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压力之下,唯有拼命!

<爆发第四更!>

胖子也是聪明人,一琢磨也就明白过来了,这一切明显就都是君莫邪耍的手段,其实之前的事破绽实在不少,可是生死一发,那里容得细想……胖子彻底的哭笑不得了,居然不知道该上前去道谢还是上去算账……

然后君莫邪精挑细选了一门功法,让孙小美逼迫胖子练习。

唐胖子的减肥之余还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某天他回唐家转转,结果被门卫拦住,死活不让进去:真不认识了……

君莫邪这段时间深切的感受到了庞大的压力!

三大圣地就像三座难以抗拒的庞然大山一般压在了他的心头!君莫邪自己也没有想到,只是组织一场拍卖敛点财,居然会引出这么三头庞然大物!

以君家现在的实力,在世俗界或者中称王称霸,甚至自号超级世家,已经是当仁不让!但是与三大圣地这种绵延了万年的巅峰势力比起来,却还是远远的不够看!若三大圣地是老鹰,寻常世家是草鸡,君家只怕也就是比普通世家稍高一层次的芦花鸡罢了!

若是三大圣地当真铁了心要摧毁现在的君家,君家现在这看似强横的力量几乎就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旦夕之间就能为其覆灭!

这种随时随地朝不保夕提心吊胆的腻歪感觉,让君莫邪很是恼火,可是无可奈何!

至少眼下是真的无可奈何!

自从穿越过来,一步步走到今天,君家的整体实力也确实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一个普通的官宦世家,一举跨越好几个阶层,成为世俗之间最强悍的超级世家,更与数位至尊层次的强者都扯上了关系,背后更有天罚森林这种强盟为后援,人生到此,可说在世俗界已经是可以横着走了……

对这样的成就,君莫邪未尝就没有自傲之意!这一切,可都是自己一手打造!翻云覆雨,左右逢源,一路的顺风,让君莫邪颇为有些佩服自己的智商。

从无中生有,赤手空拳打下大大的江山,也就是这样的成就感了。

但是现在,这份成就在即将到来的危机面前,却又是如此的不值一提、不堪一击!

君莫邪绝不甘心像现在这样,自己的命运,家族的命运竟在别人的一念之间、翻掌之间!为了自保,也为了心中那一口闷气!

所以君莫邪在这段时间里几乎是拼了命!

所有的时间,要么就在鸿钧塔里炼丹,练功,要么就是跑到金库里面淬炼自己的炎黄之血。二十天里,通元丹一口气炼出了三炉十八颗,而那聚元丹居然也鬼使神差的成功了两炉十二颗;至于天元丹……

一提起这事君莫邪就两眼泪。

在他心里,这难上加难的天元丹,在他心中三大丹药之中绝对是最难练的一种,居然……一遍就成功了!而且一炉十颗,颗颗浑圆饱满,尽都是上品,甚至是极品!

君莫邪终于晕了过来:原来,是我错了,这话儿居然是最简单的!可怜我一直将它当做最难以攻克的山峰……真是……无语啊。

郁闷的君大少刷刷刷一口气炼了五炉,居然全部成功了,自己吭哧就嚼了一颗,嘎嘣嘎嘣狠狠地嚼了两下,才算是出了气。

不过这段时间里不住的炼功,不断地炼丹,不断的透支,不断地恢复,君莫邪的天玄巅峰的瓶颈也终于松动了,就在服下那一颗天元丹之后,君莫邪终于成功地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神玄层次!

五十年精纯功力啊,啥瓶颈也都松动了!瓶颈突破,君大少爷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聚元丹也吞了一颗,只要本身境界够,能够负荷得起,这些增益的药丹,多吃也是没妨碍的,而身负开天造化功的君大少爷,貌似也不存在负荷不起,又或者境界不足的现象……

二十天的奋战,终于告一段落!

除了掐着时间帮唐源减肥之外,其他的时间君莫邪也就是抽空回家看一看,发现没什么动静,就立即再次回到鸿钧塔里……干个烟火流星、昏天黑地!

这段时间里,熊开山和胡裂地可是开心了,整天在天香城里花天酒地,乐不思蜀。君莫邪半点也没有赶他们回去的意思,反而是尽力挽留,就等着丹药炼成的这一天,让他们提升了实力再走。

君莫邪几乎可以肯定,两王此番回去,必然会遇到强有力的死亡截杀!能增强一份实力,就是多了一份保命的把握!最起码也要帮虎王的位阶瓶颈突破了,再算有足够的自保之力!

在金之力的不断淬炼之下,炎黄之血也终于淬炼到了极致!君莫邪淬炼的兴起,连带着把之前炼制的那九柄宝剑也再度淬炼了好几遍,金库中的黄金整整下去了一个坑。

若是让唐胖子看见,说不定便要心疼的呼天抢地!败家啊,实在是太败家了……上百万两的黄金,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人间蒸发了……

这一日,君莫邪一大早从鸿钧塔里出来,美美的洗了个澡,然后穿上雪白的衣衫,怀里揣着这段时间的劳动成果,很是装逼的向着管清寒的小院走了过去。

大家都已经等得望眼欲穿了!刻不容缓啊……

雅香小筑。

千万别再说只有女人逛街疯狂、购物狂疯,其实一辈子没逛过街的男人……雄性生物也是一样滴!

尤其是熊开山与胡裂地两人,几曾逛过街?所以两人现在的状态,就算是最疯狂的女性,也要甘拜下风!

看见啥就买啥,从不讲价,拿了就走!男人啊,最大的好处就是爽快!

现在,在天香城大肆扫荡了一番,简直要把整个天香的好东西都打算搬回天罚森林的主角——熊王和虎王正在那里低头挨训。

这些天里,两大兽王拿着君莫邪给的金子银子,几乎是以鬼子进村一样的架势,在天香城各大店铺疯狂搜刮,什么顺眼买什么,什么贵买什么,那笔数目相当不菲的金子银票都在迅速的缩水之中,而他们购买的东西却是日益壮大,几乎以一座小山一座小山的速度增加!

这些天里,梅雪烟和蛇王都潜心消化通元丹的力量,那里有闲功夫管他们的这些琐事,直到今日,还是在无意中才发现君家前院竟多出了一批堆积如山的物资。

两大兽王倒是也聪明,将购买来的东西统统放到前院,在梅雪烟视线之外。梅雪烟一般都在雅香小筑,根本不会出门,两人都以为这样就能逃脱一劫,等回到天罚森林,怎么都好说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到头来还是被发现了……

于是今天两人还未来得及出门继续疯狂采购,就被梅雪烟堵在了家里。

君莫邪来的时候,两王正瘫在地上,一脑门的冷汗,一脸战战兢兢,稍动一下都是不敢。蛇王芊寻在一边幸灾乐祸的看着,丝毫没有同情之意。看着这两个夯货挨骂,似乎很是赏心悦目。管清寒在一边抿着嘴笑……

这情形实在是见怪不怪,这俩货三两天肯定得被梅雪烟收拾一回,开始管清寒还好心帮忙劝两句,待见得多了,也知道了那俩货根本就是没脸没皮、没羞没骚,蒸不熟煮不烂的货色,自然也就没有劝解的心情了!

谁看到这种挨了一顿疯狂地揍还在涎着脸耍宝、嬉皮笑脸讨好的货色,都不会有心情为他们求情了……

梅雪烟犹自余怒未消,抓起一件女式绸衫摔在了虎王胡裂地身上:“胡裂地!你看你弄得这一出,若你买得是用得着的东西,我还可不追究,可是我就不明白了,天罚森林除了玄兽就是野兽,你买这么几百件女人衣服回去做什么?你穿啊!?还是给你手下的老虎们穿?!还有这个……还有这个……你昏了头了!”

刷刷刷几声,几大件被摔在了胡裂地身上,一个盒子啪的打开,香气四溢,竟是胭脂水粉盒……虎王胡裂地满脸尴尬,口中‘呃……呃……’不停。

梅雪烟大怒:“你买了这个劳什子做什么?要往你浑身的毛上擦吗?嗯?胡裂地,你可真有出息啊!你你,除了买了一大堆女子用的东西之外,别的居然啥也没买……居然还有手镯,这是……”

突然勃然大怒:“这是什么?裹脚布?胡裂地!!!你这些买回去给谁用?”

胡裂地一个劲的擦冷汗,不敢言语。眼睛一个劲地瞟着熊开山,四哥,您快说话呀,这些可全是您列单让我买的,说是为了将来大姐的宫殿侍女啥的预备的啊……我黑天的冤枉啊,您倒是开口说句话啊……

熊开山蹲在地上,终于忍不住嘿哈一声,浑身抽搐着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门口的君莫邪也是忍俊不禁的嘿嘿了两声。

“你笑什么?你还有脸笑?!熊开山,你这笨熊!瞧瞧你买的东西,瞧瞧……瞧瞧……这,还有这……”劈头盖脸的一顿,熊开山身上顿时挂满了各色物件。

“茶壶……还有金杯,这杯子这么小……是你们能用,还是谁能用?衣服……熊开山,你真是上档次了,居然还买了熊皮大衣……我说……熊开山啊,你可是熊王啊!这不都是你们出产的吗?居然……买?”梅雪烟气不打一处来,俏脸发白:“你们是把自己当成暴发户了吗?拿着金子烧得慌是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