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天冠岭、男儿泪!

<今日第三更!!>

“正是如此,免得大帅着急。王猛大哥可得好好照顾三公子和少夫人,赶紧上去,要不大帅生了气,兄弟们可是集体会打你的军棍……”众人一阵起哄。这才依依散在两边,不经意间,已经是整齐的两排队列,目送着君莫邪和梅雪烟缓缓从他们中间经过,眼光中,全是看着自己子侄一般的莫大欣慰……

君莫邪一路打着招呼,直到行出好远,回过头依然看到,那近百名大汉仍然在看着自己的背影,没动一动……就像是看着当年他们最最尊敬与崇拜的……白衣军帅……、

君莫邪心中又是一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要遏制住某种情绪,但却是竟然鼻头酸涩,眼泪差点忍不住滴了下来……

王猛跟在他的身边,满脸高兴,就像是立了什么大功一般。一路为君莫邪介绍着每一草每一木,脸上的刀疤,似乎也在高兴的颤抖……

“三公子,您看这里;当初大帅领军来到这天冠岭,第一次下马,就是在这里。这里还有几块石头,当时大帅就站在那块最大的石头上,回头看兄弟们的队伍雄壮的走来,那时,我还只是大帅近卫小队的一个小队长,正好跟在大帅身边,看得清清楚楚,至今仍记得,大帅当时说了一句话,他说:‘这里,倒是一个扎营的好去处。’”

王猛说到最后一句话,声音一下子变得沉稳,似乎是在模仿着当年君无悔说话的沉雄口气,脸上的表情,竟也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君莫邪顺着他说的看去,只见那里一块大石,方方正正,周边的许多棱角,竟然有些圆滑了……想必是这十年来,这些近卫军们天天的擦拭,竟然让这一块普通的石头不知不觉的完成了打磨的过程……

“当年来到这里,大帅似乎就有些心事重重的。那边的那块石壁,大帅曾经在那里站了好久,沉着脸,一言不发。良久之后,却做了一首诗。兄弟们在之后就刻在了石壁上……”王猛眼中一红,道:“我王猛是个粗人,虽然也不懂那诗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每天从这里路过的时候,总要念上一遍。”

君莫邪缓缓抬步,来到那石壁之前前,只见那上面果然刻着四行铁画银钩般的大字,字迹却与山下的那七字一模一样:

“烽烟纵横大旗开,

万马千军滚滚来;

何时沙场刀兵谙,

从此男儿不节哀!”

“原来父亲……他竟也早已厌倦了杀伐……”君莫邪静静地看着,不由得想起了三叔君无意给自己说的君无悔‘男儿不节哀’的故事。

何时沙场刀兵谙,从此男儿不节哀!这两句诗,正是表达了君无悔这位一代军神,白衣军帅,内心深处对战争的由衷厌恶,以及和对自己兄弟手足们的至大祝福……

地势愈行愈见陡峭,渐行步上登山之途。再走出半里路,山腰处道路更形狭窄,最多也就只能容四五人并肩而行,一边是刀切一般的峭壁,直插青天;另一边却是不高的悬崖,悬崖下白雪光滑如镜,竟然像是一片平原一般……

“这下面是一处大湖,只是此时全被大雪覆盖住了,眼下却是看不到。若是到了夏天,波光粼粼,好看的很。”

王猛有些骄傲的介绍:“当年在此地驻扎了三天之后,有一天大帅来到这里,看着湖水出神的看了半天,用自己的配剑,在那边石壁上刻了几句诗……”

君莫邪早已经注意到,面前峭壁上,另有一块较为平滑的地方,上面用剑尖刻下的数行字迹,字体圆润饱满,且又自然而然带着一种磅礴大气的味道:“长恨此身非我属,梦里田园谁做主;何当解甲江山里,悠悠扁舟泛五湖。”

看罢这四言绝句诗,就仿佛看到了一位一身征袍的百战将军,正无限神往地看着面前悠悠湖水出神的情景……

他,显然已经在打算退隐之后的事情,

甚至,更在憧憬着退隐之后平淡的快乐生活……

君莫邪长长地吸了一口冷空气;突然一阵愤懑涌上心头:“原来父亲早就厌倦了战场生涯,权利纷争,已经有了退隐的打算,根本就不会威胁到皇权,但……天香帝国还是怕他功高震主,黄袍加身,不惜引狼入室,自毁栋梁!用卑鄙的手段加害于他……”

君莫邪突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愤怒!

“前方,就是大帅的帅帐!”王猛一路带领君莫邪,竟然经过了七八处岗哨的查验,一众岗哨老兵听说竟是大帅的公子前来拜祭,一个个尽都是激动不已……

终于登上山坡,这里,才是真正的天冠岭!

展现在君莫邪眼前的,却是一座气势雄浑的庞大军营!岭上风声紧急,君无悔的帅旗高高矗立临风飞扬,鲜红的旗帜,就如同是一片火烧云在半空纵横挥舞,隐隐然竟有一种狂战乾坤,凌驾天下的气概!

围绕着中军帅帐的,乃是八个军营呈犄角之势,互相守望,一如众星捧月一般,将中军帅帐严密地保护了起来;一队队盔甲鲜明的士兵挺直着坚毅地身躯,来回巡逻,神态认真严肃,一丝不苟。这一队刚刚过去,那边一队就立即巡逻过来,八支巡逻队伍你来我往,竟然没有丝毫的空隙。

这时,帅帐中大踏步走出一人,身穿将军服饰,浓眉环眼,身高七尺有余,身材异常魁梧,他往哪里一站,就像是一尊铁塔站在了那里,只见那将军眼睛一瞪,大声道:“王猛!让你小子率领人马前去肃清道路积雪,你居然偷懒返回?该当何罪?”

王猛吓了一跳,两脚一并行了个军礼,大声道:“报告吴将军,是大帅的三公子携同少夫人前来拜祭大帅!属下乃是一尽引领之责,并非刻意怠慢军务。”

“大帅的三公子?君莫邪?”那位吴将军脸色顿时一变,眼睛刷的向着君莫邪看了过来,眼光更见锐利!

君莫邪在家里时就知道,当年父亲的近卫军第一大将吴勇军,乃是一员骁勇虎将,此时见他如此气度威风,心中也是赞叹了一声,刚要上前行礼,就见吴勇军突然瞪起了眼睛,有些发怒的道:“你小子就是君莫邪?你这个畜生怎地现在才来?!之前这几年,你这混帐干什么去了?”

竟然上来就是一句训斥,外加一连串的大骂,一句话竟连变了三个称谓!

接着,吴勇军这等百战将军的眼睛猛然间红了起来,他极力的睁着眼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惟恐有点滴泪水流下,但声音却还是沙哑了下来,兀自呵斥道:“你这畜生身为大帅在世的唯一骨肉,竟然整整十年也不曾来拜祭!君莫邪,你你你……你这混帐东西可知道……大帅他独自一人在这里,是多么寂寞,是多么想念你们?你这个……你这个……不争气的……”说到最后,声音终于忍不住呜咽起来……

君莫邪黯然不语,面对眼前人的呵斥竟是无词以对,那吴勇军嗓门甚大,他这一吼,四周的营帐里顿时络绎不绝的出来了好多人,一听说是大帅的儿子前来,顿时一个个都蜂涌了过来,场面顿时有些混乱起来……

“兀那小兔崽子,你还不赶紧进去见你父亲,还在这里墨迹一些什么,你个混帐东西!”吴勇军直如晴天霹雳一般大吼一声,但吼完之后,却是情不自禁的揉了揉眼睛,拿开手时,却已是两眼通红。

喉咙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那里堵塞着,风箱一般呼噜呼噜响了几下,嘴巴咧了几咧,看样子眼见就要哭出来,突然分开人群,捂着脸狂奔进了一座大帐,接着里面便传出来一阵极为压抑的声音,就像是把一头蛮牛硬生生地蒙在了棉被里发出的那种沉闷的痛苦呜咽……

大帅啊,你那个儿子终于来看你了……那小子被我骂了一顿……可他终究是来看你了……他长得跟你一个样,长得真俊,还带来了一个漂亮媳妇,你看了肯定喜欢……

在众人的连声催促之下,君莫邪和梅雪烟一步步地跨进了帅帐。

所有人尽都整齐地站在帅帐外面,面容欢欣鼓舞之中更带着悲切,欣慰笑容里满含着眼泪,默默地注视着这座沉默的帅帐,将帅帐里面的空间,完完整整的留给了君莫邪二人……

然后,他们面对帅帐,整整齐齐的跪了下去,每个人都在口中低声念道:“恭喜大帅!后继有人!天佑君家,后道不孤!”他们的脸色,是那样的诚挚,似乎是用全心全意全神全灵地说出了这十六字的祝福……

君莫邪进去,立时就感到了一股震撼,一股由衷的震撼!

帅帐内,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军容严整的战时指挥部!

两边各摆放着八张椅子,椅子后面,分别挂着鲜明的出鞘刀剑,正前方,乃是一张书案;上面,一个象牙桶,里面,整整齐齐的摆着十来枚军令。

桌上展开着一本记功簿,另一侧,有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静默的摆放在那里……

正当中的座位上,有一个人白衣白袍,身体微微侧着,坐在那里,右手放在桌案上,食指轻轻曲起,似乎在做着敲击桌面的动作,左手微微抬起,半攥拳置于胸前,面容英伟,两眼不怒自威,眉宇间微微有一道皱纹,似乎在为了什么事情在考虑,在静静的思索,有一种沉抑的忧虑……(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