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今日第二更,四千字!>

君大少爷嘴角狂傲地勾起,慢慢的道:“半年前,君莫邪还只是个只得三品末流水准的纨绔败家子,在远赴天南之前的君莫邪也不过就是一个只得玉玄层次的小角色,如今的君莫邪或者仍不入天罚一干兽王的法眼,但却已经是实打实天玄中段修为,梅姑娘纵然久历悠悠岁月,睿智至极。却又如何能判定,君莫邪无法在余下的不足三年时光之内,攀升至至尊之境,甚至更高!究竟是谁在痴人说梦,就以未来的事实证明吧!”

再听君大少爷的“狂言”,梅雪烟竟为之哑然,不错,只得大半年的时间,就由一个几乎什么都不是垃圾蜕变成了天玄强者,完成了常人一世也未必能经历的过程,还有两年多的时间,怎么就不能再作突破呢!

愣然间的梅大美人耳边再响其君大少爷的声音:“我君莫邪想要做的事,世间还没有什么能够阻挡!纵然是天,也不行!”

君莫邪这句话的语气很平淡,但其中蕴含的豪气,却是令梅雪烟两女为之动容!

几在恍惚之中的梅雪烟慢慢地眯起了眼睛,因为,君莫邪在说这一句狂傲的话的时候,她竟然莫名其妙的感到了相信!且是由衷的相信!

而以自己坚毅的心境来说,能发生这种情况,无疑是很可怕的!

“这一次,听说你要在你的那座贵族堂拍卖一种叫做‘焠骨丹’的灵药?”梅雪烟淡淡的笑着,暗中却已经运起了元力,意图尽速平复自己的心湖悸动,维持自己的冰心一片!

“哈哈,什么灵药,就只是一种小玩意罢了,难道梅姑娘也有兴趣?”君莫邪笑了笑。

“小玩意?君公子你可真敢说。这种小玩意对我们玄兽来说或者是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但对于你们人类玄者来说,却是乾坤再造的好东西,难道这份认知令师竟都没教导过你吗?!而你,竟然就这么拿出来拍卖!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胆子真大。”

梅雪烟微微笑着,眼神中有着凝重:“我想,这次的拍卖,一旦确认拍卖物品的真确性,甚至三大圣地也极有可能会派人前来,能够将先天所生的人体骨骼再淬炼一遍的丹药……在这世间,绝对是从没有出现过的千古神品。”

“三大圣地也会来人?这不大可能吧?这药丹充其量只是能稍稍紧密一些人体骨骼的寻常货色而已,以三大圣地屹立数千年的底蕴实力,怎么可能看得上这种东西?”君莫邪愕然。

“怎么不可能?只是寻常货色?你还真敢说,你也是玄者,难道不知,人类的身体,不管是天纵奇才也好,还是后天勤修苦练也罢,总会多少有些不协调。同一时间里,做到了这个招式,就不能做另外一个。所以,玄者的武技,就有了相对的缺陷!而我们通常将这种缺陷叫做‘破绽’!还有出手快速与否,这些尽都与骨骼筋脉有着异常密切、直接的关系。”

“有不在少数的高手,穷其一生,都在追求能够提高哪怕是弹指之间的速度,却终究不能突破。”

梅雪烟有些无奈:“而你手中掌握着这种东西,极有可能令到卡在某个境地的高手造成突破,而你竟然拿出来拍卖……你可知道,就算是至尊层次之上的高手,他也只能以本身天赋的身形骨骼来修炼,从来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改变。但若是得到了这种焠骨丹,服下之后,哪怕只要有一点点的功效,借助骨骼的稍稍变化,也足以让这些强者的实力更进一步!你应该知道,在这种强者的基础上再进一步是如何的困难……”

“原来如此……我倒是有些忽略了。”君莫邪沉思着点点头:“看来是我把这个事情想得有些简单了。”

他抬起头,道:“梅姑娘,多谢你刚才的指点,……你们二位固然实力超然,但住在这里,也未必很方便。不如……干脆就住到我家里去算了,和清寒姐作个伴,反正你们也认识。这样一来,我们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照应,想要商议什么事情,也方便一些。”

君莫邪又在心中打着如意算盘,若是将这两个美貌如天仙的女人请回家,那不啻是为君家再请了两尊护身符,而且是强大到了极点的那种,这两个女人除了美若天仙之外,实力更是强胜天神。

当真是诸邪辟易!

一位远在至尊层次以上的梅雪烟,一位堪比八大至尊实力的蛇王!另还有一位草原鹰神鹰搏空在家里……这样的实力,不要说是天香皇家,就算是其他的所有至尊齐集,又或者是三大圣地来犯,也可保自身万无一失。最不济自己在乎的人肯定是不会受到伤害了。

而那样一来,自己就可以完全放下心事,专程跑去东方世家,然后绕道风雪银城,解决这段长久以来的夙愿!

剑峰崩塌雪山!三叔三婶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才是君莫邪这段时间以来最终的努力之所在!

不过,不论她们住不住进去,自己本身的实力,却是一定要发疯似的苦练了!一定一定,一定要将实力提上去,突破开天造化功,突破玲珑鸿钧塔!只有突破,自己才能够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

“好!那我们就厚颜叨扰了,我也想趁此机会,看看能不能有机会与令师深谈一次,加深一下彼此的合作空间。”梅雪烟踌躇一会,终于答应。

君莫邪大喜。

三人一路同行,往天香城走去。路上,君莫邪好奇的问了一句,“梅姑娘,你曾经说过,那些狼性人每在出招之前就会大吼一声,到底吼的是什么?”

梅雪烟深深地蹙起了秀眉,想了半天才道:“好像是……‘霸硌’……距离上次大战实在是太久远了,我也不是记得很清楚。”

乍听此语,君莫邪突地怒气冲天起,恶狠狠地咬着牙,骂道:“霸硌轧路!”

“对对,他们就是说的这个……你怎地知道……”梅雪烟连连点头,长远的记忆终于想起,却又带着无比的惊奇,对君莫邪道:“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师父也参加过夺天之战?”

“……”君莫邪无语,脚下走得更加快了。

将梅雪烟两人带回君家,君莫邪安排她们跟管清寒住在一起,毕竟是曾经的熟人,然后自己马不停蹄的开始练功。这几天里,收到的请柬足有厚厚的一摞。三位皇子的请柬,各大世家的请柬,甚至,还有天香之外的玄气世家闻名前来相见的……

君莫邪一概置之不理,那里有闲功夫搭理这些有的没的地小角色!

唐源这段时间更是忙得焦头烂额,一方面要筹备焠骨丹的拍卖,另一方面也在紧锣密鼓的对付黄家,所有事尽都雷厉风行了起来。

胖子也终于发现,自己将要主持的这场拍卖,恐怕不是很容易的。至少不再像以往的那几次那么容易,可是纵然是认识到了这一点,拍卖仍就是不容更改地!

另外最倒霉的一家则是金东城黄家。黄家自从儿子进入天香城以后,一直在做梦,儿子能够携美归来,或者与独孤家的婚事有了希望,自家实力必将再度飑升,美啊……等来等去却等来了一个天大的噩耗!

儿子突然被杀不说,而且独孤纵横老爷子竟是冲冲大怒,非要黄家给拿出一个具体说法……这一来,黄家算是彻底地慌了神。

这边独孤老爷子还没应付过去,黄家所属的生意全面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几乎所有的合作伙伴尽都在一夜之间纷纷离去,直接单方面的切断了合作关系。而且,自己家的生意更是被人压得直接不要说是抬头,完全就是赔本大甩卖。

这还不算完,隔三差五的被人砸场子,一天好几次的遭受地痞流氓的勒索,家里出去的人员,无不是鼻青脸肿的回来,伴随着浑身的淤伤。

连当地的官府,那原本经常坐在一起摸着酒瓶底谈天的城主老爷,也很直接干脆地板起来了阎王脸。打个比方说,办一件事正常的手续需要三天,以往的黄家半天就能办完,但是现在,半个月了还没走完三分之一的程序……还不能发牢骚,一旦发牢骚,就会立即停止办公,然后也不是不能再办,就是要从头再走一遍过程……

事到如今,若是再不能醒悟得罪了一位强势人物,那黄家直接就可以说是愚蠢到家了。黄老爷子亲自出马,拜访独孤世家,狠吃了个闭门羹,几番周折之下,好不容易见到了自己的女儿,这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实在是死的不冤,居然是得罪了一位黄家万万不能得罪、更加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而且是往死里得罪!

听到这件事情的真实原因之后,黄老爷当场腿脚发软,险些晕了过去。不由得为之老泪纵横!我的儿,老爹可是不反对你争风吃醋,可你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吧?跟唐家君家争风吃醋,甚至还要弄死人家,你那里来的这么大的熊心豹子胆啊。

儿子死了,自然是仇恨!但这点仇恨若是跟整个家族的利益存亡相比较起来,却又显得是这样的微不足道了……毕竟上上下下几百口子人还是要生存都要吃饭……这些都比一个儿子的分量要重的多!

眼看着家族基业一点点的衰败,家族财富更以一日千里的速度急速缩水,黄老爷子急了……正要不顾一切的抛下老脸向唐源大少爷求饶的时候,黄家却意外的出现了转机!

这个转机的意外出现,却是让黄老爷信心倍增,不仅再不打算去赔礼道歉求饶了,而且还打算连本带利的拿回来,还得让那个该死的大胖子和君家那个纨绔跪地求饶!否则,绝不轻易放过!

甚至,黄老爷子公然的放出话来:我黄家不畏强权,不管是谁,得罪了我们,就要付出代价!谁逼死了我的儿子,那就用他的命来赔!

不管你是谁!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再然后,黄老爷子红口白牙地将这件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独孤世家与我们原本就有婚约,如今为了攀附君家,毁约另嫁,卖女求荣!我黄家甚为不齿!但,婚约既定,不得更改!虽然小儿已死,但独孤家的姑娘却依然要依照婚约,嫁入黄家!

否则,人在做,天在看!天日昭昭,善恶有报!

再者,针对唐源,黄家主更显得强硬无比:我儿子不就是不小心把你推进了茅坑里面洗了一个澡吗?你至于这般的不依不饶吗?杀了人还不算,还要用这般恶毒的手段来对付我们,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这个事实,掀起了轩然大波,唐胖子掉进茅坑的事情顿时家喻户晓,这让唐家老爷子等人勃然大怒,唐胖子为此更是狠狠的吃了几次苦头……不过胖子也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因为,若是没有这场焠骨丹的拍卖,黄家的这位靠山恐怕等黄家死绝了也不会出来更不会知道……

黄家更是刻意针对君家三少君莫邪:你这个天香第一纨绔败家子不就是命好些拜了个有点能为的师傅吗?真以为自己就是超级世家了?竟然祸乱朝纲,欺男霸女!硬夺他人未婚妻更将人逼死……这是何等的恶毒!如此行径,如何容得?更何况,抢的还是我黄家的媳妇,简直就是找死!

另一方面,黄家直接派出了好几位高手,将之前去捣乱的混混们,和一些不合作的商旅们狠狠揍了一顿,只打得哀嚎遍野,一片凄惨。

黄家旗帜鲜明:誓要与这等不知廉耻的三大世家斗争到底!绝不屈服!

黄家底气十足!

这个消息一传出去,顿时朝野震动,天下哗然!谁也不会想到,区区一个黄家,这也太疯狂了?竟然有这种胆量,直接同时面对天香独孤、君、唐三大世家,难道是吃撑了不成?

难道黄家那老头的脑袋被驴踢了不成?因为儿子被杀,脑袋直接进水、糊涂了?同时招惹君家,唐家,独孤家!这简直就是疯子的行为啊!说是丧心病狂,也是绝不为过!

顿时无数的人都在冷眼旁观着这次事件如何落幕。大部分人都认为,黄家这次铁定的完蛋了……

还有人纷纷猜测,难道黄家是得到了什么凭恃?要不然,怎会这样?怎敢如此?(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