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土包子进城

<今日第二更!>

他本就是一头老虎,嘴咬乃是他的本能,但自从成为兽王、尤其是化身人型之后,这张嘴一直只是当做吃饭的家伙,从来也没有进行过攻击,总觉得自己这么高的身份若是再动嘴太实在也掉架子了。但今天怒气上冲,居然忍不住又动了老本行,咔嚓一口将成德操咬死了……

四周所有人同时石化!

人人目瞪口呆,个个瞠目结舌!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在噩梦之中吧?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看成德操大少爷威风凛凛,自信满满,一副眼看就要立了大功的样子,一直都是倨傲至极的德行,居高临下的说话,哪想到说了没几句话突然让人抓住,竟然一口咬断了脖子!

是对面的那人把成德操直接咬断了脖子!

人吃野兽大家都见过也都吃过,野兽吃人是固然稀罕,但仍然有人见过,可是呢,这个人吃人……那更却亘古未闻的奇事!

但现在这亘古未闻的事情,就活生生的、如此突兀地发生在了自己面前。看着成德操颈呛中还在咕嘟嘟的冒着血沫,人却已无声无息,显然是死得透了。

良久……二皇子眼睛瞪得几乎比胡裂地的眼睛还大,一根手指伸出,簌簌颤抖,只说出一个字:“你……”就突然弯下腰来,“呕……呕……”的大吐而特吐起来。

这个声音就像是最厉害、最恐怖的传染病毒,一时间吧所有人都给传染了,纷纷低头弯腰吐了起来,顷刻之间,南城门外尽是秽气冲天,地上一滩一滩的全是肠胃中的东西……

无巧不巧,君莫邪君大少爷恰在此时骑着马溜溜达达到了这里,一见竟然有这么多人围着,不由得甚为吃惊,悄悄一打听,这才知道二皇子大人也相中了这批灵药,正欲巧取豪夺。于是君大少爷眼珠一转,随便找个角落隐藏了起来,看看热闹,总不犯法吧?

胡裂地一脸无辜地看了看熊开山,挠挠头道:“四哥,这些人咋了?怎地都吐了起来?没这么巧一起发病了吧?”

熊开山无语,以手覆额——想把这装傻充愣的恶心家伙一脚踹死,下次打死也不带这个混蛋玩意出来溜达了,实在是太丢人了!

“再怎么说吧,就算你是皇帝的儿子,那也不能抢我们东西呀,抢人家的东西是不对的,你皇帝老子打小没教育过你吗?”胡裂地咧了咧嘴,振振有词。牙齿上鲜血宛然。

二皇子终于停止了呕吐,面青唇白,大吼一声:“来人呀!给我将这两个杀人狂徒乱刀分尸,千万不可损伤了灵药!”

侍卫们手颤脚软的举起了刀剑。

“慢!”二皇子的几位贴身侍卫可都是实打实的玉玄顶峰高手,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急忙跑上来:“殿下,稍安勿躁,此事还是以从长计议为上!”

他们倒是想从长计议,但人家胡裂地、熊开山还不愿意呢。这一路上已经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哪能再被人堵在天香城门口?这要是被君家人看到,不得笑话天罚兽王,一点镇场的实力都没有?!

熊开山“呼”地迈出一大步,大脚掌重重地落在地上,直接就是轰隆地一声巨响,一股肉眼可见的涟漪从他脚掌落地处扩散出去,整片大地一阵震颤,甚至连天香城的城墙也明显的轻微一晃,簌簌落下不少的尘土。

只听他怒吼一声:“统统给老子滚!”

这一声怒叫,可是集中了熊王的一身强悍元力,就如同是山呼海啸一般席卷而出,首当其冲的几人只觉得眼前一黑,耳中一阵轰鸣,紧接着就双脚离地,“呼”的一下子尽都倒飞了出去!

那几人远远飞出还不算完,“吧唧”一声落在地上,就像没蒸熟的馒头扔在了光滑的墙上一般那种动静。直接就是一动不动了,惟有七窍之中不住地有鲜血渗出来……

站得比较远的人也尽都站立不稳,头晕目眩,刀剑当啷当啷落地,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

二皇子很悲剧,也很凄惨,他站的位置实在不理想,距离声源相当的近,理所当然的被气浪掀飞,在半空就已经昏迷,护卫们纵然拥有玉玄实力却也是自顾不暇,任由尊贵的皇子大人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下体突然骚气冲天,臭气弥漫,紧接着白的黄的就打湿了皇子殿下的袍子……竟然是前后同时失禁!

胡裂地不满的掏掏耳朵:“四哥,你咋这么暴躁呢,留几个玩玩多好……”

“玩你个死人头!你都开始吃人了,还玩个屁啊?”熊开山简直想要将这头老虎一巴掌拍死,这丫的神经太大条了,这里可是一国都城,虽然自己两人任是什么事也不在乎,但自己两人始终还是要到君家去的,自己两人可以不在乎,可不代表君家也不在乎啊。

万一因为此事让君家受损失,惹得那风高人不满,那可怎么得了?熊王丝毫没有想到,他自己的所作所为比之虎王其实也强不了那里去。他这一声大喝,已经是惹了巨大的麻烦!虎王虽然弄死了一个,却也就只是惩处了一个跟班而已,他老人家却直接把皇子吓的拉了一裤裆,一裤裆的黄白之物啊……

两人不再说话,鹰视狼顾,龙行虎步,旁若无人的就想进城。

突然一个声音道:“呀呀呀,原来是两位大侠亲自前来啊,真是正式之极,君莫邪迎接来迟,勿请见谅啊。”随着话声,君大公子昂昂然风度翩翩的走了出来,笑容可掬。

“君莫邪?”两人都见过君莫邪,那时候君莫邪正在被梅尊者拎着打屁股,自然不陌生地。当然了,他们还是认不出眼前这个风度翩翩却又是滑溜之极的美少年就是当初在天罚森林里对自己呼来喝去的风大高人……

“正是正是,难得两位大侠还记得我,请,请请请。”君莫邪很殷勤的伸手相让。

“哈哈哈,君小子,你师父可曾对你说过?”熊开山大鼻子一耸,说道。

“说过滴,师尊让我好生招待,说熊四爷是他老人家的朋友。”君莫邪陪着笑,嘿嘿两声。

“那是!我们是朋友,老朋友呢!”熊开山和胡裂地大感脸上有光,熊开山更是大手重重的一拍君莫邪的肩膀:“想当初,我跟你师父就在这天香城外,不打不相识;大战三千回合,不分胜负!到了最后双方无奈,提出打赌,这才分出了高下。”

“啥,您能和我师傅周旋三千回合?那您起码也得是至尊层次以上的强者了吧?佩服佩服啊!”君莫邪忍住了笑:“但不知之后又如何打得赌呢?”

熊开山熊脸一红,道:“这个……其实说穿了也不丢人,就是你师父跟俺老熊比……”他突然压低了声音,在君莫邪耳朵边上得意的道:“……比撒尿,你师父确实是高人,技高一筹,熊某自愧不如啊。”

君莫邪一个踉跄,这货还真敢说啊!

这话要是让外人听见,还不定认为君莫邪的那位“师傅”是如何的一副猥琐的形象,居然与一个大男人比撒尿,你当小孩子撒尿和稀泥呢……这真是千古奇闻!

来到城门,君莫邪淡淡的吩咐守门官兵:“你们几个,还不赶紧去帮二皇子殿下收拾一下,告诉他,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去君家找我!恩,打开城门,让我们进去!”

守门官兵一叠连声的答应。看着君莫邪带着两人进城,才抹了一把冷汗。

这位君三少爷,现在在这天香城哪个敢惹?活的不耐烦了吗?上一次从天南回来,直接就是在这里大开杀戒,瞪眼就宰活人。哥儿们可都是亲眼目睹!他这朋友也够可以的,居然还吃人!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不过,君三少爷也真够大胆的,二皇子殿下就躺在那里,他居然也不过去看一眼……

……

熊开山这次却是第二次来到天香城,自然一切见怪不怪,但胡裂地胡大兽王却是生平第一次开眼界,一路之上硕大的脑袋摆来摆去,看得眼花缭乱。

天香城能成为一国都城,又岂能差了?比他们一路之上所经过的所有城池都繁华十倍以上,这让没怎么见过世面的虎王胡裂地一路之上口中啧啧之声就没有停过……

“四哥……这街道真宽啧啧,啧啧你看那……那是干啥的?”胡裂地好奇的……熊王闷哼。

“四哥……看看这布料,比我身上的兽皮还滑溜……啧啧……”胡裂地摸着一匹上好的绸缎赞叹……

熊王脸上泛起黑气。

“四哥……草!看那边,他妈的,竟然在买卖玄兽,想死啊!”虎王愤慨起来……

熊王满脸黑线。

“四哥……看这亮晶晶的……要不,咱买一个?”虎王凑了上去,一脸谄笑。

“你能不能闭上嘴?能不能?嗯?!”忍无可忍的熊王大眼睛一瞪,一把揪住了他衣襟,低声咆哮出口:“少说一句话会死啊,会不会死?嗯?你个丢脸的玩意儿!不许再跟我说话,我不认识你这个没见识的货!”

“我……我那个我……我那个我……”虎王不知道哪里又冒犯了这位四哥,貌似自己也没做什么啊,至于这么的大动干戈么?不由得直接手足无措了。

他那里知道,熊开山这位世外高人正自一路上端着‘前辈’的架子,一脸的深沉淡漠,与君莫邪并肩而行,看什么尽都是一脸淡然,似乎司空见惯,脸上神情看在外人眼中,就是一样的:‘这些,其实我家里都有,都比这好。’正是在装逼的境界中——面对君莫邪这位‘朋友弟子’,自己不拿出点‘师叔’的派头来,岂不是太跌份了?

但偏偏就在熊老四装逼的时候,虎王胡裂地却是一路土包子一般的大呼小叫起来……这不是给老子拆台吗。(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