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你站在那一边?

<今日爆发第四更送到!>

接着他洋洋洒洒,一路说下去,竟然连续数出了君老爷子逆天大罪十五条!简直不诛老爷子就是天理不容,不杀老爷子就是苍生不幸一般!

其中一条很是有意思,具体内容是‘在京都官员府邸周围纵马练兵,有恐吓之嫌疑,致令众官员匆匆迁移,君战天立即将原属府邸夷为平地,化为己有……’

而那十五宗大罪中,其中有‘君战天之孙君莫邪,血气方刚之身,欺凌寡嫂,禽兽不如;管清寒身为君家之长孙媳,勾引小叔,寡廉鲜耻,败坏门风,下流淫荡,影响极大!’的字样,竟是占了七条之多。

皇帝陛下皱着眉头看着这个老家伙,很是有些不耐。

孔令扬越说越是激动,突然高声道:“臣以为,似君战天这等罪大恶极的乱臣贼子,应即时推出午门,斩首示众!君无意荒淫无耻,无视军规,应立即革职查办,打入天牢,择日三司会审,明正典刑!至于君莫邪以叔凌嫂,龌龊肮脏到极点,应凌迟碎剐,以儆效尤!管清寒不守妇道,寡廉鲜耻,应赐以鸠酒一杯,白绫一道,以昭示天下,规矩我天香之世风!”

这老头儿可是实在太毒了,竟欲绝君家满门!

一侧的独孤纵横爷儿俩咧了咧嘴,他话中没有一句抄家灭族,但这样的处罚,比抄家灭族还狠!君家老少一共三人,居然悉数被他提名,尽数要推上断头台!

君战天耷拉着脑袋坐着,不理不问,似乎要睡着了。

“臣附议!”

“臣也附议!”

……

霎时间大殿上跪倒一片,纷纷要求皇帝严惩君家。

几大世家之中,尚有不少人在迟疑着,观看着风向。皇帝陛下的眉头越皱越紧。

“陛下,臣以为君战天这些年来护短成风,早已失去了过往一国柱石的立场和风度,若是能借此机会,铲除君家,以正朝纲风纪,于我天香万年基业来说,实是一件大大的好事!”说话的这个人,让君老爷子也禁不住抬了抬眉毛。

早知道有人肯定要忍不住落井下石,但却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的,居然是他!

宋家家主,帝国将军,一等侯爵,宋德海!

“宋侯爷说得有理,臣附议!”孟家家主孟友伟站了出来,一脸悲愤沉痛!“君战天如今已经是帝国毒瘤,不除之难以安天下,不除之难以正朝纲,不除之难以服天下人悠悠之口!望陛下痛下决心,早做决断!”

“望陛下痛下决心,早做决断!”众人齐声大呼,伏地不起。

京城七个世家,今日尽都聚在此处,除了慕容世家一向保持中立,唐家近几年与君家穿一条裤子,没有出声之外,其他几家都站到君家的对立面,但最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君家的最大政敌李家,在这场攻讦之中竟没露面。

“此事事关重大!明日再议!”皇帝陛下沉声喝道:“众卿平身!!”

皇帝陛下才要借退朝逃遁,却又听到孔老夫子说话了……

“陛下留步,陛下留步,望陛下早做决断!此事决计不能再迟疑,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陛下英明神武,当知此理!”孔令扬并不起身,带头喊口号。那意思很明白,今日你要不处理了君家,我们就不起来了。

皇帝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从牙根里蹦出来一句话:“朕偶感不适,退朝!”然后拂袖而起,一溜烟的跑了。你们爱跪不跪,干我屁事。居然想要拿着这个来威胁我,脑子进水了!

平心而论,皇帝陛下现在也很想借这个由头处理了君家,但他不敢!作为一国之君,他想得绝对比大多数人要长远。或者这些腐儒想不到,或者是他们想到了却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皇帝却知道,君家一门四帅,在军方拥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力!他几乎用膝盖就可以想出来,若是今天一旦着手动了君家,且先不说能不能动的了老爷子,相信不到天亮就能有兵变的消息传来,三天之内,最少有五六处这样的消息揭竿而起!

那么,天香国怎么办?

更何况……现在的君家,是说处理就能处理的吗?开什么国际玩笑啊。要是能处理我早处理了,还用等着你们来上书?

皇帝暴怒而走,众大臣也纷纷退了出去。君战天在大殿之中老眼昏昏,但一出来却是生龙活虎,当先而行。对于弹劾自己的这些腐儒,君老爷子压根没放在心上,半点都没放在心上!

若是这场攻讦之中有慕容家和李家也参与在其中,那才是真正最严峻的局面。但就面前这点小阵势,还真激不起老爷子的战斗心态。

“君战天,你养儿不教,纵孙作恶,尚有何颜面活在天地之间,你等着,你必然会有报应的!”孔令扬颤着身子,嘶声叫道。朝中几乎绝大部分文官都是出自他和梅高节门下,掀起一场舆论狂潮,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更何况这次是板上钉钉的把柄握在手中,孔老大人认为完全有把握将君家一举拿下!

君战天停住脚步,回回头看了看他,鼻中嗤了一声,哼道:“我说老书呆子,你就不能闭上你那老鸟嘴?老夫现在很烦!没空搭理你,有本事,明日见个高低!”

孔令扬气得胡子也颤抖了起来:“你你你……”君战天翻了翻白眼,转身走了。

身后,一个文官贴近孔老夫子的耳朵:“恩师,这君家一门可尽都是高手,君战天更是传说中的天玄巅峰啊,几乎就是我朝第一高手,老师还是慎重些啊。”

“天玄巅峰?第一高手?那又如何?”孔令扬昏花的老眼狠狠看了看这个弟子,不屑一顾的道:“不过一介武夫矣,竖子尔!何足为惧!尔等岂不闻‘文可安天下,武能定一方’这句话?能够决定帝国命运的,还是才华!懂吗?一介武夫,如何能登大雅之堂?置如此局面,居然想不到递上一篇请罪、辩解折子,此事大局已定,似如此匹夫岂入老夫眼内!”

在老大人心中,你君战天是天玄颠峰又如何,就算你是神玄,那也还是一介武夫。既然是一介武夫,那就是代表你有头无脑,没用之极!

不得不说,老大人自幼钻研儒学,一生难出象牙塔,对这些天玄神玄的可怕,很是有些认识不足……

“明日,让今天没有到场的全部都来,明日一举绝杀君家!”孔令扬冷哼一声,道:“各位封疆大吏,也尽快的督促。京城之中,务必要制造出最大舆论。这种有碍风化的龌龊事情,本夫子决不允许其存在!这等寡廉鲜耻的家庭,有何面目存在于天香之中?又有何资格挺立于朝堂之上?”

“今日看似声势不小,但对于君家来说,这种程度,还差些须!孟家主,李太师那里,还需要您亲自走一次。”孔令扬转头道。

“老师放心,孟某义不容辞。”孟友伟拍着胸膛保证:“太师他老人家,也是看君家不顺眼好久了,此行当可顺遂。”

“哈哈……”众人相视一笑。

远处。

“你以为此事如何?”慕容世家家主慕容风云问独孤纵横。独孤无敌大将军默默地跟在两位老爷子身后,粗犷的毛脸不住的抽搐。

“如何,你没见君老货根本就一点都没在意吗?那些酸文人尽都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一帮子欠日的傻货!”独孤纵横不屑地一仰头:“啥时候让君战天那老儿一个两个全摁倒在床上,包保他们明日都捂着屁股不上朝!”

慕容风云为之气结:“你怎说也是一家之主,说话就不能多少文雅些?”

“文雅?屁的文雅,文雅这俩字还不如老子胯下那根鸟!”独孤纵横呸的吐了口唾沫:“老子是武将!你丫的啥时候见到过武将文雅的打仗来?真真是吹毛球皮!”

“是老夫的错……老夫跟你说文雅……本就是大错特错!”慕容风云老爷子悔恨不已:“可我是问,这次的攻讦,有几分的把握?君老头固然稳如泰山,但孔老夫子那边的声势可也是浩大得紧啊,君老头真能顶得住?”

“怎么顶不住,我老实跟你说,就那些酸腐文人一分把握也没有!”独孤纵横哼哼两声,厌恶的看了一眼另外一边正在扎堆的文官们:“若是单凭这些家伙就能够扳倒了君老鬼,那才是天大的笑话!若是攻讦能成,老子立即挥刀自宫,穿上裙子嫁人去!”

“日!”慕容风云爆了一句粗口:“老子不娶!”

“滚你大爷!老慕容,老子问你,这次你到底站在那一边?是不是又想骑墙头了?”独孤纵横瞪起了牛眼。

“骑墙头又如何,安全第一总是没错!你问了我,你又是如何打算的?”慕容风云眯着眼睛,像是一头老狐狸。

“老子能象你一样没品的站中间吗?自然与君战天绑在一起了。谁稀罕跟那帮酸狗屎粘一块?”独孤纵横咧着大嘴:“再说,俺们两家现在可是亲家。”

“啥?亲家?”慕容风云震惊了。“啥时候的事?”

“他妈了个呸的,别提了!家门不幸啊!”一提起这事,独孤纵横气不打一处来,转身就要找儿子的麻烦,但独孤无敌现在乖得很,一听见说到这事,早已脚底抹油。老爷子一回身,空荡荡的没人。不禁气涌如山的大骂:“兔崽子!你个小王八给老子等着!你现下不让你老子我出气,等回去我收拾你两遍!”

一边的慕容风云皱着白眉,陷入了深沉的思索之中。原来独孤家和君家竟然因为此事成了亲家……这件事,没准就是一个大新闻呢。看来我们慕容世家要重新考虑一下了,若是能找到更安全的一边,提前做出选择也未尝不可。(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