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我家的茅厕就叫做风雪银城!

<本月第九次爆发!第一更送到!实在是受不了了,累死,睡觉去了。另外三更在晚上……>

“我们那里是独行天涯,我们有护卫啊,呵呵,不过他们一般不在人前出现……额……”这句话似乎是绿衣少女嘴快说出来的,还没说完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圆圆的眼珠似是有些惊慌的转了转,干笑两声,很有几分惶恐的意思。

萧布雨心中一定,看来自己之前的感觉当是错觉,近来也实在太过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这俩女任何一人也无点滴玄气波动,想来这俩女也应该不是什么大人物,只要不是从天南出来的就行。

他刚才还真害怕了,这位白衣少女若是万里有个一与那位梅尊者有什么关系,那可就真正的糟糕透顶。

但现在看来,肯定不是了。既然不是,那就好办了。凤梧既然对这姑娘很有好感,嗯,还真没听说世俗界有什么家族能够抵挡风雪银城的诱惑……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很平常,就算凤梧多娶一个,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只要把正室的名分给小公主留着也就是了……

想到这里,萧布雨便给萧寒使了一个眼色。萧寒现在看上去依然是很有些癫狂的样子,虽然精神已经平息,只等着要与君无意一战,但这几天里的疲累还未恢复。

让这个样子的萧寒装疯卖傻的说话,效果应该不错。若是万一不行,自己再出面转圜应该可以。再怎么说,萧凤梧也是自己的嫡亲重孙子啊。眼前这姑娘也的确是人才出众,国色天香,就算是家世稍次一些,算不得门当户对,那也没什么。

他判断的很准,这位白衣女子,与他心中的梅尊者,是绝对地“没有关系”地,这一点千真万确,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凤梧,你可是看上了这位白衣姑娘了?”萧寒心领神会,斜斜地抬起头,看着侄儿,故意作出有些乘着发疯再发癫的样子……

“啊……我……”萧凤梧顿时有些手脚无措,偷偷地再看了一眼白衣女子,结结巴巴的道:“叔……叔叔……”

“我只问你,是也不是?是不是觉得这位姑娘很漂亮?想要娶回家做老婆?”萧寒一副喝醉了的样子,一拍桌子,瞪眼喝道。意思很明显,你要是看上了,叔叔就替你做一回恶人。

绿衣少女一翻白眼,把我老大娶回家做老婆?你们真行!

“是…可是…”萧凤梧虽然确实有些专横跋扈,但毕竟是年少,听到这种事情还是有些羞臊,脸皮还欠锻炼。

“这就行了!叔叔我为你做主!”萧寒转向白衣女子,语气倨傲,神态居高临下:“敢问姑娘,可曾听说过我风雪银城的名字?”

天若灭绝某人,必先使之疯狂,但若然那人是故做疯狂,则又如何呢?!

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在萧寒故做疯态,说这些话的时候,慕雪瞳一直都在注视着那位白衣女子,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慕雪瞳虽然并没有因此而产生非分之想,却也生出几分护花之心,实在不愿意,如此佳人,竟被萧氏叔侄给糟蹋了!

可是自己又势必不能为那姑娘出头,同室操戈不说,明眼人都早已看出,这一出根本就是萧布雨那老家伙背后操控的,自己纵然出头又有什么意义!

可是让他意外、奇怪的是,以自己的修为,在这么短的距离之内,竟然仍是看不清楚这女子的容貌到底如何。而这女子却又分明的给人一种很真实的感觉:她并未有任何的易容,也没有带什么面纱,就这么素面朝天,但却偏偏让任何人都看不清楚……

这是怎么回事?这种感觉又意味着什么?!

还有一点最让慕雪瞳费解的是,刚才萧寒与萧凤梧的说话,其中的下作意思只怕只要是个人就能听得出来,尤其还是讨论得那位白衣女子,相信若是换做其他的女子,早已经羞窘的无地自容,但这白衣女子竟然始终面不改色,清清淡淡,冷冷静静,似乎全然没有听见。依然端着那一杯雪茗,在细细地品味,在她的眼中似乎就只有那一杯绝世香茗。

即使是这乡下极为简陋的茶杯,拿在她的手里,也像是握着皇宫大内的金鼎玉爵。

刻下,萧寒问她话,她也是恍如不闻,连眼皮也没有眨动一下。似乎,那足以令世人震动的‘风雪银城’四个字,在她的眼里,什么都不是,没有任何意思!

“风雪银城?那是什么地方啊?”绿衣少女娇笑起来,可爱地偏了偏头,似是仔细的思索了一番,终于露出一副很抱歉、很对不起、很不好意思的诚恳神情,歉然道:“真是对不住,这个地方我没去过,也没听说过,很有名吗……”

萧寒一滞,在他的认知中,只要自己一说出风雪银城,定然会引来两人无比崇敬、无比羡慕的仰视目光,然后自己再居高临下的盘问几句,便可轻易摸清了底细,再接着就直接去提亲,相信没有人敢不允风雪银城的提亲。

但事实与想象竟是大相径庭,对方居然压根就没有听说过风雪银城的名字!这让蓄势已久准备足了装逼的姿势的萧寒与萧凤梧叔侄二人就像一拳打进了棉花里,非但无处用力,反而把自己手腕扭了……

不知道也还罢了,偏偏人家不知道,还一副做了多大错事的诚恳样子,这让想要借题发挥的萧寒都有些进退失据了……当然,若是萧寒知道现在在自己面前正被自己逼婚的两个女子究竟是谁……恐怕他连君无意也等不到了,直接就吓死过去了……

“风雪银城,就是我们的家乡。呵呵……两位小姐可能因为本身不是玄者,也没有和玄者相识,所以没有接触过这一层面。”萧凤梧急忙笑着,但口气中也有一些倨傲:“不过,凡能挤身大陆玄者之林的玄士,没有听说过风雪银城这四个字的,相信是绝无仅有地!风雪银城,本就是玄玄大陆最为顶端的存在!”

“居然这么厉害啊……”绿衣少女惊叹一声,白嫩的小手掩住了嘴巴,突然吃惊的道:“风雪银城……是不是用白雪堆起来的呀?太阳晒上去,岂不是就要融化的吗?”

“风雪银城……只是一个地名,恩,当然不是用冰雪建造的……”萧凤梧有些呆头呆脑的解释。

“可这么有名的地方,我们为什么会完全没有听说过呢?”绿衣少女怀疑的看着他,突然恍然大悟:“对了,我想起来了,风雪银城……”

萧寒叔侄二人长出了一口气。你终于想起来了,那以后的话可就好说了。就是说嘛,以风雪银城的名头,就算你不会玄气,也应该听说过啊。

只听那绿衣少女献宝似的对着白衣少女道:“……姐姐,你说是不是过年的时候我们俩在那边的贫民窟玩,他们不是堆了起来一个挺大的雪堆吗?当时姐姐你还让他们砌成墙,垒成一个城堡呢,是不是?当时,你亲自取了一个名字,你说,恩,这个地方,就叫做‘风雪银城’吧。寒冬腊月的让它在外面,有些赶路不方便的,也可以进去解解手什么的……是不是这个样子?”

白衣少女淡笑着,慢慢的点点头,这竟是她第一个动作。

绿衣少女顿时雀跃起来,一跃而起,趾高气扬的对着萧寒与萧凤梧:“哼!我还以为什么地方,原来是我们乡下的茅厕啊!你们那名字还是我姐姐取得呢。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咦?你们都穿得这么精神,难道是发了大财吗?既然发了大财,怎么还要住茅厕?大概是因为刚发得财,还有没有另建新屋吧,这个好象也有一个说词,叫什么来着,对了,叫暴发户?”

萧寒嘴角一阵抽搐,看那样子就要勃然大怒。

而另一边的萧凤梧目瞪口呆,这位风雪银城的萧家少爷脑袋中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劲的在想:难道世间竟真的有这么巧地事?

“贱婢放肆,满口胡言!”萧寒怒喝一声,腾的站了起来,一身天玄高手的气势狂卷而出。一路以来他本就是精神疯癫狂躁,现在突然听了这句话,顿时如同火上浇油,哪里还管得了面前只是两个弱女子?反正一路上死在手下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就再添上两个又怎么地?

“叔叔息怒,叔叔您千万息怒,这,这说不定只是巧合……看她们俩只是大户人家的女儿,不知道风雪银城也是无可厚非的……”萧凤梧急忙劝解,急得头上都冒出了汗水。

他一见到这个白衣女子,早就被对方的绝代风华瞬间迷倒。只感觉就算是能与对方说说话,也是好的,竟似早已经完全丧失了一向的判断水准。

“滚开!你个孽障,看不出人家是在耍着我们玩的吗?”萧寒大怒,就要将侄儿甩出去。

“刚才你说什么?有胆子再给我说一遍我听听?”一个异常冰冷的森然声音,全然不带半点人味的声音骤然响起,就像是地狱里吹出的凛然寒风,瞬间连风雪银城此行最强者的萧布雨也为之打了一个寒颤。

之前那个娇俏如花的绿衣少女,在此刻脸上、目中的笑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竟然是森然的杀意!那双原本灵动的眸子这一刻竟然变成了两个无底洞一般,萧凤梧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自己几乎要陷了进去,似乎那是一个无底的漩涡……

萧布雨悚然动容!

至尊级修为!至尊级气场!

这是连萧布雨也无法施展出的绝强气场!这个绿衣少女,到底是谁?

无论这绿衣少女到底是谁,事情都是已经大条了!

场中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萧寒一句‘贱婢’,终于惹出了天大的麻烦!

一个他无法应付,无法解决,更无法面对的大麻烦!

就在这时,很凑巧的,远方闷雷般的声音隆隆响起,远远地旌旗招展,尘烟条条冲天起,君无意的大军,终于到来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