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威胁你,又如何?

<今日第一更!>

梅雪烟等了一会,见仍旧没有任何动静,突然冷笑一声,一挥手,一道劲风无声无息地卷出,在她的侧面,数棵参天大树,随便一棵也足有几个人合抱粗细,却在她这一掌之下,无声无息的一阵颤抖,然后刷的委顿了下来。

先是从树根开始,然后是树干慢慢往下落,下面的已经成了一堆粉末,上面的持续落下来,接着变成粉末,最后,庞大的树冠也在慢慢缩小,慢慢落下……

茂密的山林中,八棵大树如是突兀的消失,地上,只多了八堆细细的粉末,犹如灰白色的灰堆,静静地呆在那里,每一个灰堆,都是标准的圆锥状,丈许高,而在这个过程之中,竟是没有任何一点声音发出。

似乎这片山林中,从来没有过那八棵树。而这八个灰堆,更是从亘古以来就存在在这里,一直没有改变过……

君莫邪真真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是什么功夫?竟是挥手沧海桑田?这个梅雪烟的实力,竟然已经恐怖到了这等地步!

梅雪烟雪白的衣袍轻轻飘动衣角,淡淡地道:“君莫邪,你还不打算出来,看到了吗?我这样的功力,你们君家谁人能敌?我数到三,若是你还是坚持不出来,我立即动身去天香城,杀死君战天,和君无意!我知道你,你曾经说过,你最不愿意接受威胁,但我这一次,就是要威胁你!纵然你那个神秘师傅可以与我匹敌,他能守护你们家满门一辈子吗?他能在我手下守护得了所有人吗?”

她的眼睛依然淡漠的看着天空,红唇微动,淡淡地道:“一!”

但此时树中的君莫邪已经彻底震惊了!她到底是如何知道此地的隐伏者就是自己的?而且还说得如此笃定?当梅雪烟说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君莫邪真的已经有些打鼓了。

正如梅雪烟所说,她这样的身手,若是存心要杀一个人,就算是八大至尊齐聚,也是防不住的!

犹豫间,只听梅雪烟淡淡地道:“二!”

她绝美的脸庞微微上扬,依然看着天空,就像是一个正在数星星的纯真的小女孩。但这两个数字的杀伐决断,却是异常斩钉截铁!

“看来,你是真不打算出来了。”梅雪烟轻轻叹息一声:“那也好!我这就去杀君战天和君无意,希望你能来得及阻止!对了,你又那里有能力阻止得了本座,赶紧去找你那师傅求助吧,希望他能赶得及!”说着,她轻轻的站了起来,脸上杀机一动,四周的温度似乎骤然下降。然后她身子一闪,曼妙的身躯在空中凝成一道白线,只一瞬间已经出去了二十丈!

那个方向,正是去天香城的方向!

突然!

“慢!”在她身后,君莫邪终于出声。梅雪烟站定,慢慢回头,只见就在自己原本坐着的地方,一个白衣少年挺拔的站立在那里,看向自己的眼神,冷峭而无情、犀利而决绝!

“果然是你!当真是你!”梅雪烟冰冷的一笑,轻轻将一缕飘到额前的秀发拢到了耳后,慢慢的走了回来。

“你到底是如何确定是我?我自信我师门秘法绝无破绽,当世决计无人能破!”君莫邪已经现身,也不必再躲躲藏藏,索性落落大方的一屁股坐在梅雪烟原本坐着的地方。咧了咧嘴,笑道:“这里还有些温热……我的屁股竟有些很舒服的感觉,真是很舒坦……”

梅雪烟霜雪一般的眼神狠狠一瞪,眼底深处一窘,这才淡淡地道:“是你自己告诉我的。”

“我自己告诉你?”君莫邪有些奇怪。

“你的这门秘法无疑了得,正如你所言,只怕当世当真无人可识、可破!但是也正是这门功法的唯一性才告诉了我……你当日在决战萧布雨的时候,我却曾很仔细很认真的观察过你的身法。别人都知道你身法巧妙,千变万化,让人根本不知道你的人在那里,忽左忽右忽前忽后,但我却可以看出来,你当日所用,有很多早已脱离了身法的范畴,因为你每次失去踪影,根本就是使肉身处于一种特异的状态之中,等于是完全消失!而绝对不是躲藏了起来,又或者是因超速度的消失,这一点,我已经可以确认。”

她淡淡的笑了笑:“而想要跟踪蛇王,就算是我,全力施为,也是做不到!因为她的天赋本能乃是来自天授,绝对没有任何人能完全不露自身痕迹的一路追踪,但事实上,芊寻却正是被人一直追着尾巴跟到了这里,而那人竟是完全没有露出自身的任何痕迹,环顾当今之世,除了你师门秘传的这种神奇的能力之外,我真的想不出这世间还有什么人能够做得到!”

“所以,在蛇王一说被人追踪却没有发现追踪的人的时候,我就已经肯定了是你!因为若是你师父,便不会这么无聊……”梅雪烟淡然的看着君莫邪:“而事实证明,我猜得没错。”

“你既然猜到了是我,那你还是要威胁我?你知道你刚才的说辞已经触动我的底线?迄今为止,所有触动了我底线的人都要付出最惨重的代价,没有人可以例外!”君莫邪很郁闷,所以说话也没有什么好气。

“那不是威胁,我刚才说的只是一个很有可能发生的事实。因为若是你当真不出来,我一定会杀死我说的那两个人。”梅雪烟轻描淡写的道:“我更不会跟你开玩笑的。对我而言,杀死两个人,还用不着恐吓,更算不得什么大事。”

“你这是在逼我?”君莫邪眼神锐利的射出,冷酷的看着梅雪烟,一字字道:“逼我与你作对?你觉得你能玩得起吗?”

梅雪烟晒笑一声,很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君莫邪,衣袖一拂,犹如流云飘来,眼神冷漠而睥睨:“与我作对?我真不明白你从何而来的如此强的信心,就凭你那个虚无缥缈的师傅?”

君莫邪眼神看在这张所有男人看后都会心驰神摇的绝代玉颜之上,没有半点的怜香惜玉之色,缓缓道:“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凭得尽都是自身实力,任何外来之力都不可恃。可是,梅雪烟,你是不是以为,你是个女人,身手好,武功高,更生得风华绝代,举世无双,我就不会对你下杀手?或者,你认为我不会杀女人?”

“那又如何?”梅雪烟微微侧了侧头,夕阳照在她雪白的脸颊之上,宛若透明一般,整个人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梦幻感觉。

“男人女人,对我来说,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一具皮囊而已。你长得再漂亮,死后也是一堆骨头!本公子对一堆骨头毫无兴趣!”

君莫邪浑身散发出邪异之气,眼瞳慢慢的变得凌厉如剑,锐利如刀,咄咄逼人的看着梅雪烟,一字字道:“所以,女人,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有什么样的雄厚资本,但你千万要记住,千万千万……不、要、试、图、触、碰、我、的、底、线!要不然,你会非常的后悔!你将要付出你难以负荷的代价,你信也不信!”

“现在换你来威胁我了吗?”梅雪烟仰首看着天空,眼神中仍旧无惊无怒,慢条斯理地问。她心中甚至觉得有些滑稽,君莫邪,这样一个在自己眼中蝼蚁一般的实力,竟然在威胁自己!

“威胁?我可不觉得我刚才是在威胁你,我只是在陈述一个很可能会发生的事实!再说,我就算威胁你又如何?!”君莫邪冷笑一声:“怎么?你也和我一样,不接受威胁吗?”

不动声色的,君莫邪反击一招。

同样是威胁,但,梅雪烟威胁君莫邪,君莫邪感到的是愤怒,反过来君莫邪威胁梅雪烟,梅雪烟感到的却是耻辱!

身份的悬殊差距,不容许君莫邪如此的威胁!

君莫邪话音刚落,只觉得眼前白影一闪,一只手掌刷的扇了过来,直到快要接近自己的脸颊,空中才响起一声‘咻!‘的声音。

避已不及!没想到梅雪烟的速度这么快!君莫邪眼神冷凛,索性不闪不避,也是反手一掌,抽向那张天下仅有的绝色玉容!毫不留情!

“咻!”

梅雪烟身子一仰,君莫邪的手掌“刷”的从她脸颊上空抽过,但也因此,君莫邪也闪过了她的一击,两人身子竟是同一个动作——后仰——出脚!

梅雪烟脚如闪电,直踢得是君莫邪的膝盖。

君莫邪右脚同样踢出,方位却是梅雪烟的丹田!

同时,梅雪烟右手圈转,五指成钩,狠狠抓向君莫邪的眼睛。

君莫邪掌做鹰爪,也是狠狠抓下,目标却是梅雪烟的咽喉!

这两位高手,竟然不约而同的以肉搏的方式来发泄自己心中积蓄到极点的怒气,针尖对麦芒的纠缠在了一起。

君莫邪是没得选择,因为他的玄气也好,灵力也罢,自知面对这个实力高深莫测的女子尽都低了不止一个档次。

所以他唯有用这样的方式。

但梅雪烟竟然也舍长用短,同样的对应,却有些耐人寻味了。再怎么说,在这种贴身肉搏之中,女子始终是比较吃亏的。

砰!

两人的身子同时倒飞,君莫邪多退了一步,踉跄站定。梅雪烟凤目倏寒,俏脸有些气的发白:“君莫邪,你好狠的心!”

<很惭愧,整整两天了,腿上受伤的部位针扎似地疼,我以为过去一年半了,已经好了,没想到这几天气温骤降,再加上自己又不怎么注意,一下子就差点出了大事。

今天去了一次医院,初步诊断是受寒了,引起的病变。没什么大问题。明天过去看看,究竟是打封闭还是输液慢慢调理……

说起来,别看这条腿累赘,还真亏了它,当初若不是被撞之后毫无经济收入,也不会想起来写书,更不会认识大家了。病床上完成了半本凌天传说,直到现在邪君也将近一半了……

呵呵,乌山云雨那货上次说:真丫羡慕你,一场车祸撞出来两本万订书,这车祸真值。当时哥跟他说:看着眼红?那你也去撞两本吧。结果那丫没吭声……

恩,一会出来第二更我早些睡觉,明天要早起去医院。这次的疼痛,让我仿佛又回到了当初最扑街的时候,蓦然醒悟了一个道理:不管什么时候,原来我还是当初的风凌!还是当年那个到处打广告的小扑街。呵呵,自我警醒了一次,提醒了一下自己,永远把自己,当成第一本书那时候的风凌天下。

谢谢大家,今日,越发感到了你们的可贵与难得!

这次的痛,很有价值。>(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