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属于邪君的味道

<今日第二更!!>

肖未成长叹一声,有些失魂落魄的看着雪地上狼藉的尸体,闭了闭眼睛,惨然道:“此地地理偏僻,搬运不便,暂时就地……埋了吧;出来混,这一天……也是早晚的事情!”

“可是王座,我们决不能就这样的放过梅雪烟和楚泣魂!”花白胡子老者狰狞的咬着牙,眼中缓缓的流出老泪,纵横在脸上,愤恨的有些哽咽的道:“肖王座……一干老兄弟们的尸骨未寒啊……”

“尸骨未寒?”肖未成讥诮的看着他:“如斯天气,尸骨怎么不寒?就算当真尸骨未寒又能如何?你现在想起说这句话了?刚才梅尊者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若当真是这么的热血激荡,为何刚才没有冲上去给弟兄们报仇?看那两人走的悠闲,现在想必还去得不远,你若有心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大可追上去复仇,我可做主成全你这份为友复仇之心!你敢是不敢?!”

花白胡子一下子脸色涨的通红,窘迫愤怒之极,眼睛也恐怖的张大了开来:“肖王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刚才你就很威风凛凛吗?难道这般老兄弟的仇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问我敢是不敢?若只得我一人,就算当真追上,实力不济,有意义吗?”

“你也知道实力不济吗?那你还问我什么意思?我这么做正是为了至尊金城!此时此刻还能顾及你的意气吗?!混账东西!”

肖未成勃然大怒:“刚才动手的后果,你清楚,我清楚!还幸存的所有人又有那个不清楚!我把你们从金城带出来,可不是为了要把你们全部埋葬在这里的!你还质问我为什么不对付梅雪烟?你这混账不明白吗?这个时候跟我吼什么?后面还有遁世仙宫和梦幻血海的人在严阵以待!而我们已经不明不白的损失了十七个人!!十七个顶尖好手!若是我们在这里再拼了……后果会如何?你傻了??难道就只允许我们金城方面损失,让另外两大圣地大拣便宜,从此之后压在我们头上?嗯?就知道瞎嚷嚷,你就不能考虑一下大局吗?”

花白胡子一下子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突然蹲在地上,两只手捂住了脸,浑浊的老泪缓缓渗了出来;为了,兄弟的死亡,也为了自己刚才的怯懦……

“传出金城令,号令整个天下搜杀杀手至尊楚泣魂!”肖未成深深的吸着气,头上青筋一个劲的颤动,却是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他越是控制,声音越是有些颤抖:“全力扑杀此獠……不惜一切代价!”

这桩桩事情,若是让楚泣魂知道原委,恐怕会立即悲愤的狂喷一口鲜血,也不用至尊金城追杀了,直接自己就把自己郁闷死去球……

“是!”众人沉默着,答应了一声。

大雪纷飞,这空阔的峡谷,又多了十七座荒坟野冢,默默地耸立在一处山岩之后。

肖未成等人老泪纵横地行礼祭奠,一个个浑身颤抖,咬着牙齿,悲愤至极,但,更多的却是…凄凄惶惶,不知所措……

他们黯然地走了,却还在一个劲的回头,大雪湮没了他们留下的足迹,天地之间,又是一片苍茫;漫天飘落的雪花渐渐将没有墓碑的坟茔覆盖,狂风骤起,遍地又是一片平整的雪原,再没有任何血迹狼籍,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江湖弟子刀下死,武林豪士剑下亡!曾经的强者,曾经的荣耀,曾经的纵横天下,号令江湖,

如今,只归于一堆黄土……而且,只能留个大约位置,不能写上名字,因为……仇家太多,必有人来掘坟泄恨……

这样的结局,万年以来,又有谁能例外?

……

“雪烟,你刚才可是太威风,我什么时候要能有这么的威风,那可就爽了。”君莫邪嘿嘿笑着,用力一撑雪橇,刷的赶上了梅雪烟,道:“就那么简简单单的一站,十三位,整整十三位绝顶高手,一个个地都被你吓得不敢动弹了,真是太拉风,哈哈哈……三大圣地之一的至尊金城,居然被吓破了胆子……真是好笑。”

“你可是太小觑至尊金城的人了,他们可不是被吓破了胆子,他们如此作为不过只是为了祸水东引罢了。”

梅雪烟淡淡的笑了笑:“亘古以来,三大圣地的实力互相制衡,实力亦复在伯仲之间,至尊金城这番意外丧失了如此之多的好手,如何能甘心!其实以他们剩余的实力,仍旧足堪与我一战,纵然他们不免全部丧命于此,我也势必得付出重伤的代价,可是如此一来,却只会便宜其余两地,如此舍己为人的壮举,他们又如何肯为!他们更不甘心只有自己一家受损失,正要留着我们去祸害遁世仙宫和梦幻血海,所以他们绝不会动手;宁愿忍气吞声。”

“这个中原由我也有考虑!但始终还是他们实力不济,他们若是大有把握的话,恐怕早就一拥而上了;之所以没动手,除了为了祸水东引之外,有很大程度还是怯于你的实力。要知道这样一来,纵然我们仍旧能给遁世仙宫和梦幻血海造成了很大伤亡,但至尊金城已经损失的名誉却始终是丢到家了。毕竟他们连开战的勇气也丧失了!这,恐怕会是肖未成的一个至大污点;”

君莫邪呵呵一笑,挑了挑眉毛,道:“更会成为他的心魔!若是以后碰见他,只需提起这件事,加以嘲讽,就足以能击破他的心境!让他怒,怒则心乱,心乱则身死!”

君莫邪很有几分残酷冷然地笑了笑:“所以,你一定要将这件事告诉熊开山他们;这或者将是对付肖未成的一大利器!他们之间,总会有交手的时候的。”

梅雪烟眼睛一亮,道:“不错,你们人类真是狡猾。”说着,侧过头细细的打量着君莫邪,笑道:“不过,这一次我发现你倒是改变了不少。”

“真的吗?是不是变得更加英俊潇洒了?面对如此英俊潇洒的浊世佳公子,想要投怀送抱了吗?本公子可是很道学的!”君莫邪揉了揉脸,很是臭屁的样子。

“我说得是正经话,你的身上,在这次刺杀之后,又多了一分冷厉和萧煞!”梅雪烟仔细的看了他一眼,肯定的道:“这却是以前不曾有过的,可是,我竟隐隐感觉,这些不曾出现过的感觉,只是被你刻意隐藏了,只有到了需要用到的时候还会出现!”

君莫邪一怔,旋即淡淡一笑,道:“是么?”

梅雪烟突然停住脚步,道:“对,就是这种感觉!刚才你这一笑,就完全是那种古怪的韵味!”她皱起眉头,苦苦的思索着,筹措着措辞,道:“很冷酷,很冷漠,很淡然……却又危险……但却不同于一般人的杀气,你这却是骨子里的嗜血,很危险的味道……”

君莫邪哈哈大笑,但心中却是知道,梅雪烟的感觉无疑是很正确的。这一次的刺杀,确实带给了他无数往昔回忆!

曾经熟悉的行动步骤,熟悉的手感,熟悉的气氛,熟悉的心情……

出手的那一刻,君莫邪几乎以为自己再度回到了前世;又成了那在金三角刺杀毒枭;在城市里刺杀贪官……在国外刺杀叛奸……

那个快意纵横,无法无天的邪君!

邪之君王!

先后十五位顶峰高手死在自家手下之后,君莫邪灵魂中那种杀戮的感觉,终于回归!

此杀戮非彼杀戮!

这乃是刺杀的杀戮,邪君的杀戮,却又并不是君莫邪的杀戮!

想着想着,君莫邪喟然长叹了一口气。

“现在的你,始终让人看不透,无论是外人,又或者是你的亲人、朋友,没有人可以例外。”

梅雪烟静静地陪他站了一会,突然嫣然一笑,道:“你有时候,就像个小无赖,就像个流氓地痞;但有时候,却又像是冷厉的战士;极少的时候,竟像个诗人……我始终不明白,你这么多重矛盾的性格,到底是怎么来的;而你,又是如何来回转换自如的?换一个人,恐怕早已经精神崩溃了吧?”

君莫邪深沉的笑了笑,目注远方,淡淡地道:“也不算什么了,不过就是自己对自己的调剂而已;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得不这样做。前段时间君家倾覆在即,我不敢暴露本身的实力,只好游戏人生;厚积而薄发;到得后来,君家稳固,我手中的血腥也沾染了不少……”

君莫邪淡淡的一笑,道:“一个人在经历杀戮之后,身上总会带着些别的东西,或者说无形之中就多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我将这种感觉,叫做杀气!杀的人越多,这种感觉,就会越浓烈。尤其是遇到陌生人,会让对方觉得惊悚……这样实在太容易暴露,也不利于与亲人、朋友相聚,自然是需要以某些手段隐匿。”

“所以有些人在杀人之后,会去找女人,疯狂的发泄欲望;有些杀手杀人之后,会选择去买醉,大醉数日,还有些格外奇怪的,去购物,去找小孩子玩耍……这些手段,道理如一,一来借此来释放心中的压力;要知道大家都是人,死在自己手下的,都是跟自己一样有血有肉有感情有父母有老婆……所以杀人之后,没有人会没有压力,所以需要释放……”(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