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跟你们相比我还不配做恶魔

<更新晚了……网络出了问题,等了一晚上没弄好,目前打车出来了二十公里之外……唉,看来今天晚上要在这网吧度过了……明天早晨爆发的一章,还没稿子……只好在这里码字了……>

蛇王号称毒王,素来心狠手辣,自信论到手毒心毒,不逊色于当世任何一人,但这一刻竟也在浑身颤抖,目中露出强烈的惊震之色!世间竟有如此毒辣的刑罚!如此残酷冷血之人!

君莫邪的心肠,难道竟当真是铁铸的吗?竟能如此的冷漠、冷酷,近乎冷血,竟是如此的……无情!如此的,理所当然,义之该为!

甚至就连一直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白衣少女,目中的神色竟也变了,变得深邃而不可测!

这个家伙,倒是真狠啊,所谓的凌迟碎剐,五马分尸,碎尸万段、斩成肉浆这些个狠话,相信大部分人都知道,甚至都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因为很多人心中都有那样一个半个恨不得这么去做的仇恨对象。但是真正到了这种地步,能够真的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就实在是太少!

人总是人,一个人的仇恨、精神压力承受程度总要有个限度,

甚至可以说,一万个人里面,未必有一个!这或者就是另一个意义的知易行难!

而且说是一回事,做是另外一回事,在真正那么做了之后,还能够保持面不改色的,则又是一会事,能作到这种程度的人,几乎就可以说举世难寻!盖因这牵扯到一个人的承受力的极限的超越!

嘴巴上说的狠,谁都可以,甚至有不少都曾经痛快过嘴,而以实际行动进行的人就要相对少太多了,但只要仇恨积累到一个限度,一旦一次性在一个瞬间爆发出来的话,或者也能作出以上所说的那些极度血腥的举动。

可是如君莫邪这般有条不紊,按部就班地做完,甚至还能面不改色、谈笑自若,云淡风轻的,那就可实在罕有……试想一下,平常我们大部分人看个杀鸡杀猪还要看得眉头紧皱,眉框暴跳,更不要提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将一个活生生地人,身上的重要组成部分逐一去掉,不用说做了,想象一下都受不了……

萧布雨,这个神玄四品强者的承受极限同样不堪,他目光呆滞地看着地上那一团还在微微喘气的烂肉,直如被天雷轰顶一般地呆住了,彻底傻在那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君莫邪会这么做,敢这么做,这么的赶尽杀绝,完全不留任何余地!

也不止他……

刹那间,包括在场围观的数十位玄功高手,也包括所有见惯了血腥场面的军中将领,尽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一时间落针可闻!

心理素质比较不过关的银城小公主寒烟梦喉中只来得及“哦~~”了一声,两眼一翻,就在慕雪瞳的怀里晕了过去!不过在这个当口,能晕过去却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没见到地上那堆烂肉只剩下无休止的蠕动,处于垂死边缘的萧寒也万分渴望想晕过去,甚至直接死亡,可以结束这无边的痛楚,实在是太痛苦了,可是对他而言,死亡都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奢侈,更别说是昏迷了!

风雪银城的另外五位长老满脸挣得通红,但却始终被那股庞然大力笼罩住,寸步不得移动,只是空自咬碎了牙齿,瞪裂了眼眶。

他们都已经确定,这股庞然大力必然是出自某个绝世强者,甚至就是君家背后的那个神秘强者,不能出手或者是好事也说不定,若是自己等五人强行出手介入,激怒了那神秘强者,就以这强大的莫名阻力而论,估计干掉自己等人,也就是挥挥手的事……

所谓虽不中亦不远矣,困出他们的强大阻力确实是来自于一位绝世强者,但却也不是君家的那位神秘强者,白衣少女的出手令一切歪打正着……

“呵呵呵呵……”

就在一片死一样的静寂之中,一阵温和清朗的笑声突兀地响了起来,众人循声看去,发出笑声的人,面色异常的温和,淡然,更显笑容和蔼可亲,身如临风玉树,傲然挺拔,正是君莫邪!

发出笑声的人,竟然、竟然是君莫邪!

他到此时此刻,竟然还笑得出来,刚刚才亲手制造了一幕如此惨绝人寰的惨剧之后,竟然还能笑得如此的若无其事!

“真是……爽啊。”君莫邪有趣的看着萧布雨:“萧二爷,你知道吗?当自己手中的长剑,慢慢的切入最恨的人的身上的肉的时候,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简直就是难以形容了,不,区区‘美妙’两字根本就足以形容这种快意的万一……尤其是,这个人姓萧,叫萧寒;而我,却姓君。”

萧布雨原本不动如山的身躯异样地摇晃着,两眼死死地看着君莫邪,喉中发出“嗬嗬嗬~~”的怪声,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

“你不必说话,我很了解你的感受,对你,我能表示理解,甚至能表示同情,由衷的同情!”

君莫邪长叹一声,道:“毕竟是骨肉至亲啊,毕竟是血脉亲情啊……白发人送黑发人,本就是人间惨剧,尤其是……额,对不起,我怎么把实话说出来了,实在是抱歉啊,我说错了话了,我下次一定会注意地……”

君莫邪话锋一转:“恩,不对啊,我发现我真的说错了,你瞧瞧我,刚才实在是太快意、太激动了,自己说错了话都没注意,您可千万别见怪哈;咳咳,实际上,你应该感激我才对,虽然萧寒什么都废了,但,我毕竟还给他留了一条命,这也就是说那什么‘白发人送黑发人’其实是不成立地,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君莫邪搓了搓手,样子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再说了,也不算全废啊,他的脊梁骨,我还没打断呢,我这人啊,就是心太软,一时心慈手软没有下手……您老要是因为这个嫌我做的不到位,那我立即补上如何?保证让你满意!再次向您表示万二分的歉意!”

“你……你……你是……恶魔……”萧布雨嘴唇哆嗦着,悲愤莫名:“恶魔……”

“对这两个字,我真的很不喜欢,说实话,您真的太抬举我了,我那里配得上这两个字。”君莫邪很是不以为然的摇摇头:“您还是考虑换掉吧。因为跟你们姓萧的一家子相比,我从哪算也算不上恶魔吧……”

他提起长剑,令剑尖笔直朝下,上面,萧寒的鲜血快速的顺着剑尖流了下来,只是一转眼的时间,剑身已经再度恢复了清亮。

“什么叫神兵,我今天才知道了。呵呵,杀人一百万,剑身未染血……以前我只以为这是一句空谈,现在才知道,这样的剑,竟是真实存在的,好剑啊好剑!真是好剑!”君莫邪感叹了一句,这句话让所有人的身子都是震颤了一下。

杀人一百万,剑身未染血……

“萧二爷,我知道你故意作出摇摇欲坠的样子,其实是在打算蓄力,想要一举格杀我。今日,你已经打定主意非杀我不可,再不理一切后果,是这样吧!?”

君莫邪笑容可掬的道:“当然,你刚受了伤,精神也受到了冲击,肯定还需要一点准备时间吧?在这段时间里,我问您一句话,萧二爷,您知道黄花堂吗?”

“黄花堂!”一侧,君无意的眼睛突然迸射出夺目的犀利精光。

君三爷永远也不会忘记,他当日跟君莫邪冲进黄花堂的时候,看到了什么样的惨象!那种人间惨剧,让君无意每次一想起来就会愤怒得浑身发抖!

萧布雨怨毒的看着君莫邪,极力的鼓起自身所有的力量,却是一言不发。

“天香城黄花堂,就是我一手覆灭的!是不是很意外呢?”

君莫邪的眼睛射出了摄人的神光,先前的嬉笑怒骂一扫而空,变得狠毒酷厉,口音中杀气冲天:“一切真正是个意外,在当初我出手覆灭黄花堂的时候,我的初衷很简单,原本只以为那里不过就是一个惨无人道的敛财组织罢了。但等我见识了天香城的一个妓女培训地之后,我才发现我错了,错得很离谱。因为,连那些逼良为娼的万恶的人贩子,也做不出黄花堂那样惨绝人寰的下作事情!对一些资质不好长相不好的少男少女,也只是流放或者转手卖掉或者当添头或者培养出一个小厮或者龟公……”

“不管怎么说,纵然是比较没人味的人贩子们也很少做哪些灭绝天良的事情,将人打断腿手砸断腰椎放进坛子里养……养成彻底的畸形……这种事,唯有丧尽天良、丧心病狂、灭绝人性的黄花堂才会这么做。在这之前,竟然是完全没有先例!”

“所以我就奇怪了,所以我从那时候开始思考一件事!”

“我在想,究竟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能导致黄花堂的主人会在这些小孩子身上下这么毒的毒手?这些小孩子,显然不会惹到他们,那么,就只有一点,这个黄花堂的主人,究竟与这些小孩子的父母有什么样的仇恨?才能促使他们对这些小孩子下这么重的手?”

“有一天晚上,我爷爷君老,在和我三叔谈起往日袍泽的时候;无意中喟叹了一句:那些当年的老部下,怎么现在都不见人影了?就算是心灰意冷,也应该来看看我老人家吧?让老夫知道他们现在还活着,老夫就很高兴……”

君莫邪说到这里,君无意的身子颤抖起来。他清楚记得,父亲君战天在跟自己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那种怅然和失落,还有怀念。从君莫邪的话音之中,他也隐隐约约的听出了什么,所以他的眼睛突然间变得通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