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伤?值得!

<第三更!!>

这是梦!这是梦!这一定是我在做梦……从说问心能被救醒,就开始了做梦……否则,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

沉睡了十年的活死人能醒来……不到二十岁的两个人,一个至尊四阶,一个至尊之上……神玄九品,岂不就是至尊之上了么?

就算是传说……也没有这样的人啊……老夫人幸福的崩溃了……

崩溃并着幸福,这等美梦,就算再崩溃又如何?!

…………………………………………

偏僻小院进入一片空前的寂静之中,东方世家的人,在小院外,严密的监视着任何的动静,东方问情三兄弟手按剑柄,如临大敌,来回巡逻;老夫人坐镇卧室,眼睛也不眨一下……

梅雪烟白衣白袍,卓然站立在小楼顶上,仗剑四顾!

这样的戒备,已经是万无一失!相信就算是三大圣地同时联袂倾巢而出,只梅雪烟自己,也能撑一段时间……更何况,还是在这等人迹罕至的偏僻所在?

卧室中,君莫邪微微地闭着眼睛,抓住母亲的手,海量精纯达到极点的天地灵气,源源不断的输送进去,驱赶着那心灵深处的阴霾……

君莫邪不敢操之过急,一点都不敢大意,一点一点地化解着……毕竟,母亲已经十年没有活动,身体纵然已经经过自己的调理,仍自虚弱到了相当的程度,若是一个用力过大……恐怕就会造成难以估量的伤害……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君莫邪拿出了自己的全部谨慎!

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

东方问心的心头阴霾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君莫邪威力无穷大的天地灵气压迫之下,直接消散,无影无踪,慢慢的,只剩下了最后一小团……小小的一团……

若是原本有苹果大小,那么现在就只有草莓种子大小了……

床上的东方问心原本恬淡的神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竟是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在美梦中……即将被人拉出去,所以她很不甘心,她仍想要留在这里,但是那拉扯的力量,却是那么的大……强大到她完全不能抗拒,无法抗拒……

她尽一切力量挣扎着,脸上的神情,越来越见痛苦,她的头在剧烈的摇摆着……东方老夫人轻轻握住了女儿的手,脸上的神情满是怜惜,满是惊喜,还有……担心……

此刻,已经到了欲罢不能的时候,老夫人突然害怕起来……后悔起来……如果问心醒来之后……丈夫已死,又知道了两个儿子的死讯……会有什么反应?

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无非就是家庭!丈夫!孩子!

一梦十年,梦里的幸福瞬间消失,清醒之余,非但要面对丈夫永远离自己而去的悲剧,更要面对三个儿子竟已死去两个的事实……这是何等的残酷!惨痛!

老夫人几乎不敢再想象醒来后的女儿是什么样子,会有什么反应……她只是紧紧地握着女儿的手,忧心如焚的看着女儿在痛苦,在挣扎……她似乎要将自己全部的力量传递给女儿,助她抵挡这无边的痛苦……

即将大功告成!

甚至连房顶上的梅雪烟,也能清晰地感觉到了君莫邪心中的痛苦矛盾与欣喜……

这,是关键时刻!

终于……

东方问心紧紧的皱着眉,痛苦的摇着头,脸上的神情,满是生离死别的巨大痛楚,额头上黄豆般大的汗珠密密麻麻,轻轻滑落,突然……她眼皮轻轻的眨了一下,突然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无悔!……”接着便猛然坐了起来!

与此同时,君莫邪经脉中庞大灵力即时倒流,在丹田中轰然一炸,一大口猩红的鲜血喷了出来,然后就是源源不断的喷出鲜血,手中却依然继续输送着灵力……

这一次受伤,可不是之前拟定的诈伤,而是真真切切的受伤!

颇为严重的伤势!

为了力求逼真,君莫邪干脆假戏真做,直接这么一炸,五脏六腑尽都受到了极其惨重的伤害,几近奄奄一息……

若单以世俗眼光而言,东方问心就唤醒了,但君莫邪却也完了,很可能从此一病不起,一生缠绵床塌之上,并无一点夸张!

他不得不如此一搏,只因为他太在乎,他更损失不起!

为了母亲,拼了!为了母亲,伤……值得!!!再重也值得!

东方问心只感觉自己从遥远的梦中莫名醒来,茫然地睁开眼睛,脸上,依然是一脸的痛苦……她只感到,自己的手上,依然传来温暖的热流,她睁开眼睛,就看到面前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正含着泪花看着自己,一个熟悉的声音,颤颤的叫道:“问心……我的女儿……我的乖女儿,你终于醒来……”

眼睛猛的睁大,东方问心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张脸,但母女天性的作用之下,仍自认出了眼前的老妪竟是自己风华绝代的母亲,顿时一脸的惊慌失措,失声叫道:“娘?!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老身没什么大碍,先别理我,先看看你儿子吧,唉;可怜的孩子……”老夫人痛哭出声,眼泪不断的落下来。

“儿子……?”东方问心顺着看去,只见一张年轻俊秀的熟悉面容映入眼中,就伏在自己身上盖的被子上,双目紧闭,脸色惨白,如同死人,口中依然不停的有鲜血溢出来,已经是人事不知……嘴角,却挂着一丝欣喜……

那是“他”的面孔,眼前人定然是自己的儿子!

他的一只手,还在握着自己的手,那丝丝的暖流,正是从这只手上传来……

是儿子让我醒来?

可是,他怎么了,怎地会如此模样

东方问心突然间心中又酸又涩,看着儿子惨白的脸色,嘴角的鲜血,突然心中撕心裂肺的痛起来……

“这是……莫忧吗?”她惊疑的看着面前这个儿子,自己昏迷之前,似乎大儿子莫忧已经有这么大了,但……似乎比面前的人还要大一些:“难道是莫愁?”

她颤抖着手,捋起了君莫邪的右手袖管,看了看,摇了摇头,道:“不是莫愁,也不是莫忧……”突然,她异常心痛地叫起来:“难道竟是莫邪?”

她急忙伸出手,拨开了儿子头上的头发,在耳朵上方一指处,赫然有三颗红痣!这个位置的红痣,甚至连君莫邪自己也不知道!

很细小,就像是芝麻一样大的三颗红痣并排……这,也是唯有母亲才能发现,才能记得住的亲恩标志……

“是莫邪……我的莫邪孩儿……”东方问心惊慌起来,霎时间心痛如绞:“娘……莫邪怎么了?他怎地会吐了这么多血……您功力精湛,快救救他……救救他啊……”

“怎么了?这还不是都要怪你?”老夫人抹着眼泪:“你前后已经沉睡了十年,东方、君两家耗尽无数心力,人力也无可奈何……莫邪他为了让你醒来,自幼便修炼了一种神奇的心法,如今,终于有所成就,便迫不及待的来救你,却为了救你……这傻孩子耗尽了自己的全部元气,引发了功力的反噬,吐血受伤……性命垂危……你……问心啊……看看你的儿子,你……于心何忍?你……唉……”

老夫人长叹一声,扶起了君莫邪,让他靠在自己怀里,用轻柔的丝巾替他擦拭着嘴角的血迹,但这样,也让这张心力交瘁的惨白的脸,出现在了东方问心面前,完整的出现……

“我竟已沉睡了十年?”东方问心茫然的自言自语,但旋即又将这件事抛在脑后,心中又是一阵焦虑,一颗心紧紧地揪了起来,竟然忘记了自己的伤痛一般,急忙催促道:“娘……莫邪他会不会有事?您快想想办法……这个傻孩子,他……他这么拼命干什么啊……”

“这么拼命干什么?你还好意思说!莫邪这么拼命,还不是为了你这个娘亲?还不是为了他能有个娘来疼爱他?可怜的孩子,他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你这个娘亲,可他自己的亲娘还在这么躺着不理他……孩子的心有多痛,多着急?你有想过吗?”

老妇人抱怨道:“你只知道自己伤心,只知道自己难过,沉睡梦中,不愿醒来……可是这孩子怎么办?莫邪他算是好运气的,总算没病没灾的长到了这么大,可是他……从来就盼望着你……”

东方问心心痛起来,一掀被子就要下床:“让我看看……看看莫邪,可怜的孩子……”她就这么下床,将君莫邪紧紧地抱在了怀里,眼泪突然哗哗的涌了出来……

原来我已经睡了整整十年……原来无悔……他已经去了十年……整整十年!多么漫长的岁月!我不知道三个孩子没有母亲的照料,如何成长的?他们怎么样……

一颗慈母之心,霎时间充斥了她的心房,甚至连难以割舍的丈夫形象也暂时抛掷一边了……

她没觉得怎样,但老夫人却是睁大了眼睛……居然……马上就能下地走路?跟正常人一样?!君莫邪的手段,该神妙到了什么地步?君莫邪的损耗……会有多大?这时,老人家忠于真正的担心起来……原本只是以为受点伤,但现在看来……伤势貌似不轻啊……

东方问情悄悄地走了进来,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些年,小妹你……”说了一半,本想要说她两句,但话说了一半,却又哽咽了……

“你只知道心疼儿子……可你知道么?你自己的亲娘,为了你……一夜白头,苍老如斯……”老夫人怅然的叹了口气……

“娘……是女儿不孝,女儿对不起您……莫邪,我的莫邪……娘更对不住你……”东方问心紧紧抱着君莫邪,放声大哭起来……

“别哭了!还是先救孩子再说!”老夫人松了一口气,大声提醒,这关总算是先度过去了。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