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残虐!

<第二更!>

若是紫惊虹知道,自己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自认为是“万无一失、最为稳妥有效”的办法竟成了提高对手实力的最佳磨刀石,真不知道会郁闷到什么程度……

而梅雪烟现在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君莫邪把那可恶的勾不还引过去干什么了?

梅雪烟这边战的热火朝天,但君莫邪那边却已是结束了战斗。

勾不还充其量也就不过至尊层次的实力,以君大少爷目前的实力,他如何能讨得好去!

另一边:

君莫邪冷着脸将长剑架在了勾不还的脖子上,冷冷看着这位一身狼狈的至尊高手,喝道:“给老子跪下!你这个鸟东西!”

勾不还两眼怒图,一口唾沫吐了出来:“你才是鸟东西,要杀就杀,想要老子跪你?你做梦!”

“人贱!骨头更贱!老子偏偏要你跪!”君莫邪残酷的一笑,砰砰两脚,勾不还一声惨叫,两个膝盖被君莫邪踢地粉碎,软塔塔的跪了下来,断腿触地,剧痛攻心,两眼一阵翻白,就要晕了过去。

君莫邪却是及时一道灵力输出,控制着他的头脑清醒,死活不让他晕过去,只能异常清醒的承受着无穷无尽的痛苦……

两人一追一逐到了这里,在君莫邪千变万化的手段之下,勾不还一会儿深陷土坑,一会儿被大雪覆盖,一会儿寒冰冻体,一会儿烈火焚身……早已经是苦不堪言;君莫邪根本就没费什么劲,就将这个长着乌**的家伙生生擒获!

“勾不还,你很喜欢吃人肉吗?”这才是君莫邪的心结之所在!

他妈的,你这狗娘养的垃圾货色居然想要吃掉我的小雪烟……真真是大了你的狗胆了……若是不能活活地折磨死这个混账,怎能泄我心头之气!

勾不还那句话,勾起了君莫邪无边的残虐杀意!从那时,他就下定决心:这个人,我不仅要杀!而且要虐杀!要他死的惨不堪言!

“是又怎样?君莫邪,老子还告诉你,老子不但想吃你那相好的肉,还想吃你小子的肉,你等着老子的,老子还要吃尽你们君家满门的肉!”

勾不还此时疼得脸上一片蜡黄,黄豆般的汗珠滴滴答答的掉下来,却仍是死撑着并不呻吟一声,他本身的深湛玄力早已经被君莫邪制住,连自爆也已不能;他的满嘴牙齿,都被君莫邪恰到好处的打断了一半,既不让他太疼,还不影响说话,但想嚼舌自尽,却是万万不能了……都只剩下牙根在牙龈里,如何嚼舌?

“骨头真硬,不愧是至尊强者风采,值此关头,嘴还能这么得贱,我当给你写个服字!”君莫邪夸奖了一句,突然一伸手,嗤的一声抓破了勾不还的衣服,露出了前胸后背一大片肌肤,慢慢的道:“勾不还,我这一生,也就只有两个人让我恨之入骨,非杀不可!第一个,是风雪银城的萧寒,你现在应该很庆幸,因为你正是那第二个!”

“你最大的错处,不是吃人肉!而是你竟然要吃我老婆的肉!居然还在那么多人面前引以为荣洋洋自得,被我制服,还不知悔过,居然还敢跟我说,要吃我君家满门……”

“那我要是不好好的伺候伺候你……怎能对得起你?”君莫邪冰冷的笑了笑:“不要说你是梦幻血海的人,大家本就是仇敌……就算你是神仙的儿子,我也要让你痛苦到了极点的死去!你放心;我绝不会一刀杀了你,你还有一段时间的生命可以享受!我虽然自己骨头也很硬,但我却绝不喜欢别人在我手下硬充硬骨头;我若是不能让你亲口向我求饶,那我就从此不叫君莫邪了!”

“我勾不还今日误堕你小子设下的陷阱,无话可说,你小子杀我自是容易,但想要本大爷求饶……君莫邪,你想错了你的心,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本大爷皱皱眉头,就不算是好汉!”勾不还强忍着膝盖处痛入骨髓一般的感觉,从牙缝里崩道。

“好汉子!倒要看你这好汉子能硬到几时!”君莫邪手一展,刷刷几声,在他身上前胸后背各划了几道血口子。

勾不还颤抖着狞笑:“君莫邪,你就这么点伎俩吗?不妨告诉你,你这些微末手段可是差得远了!告诉你,老子不仅爱吃美人的肉,爱吃少年人的肉,就算是老头那能老掉牙的老肉,也来者不拒!若是本大爷能够逃出生天,君莫邪,我会将你们君家人像是猪一般圈养起来,隔几天就宰一个。洗的干干净净下酒。哈哈哈……听说君战天一辈子征战,老或者老点,想必身上的肉还是很结实……我一定喜欢吃……恩,听说你小子好色得很,你的另一个姘头管清寒长的样子相当的好,君莫邪,我会照顾好她的,我会将她一点点的吃到最后还不会她死……慢慢地听着她呻吟……哈哈哈……”

勾不还似乎有些变态一般的伸着通红的舌头,眼中满是狞恶,微微吊着眼看着君莫邪,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残虐的快意之中:“听说,还有个独孤小艺,是吧?这样的小丫头,老子肯定也是要好好尝尝,哈哈,你房里还有个小丫头?叫什么来着,不管了,反正老子一个也不会放过,先吃心,再吃肝……再……啊——”说到这里,突然长声惨叫!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倒是你的家人的生命,也因为你这句话而断绝了!今天,我会依照前言,让你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鸟东西,期待吧!”君莫邪冷酷的说着,面如表情,手中抓着一把雪白的盐面儿,轻柔的洒在了勾不还的伤口里,一点也不浪费。

勾不还长声惨叫,声音大是凄厉,浑身抽搐不止;君莫邪面色漠然全无半点表情地站在他身边,一把把地撒着白盐,淡淡地道:“舒服吗?勾不还?这是第一道开胃小菜!”

勾不还啊啊大叫,却还是痛楚的笑道:“舒服……舒服极了,君莫邪,你有种!这个办法不错……若是有一天抓到了君家人,我一定这样用盐撒一撒再下酒……你他妈的……你个畜生!”

“真是好汉!好菜陆续有来!”君莫邪摇摇头,也不知道从那里抓出一把辣椒面,又仔细均匀地洒进了他伤口里,轻柔的道:“勾不还,现在感觉是不是更爽了?”

勾不还身子一阵僵硬,有心要以叫声宣泄身体的痛苦,却又被强烈到极点的痛苦将之生生憋住,竟然完全叫不出声,浑身的青筋突然在同一时间从肌肉里鼓了出来,两眼几乎鼓出眼眶,瞳仁在这一刻突然放大,然后又缩小……虽然听到了君莫邪的话,却已是再没有力量回答,只是张着嘴,保持着一个姿势,已经疼得浑身都抽了筋……

“当真是硬骨头啊!丫的居然还忍得住!至尊高手的忍耐果然不是盖的!有菜无羹大是单调,我帮好汉弄碗好羹,润润喉咙!”君莫邪笑了笑,随手凌空一抓,地上一大团雪突然到了他的手中,君莫邪玄功暗运,霎时间变成了一个白雪凝成的大碗,又是两把辣椒面扔在碗里面,又抓了一大把雪,融化在凝实的雪碗里……

然后他一只手端着,不多时,里面的辣椒水突然突突的冒出热气,开了锅;但让人惊奇的是,那雪碗居然丝毫没有融化的迹象……

辣椒水沸腾起来,君莫邪突然一只手拧住他的鼻子,另一只手就将这一整碗辣椒水倒了进去。全部灌进了勾不还肚子里……

“嗷——呜——”勾不还一声奇怪的大叫,只感觉肚子里有一大团火燃烧了起来,霎时间真正的五内俱焚,不由惨吼道:“君莫邪……你杀了我吧——杀了我——”

“你可是服了?”君莫邪袖着手站在他面前:“勾不还,看你之前也算硬气,只要你说一声服了,跪下来向我磕个头,我就立即杀了你!不让你再受这活罪!”

“你……休……想…我…干…你…”勾不还睚眦欲裂,竟仍自不松口。

“很好,当真够硬气,看来不上正餐是不行了。”君莫邪身子一晃,突然消失,旋即出现,手中已经多了五六只山鼠;另一只手,却抓着七八条蛇;一条条懒洋洋的蠕动,很明显是正在冬眠,却被君莫邪生生挖了出来。

君莫邪淡淡的看了勾不还一眼,笑了笑道:“勾不还,你现在求饶,还来得及!要不本少爷就招待你用正餐了!只怕你追悔莫及!”

“哼!”勾不还咬着牙转过了头。

“英雄!希望你能英雄到最后!我看好你啊,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君莫邪把蛇和老鼠在地下一扔,玄气控制,蛇和老鼠都不敢动,乖乖的呆着;然后君莫邪就将勾不还的两只裤管扎了起来;随手在腰间一拉,五六只老鼠已经进了勾不还的裤管,嗤嗤的到处乱窜……

勾不还直着嗓子惨叫起来,感受着老鼠在自己身上紧贴着肌肤爬来爬去,毛骨悚然;眼中终于露出恐惧的神色……突然,他一声惨叫,浑身都哆嗦起来,原来老鼠已经发现了他膝盖碎裂处的血肉,竟然爬上去啃了起来……

一个吃人的人,今天竟然让老鼠吃了……

“老辈人说,蛇吃鼠半年,鼠吃蛇半年,冬天的山鼠正是冬眠之蛇的克星,你说你身上有那些物件比较象蛇呢?万一真有的话,可得小心了!”君莫邪悠悠地说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