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进阶与疑惑

<今日两更合一。六千字一并送到。咳咳,飞机上码字一千字,出租车上努力未成,宾馆里埋头三小时……终于……搞定!现在要出去吃饭,聚会。提前发上来,不知道几点才回来……最后,还是要感激大家,九月这个月……谢谢!>

从管清寒那里出来,君莫邪顺道绕到自己小院去看了看夜孤寒眼下的情况,毕竟夜孤寒玄功尽废、丹田破损,之前更负有极严重的内伤、外伤,如今的体质比之正常人还要更弱,不知道是否是夜孤寒突然有了极其强烈的求生意志,残破的身躯里竟满溢了勃勃的生机,这一点,让君莫邪非常意外。

一个人的状态如何,首重个人的毅力、个性,以及本身的求生意志,夜孤寒此刻的状态实在很出乎大少的意外,不过夜孤寒已经睡下,大少也就没打扰他,当初救下他多半还是看三叔君无意的面子,错非三叔当日的一句话,就算灵梦再怎么哀告又如何,情种,为心中挚爱的无私付出,才是夜孤寒得到大少施救的真正原因。

再下一个地点,却是回到了大厅,大少盘算了一下,决定准备着手为君老爷子提升阶位了。

这倒也不是君莫邪太急,而是君莫邪永远信奉一句话:好东西,尤其是好吃的东西,拿到自己手里未必就一准算是自己的,随时都有机会被别人抢走,唯有吃到肚子里完全消化掉,才真正算是自己的。

九级巅峰玄丹,当初可是曾经搞出了那么一场巨大的风波,引得各国强者纷纷而来,自然就是那样的随时会被别人抢走的一个好东西。

再者,此刻的君家貌似是占尽了无数的优势,莫大的先机,傲视整个天香,甚至是整个天下,但大少却是清楚的认识到,君家的底蕴实在是薄弱,仍远远不能与真正的超级世家相提并论。只是虚张声势的一个空壳子而已。

君家最大的依凭,便是自己那个虚拟的师傅,但那位强大到极点的神秘强者本就是子虚乌有的,君家上下根本就没有一个真正意义的神玄强者,自己虽然号称是战胜了四神玄,内中的水分更是不少。

君家距离成长到一个名副其实的超级世家还需要一个不短的积累过程,而刻下,却是要让家族中出现一个货真价实的神玄强者,所以为老爷子提升阶位的事宜自然要尽早提上日程!

君莫邪,带着一头雾水的君战天与草原鹰神鹰搏空两人,进入了府中新建的高塔的底层。这是君莫邪当初在建造的时候就特别要求的,格外的稳固、结实,而且通体都用花岗岩巨石砌成,封得严严实实,就是在里面刻意地大叫大嚷,也不虞被外界的人听到!

目的,却就是为了眼下这一刻!

因为九级玄丹的力量波动,实在是太大了!

这三人进入塔底之后,事前得到大少授意的君无意立即调动最精锐的队伍,将这座塔全方位彻底地保护了起来,明里暗里的警戒,不下于数十道!君无意,宋伤,海沉风三大天玄高手成品字形分据三方,全神戒备,排除一切可能的不可能的干扰!

而君莫邪专属的残天噬魂队员,则是负责最里面一层的安全防护,人人隐于暗处,刀剑在手,手中的玄兽筋劲弩闪着幽幽的寒光。

四下里尽都是陷阱,除了丝线吊驽毒烟迷魂等物,还有七八处,是君莫邪用当初的毒水浸造的特制暗器!只需在这灰蒙蒙的夜色中走错一步半步,任你是天玄巅峰甚至神玄高手,也会万劫不复,血溅五步!

这样的战斗力,这样的埋伏,哪怕真有至尊来找麻烦,想要突破这等重重布置,那也是难于上青天!

塔中。

在君莫邪拿出那枚玄丹的时候,那精纯到极点的能量波动,让鹰搏空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半晌才砸了咂嘴,道:“他妈的,当初整个天下的人都在打生打死的抢啊抢啊,老子甚至不惜从万里之外的草原也要赶过来,却没想到这玩意儿就这么安安稳稳地待在你的手里,根本就没有露面……那……我们抢的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

“额……那是一个假的。”君莫邪揉了揉鼻子,嘿嘿一笑,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道:“其实那天晚上看着你们争抢的那么热烈,我心里挺不好意思的。”

鹰搏空哼了一声,翻着白眼道:“看你笑得这么贼,哪里有那么一星半点不好意思的样子?跟你生气,纯粹是浪费感情,我懒得介意了,反正老子压根也没打算真要这玄丹,磨练独门招法,提升本身实力才是正经。”

“您不介意最好,这么豁达的鹰大至尊肯定愿意导引我爷爷进阶吧。”君莫邪哈哈一笑,调侃了大半句话,突然神情转为凝重,向鹰搏空异常沉重地说了一句。

“老鹰,拜托了!”

这句话,君莫邪说得可谓诚心诚意。毕竟,君老爷子是君莫邪在这个世界第一个认可的亲人!爷爷的实力提升固然重要,但,爷爷的性命,却更加要紧!实力提升多少不打紧,甚至不提升也无所谓,但性命却是至关重要的。

虽然此事大少已有十足的把握,但君莫邪依然说出了这句拜托!不是为了别的,乃是为了让鹰搏空知道,这件事,我失败不起!

损失不起!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鹰搏空神色严肃起来,用一种罕有的凝重,重重地道:“放心!”随即,他一皱眉,道:“可这东西,光凭我自己还是不行,还需要几种特殊药材辅助才可以,那些药材随便一样也是……”

君莫邪手掌一翻,空无所有的手心中突然变戏法一般出现了三种药材!

三种天地奇药!

天星草!

三色灵芝!

九玄根!

三种融合玄丹所需要的特殊药材,每一种都不缺!都齐备!而且,每一种的成色,都是足斤加两,远远超过普通标准!

鹰搏空一阵惊叹,仔细检查了一遍,道:“你小子也太神通广大了,连这些东西你都弄齐全了!既然如此,那就完全没有问题!”

君战天这才知道,君莫邪竟然是要以九级颠峰玄丹为自己强行提升阶位。不由得怫然不悦:“莫邪,爷爷年纪大了,用那好东西还能有什么用?没的糟践了这难得的天才地宝和莫大机缘,别说还要大耗鹰尊的本身玄功。若一定要进行,倒也不如由你或者你三叔服下提升,岂不是我君家大大的好事?更加的强盛!放到我这,却是浪费了!”

君莫邪微微一笑,目中射出深刻的感情,缓缓道:“爷爷此言差矣,正因为爷爷年纪大,才更迫切地需要此物。须知人的岁数,各不相同。只要不出意外,普通人的终年会在六十岁至八十岁之间,而玄者的岁数,大多在百岁以上,而天玄巅峰,大约在一百五十岁到两百岁之间。这还是指没有任何意外发生,一生平安的情况。”

君莫邪叹了一口气,道:“但爷爷少年为将,征战一生,身上大伤小伤相信早已不计其数;身体早已大损,元气亦已大伤,目前有精纯玄气压着,大抵还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万一与同级强者展开剧烈战斗又或者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病痛,就极有可能引动所有伤势同时迸发,那时,可就回天乏术了。可爷爷若服下这玄丹,一来可以增加百年寿元,二来可以将身体重新调理一遍,恢复到肉体的最佳状态。”

君莫邪笑了笑:“至于我和三叔,我们另有算计,甚至还要比这个更有效,您尽管放宽心就是。”

君战天抚着长髯,沉思不语,终究还是有些不舍得。老人都有这样的心态,所有的好东西,自己总也舍不得用,恨不得将天地之间所有的好东西,都统统塞进儿孙肚子里,百分的物品自己哪怕是一分也不要,也会很满足,很快乐。

君战天目前就是这样的老人心态。

见老爷子仍是犹豫,君莫邪一着急,道:“爷爷,我跟您说,你若是实在不肯用的话,我现在立即就将这东西毁掉,这玩意虽然是好东西,却也是惹祸的根苗,反正我和三叔是肯定不会用的!爷爷……您要知道,现在您才是君家的主心骨,凡事,应以大局为重啊!”

如此动之以理、晓之以情、软硬皆施之下,君老爷子终于无奈答应,但最后还是反复的确认了君莫邪与君无意确实是有别的办法,这才放心。

君莫邪当着鹰搏空,势必不能说得太多,有些话也实在不能说,可着实是耗费了不少脑筋,才将老爷子的刨根究底应付过去,甚至还急出了一脊梁的汗水……

这对于即使屠尽天下眼睛也未必会眨一下的邪君来说,不啻是一件难以相信的事情……

唯恐夜长梦多,在君老爷子答应的那一刻,邪君君大少爷就忙不迭地将天星草一下捣碎。玄功一蒸,红蒙蒙的光芒一闪,天星草的精纯药性已经贴在了九级玄丹的外皮上。霎时间,玄丹原本奔涌的澎湃力量突然一滞,瞬息之间全面内敛,精纯而不安分的能量波动,仿佛一下子变成了最听话的乖宝宝……

君莫邪还来不及感叹,便向鹰搏空使了一个颜色,鹰搏空心领神会,一个跨步来到了君战天身后,一双肉掌一贴在了君战天头顶百汇穴,一贴在了他的后心灵台穴。与此同时,君战天盘膝坐下,双目微闭,宝相庄严。

三色灵芝独有地带着苦涩的清香气味在空气中弥漫的那一刻,君莫邪的开天造化功已经将三色灵芝的药性全部打进了玄丹之中,并无一点浪费,突然玄丹如同暗夜中突然升起来了一颗小太阳一般明亮起来,照得塔中纤毫可现,三人均感感到了眼睛有一种不可逼视的剧痛!

一团光晕突兀地亮起,在刺目的强光下,分外的有一种令人心神安宁的柔和。

君莫邪并不怠慢,大喝一声,开天造化功全力运转,玄丹的光亮再一次剧烈的闪动,一股明黄色的带着清香的水流,突然从玄丹之中射了出来。正好射进了君战天口中。

与此同时,君莫邪手中尚剩的最后一味灵药九玄根化作同样粗细的水流,淡青色在空中一闪,也进入了君战天嘴里!不早一分,不晚一毫!

与此同时,鹰搏空的至尊实力也告全面发动,绵绵不绝地融进了君战天的经脉……

君莫邪终于松了一口气!

照目前来看,一切顺利,可说已经成功了一半!无论是天星草还是三色灵芝,君莫邪都是挑选得最好的,至于九玄根,更是用了最精华的一部分!

三种灵药的调和,再加上鹰搏空的至尊实力,爷爷的进阶,已经是毫无悬念!

到这时,君莫邪才终于想起用神识查看一下周围的动静。现在可是最紧要的时候,些许惊动,都会毁掉一个至尊加上一个正在处于即将进阶的神玄!丝毫也是大意不得。

说句实在的,鹰搏空能够如此痛快的答应,很有些出乎君莫邪的预料。以鹰搏空的见识,如何不明白此事的凶险程度。

不是进阶,而是捣乱!

在最紧要的关头,哪怕就只是三岁孩子大哭一声,也会直接导致两人心魔入侵,走火入魔!

君莫邪原本还以为要大费一番口舌,或者要付出什么条件,但现在看来,却是自己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相处久了,总是有感情的……纵使至尊强者,也不例外。

外面静悄悄的,并无一丝动静。

君莫邪舒了一口气,总算是无惊无险……

到这时,君莫邪才觉得,自己似乎是遗忘了什么,但细细回想,却又实在是想不起来,不由得凝神思考,静守灵台,希望可以想清楚自己到底是遗忘了,又或者是忽略了什么。

那边,一层浓郁的白雾从君战天身上腾起,慢慢的将鹰搏空也笼罩在了里面……

君莫邪看着这浓郁的白色雾气,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鸿钧塔内中的精纯灵气,然后又想到了天罚森林中那诡异的实质性的白雾,心中感叹了一句,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大少咯噔一下想到了自己到底遗忘了什么事情。

梅雪烟,梅芊芊!

这两个从天南一直跟随自己前来的两个女子,在自己今天进城的时候,分明还看见她们与管清寒一起坐在马车里,但现在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了?

她们到底是什么时候下的马车?又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呢?

君莫邪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皱起了眉头。

虽然当时很乱,但自己一向应付乱局惯了的,所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自不必说,马车就在自己身后,她们何时下车,按理来说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能够瞒过自己的眼目,但自己却偏偏没看见她们什么时候消失的!

还有,一个如此天仙一般美丽的女孩子一旦出现,必然会引起相当的骚动,但君莫邪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所有人之中竟完全没有一个人眼中曾经露出惊艳的神色!

这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人看见她们下车!

可,怎么会消失的?自己一路上起码用了十几种方法试探这两个女人,始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难道,这两个女子已经高明到了连自己也看不出来的地步?能在自己眼皮底下无声无息的遁走,这需要什么的实力?

那该是如何的恐怖啊!

看那两个女子的样子,纵然比自己大,也绝不会大到那里去。难道她们都是超越了至尊层次的超级高手?这该是多么扯淡的事情!

若不是,但眼下的事情,又该如何解释?

君莫邪锁着眉头,心中却是敲响了大大的警钟。从初遇一直到天香,一路上所有的接触,均在君莫邪脑中仔仔细细的回放了一遍!

从两女每一个细小的动作,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一点一点的推算了过来。君莫邪终于发现了两个疑点。第一个,就是绿衣少女在这一个多月的行程里,面貌好像曾经有过些微的改变,虽然只不过是眉毛变动粗细不匀,但依然被君莫邪此刻静下心来发现。

绿衣少女曾经易容,这点已经确认无疑。可,为什么要易容?自己一行人是军队,跟这样的姑娘小姐也没什么交集,难道她们害怕被认出来?这也就是说,以前自己肯定见过她!

那么,她到底是谁?

那白衣少女梅雪烟应该是没有易容的,这一点很明显,而她对自己很有成见也很明显,这一路上,可是经常找自己麻烦的。这点也同样值得考虑,难道自己之前得罪过她?

但她没有易容,也就是自己没有见过,说到得罪……从何说起?

再说,这样的绝世美女,自己若是当真见过,断然没偶忘记的道理!

另外,便是刚刚见面的时候,她们与风雪银城的对峙!

君莫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两个女子,可以确定绝对不是什么寻常人物!考虑了如此周密的一圈,君莫邪依然没有想出,这两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他只是心中重新动了怀疑:绿衣少女,与蛇王芊寻应该有某些关系!否则,自己一路上不断被毒蛇骚扰,哪里有这么巧的事!纵然不是蛇王,也是姐妹关系。这一点,绝无差错!

但白衣少女又是谁?梅雪烟……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呀,难道……与那位曾经在灵雾湖霓裳阁的月儿姑娘有牵连?

在这一刻,君莫邪突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想法:自己在之后的人生之中,与这两个女子,恐怕会有数不清的纠葛!

或者是麻烦……

至于艳福……君莫邪虽然自我感觉长得很不错,但还没自恋到那种认为随便一个女人只要见到自己就会爱上自己的那种地步。

千丝万缕,找不出丝毫头绪。真是……麻烦呀。君莫邪长叹一声。

“你小子叹什么气?”一格声音响起。

君莫邪睁开眼,才看到君战天神采熠熠的站在自己面前,正关切地看着自己。君莫邪一喜,问道:“爷爷,你感觉如何?是否已经突破成功?”

“突破?是否突破成功?”君老爷子一吹胡子,哈哈大笑:“简直就是大大的突破!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今生竟然能达到如此的高度!”

“的确如此!这一次君老的进步,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鹰搏空用一种疲惫到了极点的口气,古怪的说道。口气之中,隐隐的有羡慕,还有几分……嫉妒。

“在最后阶段,你爷爷差点把我吸干了……”鹰大至尊苦笑一声:“再加上玄丹之力,灵药之力,这次的巨大进步,亘古罕见!短短几个时辰,竟然……”鹰搏空苦涩的笑了笑,道:“这样的结果,让老夫感觉这一辈子只知道死命练功,实在是愚不可及!”

“难道进步很大?”君莫邪狂喜。

“岂止是很大而已!”君老爷子很快乐,快意的笑了笑,道:“突破之前,老夫乃是天玄巅峰,本就是处在突破边缘,在灵药入体,玄丹入体和鹰尊玄力开动的那一刹,就已经成功突破到了神玄一品!”

“之后你爷爷吸取了玄丹力量,竟然硬生生冲破壁垒,到了二品神玄之境界!”鹰搏空失落的叹了口气:“而这却还没结束,那玄丹的效力至此才略有减缓的势头,但那三味灵药的药力却在此刻狂猛的催发出来,直接催动玄丹往前,滚滚进发,一点点升腾,在经脉中横冲直撞……险些将老子累死!好不容易护持住了君老的经脉周全,老夫才突然发现……你爷爷这个老不死的好运气透顶的家伙,竟然又幸运地冲破了第三品神玄界限,这才停留了下来。”

“这也就是说,我爷爷现在是神玄三品,只比那萧布雨稍低一层而已?”君莫邪兴奋了起来,一拍手,呵呵笑道:“跟我预想的差不多,我原本以为能到神玄二品的……居然还多升了一级……”

“什么多升了一级?神玄二品初阶,中阶,高阶,然后才是更高的三品初阶!你爷爷现在是三品神玄初阶满!他妈的,真是走了狗屎运……”鹰搏空气呼呼的甩了甩袖子,大大的感到不平衡:“老子睡觉去!你们爷孙俩在这里傻乐吧,老子不奉陪了!”

君战天哈哈大笑,一揖到地:“多谢鹰尊大力援手!君某人感激不尽!君家全家,感激不尽!”

鹰搏空笑了笑,飘然出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