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拷问

<今日爆发第四更……送到!!>

他说到这里,见黄老的脸上大为欣慰,捋须微笑。这才又接了下去:“不过,我们需把两件事分而化之,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乃是焠骨丹,这点却是决计不容有失。再来,黄家之仇,也是不可不报的。这就一点的权衡上,黄老应该有打算了吧?”

他这番话说得极为圆滑,可谓谁也不得罪,但却指出了一点,焠骨丹却是决计不容有失的!这才是最重要的。

黄老沉吟半晌,道:“目前已经确定焠骨丹乃是与君家唐家有关系,我们若是现在就展开行动,逼问出焠骨丹的下落,或者查出炼制焠骨丹的人是谁,将丹方搞到手中,那就一切问题迎刃可解了。到那时,不管是君家还是唐家抑或是独孤家,都可痛宰而无任何顾虑!”

“黄老所言甚是。但在焠骨丹之事尘埃落定之前,对君家和唐家不宜采取行动!”少宗主沉着的道。

“那是自然。不过,若是想在不知不觉中逼问出焠骨丹的下落,依靠现在我们黄家的力量,却是万万做不到的。恐怕还需要大伙中的几人出手,才是万全之道。”黄老看着另外几位紫袍人,阴森森的笑了笑。

少宗主微微点头。

那几人同时抱拳行礼:“为了血海,我等当仁不让!”

黄老恩了一声,道:“事不宜迟,今天晚上就可以行动了。”他眼睛一翻,顿时两道锐利的目光如同两道利箭射出,带着无匹的杀气……

……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君莫邪的预言不幸应验。让唐源不住的诅咒这丫直接就是一个乌鸦嘴!说啥就有啥,而且还全是不好的事……

贵族堂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无数高来高去的高手们呼啸而来,呼啸而去,一波又一波,几乎就没有停歇的时候。

这一夜动静格外大。

海沉风与宋伤两大天玄高手先后应付了三四拨人马,随便一波也尽都不是白给的,两大高手勉力应付过去,已经是很有些困乏了,刚想洗洗休息下,却在这时候又来一批,两人大怒!他妈的居然还不让睡觉了!

于是两大高手很是有些疯狂的追了出去,红着眼睛一直将这拨人马追杀的鸡飞狗跳,大大的出了心中一口闷气,这才得意洋洋的归来,但他们归来的时候,唐源这边却已经完事了……

海沉风两人刚追出去,唐源的卧室之中的窗子突然无声无息的打开,两条人影若是浮云一般飘了进来,全无半点声音,床上的唐源依旧是呼噜声大作,震天撼地。

定睛看了看床上的这个庞然大物,两个人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这货也太胖大了吧!本还打算将这家伙掳去慢慢拷问,但一看这堪比大象的体型,两人不约而同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拎着这么一个大胖子,不要说是无声无息的飞掠而走,简直是连出贵族堂的大门也颇为困难。目标实在太大了,根本无处隐藏啊。

再说了,这根本就是一件相当需要考验的力气活啊……再说,看着这家伙一身肥油,看看就恶心,更不要说是背着走……还是干脆点,就地问话吧。

不得不说,长得胖了自然不是好事,但像唐源这样胖成这样,遇到这种事情,居然是一件好事!而且是大大的好事!若是被这两人劫掠而去,天知道会受多少苦头,就算什么都招了,也未必能回得来……

可见凡事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两人身形一动,飘到了床边,伸出手在唐源头上拍了拍,唐源翻个身,肌肉滚滚中,呼噜依旧。

两人相对愕然。万万想不到这家伙竟然如此的没有警惕性!被人拍了头居然还不醒来!

啪啪两声,两个嘴巴子打上去,唐大少居然依旧是睡得很香。其中一人心中发怒,一把揪住唐源睡衣前领,生生的从床上揪的坐了起来,肚皮滑溜溜的顺势而延,一直将脚面也覆盖住了……

唐源就这么两手耷拉着,脑袋歪着,口水嗒嗒滴,呼噜竟然仍然没停……

“服了!”其中一个黑衣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大大的叹息一声:“老夫活了近两百年岁月了,第一次见人这么能睡……这家伙上辈子难道没睡过觉吗?这么折腾竟然还不醒!简直是奇闻!”

“干脆给他个痛的,保证他立即就醒来!”另一人提议。

“不可,那样一来,这胖子的嚎叫只怕瞬间就能震动九城,动静太大,反而不美。”拎着唐源的那黑衣人叹了口气,另一只手伸出去,一把捏住了唐胖子的鼻子。只感觉触手油腻腻的,就像是捏住了一截未经处理的猪大肠……

黑衣人强忍住恶心,继续捏住。

唐源在睡梦中突然感觉到呼吸不畅,张着嘴喘了几口粗气,猛的打了几个响鼻,这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直接就是一口浓痰,咳嗽一声就吐了出来。

那黑衣人正捏着他鼻子,万万想不到这位胖子说什么也是位世家公子,竟然如此没品……根本就没想到躲闪,竟是就这么被喷在了脖子上,顿时感觉滑腻腻的难受之极,几乎要呕吐。

手忙脚乱的擦了去,恶狠狠气不打一处来的低吼:“胖子!他妈的别动!你要是一乱动老夫就拧断你的肥脖子!”

唐源这才惊觉自己居然落到了如此危险的境地,睁着圆溜溜的小眼珠就要惊呼出声,却听见了这句威胁,顿时又憋了回去,喉咙里发出几声类似于母鸡下蛋的声音,可怜巴巴的没有说话。

“我问你,那焠骨丹在哪里?赶紧给我交出来,老实交出,留你一条活命!”黑袍蒙面人恶狠狠地问道。他也是修心养性多年之人,本来没这么容易发怒,但这次实在是阴沟里翻了大帆船,竟然被这么一个实力低微的猥琐胖子,而且还是在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将一大口浓痰吐进了自己的脖颈中,心中那股子腻歪就甭提了……

“焠……焠骨丹?”唐源迷迷糊糊,终于惊醒,突然眼睛一眨,干嚎了一声:“君莫邪……你丫真是个乌鸦嘴……”

“你给老子闭嘴,不想活了是不是!”黑袍蒙面人几乎暴走,抓起他的肥肉狠狠一拧,接着用手便掩住了他的嘴巴。

唐源一声痛叫被噎在了喉咙里,只疼得浑身发抖……

“焠骨丹!到底在哪里?那药丹又是谁炼制的?丹方在哪里?胖子,你要是不说,老夫将你的一身肥油一点一点地抽出来点天灯!”黑衣蒙面人恶狠狠的威胁。

“我我……我说……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唐源立即决定屈服:“嘶嘶……但你……先……松开我的……****哇……”原来黑衣蒙面人这一抓一拧,却是直接抓在了他胸脯上……

才一听最后那几个字,那黑衣蒙面人大是一怔,随即勃然大怒:“你那里有什么乳……草!”这才发现自己抓的位置,可是就是那里,忍不住咒骂一声,急忙松开,只觉得那只手突然很不得劲,他妈的,老夫一百多年的威名算是让这胖子毁了,居然抓了男人的那啥……这胖子实在是胖得太离谱了……

“你小子快点说!”老头抓狂了。

“焠骨丹是谁炼制的……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唐源嘶嘶的抽着冷气,急忙说道:“至于丹方什么的……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个拍卖的小伙计。”

“我操你母亲!你敢耍我们!?”黑衣蒙面人勃然大怒,一把卡住了他脖子。

唐源顿时被掐的白眼乱翻,但唐源这家伙最是敬重自己母亲,本来已经屈服了,听见这黑衣蒙面人居然骂自己母亲,顿时也是勃然大怒,浑然忘了自己眼下的险恶处境,挣扎着骂道:“我草……你姥姥!我我……我那是没说完……你这个老王八蛋……你敢……骂老……子!……呃……饶命……”随着脖子上愈发喘不过气来,唐源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打算,立即开始求饶……

砰砰两声轻响,唐源的嘴又被捂住,这一次,额头上疼得黄豆般的汗珠嗒嗒的滴了下来……却是因为这句骂又狠狠挨了两下……

“继续说,老实交代!”黑衣蒙面人没好气的道。

接连吃了几次苦头,唐源终于服气,老老实实的开始交代,说的又急又快:“但焠骨丹真不在我这里,那么宝贵的药丹一直都搁在君家,以前的那些东西也都是……每次都是拍卖之前才秘密送到的。毕竟,这些东西,可是太贵重了……放在贵族堂,太不保险……万一丢了,杀了我,我也是赔不起滴……”

“君家?”两个黑衣蒙面人对望一眼,点点头。胖子说得大是合乎情理,这一点,本与他们所分析的,基本一致。

“放在君家什么地方?混账!君家那么大,怎么找?你小子一点用处都没有,可以去死了!”黑衣蒙面人依然是压低着声音,狠狠逼问。

“不要杀我啊,我跟您说,那东西是……在雅香小筑。”唐源一脸的惊慌失措:“饶……饶命……我可是什么都说了,千万不要杀我……”

“贪生怕死的废物,雅香小筑……就是君莫邪的那个姘头管清寒住的地方?”两个黑衣人对望一眼,点点头。看来对君家,已经很了解了……

“对,对对对,就是那里。”唐源点头如鸡啄米。

“雅香小筑……知道了这个,就有把握了。”两个黑衣蒙面人鄙夷的看着胖子:“都说胖子最怕死,果然不假!”(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