老夫人最后起身,道:“等莫邪好了,东方问心!你就等着向为娘的请罪吧!你这个不孝之女,这么多年你你……唉……”终于一声长叹,起身出门。

房中只留下了三人;东方问心、梅雪烟、君莫邪……

陷入昏迷中的君莫邪,体内的痛苦想必是翻江倒海,但就这么依偎在母亲的怀抱里,脸上,竟满是幸福、欢欣……

接下来的几天,君莫邪如是生活在了天堂一般……

东方问心几乎是衣不解带的照顾着他,连睡觉,都在儿子身边支起了小床,每次吃饭,都要亲手喂到他嘴里,君莫邪一开始还多少有些不得劲,但后来,在东方问心温柔的坚持之下,抵挡了片刻就一败涂地,乖乖的接受,慢慢的,竟然乐在其中……

偎依在母亲的怀里,享受着母亲浓浓的关怀,问道母亲身上好闻的亲切味道,感受着母子连心的幸福,君莫邪两世以来,第一次感到了……什么是幸福!什么是……依赖!

有母亲,真好!温馨、舒服、欢快……仿佛世间一切形容快乐的形容词也不足以形容此刻满足之万一!

我……我君莫邪……我君邪……我邪君!终于也有娘了!我也是有母亲疼的人了……!君莫邪心中振奋莫名……

这些天里,天天跟母亲说话,将这些年里的经历一一道来,如何调皮捣蛋,如何纨绔败家……如何的让人生气,似乎没有什么丑事是不可以说的,然后大是享受地被母亲一指头一指头的嗔怪的点在脑门上,然后在被温柔地训斥一顿……

然后听着母亲说起来自己小时候如何调皮,如何的从在娘肚子里就开始捣蛋,说到当初与父亲如何相识,如何相知,如何相恋,如何相爱,如何相伴,如何相守……

每到这些时候,君莫邪总会静静地听着,梅雪烟也坐在一边含笑倾听。

但奇怪的是,东方问心从来也不谈什么伤心事,只是尽挑那些高兴的事来说,甚至连君莫忧君莫愁二兄弟,也很少提及……自从第一次在君莫邪面前提到,却被君莫邪巧妙地岔开话题之后,东方问心就怔怔的怔了一会,再也没有提起……

虽然她的脸上,依然被淡淡的哀愁笼罩着,眼底,依然有着深深的伤痛……但在君莫邪面前,她却是从不表露,只是细心的照顾着自己的儿子,每一时每一刻,每一分每一毫,对儿子的吃喝,甚至是一根头发,都细心到了极点的照顾好……似乎,恨不得要将这十年的缺陷的母爱,在一天的时间里,全部倾注到儿子身上……

全心全意的倾入到眼前的这个儿子身上……

君莫邪甚至有一种感觉:如果……永远这样下去该有多好?这种感觉,实在太……让人留恋……

这几天里,东方世家众人每天都要过来探望,但每一次,都是匆匆而去……就连老夫人,也不例外。因为,他们都害怕,害怕看到东方问心的眼睛……有时候,这眼睛里满是伤痛和疑问,而面对这些疑问,连老夫人也不忍心告诉她真相……只好每次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每次都留下东方问心若有所思地站在门边,眼底的忧虑和不详的感觉,也是越来越浓,越来越忧虑……

君莫邪也敏锐的察觉到了,东方问心心中的那份沉重的压力……还有那深深的哀愁!虽然她从来不曾流露,更不曾说说,总是极力的掩饰着,但君莫邪却能感觉得到!

君莫邪终于决定挑明白……

与其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闷在心中,还不如挑明白的好。悲痛,只需一场大哭发泄以后,就能舒缓很多……看着母亲天天这样的抑郁,君莫邪……不忍!

当然,给了君莫邪这么做的最大勇气,还是某一刻东方问心不在的时候,梅雪烟无意中说起来的一句话:看着母亲这样痛苦,我真不忍心……若是死人能复活……该有多好……

君莫邪心中一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