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耍花招没用?那就用强!

<第三更!>

一边教得尽心尽力,一边学得专心致志,只是短短的时间,梅雪烟的进步已经是非常的大。作为巅峰高手的超级悟性,在这一刻显示了巨大的作用,任何一个动作,只需习练一遍,便能把握到其中的精髓。

再者雪橇这个东西,本就是容易上手的东西,尤其如梅雪烟这等大高手,身体柔韧度远超常人,体态轻盈,更有绝世轻功为辅,只需稍假时日,便说强盛过君莫邪也非奇事……

但梅雪烟就算是学会了的动作,却仍也装着没学会,撒娇似地要君莫邪再教一遍,一如一个在向情人撒娇的小女孩,君莫邪也不拆穿,两人就这么一个教一个学,大是乐在其中……

荒野深山,突然似乎充满了融融的春意……

竟连那凛冽彻骨的寒风,似乎也变得轻柔宜人起来……

两条人影,在山间纵横交错,你来我往,直如黑夜中划过天际的两颗流星,划出灵巧的轨迹,在山林间急速穿梭……

梅雪烟终于掌握了滑雪的全部技巧,就像一个刚刚获得了新玩具的孩子,乐此不疲的拉着君莫邪练习,一路欢笑……

夜已深,君莫邪选了一个地势颇为险要的峡谷,这峡谷高度足有四五十丈上下,却已经被积雪堆满,看上去直如一马平川一般;若是常人一旦掉下去,恐怕也就将一条小命交代了,但对君莫邪和梅雪烟来说,却是如履平地,反而是兴致勃勃地自己跳了下去……

雪层中间,君莫邪运起神功,手掌无声无息的向四处和上下挤压,将积雪夯实,慢慢的将触身的位置弄成了一个两间房子大小的密闭空间;外面虽然寒风呼啸,此间却是用积雪为墙,内中竟格外的暖意融融,距离峡谷上端,大概有几丈的距离,竟等于是一个凭空出现的特制房间。

两人玄功深厚,本都不必担心呼吸的问题,但君莫邪还是选了几根长长的山间毛竹,接在一起,用灵力打通其间的关节,将毛竹的另一端伸出了雪面,自有一股清新的空气传到了这里,虽仍有些气闷,但比诸之前自是好得太多了。

梅雪烟大是惊异的看了看君莫邪的杰作,不由得啧啧称奇,道:“这么多年了,我倒真没想过,下雪的时候还可以这样……俩手拍拍就造出这么一间屋子了,非但省劲,更有趣得很;世间之事果然只有想不到,并无作不到的!”

说着,她明媚的大眼睛看了看君莫邪,有些刁难的道:“不过……君大少,你就让我这么睡在雪堆上面?”

“那怎么可能!就算你不介意,我可是会心疼的!”君莫邪一脸严肃,信誓旦旦的道。

“那……咋办?”梅雪烟看着两人身上,似乎只有自己还带了一个小小的包裹,君莫邪直接是空着手出来的,连剑也没有……更不要说是被褥了……

“山人自有妙计!”君莫邪神秘兮兮,得意的一笑,伸出手来,装神弄鬼的喝道:“变!”

手上顿时出现了两件大大的白熊皮大衣,君莫邪得意的耸耸眉头:“咋样?”

“这不是熊开山那个傻货买的熊皮大衣吗?怎地到了你手里?”说到熊开山买熊皮大衣,梅雪烟就禁不住的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天知道那货那天是发了什么疯,身为熊中之王,居然去买熊皮大衣回来了……说起这件事,君莫邪都对那商铺的促销手段有些佩服了……

绝对的业务人才!开扩企业市场的顶尖业务员啊……

“这可是大姐您的功劳了,那老熊被你骂了之后根本就没敢拿走,就是便宜了我了,瞧这质地,大是上乘啊……”君莫邪嘿嘿一笑,有一种占了便宜的感觉。

梅雪烟看不顺眼,不由讽刺道:“真是占了大便宜啊,我就纳闷了,老熊那夯货花得明明就是你给的银子!亏你还占了多大光似地得意,你这什么逻辑。”

君莫邪振振有词:“你的逻辑才有问题呢,你琢磨一下,就象我经常跟芊寻那小丫头拿蛇炖羹一样,在这个世界,有谁能吃上蛇王奉献的蛇羹?有谁能穿得上熊王亲手买的熊皮大衣?在这一点上,哥哥我可是开天辟地的独一份!咱骄傲!”

梅雪烟噗嗤笑了起来。不得不说,这事也忒搞笑了一点。除了熊开山这脑筋打结的二货之外,其他兽王还真做不出这种事来,君莫邪虽然也从芊寻哪弄到了蛇,却是芊寻追杀他而遗落的暗器,两者却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确实可算是经典了!

顺手将大衣铺在夯实的雪面上,正好一件铺着,一件盖着,全了。君莫邪彬彬有礼的做了个手势:“娘子,天色不早了,就请宽衣就寝吧,肯定能睡个好觉。”

“啊?就只这两件吗?那你呢?”梅雪烟睁大了眼睛。

“我无所谓,我抗冻,就让我冻着吧;为了你,我乐意挨冻!谁让我准备不周,就带了这么两件呢……为了你的清誉,我……没事!”君莫邪眼珠乱转,貌似很是有些懊悔的道。要是梅雪烟来一句‘要不……咱俩挤挤?’那就太好了,本公子肯定顺水推舟用很为难的样子说‘额……那就挤挤吧。’

梅雪烟长长的‘哦’了一声,遗憾的道:“既然你如此的慷慨大度,为人着想,那你就在外面冻着吧。”君莫邪打的什么主意,梅雪烟焉能看不出来?说什么也不能让这小贼得逞!

“啥……”

梅大美人的说法显然大出君莫邪意外,嘴张直接成了鸭蛋型,目瞪口呆。

梅雪烟冷哼一声,径自的脱去外袍,露出里面凹凸有致的娇躯,惊鸿一现的钻进了上下两层熊皮大衣里面,感受着柔软的毛质,温暖的触觉,忍不住叹了口气,道:“真暖和啊……”

君莫邪一头黑线,能不暖和吗?

又过了一会,君莫邪抱着膀子发起抖来,上下牙关打颤,咯吱咯吱的响;偷眼看看梅雪烟,只见她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君大少吸了口气,眼珠一转,突然蓬蓬的来回跑步,大力跺脚,边道:“真冷啊,冻死我了……呼呼……我的天啊,手冻僵了,脚冻僵了……小弟弟也冻僵了,救命啊,谁帮帮咱,给咱一点温暖啊,咱肯定感激他一辈子……”

梅雪烟充耳不闻,兀自发出均匀地细微鼾声……

“咋这么没有同情心呢!”君大少嘟囔了两句:“别人都是说,男人在这个时刻如此表现,女人就算再羞涩也会掀开被子,试探的问一句:要不,挤挤吧?怎么到了哥哥我这里,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呢?看来影视作品那句纯熟虚构,不是玩笑话!”

可能君大少爷忽略了,他怎么也不想想,就以他目前的功力,不要说是在这雪底温暖的空间里,就算是扔进玄冰中冰冻一个月也没事;梅雪烟若是再看不出他耍把戏,那可就太蠢了……

雪室内,随着时间的过去,一股馥郁的香气散发出来,在这个几近于密封的空间,梅雪烟的女儿体香,更加显得沁人心脾……

君莫邪使劲的呼吸了几口,越来越是丹田燥热,便宜没占着,反而把自己憋得面红耳赤,这空间一点不冷不说,反而是那么的躁热呢……

终于,君大少把心一横,外袍一脱,就要不管不顾地往熊皮大衣里面钻,哪知道才掀开一条缝,梅雪烟突然睁开了眼睛,严厉的问道:“你要干什么?”

君莫邪瞪着眼睛,一只手保持着掀着熊皮大衣的姿势,定在了那里,瞠目结舌。这下被抓了现行……

“雪烟啊……你看我这么冷,你就可怜可怜俺吧,出门在外的,谁也不容易……”君莫邪哀求道。

梅雪烟哼了一声,又好气又好笑:我可怜可怜你倒是容易,可那样一来我贞操不保……亏你说的出口。斩钉截铁的道:“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有一点冷的意思呢,不行!一边呆着去!”

在洞房花烛夜之前,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越过了最后一关!

君莫邪邪笑起来,突然一使劲,一猫腰,硬生生的钻了进去,梅雪烟大怒,坐了起来,道:“你这人真无耻,耍花招耍不过就要强来么?信不信我关你一夜的天地囚笼!”

君莫邪大是无耻地笑了笑:“既然你也知道耍花招没用,那我不强来还能咋办?你要能下得了手就尽管来!我可是不介意的!”说着惬意的伸了伸腿,满足的道:“真舒服啊。”

梅雪烟对此人的无耻和无赖实在是无语,就要站起来,道:“既然如此,那你自己睡吧。”

君莫邪大急,一把抱住她腰,嬉皮笑脸的道:“其实这熊皮蛮大的,不愧是熊王买的,睡我们俩,一点都不挤,出门在外的,事急从权,凑合一晚上吧。”

梅雪烟还得挣扎,君莫邪却突然反身而上,再次袭击!

梅雪烟咿唔两声,嘴便被堵住……良久,君莫邪得意洋洋的抬起头,用胜利者的口气居高临下的道:“现在还让不让我睡?”

梅雪烟满脸通红,虽然星眸有些迷乱,却是坚决的摇了摇头;

“不信弄不服你!”君莫邪再次俯下身子……又是一会,再问:“行不行?”

“……不……行……”

“那再来……”

又是一会……“行不行?”

“……”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君大少得意的笑。

“不行!就是不行!”梅雪烟坚决不屈服于敌人的威胁,撅起红红的嘴唇,宁死不屈。

“哼……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看来不给你来点狠的,你还真不服……”君莫邪邪恶的笑了两声,突然再次堵住那樱桃小嘴,疯狂吸吮,这一次,两只手也不闲着,上下游走,翻山越岭趟峡谷,连摸带揉,无所不用其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