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问心!无悔!

<今日第四更!!五千字!>

“唉……难道我们东方世家的女子……竟然都要承受这样悲惨的命运吗?”东方老夫人仰首向天,长长叹息,神色凄迷:“生女莫在皇家,嫁女莫嫁英雄!嫁给英雄的女人……太苦了……太累了……太悲哀了……你们三个记住,之后东方世家的女儿,宁为百姓妇,莫作英雄妻!我宁愿她们嫁给平凡的百姓人家,男耕女织,夫唱妇随,相扶到白头,平淡一生!也不想让她们再经受这样的轰轰烈烈的爱情!”

“因为这样的事……若是真的陷入……往往就是千万条人命的消逝,整个世家的覆灭……最低,也是整个家族愁云惨雾,终生不可消除……”

话虽这样说,但世间女子,又有哪一个不想嫁给顶天立地的英雄?谁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有盖世功绩,万众钦仰?

一个平凡人和一位君无悔一般的英雄人物,放在一位女子面前让她选择,她会选择哪一个?相信大多数至情至性的好女子,都宁可跟着英雄痛苦一生,也不愿意选择一个平凡人白头到老!

一个倾城倾国的盖世红颜,岂能甘心嫁给一个山民为妻?宁可终生不嫁,孤老一生也不肯违心相从!就如梅雪烟,若是不遇君莫邪,恐怕也就在多年之后,默默地在山林间逝去绝代芳华,孤独的化作一缕清风,而决不会随随便便找个人嫁了……

自古红颜多薄命,正是因为如此!

厅内沉默了下来,也不知过了多久,老夫人终于颓然地挥挥手,用一种心死如灰的口气道:“你们三个……带莫邪去见他母亲吧……我…我就…不过去了……”然后,她就沉默着,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一动也不动了……

唯有在她垂着头的地下,一片水渍,越来越是扩大……

那是……慈母的泪!

众人静悄悄地退了出去,老妇人仍自一动不动,宛若木雕泥像一般。直到走出好远,君莫邪和梅雪烟依然能听见那大厅内,老夫人的眼泪滴答滴答的落在地面上的声音……

滴滴都如是出自心头……

子女的喜乐哀愁,永远牵挂在母亲的心中,母亲的心脏,永远在随着儿女的遭遇而抽动……而抽痛……纵然已经长大成人,纵然已经成家立业,纵然已经生儿育女,也是一样……我们有多少人,曾经在无意中让自己的母亲伤心过……

愿天下的母亲,都不再伤心!都不会伤心!

眼前却是一个宁静的小院!

这小院四周的围墙,远要比其他地方都高得多,也厚实得多,外面大雪盖地,满目苍茫,但这里,却是一片绿意融融……甚至,连一片积雪也没有,干干净净;另还有七八棵梅花在迎寒绽放……

一走进来,就感觉到一阵暖意融融……

“看到了吧……这院子里,十年以来,不管是下多么大的雪,只要进入了这院子就会融化!”东方问情的声音绝不是夸耀,而是……沉重:“当年,小妹卧床不起,沉睡不醒;母亲便耗尽家财,不惜一切代价的从大陆各处搜集暖玉,温玉,小块的,就埋在这院子里……也不知道到底买了多少,又埋了多少,反正只要有,就埋下去……只是短短半年,东方世家就已是囊空如洗……但母亲却仍是不肯放弃,因为她知道,小妹喜欢那种百花绽放、满目葱翠的日子……说小妹在这样的环境中,能更快的好起来……”

君莫邪吓了一跳;终于明白往昔显赫如东方世家,如今的日子为何会如此的窘迫……心中不由得巨浪滔天一般的翻滚起来,胸中似乎有一团烈火在燃烧,鼻腔也似乎被什么堵住了,心中酸涩的直欲流泪……

暖玉,温玉,那尽都是无价之宝!只要手指头大小的一块,佩戴在身上,就可以在酷寒冬天单衣度过,全然不会有任何影响!但东方世家花费天价买来的东西,却都埋在了这院子里……

为的,就是让在沉睡中毫无知觉的女儿睡得舒服一些……

虽然明知道她未必能感觉得到……

院子中间,乃是一座幽静的小楼,地面上一尘不染,周围空寂无声,走进这里,就像是走进了画中,走进了梦里……

两个白衣侍女无声无息的出现,向几个人行礼;东方问情一挥手,道:“不必多礼,这位是小姐家里的表少爷和少奶奶,前来探望小姐的,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都退下去吧。”

两个侍女同时身躯一震,抬起头来看着君莫邪,眼中闪出惊喜的神色,激动的眼泪突然转着圈掉落下来,呜咽着道:“小姐……小姐的儿子终于……来看她了……但愿她能开心一些……”泪眼朦胧的看了君莫邪一会,才依依的告退。

“这两个人,便是你母亲当年的贴身侍女……你母亲回来之后,一直有她们两人在服侍,已经整整十年了……”东方问情轻声说道。

君莫邪神情一整,感激的看着两女的背影,轻声道:“多谢……”那两个侍女身子一颤,却没有回头,低着头迅速的走了出去,在她们经过的路面上,两行眼泪滴在地上……

东方问剑和东方问刀自从一踏进这院子,就轻手轻脚,连呼吸也不敢大声了,一向粗声大气的东方三爷,竟也如惟恐惊动了什么一般,一切行动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君莫邪游目四顾,却见小楼中摆设雅致,东西或者不多,却是无显半分空洞,更无一丝凌乱,每一处都收拾的干干净净,每一处的摆放,都是别具匠心……

这里住了一个沉睡十年的活死人,但此间的空气中却是连半丝异味也没有,而且,还隐隐弥漫着一层层淡雅的花香……

君莫邪心中感叹,连同梅雪烟尾随跟着东方问情轻手轻脚的扶着楼梯走了上去。东方问剑和东方问刀心情激动,不敢上去,怕是惊扰了小妹,就留在了楼下……

走到卧室前面,就感到一种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东方问情叹了口气,道:“最大最完整的那一块暖玉……便是做成了小妹的床……”

君莫邪心中一震!

轻轻推开卧室的门,东方问情低沉的道:“小妹就在里面,这房子……唉……”说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君莫邪和梅雪烟抬头一看,不由得都是觉得心中轰然一震!

两人知道,此间就是君莫邪母亲的卧房,可是游目四顾之下,除了发现在靠南面向阳的位置摆放着一张床之外,就再也看不出,这竟然是一间卧室!

一个女子静静地仰躺在床上,身上轻轻覆盖着一层棉被;从这里却是看不清面容,但她睡的颇为安详……在她的胸前,有一棵小小的,如同是翡翠雕刻一样的翠绿的小树,冉冉的放射着星星点点的荧光……滋润着东方问心的身体,但,枝叶,已经有些枯萎卷曲的意思了……

四周的墙壁上,一幅幅的图像,整整齐齐的挂着,君莫邪只是扫了一眼,突然间心头狂震,接着就泪如雨下!

君无悔!

全是父亲君无悔的画像!

穿着军装的君无悔,纵横沙场的君无悔,骑在马上迎风疾驰的君无悔,便装的君无悔,白衣佩剑的君无悔,微笑的君无悔,皱着眉头的君无悔,发怒的君无悔,深情款款的君无悔……少年的君无悔,中年的君无悔……

每一幅画,尽都是笔法细腻,活灵活现,每一幅画像,都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任何一幅画,都像是用全部的心血浇灌而成,似乎是无数个君无悔,正在房中或站着,或坐着,或走来走去,在陪着自己心爱的人……

从这些画里,完全能够完整的看出、感受、甚至是经历君无悔那传奇的一生,甚至,是君无悔的性格……绝对绝对没有任何一点的遗漏之处……

每一幅画的眼睛,注视的方向,只有一处:就是那张小床,就是这小床上的人……似乎看不够,永生永世都看不够……似乎这一道道目光,穿破了幽冥,穿破了黄泉,执着的注视着这里,万世不移!

“当初小妹回来的时候,还能动……她强撑着身子,三天三夜不眠不休,一笔一笔的画出了这些画;任谁劝也不听,那段时间,她很疯狂……神情却又很平静;每当画好一幅,她就痴痴地看一会,哭一会笑一会,然后选个地方挂起来,然后再接着画……那时候都以为,她画够了,也就不画了……哪想到,小妹她画完了最后一幅画之后,就仿佛是没有了任何一点力气,所有人都守在她身边,看着她,她的一双眼睛却谁也不看,只是空洞洞的看在虚空,然后她就这么空洞洞的睁着眼睛看着……仿佛君无悔……就站在那里……直到……”

东方问情的声音哽咽起来:“直到那天晚上,她突然说话了,所有人都大喜欲狂;但她说出了那几句诗之后,就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从此之后再也没有睁开过……到现在,已经十年!整整十年!”

君莫邪泪眼朦胧,模糊着看出去,只见在东方问心的头顶位置,悬挂着一幅字,这也是整个房间里,唯一没有挂画像的地方……

“今生无悔,

生生无悔;

君既无悔,

妾亦无悔;

问心何在?

终归无悔;

天地无悔,

生死无悔!”

床上之人,君无悔之妻,君莫邪之母——东方问心安静的睡着,她的嘴角,还有几分恬静的温柔;似乎还有几分幸福的笑意,在她的睡梦中,想必君无悔这个她深爱的人,一直在陪着她,一直在看着她……还在与她相对谈心,还在与她举案齐眉……在梦里,白头偕老,有我,也有你。

问心何在,终归无悔!无悔问心,问心无悔!现实中虽然没有了,永久的失去了,但在梦里,可以一直到地老天荒,可以一直到……天地的尽头……

所以虽然常睡不醒,但她却是很快乐……也很幸福……所以她不愿醒来,死也不愿醒来……因为一旦醒来,就没有了……

失去一次就已经足够了,失而复得,已是莫大幸运,若是得而再失,情何以堪?!

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不愿醒来!心门……紧闭!

君莫邪突然觉得自己平生从未像今天这样脆弱,摇晃了两下身体,突然无力地慢慢坐倒在地,眼泪喷泉一般的流了出来……

他用两只手捧着自己的头,只觉得一片混乱;脑海中,心中,全是这震撼天地的深情,爱情!

什么是爱情?

这一刻,在静静地躺着的东方问心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爱,就是至死不变!

爱,就是生死不渝!

爱,就是阴阳不弃!

爱,就是无怨无悔!

爱了,就是爱了;天地之间,再也没有别的,能够代替自己的爱!代替自己的爱人!永生永世,生生世世!

或许,在梦中,这份爱依然在延续,永生永世的延续着……那里花好月圆,那里深情缱绻,那里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女人啊,一生最真的感情,只给一人!

尤其是这些倾国绝色,盖世红颜……更是执着的吓人,坚持的可怕!但这样的感情,才是真情,才是永远!

或许对其他的亲人来说,这样,确实是相当之残忍的,也是相当自私的;但,对东方问心来说,她却已经不能再顾虑了……她不是不在乎母亲,不是不在乎儿子,不是不在乎血脉亲情……

而是她的心,已经空了……已经死了……已经容不下别的,她已经无法考虑,已经不能思考……

东方问情含着泪,悄悄地退了出去……

梅雪烟眼泪哗哗的流出来,靠在君莫邪的肩头,无声的哭泣……面对这样的爱情,面对这样的真情,谁能不动容?

尤其他们两人,本就是有情之人,深情之人!

梅雪烟突然有一种清晰的感觉……若是画像上的,是君莫邪……那么,现在在床上躺着的,就是她梅雪烟……

这种神销魂断的感觉,让她悲从心来,再无复往昔之淡雅……

君无悔,东方问心;一位盖世英雄,一位绝代红颜!

君莫邪与梅雪烟两人的存在,丝毫没有影响房中的气氛……东方问心依然恬淡地笑着,平静地幸福着,安宁地躺着……画像中的君无悔依然将目光深情的投注在自己的爱妻身上,瞬间不移,坚决而持久……

不同的画像,不同的目光;似乎是在为了东方问心躺着不起而着急,似乎又为了妻子的调皮在纵容的笑,似乎为了问心的不听话在生气,似乎在为了妻子甜蜜的睡姿而展现出一幅温柔的笑,所有目光,全是温柔,尽是宠溺……

君无悔虽然身体不在,但他的情,却是如此浓烈炽热,充斥在这个空间,充斥在这个天地……东方问心身体还在,但她的心已不在,感情也已经离体而出,就在这半空中,就在这虚无里,与君无悔两情相悦,深情缱绻,夫唱妇随,恣意纵容……

君莫邪静静地呆着,感受着父母之间这至死不渝的爱情,突然很茫然: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应该怎么选择,可以怎么抉择!?

凭鸿钧塔的浩瀚灵气,君莫邪有十成的把握可以让东方问心醒来……但,醒来又如何?醒来又怎么办?君无悔已经不在!东方问心如何能独生?反而在梦境中,他们还可以相守到地老天荒,那个方案对母亲更好一些?

在她昏迷之前三个儿子还都健在,一觉醒来,然后再告诉她……三个儿子已经死了两个?夫死子又丧……你让她醒来之后,情何以堪?

那岂不是更加生不如死?

想不到我君莫邪前世本是孤儿,今生虽然父亲较早亡故,但却还有一个母亲可以期盼;母亲虽然沉睡,却未死……君莫邪一直很渴望,一直很迫切,甚至,心中无数次的想象过,若是当真伏在母亲的怀中,那会是一种什么感觉?温暖吗?甜蜜吗?安心吗?

都说母亲的怀抱,都在赞扬母亲的怀抱……

可我……

可我现在当真见到了母亲,却又是这样的两难抉择……难道我君莫邪命中注定,就要少了这一项?今生修炼开天造化功,从此不堕轮回,超出三界之外,从此再无生死,但……人间的亲情……却独独少了父爱母爱,难道,从今以后永远再也没有了这个机会?

母亲啊!母爱!我盼望了整整两世,我渴望了整整两世,我也幻想了两世,经历了两个时间……梦中浮想过何止千百回……难道我终究还是不能拥有吗?

君莫邪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缓缓走到床前,突然慢慢的跪了下去,将额头轻轻放进东方问心的右手里,突然间心中酸涩无限,酸痛欲死……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谁能告诉我!

君莫邪从所未有的感到了彷徨,无力,无助……

感受着额头上那温柔的触感,那是母亲的手,君莫邪痛苦的浑身抽搐起来,他已经哽咽,已经说不出话,似乎心脏也在被紧紧的揪着疼,泪眼模糊……只是默默地问着,不出声的问着面前的东方问心:“母亲……你让我怎么办?您让我怎么办?怎么办啊……妈……”

叫出这一声“妈”,君莫邪只觉得心中憋闷的如同爆炸一般,长久以来的渴望,盼望,梦想……在这一刻,就全部归为虚无了吗?

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啊!我真的不甘心啊!

君莫邪抬起头,无声的嘶吼,泪水纵横,滂沱滑出眼角,滑进了他口中,那份苦涩,似乎一直苦到了心里……还将永远的苦下去……

我……好苦!好苦……

<怎么办?君莫邪迷惑彷徨……我也是左右为难了……大家说说,各抒己见,谈谈看法,我在书评区,恭候大驾!>(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