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梅姑娘,我以前得罪过你吗?

<今日第一更!>

“祖训?千万年之前的几个字,纵然在当时当真是金科玉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变成了陈腐教条!难道就真的能够遏制人们的贪婪之心与虚荣欲望吗?不能!所有遵守祖训的,除了极少数的大智慧者之外,全都是庸人!大智慧者睿智,所以他们不会去碰触,而庸人们则是因为没有能力去改变,所以就只好顺从。”

“惟有当野心勃勃之辈出现,惊采绝艳,天纵之才,那么,祖训在这些人的眼里,纵然明知道是金科玉律,也要被他们理解成一个屁!没有人会因为一个屁而放弃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花花江山!天才又或者聪明人并不代表他们就拥有智慧!”君莫邪冷酷的道。

梅雪烟无力的垂下头,突然感觉自己从出生以来就坚持的信念在这一刻轰然倒塌,她强自支撑着,无力的反驳:“不!不可能!你说的这些,全是你自己的猜测,根本没有半点证据!”

“你自己亲身经历的伏击和追杀,也是猜测?这不是证据?”

“三大圣地在拍卖之中的明争暗斗,这是你亲眼所见;也是猜测?这又算不算证据!”

“宁无情最后的话你听得清清楚楚,里面蕴含了什么意思,相信你比我更要清楚,这也是猜测?这证据还不够充分?”

“遁世仙宫和至尊金城眼看着梦幻血海不能多取丹药而且被我们羞辱却无动于衷甚至幸灾乐祸,你更是在场看着,而且还是由你亲自出手,难道这也是猜测?还需要什么证据?”

“远在天罚森林之时,雷暴雨和布狂风说的话,你也曾经为之勃然大怒,难道那也是猜测?以上这些证据是否够了?还需要列举更多的证据吗?”

连续五个问题,犹如五个重磅炸弹,连续不断的在梅雪烟心中炸响,梅雪烟突然脸色煞白,身子晃了两晃。

“君公子说得半点也没错,大姐;你真的应该好好考虑考虑了,否则,无论人类结果如何,我天罚玄兽势将难逃灭顶之灾。”一边,传来蛇王芊寻的声音,她已经收功而起,终于完全吸收了药力。

熊开山和胡裂地在一边站着,满脸愤慨之色,显然君莫邪的话他们都听见了。

梅雪烟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却终究还是没有说,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

“三大圣地高手如云,这无疑是事实,但,能够与你相提并论的,相信也是寥寥无几。我更确信,就算是十名至尊之上的强者联袂伏击你,你重伤固然不可免,但这十个人能够囫囵着回去的,应该也没有几人吧?”

君莫邪道:“以你的实力,完全做得到,斩杀几个,再打残几个,然后自己拖着一身重伤逃走,我甚至怀疑,以你的神通,若是不计后果的全力出手,就算未必尽歼来敌,全身而退还是有机会的!”

“但你没有,你只是自己重伤走了,那十个人却是完整的。”君莫邪深深叹息一声:“他们之所以还要设局对付你,未尝不是因为有这个保命符在手上。正是因为都知道你决计不会痛下杀手,他们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所以,你只是纵容了他们!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任何好处!”

“但……夺天之战,始终是历代圣王殷殷相托之事,岂能置之不理?你们人类可以不把祖训当回事,我们玄兽作不出!”梅雪烟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皱起了秀眉。

“所以我说你们玄兽的纯净之心是你们的一大优点也是最大的弱点所在!有一点你要清楚。我如今说的,做的,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你能保全自己性命,进而保全整个天罚森林,并不是让你退出夺天之战!”

君莫邪深深地看着她:“夺天之战当然要参加,就算你不参加,我也不愿意。但,面对威胁与挑衅,不能一味忍让!该杀就杀,该砍就砍!少了他们,夺天之战未必就失败!但你若是甘心死了,只会趁了他们心愿,害了整个天罚玄兽,而夺天之战也未必能胜!这又如何该是天罚兽皇之当为,这一点,你要清楚!若你当真选择错误,至令天罚群兽,覆灭一朝,我看你将更没面目见九泉之下的历代圣王吧!”

梅雪烟沉思着,眼中慢慢爆起两团精芒,缓缓地道:“不错,我明白了!原来我一直的忍辱负重,一直在忍让,竟然是错误!我真正的大错特错了!”

“但愿你这次是真的明白!”君莫邪展颜一笑:“现在,应该为他们两个护法,服用通元丹了。”

梅雪烟笑了笑,点了点头。

她本是智慧睿智之辈,就只是对夺天之战这件大事执着太甚,才致于行事有些优柔寡断,全无平素的果断坚毅,此刻心结全开,自然瞬时便又恢复了杀伐果决的天罚至尊风采。

两颗神丹由熊开山和胡裂地分别服下,盘坐运功。

梅雪烟和君莫邪、芊寻三人都不敢怠慢,虽然都是平静的坐着,但三人都感觉到对方的神识已经远远的散了出去。方圆几百丈之内,任何变化,都不会逃出三人的感知!而君莫邪更进一步,将本身的精纯灵气散发,助两大兽王成功。

渐渐地,梅雪烟和芊寻诧异起来,君莫邪的进度无疑惊人,但他充其量也只得天玄巅峰修为,为什么他的神识会如此的强大?芊寻甚至感觉到,自己与君莫邪相比,在这方面竟要逊上一筹!不由得大是奇怪,心道难道他其实是深藏不露?

梅雪烟的实力乃是在场中最强的,而神识感觉也是最灵敏的一个。她对于君莫邪的神识情况,掌握自然更加清楚,甚至对君莫邪的神识散向了哪个方向,对哪个方向格外侧重,都无一遗漏的察觉到了。

让她最惊讶的是,不仅是君莫邪的神识强大,更因为君莫邪所探测的这些地方,都是此地最容易为人所乘的弱点之所在,有很多与梅雪烟不谋而合,甚至,有些地方,竟是连梅雪烟也忽略了的!

这件事说起来简单,但这得需要有多么丰富的经验才能做到这一步?梅雪烟却是心知肚明!自己乃是在长久的战斗中,包括化形之前的所有危机,经年累月的才培养成现在的千锤百炼的战场智慧!

但君莫邪这个十七岁的少年,竟然比自己还要仔细!这岂非是咄咄怪事?

梅雪烟正在诧异之间,突然听见君莫邪似乎是无意识的问道:“对了,有一件事我始终没弄明白,我究竟是怎么得罪了你?你当日竟出了那么多的歪招整我!”

梅雪烟即时哑然,这个问题已经不是好不好回答的范畴,而是根本没法回答。

“从在天罚森林最一开始见面的时候,你似乎就对我意见很大。”君莫邪保持着神识气场不动,口中却是神态自如的说话分心二用!这更让蛇王和梅雪烟大吃一惊!因为,君莫邪在说话的时候,他的神识竟然没有半点波动!这种精准的控制力,就算是梅雪烟,也只能勉强做到!

这家伙真是个怪胎!

只听见君莫邪道:“当时你一见到我,似乎就是恨意滔天;甚至,连当时的厉绝天,其实也只是受了我的无妄之灾而已……而后你抓住我,却又不杀我,反而狠狠的打屁股,让我的屁股肿了好几天,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这到底算什么?你有这嗜好?……”

想起当时的情况,梅雪烟的唇角不由得隐隐绽放出笑意,却又有一丝羞恼之色一闪而过,显然是想起了天罚森林中自己被这小子整治地时候……

“之后,从天南到天香,你更是整了我一路!到了天香之后我们又见面,你还是没命的打我屁股……不杀我,也不残我,只是打屁股……这……太怪了吧?”君莫邪百思不得其解。

“什么狗屁嗜好,还不就因为你天生一副欠揍的样子!不打你打谁?”梅雪烟冷哼一声,那里还会想谈这个话题。

“就算我面目可憎……但你在打我的时候,我能明显的感觉到你控制着力量,生怕把我打坏了……若是说到了天香,知道了神丹的要紧之后再这样,还说明你别有所图……但在天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这样子……这就让我真正想不通了!”

君莫邪皱了皱眉,下了结论道:“所以我断定,我肯定是得罪了你,但,却又只是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但却让你又受不了……而杀我,你还下不去手……所以我就晕了……我们俩的关系,那时候,貌似还不至于到那么复杂的地步吧?”

梅雪烟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任由他自己胡思乱想,紧闭樱唇,一言不发。

“我还未曾问过你,雪烟啊……你的本体到底是什么啊?”危机过去,君莫邪又开始厚着脸皮叫起了梅雪烟的小名。

“这个你不必知道!”梅雪烟横了他一眼,同时警告的对蛇王芊寻递了个眼色,示意她万万不得泄露。蛇王芊寻眨眨眼睛,表示知道了。

开玩笑呢吧?

梅雪烟看着君莫邪,若是让你知道了我的本体,岂不是就让你知道了如何得罪的我了?那样的话……可真是太羞人了……光羞人也还罢了,以后还怎么相处啊!

<这几天腿伤后遗症犯了,一阵阵地抽筋,疼……昨夜痛了一夜,疼的浑身出大汗,痛苦至极。

去年的临到冬天,就来了这么一出,持续了半个月,没想到今年还疼……我靠了……

今天去医院,医生说,正常,再过一个夏天就好了,感冒还要输液好几天呢,大腿骨断了能恢复成这样就不错了,你就知足吧……

我真是想以头撞墙啊……我强烈要求打吗啡震痛,医生白了我一眼,语重心长的说:小伙子,祖国和人民考验你的机会到了,你要挺住!

我狂晕死……

兄弟姐妹们……祖国和人民考验我们的机会到了,我们的月票……要挺住!>(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