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我就想……这样!

<今日第一更!家里突然来了客人,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更新晚了,抱歉的很。>

在成德操成大少爷做好了“万全”准备,打算前往“迎接”天罚二王的时候,君莫邪君大少爷这边也正好才刚走出大门,悠哉悠哉的骑上马也准备前去迎接那兽王二位。

对于熊开山和胡裂地到来的消息,君莫邪自然是第一个得到的。一想就明白,这准是给自己送药来了。起码在天香城这些人之间,君莫邪得到消息是最早的一个,至于听到一路盗贼猖獗,抢劫者人数异常恐怖的时候,君莫邪只是感到了好笑,由衷的好笑。

实在太好笑了!天罚森林的堂堂两大兽王至尊,亲自保镖送药,竟然被当做了肥羊,而且还是“大众肥羊”……还有那么多人胆敢来抢劫?这不是胆子上生了毛是什么?难道这个世界已经这么的疯狂了,小蚂蚁居然都敢打劫恐龙了?

尤其这俩人在君莫邪的帮助下位阶提升之后,实力暴增,可说早已经超过人世间的一般至尊水准,就以他们这两个玄兽王者目前的实力而论,只要是不碰上黄太阳那样的变态存在,随便走到哪里,也是万无一失!

甚至就算是不好彩遇到了如黄太阳一般的超越至尊层次之上的存在,以这两王联手之力,纵然不足以取胜,全身而退的把握还是十足地。

所以君莫邪根本就没有担心过他们护送的药材会出事,要担心也只会担心那些打劫恐龙的小蚂蚁,想想都替他们悲哀啊,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人怎么总是那么的想不开呢,贪婪是原罪!

说句不好听的,若是这两个人护送,路上居然还能被人给劫走了,那么熊开山和胡裂地这两大兽王也就甭回天罚森林了,直接找个地方买块豆腐一头撞死了去球!

所以君大少爷一点也不着急,悠哉悠哉地一路信马由缰,往南门而去。

他的情报,可以精确到具体什么时辰两王到达天香南门。所以他这个时间去,正好能碰到两王进城门,双方一点也不用耽搁,直接就迎到家里来。顺便在路上看看有没有美女,活动活动眼珠子,这几天炼药练功,眼睛都快憋蓝了。

熊开山和胡裂地两个人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终于到了天香了!累倒也不累,只是这路实在是太远了,这要是有鹤王、鹰王那哥几个一起来,那能用得了这么多的功夫啊……

这边才刚看到城门,就看到一彪人马浩浩荡荡地迎了上来,当先为首的一个少年,眯着眼睛很是热情,远远地一抱拳:“两位千里远来,一路辛苦了!”

熊开山于胡裂地顿时一怔,张嘴就道辛苦,套近乎?难道君家派来的迎接人手?

熊开山雄踞马上,狐疑地问道:“你是?”

“呵呵,在下成德操,乃是当今天香帝国皇帝陛下……”成德操笑眯眯的道。但他还未说完就被熊开山打断了,熊王眨巴着硕大的眼睛,很是有些疑惑:“啥?你是天香皇帝?”

成德操立时就是一滞,这啥人啊?这玩意是乱说的事吗?这可是掉脑袋、诸九族的天大罪名,赶紧接了下去:“……的王位继承人二皇子殿下府中客卿!”

这一绕,直接将两大兽王绕得头晕脑涨,这俩兽王本就是头脑比较简单的家伙,你这么兜来转去的一白话,没晕也得让你弄晕了,胡裂地晃晃脑袋,大是不满地道:“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是个啥?说得明白一点成不?你到底什么人?你拦住我们想干啥?”

成德操脸色一红,心中怒骂:原来这二人竟是两个全然不懂礼数的蛮子!而且看这意思还都很笨!我们素不相识,你说我拦住你想干啥?难道你们长得很英俊么?

不过既然是笨人就更好糊弄了,成大公子强抑怒气,将本来就热情洋溢的笑脸再加几分“亲近”之意:“听说两位远道而来,身上还带了不少的药材;呵呵……敝上闻说,甚为感兴趣,特意派在下来与两位英雄协商,远道来到天香,想必也是为了黄白之物,蔽上添为地主,颇有襄助之意,却不知……”

“你小子是想要我们的药?”熊开山用一副看白痴看死尸的眼神看着成德操。

“不是,不是,两位所有之药材尽是稀罕之物,在下那里有这么大手笔。”成德操急忙解释:“敝上,就是当今二皇子殿下想要收购两位的药;不知二位想要如何交易呢,无论是用黄金又或者是白银都不是问题?”

在成德操想来,自己已经抬出二皇子这杆大旗,又说明了价钱好商量,这俩人若是试想的,就不得马上诚惶诚恐地将灵药献上来?然后自己假意勉励一番,带领他们引见一下二皇子,给点赏赐,也就罢了,就算这两人脑子当真不灵光,不识抬举,自己也说明了可以用黄白之物交易,多给一点钱也是打发。

山野草民,有几个曾经见到过皇子?更不要说是跟皇子做买卖了,这也够他们光荣吹嘘的了,至于交易价钱具体是多少,那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二皇子?”胡裂地张了张嘴:“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天香皇帝的二儿子吧??”

“正是二殿下!”成德操越来越是不耐,特意在‘二殿下’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真是俩土包子啊,什么叫做‘二儿子’?这是乡下人才说的话。实在是太不会说话了。

“不卖!”熊开山鼻孔朝天,喝道:“赶紧滚一边去!”

“好狂徒!竟敢如此的放肆!”正在一脸傲然的成德操浑身都哆嗦了起来!万万想不到,两个野人,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拒绝二皇子殿下的笼络!

“早看出你们这两人不是善类,想必那灵药也是尔等杀人越货得来的,来人啊,将这两个宵小之辈拿下,若有反抗,格杀勿论!千万小心别损了灵药!”成德操面如寒霜,大手一挥,森然下令!

“还不是想要抢灵药吗?这一路上想要我们的灵药的家伙估计至少也有个三五千人了,你小子知道这些人现在都在那里吗?老子今天达到目的地心情算是不错,你小子要是现在把路闪开,老子就算是发个善心不弄你小子了!”

胡裂地抱着膀子歪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成德操,心中真真有些好笑。这人世间不知死活的人也太多了吧?就比如眼前这位,充其量也就是个金玄层次的修为,率领着一群还不到银玄的垃圾手下,居然就想抢天罚至尊兽王的灵药……

这要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了大牙?

真是滑稽啊。

“我管他们是什么人,也无需知道。”成德操傲慢的斜着眼道:“我只知道这里乃是天香都城!天子脚下!无论你是谁,有多了不起,到了这里,都要老老实实的,是条龙,你得给我盘着;是只老虎,你得给我趴着!难不成就凭你们区区两人还想翻上天去!就凭你能说出这番话,就可以证明你们两人必是贼人无疑了,本公子今天也发个善心,你们两个野人若是识相交出这批药材,本公子就做主放你们离开,若是再敢放肆,嘿嘿……”话虽未曾说完,杀人夺宝的威胁之意已然昭然若揭。

虎王胡裂地顿时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般大,说龙,那是传说中的东西,谁也没见过……但是老虎……胡裂地可是一头实打实的老虎,而且貌似还是虎中之王!

成德操这句话的本意虽然就只是比喻而已,但听在这位虎王耳朵里,却无疑是眼前这个蝼蚁都不如的人物,竟然想要伟大的虎王殿下趴下来摇尾巴!

胡裂地的眼睛慢慢的眯了起来,阴沉沉的道:“我若是不想趴着呢?我就想放肆一下呢?”

“不想趴着?想放肆一下,即刻叫你们血溅五步,横尸当场!”成德操大怒,根本就没想过这人怎么没问‘若是不想盘着呢’,反而问‘不想趴着’?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自觉得已经感觉到自家尊严受损,顿时狂怒,口中不断呼啸,让护卫们上前,尽快的抓住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就算不真个血溅五步,也要先痛打一顿再说!

“慢!”一个很是威严的声音传来,二皇子殿下缓步走来,带着一脸礼贤下士的笑容:“两位英雄,在下乃是天香二皇子杨……”

“英你妈个熊!”胡裂地爆发了,这位虎王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顿时愤怒:“什么狗屁皇子?你算是什么狗屁玩意?皇帝的儿子就了不起吗?操!竟然敢为难大爷我,我真想,我真想……”

虎王实力肯定是高得没得说,但脑子也是笨得没得说,“真想了”半天愣是没说出半句狠话来,那叫一个郁闷,算了,行动才是最实际的,直接一伸手,胳膊嗖的一声就像是拉开了弹簧一般,肩不摇头不动,就一下子将成德操这个讨厌到极点的家伙抓了过来,张开血盆大嘴,咔嚓一口咬断了脖子!

“我就想……这样!”

嗤嗤的鲜血喷泉一般的喷了出来,胡裂地满嘴血渍,眼神狞恶。但他的劲气护住自身,那么多的鲜血竟然一滴也没有落到他身上。大口一张,将口中那块肉吐了出来,啪的一声落在地上,骂道:“呸,这人的肉怎么这么的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