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炎黄之血!

<今日第一更送到!很激动,几乎无法码字,谢谢你们,谢谢!!>

完全不用怀疑,也没有任何可以质疑的空间,这几天的兵器盗窃案,罪魁祸首就是君莫邪,这本就是至为明显的事情,也只有他,才能造就这种‘盖世神偷’的无上美名。

当然了,这个所谓明显,也就只有咱们最是清楚!别人是不知道滴。

君大少爷这位无上‘神偷’每天只要一闲着没事就去盗窃,凭他的那些手段,那管什么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只要眼睛看到了,随即手到擒来,不对,现在根本已经超越“手”到擒来的程度,随着大少神通的增长,精神力早臻至到了更高深的层次。

面对那些无主的兵器,只要心念一动,即刻收入鸿均塔之内,这手段简直就已经到了神乎其神,无痕无迹的超凡境界,相信就算是前世今生四大名捕用最先进的科技来查案,那也是莫宰羊!

至于入夜之后将盗窃所得,在自己帐篷里‘化凡铁为奇金’,只不过是毁尸灭迹、改头换面而已,反而不足为奇。

相信怎么也不会有哪位仙人闲得实在蛋疼用阴阳遁和化五行这种逆天的技能,却去偷几把平平无奇的刀剑,而且还都不是材质上乘的神兵利器,只是普通钢铁所造的寻常兵器……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君莫邪君大少爷的败家程度,绝对已经是上升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对巅峰!骚包之极!烧包之极!

利用几个晚上的功夫,君大烧包不辞辛劳、耗尽心血,以金之力将那收集到的九百九十九柄兵器,尽数化凡铁为奇金,终于化生出一柄剑来!

可以这么说,这是在这个世界中,君莫邪亲手整制出的第一柄剑!也是他用这种极端的方式炼出的最后一柄剑!因为这柄剑,他的灵力在这几天几夜之中连续被抽空了三百多次!这可是一种异常巨大的消耗!

之后大少或者还会使用化凡铁为奇金的法门炼剑铸刀,但却绝对不会每次都用这种几百次抽空自己灵力的庞大代价……

这种巨大的消耗,即便以君莫邪邪君的坚忍也有些承受不住。再说,他不认为自己在以后的时间里还能够有这样的魄力和时间。

随着本身实力的不断上升,他将来所要面对的敌人,只会越来越强大,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些小虾米。而这些强敌,绝不会让他有这样充足的消耗时间。每一次的消耗,君莫邪固然可以躲起来,但他的亲人下属,却未必能够!任何一点不经意的疏失,都极有可能会造成天人永诀。

每一次,都是直接萃取得那件铁器中材质中最为精华的部分!

君莫邪追求的乃是一种完美的极致!

而这柄剑,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为了这柄剑的诞生,君莫邪几乎是白天一天,夜晚通宵,乐此不疲、全无休止的去偷,然后再马不停蹄的炼,然后再去偷……

如此的循环往复、如此频繁的利用金之力,一次一次的透支,又一次一次的恢复!他的经脉、丹田之内的灵力,就像是一个处在山顶的水库,上端堵住了,下端也堵住了,本来在静止的状态,但,下端突然彻底打开,于是水库内的水奔腾而下,瞬间就空了……

然后,就在水库变空的同时,上端突兀地打开,在极短的时间之后注满水……如此的周而复始。一次一次的使得这样的循环过程变得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熟练。但随着水流的冲击,水库的容量也在发生细微的增长,纵然每次的增长都极其细微,但如此频密的次数,使得水库的容量越来越大,但无论如何扩大到何等地步,却也总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补满……

仅仅就因为炼制成功了这样一柄剑,君莫邪的灵力就进步了不少,连带着本身的玄功修为也是水涨船高。

若以玄玄大陆的标准而论,眼下已经接近于天玄中阶层次,休看这只是初阶到中阶一个小层次的进步,但以玄功造诣而论,却是天大的事情,大少日前才刚刚到了天玄初阶,没两天的光景居然飞一般的又即将突破中级,这等进境简直就是要吓掉人的大牙的大事情!绝对是亘古以来未有的惊人精进速度,就算是“传说”都没有这么传说地!

此外,大少对金之力的运用操控也更加的得心应手,纵说是熟极而流也不为过……现在,大少早已不再局限单纯的萃取材质了,却是在尝试着操控金之力,试图将一柄剑只缩小一半,或者更小,只是让它更加的锋利一些,坚固一些……或者将三四柄兵器就融成一柄剑,或者一把刀……

要知道,将本身神通一鼓作气的放出自然相对容易,但说到一点一滴的精准控制,那就是绝对的技术活了。虽然大少目前还不能作到细微控制,却也正在不断的钻研那个金之力,向着‘技术活’的方向发展……

但长久的消耗,仍是让君莫邪很有些疲累,虽然有鸿钧塔灵气转化补充体力,但那活始终要消耗极多的精神心力,而补充精神心力最好的方法依旧是睡眠,大少目前的成就还是代替不了睡眠的,没有充足的睡眠,肯定是一脸“熊样”地……

因此额,所以呢,大少自然而然地受到了他亲爱舅舅语重心长地教诲,而且还是以身作则的……

君莫邪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但现在看到这柄剑之后,所有的负面情绪在一瞬间全部升华!

这一刻,大少眼中,除剑之外,别无所有!

这却是君莫邪第一次用炎黄传统、方法手段“血祭”而得的一柄剑!这柄剑,更是自己亲手制造出来的,没有借助任何的工具,就这么凭空制造而得的!就像是自己的一个孩子,突然出世诞生!又如是一个终生不离不弃的朋友,久别后重逢,今后将永伴在自己身边!

“你身上有我的血,我是炎黄子孙,你,将为我保留一个永恒的念想,今生今世,相伴永远。”

君莫邪以一种异常柔和的目光望着那柄剑,语气中有思念,有惆怅,有缅怀;他的目光,在这一瞬似乎穿越了无尽时空,又回到了自己无比热爱的地方,目光,依然坚决。

“从此之后,你的名字,就命名为‘炎黄之血’!”君莫邪的语气沉重,目光却一下子炙热起来,如血液在燃烧!“从此之后,便在这异世界,陪我凌天下,伴我舞风云!成就我邪之君王,传颂我炎黄之名!斩杀世间一切丑恶,一人一剑,纵横天下!”

“我会用这世间所有敌对者的鲜血,来滋养你,来喂饱你!在这大陆上,你,炎黄之血,必然会成为一个永恒的传说!”君莫邪的口气很低沉,很严肃,很认真。听上去,他不像是在呢喃,而像是在发出

一个惊天动地的誓言!

一个海枯石烂的承诺!

以,炎黄之名!

长剑激越的清鸣一声,如龙吟虎啸!

京城!

君家这段时间可是异常的热闹。

自从出征队伍走了之后,灵梦公主几乎天天都要来报道,而且基本一呆就是一整天。又过了一段时间,皇后娘娘居然也会时不时地过来串串门子。

对于这些,君老爷子心知肚明是为了什么,但这种事可是万万不能摆到明面上去说,索性干脆大手一挥,反正管清寒也不在家,就把她的别院暂时划归了皇后娘娘和灵梦公主的銮驾落足之地。

皇后娘娘每次到来,总是就呆在管清寒的小院,拿出一支玉箫,轻柔地吹上一曲,然后就静静地呆着,坐在院子里,完全不出院门一步,等到临要走的时候,再吹奏一曲,然后立即离开,绝不稍留。

箫声本就清愁,而皇后娘娘的箫声更形凄怨,如泣如诉,令人闻之落泪,听者伤心。

皇后娘娘的脸色很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木然。唯有在吹着这两首曲子的时候,却是神情专注,一脸的认真。似乎是,用自己全部的心灵,用自己全部的灵魂,来吹奏这两首曲子。那种平静的哀伤,让人见之便不由神伤。

甚至,在皇后娘娘吹奏的时候,眼中,有时候会出现一种……绝望的温柔……无奈的悲哀……

每当箫声响起,在君莫邪的小院中疗养的夜孤寒便会异常的安静。如今的他已经能起身活动,甚至还能走上两步,但始终身体损伤太多,元气大伤,那只持剑的右手,也被齐肩斩断,一身精湛剑术,不废自废,还有爆碎的丹田,天玄修为亦告荡然无存!

在这段时间里,夜孤寒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从一个天玄强者,沦落到一个玄气尽失的废人,而且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残废……

如此巨大的落差,让夜孤寒这个本就心高气傲的人几近疯狂!他为灵梦付出,纵然修为尽失,纵然成为残废,却不悔、却无悔!他只怨自己为什么没有当场死去,却还留此残躯,贻羞人间,心高气傲的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甚至曾经竭斯底里的但求一死!

但,只要那箫声一响起,即使再如何狂暴的夜孤寒也会立即变得就像一个最乖的孩子,安静地坐在那里,陪着隔壁的人,一起静静地度过这一段时间……

<推荐一本新书:书名《刀神》,书号:1651770,“我从不信神,因为在我这把刀面前,没有人敢自称是神。”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