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天罚之终章——九玄根!

<今日爆发,第四更!本章五千字!一万五千字爆发完毕求月票!>

君莫邪实在是不得不进去,因为,就在他想撤走的时候,在白雾的边缘,大少意外的发现了一条藤上连着几片叶子,叶子呈七角形状,殷红如血,里面每一条脉络都清晰可见,如同要鼓出来叶面一般。

那根藤却是异常的纤细,呈雪白色,咋一看好似非常绵软,但入手一摸就会知道,这条藤竟是坚逾精钢!

九玄根!这正是自己遍寻不获的九玄根藤叶!

君莫邪大喜过望,君老爷子服用玄丹进阶最后的一味药材!没想到能在这里意外见到,君莫邪如何能够放过?就算是里面再有凶险,君莫邪也要非将那九玄根取到手不可!

千邪万毒果炼制的灵丹固然也有这样的功效,但却是遥不可及,还缺大部分药材不说,就说大少目前的修为也炼制不得,时间上实在是等不及了。

再说,服用了玄丹进阶之后,还是可以再次服用千邪万毒果炼制的灵丹的。这就等于晋升两次啊!若然直接动用千邪万毒果炼制的灵丹,原来的那份丹方就没有效果了,怎么也是得不偿失,

意外见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君莫邪兴致勃勃的展开了阴阳遁!

但他再一次的失望了,以往在任何地方都无法拦住的阴阳遁法,无往不利的造化神通,于此地此刻居然遇到了阻碍!往左往右均可,但一接触到白雾,就仿佛陷入了沼泽一般,每前进一步,就要耗费极庞大地灵力!

此刻身陷其中,君莫邪才亲身体会到这种感觉。这明明就是如山如海的棉花堆一般,看着轻飘飘的,但进去之后,除了白花花的棉花,什么都看不到!眼睛在这种情况下,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摆设,单纯的一色,竟也能形成这种古怪的隐匿效果……

天罚森林之中竟然有这般奇妙的所在!君莫邪彻底的惊讶了。

他当然不敢贸然解除阴阳遁就这么直接用身体的力量进去,若是那般的话,自己岂不就成了里面隐藏的哪位高手的活靶子?被人阴死了都不知道!

开着阴阳遁虽然耗费灵气极大,但却能够确保自己完全处于隐身状态之中,就算里面的人的神通能够通天彻地,也是绝对看不见自己!这才是自己最大的优势之所在!

造化神通,岂同凡响!

君莫邪就身陷在这样奇妙的环境中,一只手轻轻顺着九玄根的藤条,做梦梦游一般徐徐向里推进。

他心中全不担心,因为他已经试验过,想要往前进虽然颇为不易,但想要往后退脱身却是容易之极,只需要心念一动就能够出去!

所以自己的安全仍是有保障的。

在这等诡异的地方,君莫邪唯有在自己的安全得到百分之百的保障之后,才会选择继续前进。若是稍有凶险,他便不会踏进来!

这正是一代杀手之王的谨慎之处!

但君莫邪却绝又不会轻易退回来的。

因为,九玄根,他势在必得!

就在君莫邪身子刚刚在那山谷消失的那一刻。远在数十里之外喝酒庆祝的六大兽王也都清晰地听到了南方这声低沉的惨嚎!顿时人人神色都是一怔,接着便像是同时想到了什么,一个个火烧屁股一般跳了起来。

“那边是天罚洞的方向!”鹤冲霄声音中有着惊慌惊惧,发自心底的紧张。

“真正是天罚洞!”其余的熊开山等五大兽王同时脸色苍白,再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全力施为,一路向着那边飞驰而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方才的那位风前辈搞出来的动静?刚才我们只顾着喝酒,再者他也急着离去,居然忘记了提醒他一下,那边可是去不得的……”虎王胡裂地很是有些焦急,额头上都冒出了汗。在疾驰中,声音急促的问道。

“难说……”鹰王鹰碎空黑脸更黑了,鹰目看着前方的黑沉沉的夜幕。

“除了那位风前辈之外,在天罚森林之中还有谁敢闯天罚圣地?你们敢吗?”侯七脸色很焦急,有些急躁,道:“我们赶紧过去,若是当真是那位风前辈搞出来的动静,那我们赶紧的求求情,让他离去吧。”这位猴王刚刚受人大恩,岂能见到恩人在自己地盘上出事?

熊开山哼了一声,道:“现在一切还言之过早,到底是谁占上风,还在两说,一会指不定得谁为谁求情呢,希望老熊的面子够大吧!”

从这句话看出来,熊开山对这位神秘的高人的信心,已经是差不多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当然了,老熊面子是不是够大这两说,脸皮肯定是够厚了,就算不是天下第一,起码也是天下无双地……

“都闭嘴!这都什么时候了!一切等先到了那边再说!”鹤冲霄转头喝了一声,终是嫌在地上跑步太慢,突然刷的一声身形纵起,在半空一个翻身,顿时恢复原形,变成了一只神骏漂亮的洁白大鹤,一震翅膀,刷的一声飞了过去。

熊开山见到他纵身而起,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也跟着跳了起来,而且比鹤冲霄跳的还要高,只等着鹤冲霄一旦回归本体,自己正好落下,两人一起前往。

这样的配合,两王已经配合了数十年,熟稔无比。

但这一次却失了算,鹤冲霄明显的这一次特别急躁,飞上半空一个急骤的翻身,便回归本体;熊开山见他终于回复本体,急忙撤去一口元气落下。但鹤冲霄却就在他落下的时候,突然咻的一声窜了出去……

彻底的弄拧了!

轰的一声,熊开山重达数百斤的魁梧身体从半空中狠狠跌落,全无半点花假的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直接将坚硬的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大的坑洞,这下却是全无准备,猝不及防,虽然皮厚肉多没有受伤,但浑身无处不疼,熊王径自坐在地上破口大骂。

此刻火急火燎的众王那还有心情管他,纷纷从他身边掠过,鹰王最是厚道,在熊开山身后回归本体,一口叼住他的衣衫,然后刷的升空,将他甩到了自己背上,速度丝毫不减,就像一枚漆黑的厉箭,射向南方^

六王何等修为,几乎在十数个呼吸之间,就赶到了那片禁地。

眼看着面前那片似从亘古以来就完全没有发声过变化的一团团浓郁白雾,六王仔细的探察了一下周围,没有发现有任何人来到这里的痕迹,先放了一大半心。

他们却不知道,君莫邪来到这里,完全使用的阴阳遁,又怎么会留下痕迹……

这等造化神通,会留下痕迹才是真正的见鬼了呢!

“看来并没有人过来,没有人来过就是一等一的好事。”鹤冲霄松了一口气,道:“禁地,也不是一般人就能够进去的,应该是没事了。”

“还是问一下的为好。方才禁地之中传出的声音,可是极为揪心的。”石不愁担心的说道。“我们都知道,若不是极度的痛苦,是决计不会发出那种声音的。”

侯七反对:“有时候练功突破之时所需经历的痛苦也是极为难耐的,或者刚才的声音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发出的。天罚森林之中的这种声音虽不常见,却也并不罕见,需要这般的大惊小怪吗?”

“你说的没错,凡是高阶玄兽修炼,常有这等声响传出,但你又听过从禁地里面传出来的吗?”石不愁反唇相讥。

鹤冲霄想了一会,终于提起力量,开声问道:“天罚当代鹤王鹤冲霄前来拜见,不知圣地前辈可有什么吩咐吗?”声音浑厚,远远传进了白雾之中。

良久,白雾弥漫之中传出了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拜见个头,赶紧给老子滚你姥姥的!”

六王愕然相对,大眼瞪小眼一会,灰溜溜的原路返回……

他们六个运气实在不佳,里面的人猝不及防之下被君莫邪利用鸿钧塔的庞大神识重创一下,大败亏输,正感叹自己英雄迟暮,焦躁万分之际,六王却选在这个时候来请安,岂不是热脸贴在了冷屁股上……

这下子兜头吃了一记大热屁,六位王者仍是不敢有丝毫的怨言,还走得比什么都快,刷的一声就全部没了踪影。

过了一会,浓雾之中才又有声音传出来:“他妈的,居然忘记了问他们刚才有没有人进来,到底是什么家伙竟这么的棘手,神识之强大程度,当真恐怖,若非收手及时,只怕就彻底的栽了……”

君莫邪全力运行着阴阳遁法,在浓雾之中艰难穿行,闻言也不禁笑了一声。看来里面这家伙,也不是什么脑筋特别好使的,鸿钧塔的神识之力又岂是人力…兽力可以抗衡的,但那人能在鸿钧塔全力反扑之下保全性命,甚至并未受太严重的伤损,却也了得……

他一步步顺着九玄藤前进着,一步一步谨慎之极……

君莫邪绝不相信里面的那人也是生活在这样的粘稠之中……那还不得死人啊……再说了,自己一路牵着这根九玄藤进来,却完全没有碰到任何一棵树,或者草木。这又是一个不正常!

此地既然有九玄藤的存在,又怎么会没有别的花草树木?

完全的不合理!

也不知道到底穿行了多远,君莫邪终于感到前方的白雾稀薄起来,精神一振,全力向那个方向而去。

君莫邪骤然间觉得全身一松,终于穿出了这片浓郁的白雾!放眼望去,只见自己此刻乃是处身在一片空地之中,四周依然是浓厚的白雾,上不见天日,左右更是什么都看不到的。视线所及,也就只得几十丈方圆的一片地方,除此之外,便又尽是无边无际的浓稠白雾了……

面前不远,就是一丛树木,再远处,却似乎是一片山坡,却又被白雾笼罩住了。

花草树木之间,也有清晰可见的淡淡的白雾。树木密的地方,白雾就要少一些,而稀疏的地方,白雾也就相对粘稠一些。

君莫邪终于恍然大悟,虽然仍旧不知道这种白雾是什么东西,但却知道了一点:凡是树木生长茂盛之处,这种怪异的白雾就少,反之,则多。

眼看着无边无际的白雾,君莫邪叹了口气,看来这地方,树木花草的也是不多的啊。难怪九玄根这种孤僻寡毒之物竟然会在这里生长……

依着一颗粗大的松树,九玄根的本体,就是在这里生长蔓延。

君莫邪这才发现,位于白雾之中的这些树木,尽都不是很高,最高也就只得十几米高矮,但随便一棵也尽都是十分粗大的!想必是天空中浓郁的白雾,限制了树木的生长,只能往横里发展。

但君莫邪不解的是,此地全然不见阳光,树木又如何能存活?更何况是千万年的生长?

君莫邪叹了口气,索性不再想这些难以想清楚的问题。此处天罚森林之中,到处都充满了神秘,而这些神秘,明显不是现在自己的力量能够揭开的。

阴阳遁法在这里面举步维艰,大抵也是自己的功力未到之故;但,总有一天,自己会将这些神秘完全解开。到那时,天罚森林,也就彻底的接受了自己。

而现在,却还是不要去刻意考虑这些‘禁地’的有关问题。只将这九玄根掘出来就算完事。

君莫邪才要动手,却听见林中一声轻响,就像是某只动物打了一个响鼻……

君莫邪注目望去,白雾笼罩中,一头巨大的金毛熊慢慢地站了起来,缓缓的伸了一个巨大的懒腰……

九级巅峰玄兽!

君莫邪不愿意横生枝节,直接往下一遁,整个人潜入了土中,就在地下,将那九玄根掘了出来。九玄根特有的芬芳,在土中更为清晰,君莫邪抱在手中一看,却是大喜。

乳白色的九玄根,在他手中,晶莹如玉。

那九玄根年限划分十分严格,初生为黑色,十年后褐色,百年后黄色,千年后红色,唯有生长了万年以上的九玄根,才会是乳白色!

此地的竟是极品九玄根!

君莫邪没想到,在这里居然有这么大的一个惊喜。这株九玄根的体型颇为不小,除却为君老爷子做药的那部分之外,还能余下绝大多数,而这些,之后的各种神丹丹方之中,都能用到!

君莫邪心念一动,直接将九玄根放进了鸿钧塔里,喜极忘形之下,一声长笑,顿时四周啸声不断。原来此地的九级玄兽,竟还不止一只。

而且,从纵横来去的神念搜索之中,君莫邪赫然发现,类似于与自己对撞了一下的那种实力的人物神识,居然还有好几股!

君莫邪身上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我的天,怎么这里还隐藏了这么多的巨无霸?可是不敢再多耽搁,嗖的一声遁了出去!

进来费劲出去却易,只得片刻就遁出了白雾的范围,远远地看着这一片诡异的白雾,君莫邪嘴角露出一个笑容,喃喃道:“我还会回来的。一定!”

在他前面,一片巨大的山石,上面刻着几个大字,也让君莫邪终于明白了这是什么地方:

天罚洞!

原来这里就是世间最为神秘的地方之一!

天罚洞!不错不错!果然不愧是传说中的神秘境地!

君莫邪心中哈哈一笑,身如轻风流云,迎着曙光初现一丝的天色,扬长而去,一路奔赴天南城!

名副其实的大丰收!而且是意料之外的大丰收!这次的丰收程度,让君莫邪满足到了极点!

不仅是君莫邪为君老爷子准备的玄丹所需的药材全部齐备,而且之后的炼丹所需药材也全部分派了下去。以天罚森林药材的富庶程度来说,千万年的积累,什么天地灵药没有?

基本上除了一些特殊环境才能生长的天地灵药之外,天罚森林里面都能够齐全!

这得省却了自己多少的功夫?

更何况,与天罚的几位兽王如今关系良好,几乎就差穿同一条裤子了,这可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助力啊!

现在的君莫邪,表面看来依然是半年前那个刚穿越过来的纨绔,但实际上,君莫邪的明里暗里有形无形的底蕴却已经是惊人之极!

君家在天香朝野军方的力量不容忽视,拥有着大量的民众基础。而海沉风和宋伤这段时间里为君莫邪打理京城黑帮,也是井井有条!起码整个京城的所有动向,都是了如指掌!

在商业方面,有唐源这位天才的商人锱铢必较,慢慢的也已经摊开。京城的贵族堂,简直就像是聚宝盆摇钱树,而且是一天摇好几下的那种摇钱树……

个人武力方面,君战天天玄巅峰,君无意天玄中阶,君莫邪天玄初级。而这三个人,都是即将要晋升的!尤其是君战天与君无意,现在在君莫邪的计划中,已经是真真切切的神玄高手了……

外援方面,八大至尊之一的鹰搏空现在客居君家,君莫邪的姥姥,东方世家即将被君莫邪破除誓约,到那时,又是一股举世震惊的刺客力量!光是三位舅舅,就已经都是神玄了,东方世家的力量就算次又能次的了那里去?

远在天罚森林,还有六大兽王在为他辛辛苦苦的筹备灵药……可以肯定的说,只要君莫邪以自己的神秘人身份说一句话,调动天罚森林的九级巅峰玄兽和兽王们助战,绝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应该是这些家伙们求之不得的……

最牛叉的还有一位,就是君莫邪自己杜撰出来的那位神秘高人。现在天下谁不知道君家的背后有那样一位牛叉上天的盖世高人?

这种无形中的威慑力,却是现在君家最大的倚仗!有这一层在,普天之下,谁敢与君家争锋?没见第二至尊厉绝天都直接变成灰了吗?

更何况,现在还有一位百里世家的天才百里落云在天南城等着。招揽百里落云,又牵扯到君莫邪的一项大计划……

可以说,现在的君莫邪,就算在这红尘世间,也已经拥有了举足轻重的力量!

巨牛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