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兄弟!

<第四更!四千一百字!>

老爷子这次可是真气坏了,蹦来蹦去的咆哮万端,满脸的激动,满腹的气愤。

独孤无敌大将军同样的愤慨,脸上肌肉痉挛,腮上肌肉突突的跳动,也是怒不可遏!女儿小艺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如意郎君,这段时间看来,君莫邪也确实是人中龙凤,独孤无敌虽然嘴硬,但心中却也早已经允了。

更何况自己地女儿可是挺着肚子进得城门,除了君莫邪,谁家敢要?一番折腾之下,好不容易才办妥了这件事,翁婿正在那边兴高采烈地喝酒,而且君莫邪还答应替老父治疗旧伤……这对独孤世家来说,简直是双喜临门,喜上添喜的好日子!

偏偏在这个紧要时刻,这位内侄居然要将自己的新女婿推进茅坑……独孤无敌抹了一把冷汗!幸亏搞错了推进去的乃是唐源,倘若将君莫邪真的推进去了……

独孤无敌简直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事!起码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闺女独孤小艺的一番心思定然是彻底地打了水漂了,老父亲几十年的顽疾也没有了希望,至于君战天……那是百分之一百的会起兵来攻打!以君战天的脾气,岂能容许自己的孙子遭受如此奇耻大辱?

正所谓士可杀不可辱!

两家必然是你死我活的最恶劣、最崩溃的局面!

父子二人咆哮了一会,只见内院大乱,一群娘子军匆匆忙忙的走了出来。“大清早的,你们爷儿俩又在发什么疯?”却是老夫人出声质问。

“老子今日不仅要发疯!还要杀人!”独孤纵横跳起来就骂:“什么东西!”

老夫人眼一瞪,正要发火,突然她身后一个衣饰华贵、面目清秀的妇人冲了出来,一脸的惊慌:“流儿……流儿……你怎么了?你怎地躺在地上?”

叫了半天,见黄书流昏迷不醒,不由惊慌的抬起头:“老爷,老爷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问你侄子去!你们黄家,可是教育的好儿孙啊!我倒是真没想到,你们黄家竟然是这么的深谋远虑!好心计、好算计啊!”独孤无敌气不打一处来,寒着脸训斥。

君莫邪看着他们一家人在吵闹,大感不耐,再者自己眼下始终也还是个外人,抬脚走了出去,走出两步,突然停住,转身,手指向地上的黄书流:“这个人,我这里算是给独孤世家面子!我不会亲自动手!但他肯定得死!这件事,绝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若是黄家有什么不服,我君莫邪愿意随时随地和他们理论!”

“他不该如此陷害我的兄弟!我不管他之前犯过什么事,也不管他之前是否善良敦厚,但,只此今日一端,他就已经是万死难辞其咎!我的兄弟,谁敢欺辱?苍天都不行!另外,我还不知道胖子要怎么回敬他,回敬黄家,胖子的心思不会猜,我只会无条件的支持,言尽于此!”

口气森然、冰寒,冷酷;他淡淡的几句话,就像是至高无上的君王,宣布了对一个人的绝杀令!

谁也没有看到,从他指出的手指上,一道无形无影无声无息的劲流,穿进了黄书流的头颅之中,纵然独孤世家想要徇私,这个人也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留余地!一点不留余地!

我不会给我的仇人,留下任何一点重新爬起来的希望!

我兄弟的仇人,也一样!

说完了这几句话,君莫邪冷漠的向前走去,凡他所过之处,众人均是不由自主地让出了一条路……

“慢!”

那位二夫人竟是冷着脸站了起来:“君公子,你是小艺丫头的未来夫婿,大家便不算是外人,请问我的侄儿是如何得罪了你?让你非要置他于死地不可?是否该给我一个解释呢”

君莫邪没有回身,淡淡地道:“他到底是如何得罪了我,你问问独孤大将军就知道了。我很庆幸的告诉你,今天若不是在独孤世家,若不是因为独孤世家……黄家在今天下午日落之前,就会灰飞烟灭!鸡犬不留!”

君莫邪负着手,冷酷地道:“你实在应该庆幸!”

说完,君莫邪不顾而去!不管是谁,别动我的兄弟!动了,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难以负荷的代价!

那二夫人还待要说什么,独孤大将军上来就是一记耳光,大骂道:“你这贱人还敢纠缠,独孤家的脸都给你这贱人败坏尽了,不用说,你这贱人当初嫁给老子,目的也肯定不单纯吧?”

那二夫人却也是聪慧之人,只片刻之间,便由眼前的整个局面推想出了这件事情的始末,更被大将军的那一巴掌打蒙了。

“君莫邪,君大少爷!我请求你!你放过我的侄儿吧!”二夫人哭着叫了出来,一时间却也没想到自己到底有什么求情的理由,面对君家这等巨无霸,有什么可以让他们网开一面的条件?二夫人想了半天,突然想起来一个家族的传说,不顾一切的叫道:“君公子……君公子!我黄家……我黄家也有一位祖辈在无边血海……”

“无边血海?”远处,君莫邪顿了一顿,缓缓地道:“只要他动了我的兄弟,就算他亲爹现在凌霄宝殿做王位,也没有用了!”

终于不顾而去……

“你这贱人还不给老子滚回房去?尽在这里丢人显眼!滚回房间闭门思过去,快滚!”独孤无敌大声呵斥,在他的内心里,他还是比较宠爱这位二夫人的,因此才会答应她侄儿留在这里的要求,连上次绕过自己,直接向老爷子老夫人求亲的事也未追究,却怎么想不到竟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独孤纵横老爷子黑着脸安排人,突然对自己儿子大吼一声:“你小子也混蛋,不说管好你的女人!哭哭啼啼成何体统!独孤豪,赶紧送你妈回房去!独孤无敌,你这混帐还在这里杵着?还不去看看唐源?”说到最后一句,老爷子几乎就是在跺脚了。

独孤无敌顿时醒悟,说到底,这件事的关键既不在君莫邪身上,也不在独孤家人身上,关键却是在唐源那里。

君莫邪一来为了唐源的声誉,二来也为了独孤家着想,毕竟两家现在是未来姻亲,君莫邪说什么也要顾虑一下,至于自家这边,就这几个人见了,保密还是有把握的。

关键就是唐源,此事若是能遮掩下来,自是上上大吉,就算不能完全平息,也是万万不能张扬出去的。一旦张扬出去,让唐老爷子知道了,那这后果可就严重到家了!所以独孤无敌答应一声,赶紧的想着君莫邪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不过通过这件事,父子二人都明白了一件事。

君莫邪在杀死梅高节和孔令扬的消息传来的时候,独孤纵横老爷子曾经说了一句话:“君莫邪此人,心狠手辣,做事杀伐果决,端的是个人物。之后,无论任何人,都不要惹到他的女人,他的家人!”

君莫邪的女人,君莫邪的家人,无疑就是他的逆鳞!龙有逆鳞,触之则怒!一怒则流血三千里!

如今来看,又有了一份明悟:除了他的家人、女人,还不能动君莫邪的兄弟!尤其是他认可的兄弟!

为了兄弟,竟然在第一次到岳父家喝酒的时候就敢如此闹腾!

完全不给独孤世家留半点面子!

可惜,这对明白人父子两人却还忽略了另一件,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又或者是他们爷俩太高估自家的分量了,就算大少肯不追究,胖子肯不追究吗?

财能役鬼,亦可通神,钱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就是万能的!

以胖子如今的身家,新晋京城财神的身份,这件事,能那么轻易了解吗?

看了看仍在忙碌着的六个孙儿,(独孤豪送他母亲进去了,不在这里)独孤老爷子长叹一口气,低声道:“小艺的事我是放了一大半心了,可若是什么时候,你们也能让君莫邪认你们做兄弟……该多让老夫放心啊……”

独孤老爷子这句话声音很轻,兄弟六人都没有听清楚,纷纷侧着耳朵问道:“什么?爷爷您说什么?”

“没什么,赶紧的把这小子剁了扔出去喂狗!看见这小子老子就心烦!”独孤纵横大是有些意兴阑珊。君莫邪闹了这么一出,自己竟然全然提不起一点点生气的意思来……

男儿,该如是!

为兄弟,不惧青天!这才是男儿血性!男儿义气!

独孤纵横老爷子想起君莫邪最后一句话:无边血海吗?只要他动了我的兄弟,就算是他亲爹现在凌霄宝殿,也没有用了!

真是个狂妄的小子!真是个可爱的小子!

以前我怎么就会认为他是个纨绔呢?

老爷子摇摇头,百思不得其解,难道真老糊涂了?

“爷爷……真杀啊?”独孤杰苦起了脸,仰起头问道,他素来和老三独孤豪最是亲厚,和这个比较远的表亲也是熟识,多少有些下不了手。

“杀!立刻动手。”独孤纵横眼中狠色一现,重重的道:“这,是军令!”

六人同时起立,站得笔直,道:“遵令!”

独孤无敌过去的时候,唐源这家伙居然仍未醒,兀自呼噜震天!

君莫邪见他进来,早明白他是什么意思,道:“唐源昨天喝了不少,不一定能想得起来。”

“那是最好!”独孤无敌长叹了一口气,黑脸有些泛红,咳嗽了几声才道:“这事整的……真是……”

君莫邪诧异的笑了笑,貌似想不到这个大老粗居然也会道歉,道:“放心,就算唐源记得,我也会叮嘱他,不让他说出去。”

“那更好了!”独孤无敌又擦了擦汗,这才想了起来问道:“难道刚才这些事,唐源根本不知道?是你自己去搞的?并不是唐源找你诉苦?”

“兄弟贵在交心,若是我要等到我的兄弟找我才去办事……那还叫什么兄弟?还算是兄弟吗?”君莫邪淡淡的笑了笑:“那小子的目标本就是我,唐源乃是替我背了黑锅,招了无妄之灾……若是我仍无动于衷,那也就不叫兄弟了。”

君莫邪微微一笑,眼睛看了看唐源熟睡的脸,转头看着窗外,淡然道:“兄弟的事,本就是我的事!”

独孤无敌浑身一震,刹那间如被雷击!

君莫邪这一句话,让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最崇敬的大哥君无悔,二哥君无梦,犹记得当年,兄弟几人一起在天香城外踏青,当时兄弟几人,都是正当壮年!当时大哥君无悔站在山顶上,看着远方翻腾的云海,有感于世事飘渺而发,拍着自己的肩膀,曾经淡淡的说了一句:“无敌,你是我的兄弟,和无梦、无意一般都是我的手足兄弟!”

至今,独孤无敌犹自记得,君无悔说话的时候,就站在山巅,傲对着苍天大地苍茫云海!那淡然的口气中蕴含着的深深的兄弟情!

那是宁可与老天抗衡的无悔誓言!

兄弟!这是两个神圣的字!

那一句话,让独孤无敌铭记了一生!

如今,君莫邪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透露出的风范,竟与君无悔当年的淡然口气和坚决心态,一模一样,一般无二!甚至,从侧面看去,这根本就是君无悔在说话!

连眼神都一模一样!

兄弟!

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

无敌,你是我的兄弟,和无梦、无意一般都是我的手足兄弟!

君无悔的这句话,似乎又在自己心中响起。一遍遍的回响……君莫邪为了他的兄弟,可以不顾一切,可以不在乎独孤世家这样的庞然大物,而自己,为了自己的兄弟又做了什么?

在明知道自己兄弟死的憋屈,死得不值,死得冤枉的时候,自己做了些什么呢?

独孤无敌突然喉咙中一阵堵塞,似乎喘不过气来,一种浓烈的情绪从心底升起,他狼狈的咳嗽了几声,突然捂着嘴冲了出去,可他……连眼睛也捂住了……就这么蒙着头冲了出去……

他没有再说什么,什么都不必再说。

他只是一路跑回了家里他私下里为君无悔设的牌位前,久久的看着冰冷的灵牌,手指抖颤着,颤声道:“大哥……大哥……我想你了……小弟我……对你不起……”然后他就突然的,泪如雨下!伏倒在地,放声大哭!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