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责任与闹剧

<今日爆发,第三更、第四更一起送到!求月票!>

前世到今生,作为一个杀手,君莫邪也从未真正动过感情,更未涉足过什么爱情。若是想要解决生理需要的话,也只是偶尔用真金白银的去买笑罢了。

因为他,实在承受不起爱情。

纵然是杀手之王,也承受不起!

爱一个人,心中就多了羁绊,有了家室,无论对手、敌人,也会因此有了更多对付自己的目标。因为家人而悲剧的杀手,君莫邪也不知道见过了多少……

不是怕家人连累了自己,而是,怕自己连累了家人!

那种失去亲人之后的痛苦,无论是自己或是自己的亲人,都是一种异常惨痛的折磨!

所以,他不敢,真正的不敢。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遇到的美女实在不少,无论是管清寒,独孤小艺,灵梦公主,又或者是那风雪银城的小公主寒烟梦,这几个女子,随便一个也是万中无一,难寻难求的绝代佳人。有的清冷孤傲,有的娇憨可爱,有的雍容华贵,有的冰雪聪明,可谓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君莫邪其实很欣赏她们,甚至是很有好感的。但他始终克制着自己,始终不曾跨越雷池一步。他明知道独孤小艺喜欢自己已经到了骨头里,但君莫邪仍是举棋不定,难下决断。

并不是犹豫,而是……一直在权衡。

虽然自己心中对管清寒一直也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但君莫邪也并没有丝毫的表露。

因为君莫邪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可不可以承担一个家庭……起码在自己心里,还未曾准备好。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在此次阴差阳错、鬼使神差之下,自己更是在全无意识的情况下,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夺去了管清寒的贞操!在这个世上,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女人!

……

对风月欢场的女子,即使再美丽,再诱人,君莫邪也可以不在意,纵然与之逢场作戏、极尽欢娱,事后也可转头忘记。但对管清寒,他却决计不能!实际上,在他睁开眼睛,发现管清寒就在自己身边,而且想清楚前因后果之后,君莫邪的心里,就莫名的多了一份责任,也多了一份柔情!

责任!对女人的责任!

这种感觉,君莫邪很清楚。虽然是莫名其妙的就出现了,但君莫邪却不排斥这种感觉。甚至是感到格外的温馨。

虽然他现在并不知道管清寒到底是什么想法,但君莫邪已经认定:这个女人,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女人!是,邪君第一个认可的女人!

君莫邪轻轻抚着管清寒披散在枕上的柔柔的长发,心中默然的感到了一丝宁静。就像在这世上,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同伴,有了一丝无可分离的牵挂。

这种感觉实在是很奇妙。

其实……有了牵绊,有了柔情,也并不像自己原本想的那么可怕……君莫邪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轻轻俯下身,脸庞在管清寒的额头上轻轻贴了一下,低声地道:“对不起……谢谢你!”

然后他就站起身,径自走了出去,大少刻下的身体素质确实惊人,之前极度宣泄的疲劳就只片刻的缓和,已经令他恢复了许多,连带着强悍的精神力也恢复了过来,他的神识已经察觉,外边有五六人一直呆在外面,似乎在等着自己出去。君莫邪心知肚明是谁,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毕竟,自己这一天,帐篷里的动静还是不小的,那一直持续了那么长的时间……

若是三叔他们不采取一些措施,才算是怪事。君莫邪苦笑着,已经猜到了自己出去之后会遭遇什么样的狂风暴雨……

毕竟,现在的管清寒已经由三叔君无意解除与君家的婚姻关系这件事还没传出去,全天下的人还只知道管清寒是自己的嫂子……而自己这次的行为,等于是把自己的嫂子给吃了……

但君莫邪不想逃避,更不会逃避,吃了,就是吃了。有什么大不了呢?男子汉大丈夫,既然做了,就不怕认,难道还不能承受一个女人的幸福吗?那还叫做什么男人?!

我只有面对!就算是再狂暴的狂风暴雨,我也能承受!也只有我来承受!

随着君莫邪走了出去,床上的管清寒眼皮轻轻眨动了一下,缓缓地睁开。两行眼泪顺着眼角悄悄滑落,但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满足的淡淡微笑……

这,就是所谓“家”的感觉吗?

这,就是有“丈夫”的感觉吗?

原来,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很留恋呢。

虽然这一天真正吃足了苦头,也丢尽了脸面,但,自己的心中,却并没有多少后悔的意思。更何况,当时君莫邪的情况,也由不得自己犹豫。甚至可以说,如果当时自己想走,完全可以走得了,所以,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都可以说,今天的事情,是自己自愿的……

尤其是刚刚,君莫邪以为自己昏睡未醒,那一份温柔、那一份体贴,都让她感到了……甜蜜,由衷的甜蜜!因为,君莫邪所做这一切,他是以为自己还没有苏醒的,也就是说,那是完全的出自内心的柔情。这一份男儿柔情,在管清寒的内心,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是彻头彻尾的被人呵护的感觉!

真的好温暖,温暖得我……想哭……

管清寒脸上含着泪的笑容,就像一朵清晨的玫瑰,沾着露水,却绽放出美丽的笑靥。是那样的动人,却又想起了自己现在的尴尬身份,突然间黯然神伤……

我该怎么办?真是……冤孽呀……

君莫邪走出去的时候,可是着实捏了一把冷汗地。

这冷汗倒也不是为了今天吃了管清寒,而是……君莫邪看得出来,自己固然很不好受,但管清寒只怕比自己更难受,毕竟自己还有强悍的体质加那该死的药力作用,在自己被药物迷失了神志的时候,那惯性的动作几乎持续整整一天,管清寒要承受多少?

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如何的狂暴!

事后,在自己看到管清寒的时候,她几近是奄奄一息的!幸亏……没有再继续……哪怕是再继续小半个时辰,只怕管清寒也要因此香消玉殒了……

好险!

好悬!

幸亏独孤小艺下的药虽然猛,但也总算不算是太离谱……也幸亏管清寒本身修为不弱,自幼练武,体质一向不错,远远超过寻常女子,所以才勉强承受住了这次的狂暴……要不然,可就真的糟糕了……

君莫邪却不知道,独孤小艺那里是下药下得不太离谱,简直就是太离谱了!那丫头唯恐饭煮得不熟,下手可是半点也没留情面,整整一小包一点也没剩。

若不是君莫邪体质特殊,而鸿钧塔的灵气又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滋养他肉身的同时,也消解了相当一部分的药力,恐怕他直到现在还在征伐之中,他纵然可以支撑,管清寒呢……

君莫邪满脸苦笑的出了帐篷,虽说多少恢复了一些,但脚下仍是虚虚的、软绵绵的,简直就像是踩着棉花,腾云驾雾一般的感觉,走着走着两条腿就发软……

我靠,这事情真的很耗费体力,我刚才还觉得挺不错呢……

君莫邪也不想想,他一刻不停的运动了将十来个小时,这种高强度、高频率的激烈运动,他现在还能站得起来,能够走路……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了……

不信的话哪位做上十个小时的俯卧撑别停试一试……我保证你绝对站不起来……

君无意等人一脸的纠结郁闷,看着君莫邪两腿打着飘走过来,尽都是满脸哭笑不得的怪异表情。小丫头独孤小艺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君莫邪摇摇晃晃的过来,突然间悲从心来,放声大哭,哭的很是后悔很是悲凉……

君莫邪一怔:你给我下了药,点了火,你自己却跑了,现在你还哭了?委屈个毛线啊?

他却不知道,现在的独孤小艺心里,完完全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弄巧反成拙,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己心中最害怕的偏偏就由自己一手制造,心中的那份复杂的滋味,那就甭提了……

本意是生米做成熟饭就此独占,哪想到饭倒是顺利煮熟了,可自己嫌饭太烫,一口也没吃,全便宜最不想便宜的那人……岂不郁闷到死?

现在看到君莫邪,顿时想起里面“占了大便宜”的管清寒,一时间心中的委屈愤怒加上憋屈不甘一起涌了上来,想说话说不出,索性呼天抢地的大哭起来……

君莫邪还未走上前,就看到鹰搏空突然冲着自己翘了个大拇指,然后东方问情等三位舅舅看着自己的眼神也很奇怪,很是玩味……很有些意味深长。

君无意在一边,哭笑不得的看着侄儿俩大黑眼眶,没好气的问道:“出来啦?感觉怎么样?清寒呢?她怎么样?”

说实话,君三爷现在真正最关心的根本就不是君大少爷,虽然大少样子虚浮,一脸的衰相,但毕竟安全出来的,他关心加担心的却是自己的义女管清寒,虽然三爷也分析到清寒乃是为帮大少解去淫毒甘心承受的,但清寒性子素来刚烈,万一这回突然想不开,觉得自己失了贞洁而寻了短见,那可就真正坏菜了!

“呃……我没事,就是脚有点软……嫂子她……啊,啊,清寒还在睡……也没事了。”君莫邪挠着头,大是尴尬到了极点的回答,他习惯性地叫出了嫂子,但话刚出口才想起来,管清寒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怎么还能叫嫂子?那感觉多怪啊……

出来居然没有挨骂这让君大少有些不适应,以自己三叔的为人,怎么也应该怒不可遏、破口大骂才合理吧,甚至……当场打断自己的腿也不是不可能,但,这幅表情却实在是让君莫邪有些摸不到头脑了……

难道三叔气糊涂了不成?

“这么长的时间,就是铁人的脚也该软了……”鹰搏空翻了翻白眼,道:“你小子居然还能走出来……身体素质着实不错。”

“好外甥!硬是要得!五个时辰啊!整整的五个时辰啊!这份腰力,三舅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当真了得!”

东方问刀咧着大嘴,一拍君莫邪的肩膀,笑得见眉不见眼:“不愧是白衣军帅的儿子,就冲这份本事,将来你自己的儿女也满能凑上十来桌麻将哇,君家这下子可真是繁荣昌盛了……舅舅看好你啊……”

君莫邪正是身体虚弱,几乎被他一巴掌拍在地上去,接着听见这一句话,禁不住一脸黑线!

这叫什么话?这话也是你当舅舅的说的?今天这事,跟白衣军帅又有啥子关系了?

果然,东方问情勃然大怒,喝道:“老三,回去之后立即去戒律堂领取家法!亏你还是做舅舅的,这种话你怎么说得出口!你还要不要脸!你个混帐东西!”

“莫邪哥哥……”独孤小艺放声大哭着冲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我、我不该走哇呜呜呜……”独孤小艺伤心至极,我煮的饭啊,就这么被别人吃了……

但独孤小艺却不知道,就以她下的药量来说,年纪较长、玄气修为更强一点管清寒也才只是勉强能支撑下来,但若是当真换成她自己,却是绝计承受不了的,那可就真真正正的酿成了悲剧了……

而且将会是天大的悲剧!真的会变天的……试想一下,若是独孤老爷子知道自己最宝贝的孙女,被活活的…那啥…而死在了床上……后果不堪设想啊。

这会的君莫邪实在是太没体力了,居然没来得及闪,一个少女的身体就撞到了怀里,看着独孤小艺哭得梨花带雨,哭得喘不上来气,心中不禁一软。

“唉,此事的前因后果,我已尽知,我知你是无心之失……先这样吧。”君无意蠕动了半天嘴唇,终究还是感觉无话可说,一甩袖子:“没事就好,这事我会立即修书,告诉你爷爷,究竟该如何处理,还应有你爷爷来拿定主意。”

说着转身就走,走出几步,突然又转过身来,咬着牙道:“这几天里,你这个小畜生……给老子老实点!!再想那些有的没的,老子直接把你腿打折,听见没有?”

君三爷居然自称起了老子,满嘴的骂人话……可见他的怒气已经到了什么程度!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更是说的声色俱厉,铁青着脸,拂袖而去。

君莫邪连声答应,脸色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天啊,原来独孤小艺那边已经坦白了,怪不得自己没有挨骂,但这样的荒唐的事情……

身边嗖嗖的声音响起,鹰搏空和三位舅舅也消失了影子,唯留下一句话:好好休养,千万别亏了肾啊……

“莫邪哥哥……”独孤小艺依旧紧紧的抱着他,可怜兮兮的抬起头来:“你……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生气吗?

说实话君莫邪确实是有些生气,甚至是很生气!两世为人第一次被人算计的如此悲惨,居然还是栽在如此的一个小丫头手里……太丢人了。

但不可否认的,心中却又隐隐的有些窃喜。

自己还是挺受欢迎的,没看小丫头为了得到自己都不惜下药了吗?

再说了,若是没这事,管清寒自己也吃不到嘴里哇……

算不算是歪打正着,因祸得福呢?

管清寒今年足足的二十一岁,比君莫邪大了四岁半。而且两家的婚姻关系刚刚被君无意解除了,接下来,两家恐怕就要操心管清寒的终身大事了……毕竟,在这个年代,二十一岁还未出嫁,已经算是老姑娘了,能不急吗?

但无论如何,君莫邪都觉得自己连提名的机会也不存在;因为就算管清寒解除了婚约,在名义上,她也“曾经”是君莫邪的大嫂!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以老爷子的古板和现在天下间的舆论,这样的事情是万万不可能让他发生的!

宁可棒打鸳鸯,也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丑事存在!一旦真的成了,那么,谁知道别人会怎么说?什么嫂子和小叔,在之前就有私情,不守妇道荒淫无耻云云……

这些,都是不得不考虑的事情。君莫邪自己邪气凛然,根本不在乎这个,但两大家族也不在乎吗?管清寒也不在乎吗?

所以,两人可说是完全没有希望!就算是现在已经是既成事实,那也还要不知道要跨越多少的难关!

但今日鬼使神差的借助独孤小艺的胡闹,居然阴差阳错的将管清寒……额,那啥了,这样一来,不管还有多少的难关要过,但这个媳妇还跑得了吗?

现在要考虑的却不是避免,而是如何度过了……一种是消极,一种是积极,那是天壤之别,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虽然这个过程有些匪夷所思阴差阳错,但却减少了以后的许多变数!

去他妈的蛋,大不了老子一意孤行,谁他妈敢乱嚼舌头根子?老子爱咋地就咋地,谁管的了?别人的看法,世俗的舆论,在我眼里,那就是一个屁!

臭过了就算完了……

所以君莫邪郁闷之中,也带着一丝暗爽。这么一想,也就不那么生气了。再说了,独孤小艺出发点也只是要守住自己而已,舍不得自己被抢走。虽然年幼无知,好心办错事,但……只要没事就无伤大雅啊。

对一个对自己一往情深的女孩子怒容喝骂又或者大打出手,君莫邪自认自己还做不出来,但,也不能就此放过了她!无知不是罪过,但若是因为无知而造成了严重后果,那就是罪过了!今日若不好好的敲打敲打,以后这小丫头再胡闹起来,可怎么得了?

要知道今天的事,就差点两人共赴黄泉了……

“不生气?!你自己想想,换做你,你还不生气吗?”君莫邪想了好久,慢慢的道。

“可是我……呜呜呜……我错了……”独孤小艺抽抽噎噎的抹着泪,哇的一声哭出来:“我应该自己吃的呜呜……”

“这次的事情,我很不高兴!”君莫邪哼了一声,冷冷道:“我不希望,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是是是……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我改……”独孤小艺赶紧点头如捣蒜,如释重负之中,还带着心中的一丝酸痛。经过了这件事,小丫头似乎也长大了许多。

“恩,我回去好好的跟我娘学习学习,问问明白……这次的事,真是对不起……”小丫头局局促促的揉着衣襟……

君莫邪一个趔趄,几乎栽倒在地,使劲的喘了一口气,差点憋死。这种事……要问你娘去学习?

“既然不生气了?那你……你现在被管姐姐吃了熟饭,那你还要我吗?”独孤小艺睁着圆圆的大眼睛,锲而不舍的问道。

“呃……这个问题,容后再议吧……”君莫邪额头上冒出了汗。

“我不管!你是我煮熟的!”独孤小艺嘴巴一扁:“却被管姐姐吃了,占了现成便宜呜呜……都怪我妈,不跟我说清楚……人家真不懂得,煮个饭就是那啥……”

君莫邪大汗淋漓,这下是真的连生气的心思都没了,只想着赶紧的逃之夭夭……这个时代的性启蒙教育,实在是太……令人不敢恭维了……

好说歹说,终于将哭哭啼啼的独孤小艺送了回去,君莫邪身心俱疲,运转着体内的开天造化功,步履蹒跚的回到了帐篷里……

“这是一出闹剧!”万籁俱静之后,就在五大高手曾经倚靠的那棵大树上,传出了一个低低的声音,声音很轻,很冷,但很柔,既有着冰峰绝巅的孤傲,又有着睥睨纵横的雍容。

单单听这声音,就可知道这个说话的人,必然是一位人间的巅峰人物。

“是的,不过这个闹剧,唯一得了好处的人,就是那个君小子。”另一个清脆婉转的声音道。

这颗大树上,居然不知道何时已经藏了两个人,而最奇怪的是,刚才五大高手就在树下,竟然毫无所觉!可见这两个人的修为,已经是何等的可怕!

“得了好处……倒也未必;不过,从我们搜集的资料上来看,管清寒本来绝对不可能这个混蛋走在一起的,但现在,却睡在了一起,这是一个变数。也将是令君家很是难堪的变数。就看君家怎么处理这件事了。”先前的声音悠悠的道。

“但君家不管怎么处理,这件事的影响,都不会小。”清脆的声音有些幸灾乐祸。旋即道:“大姐,您既然打算收这小子做徒弟,为何却又不采取行动?直接把他抓了回去多利索啊。”

“收他做徒弟?他想的倒美!我只想折磨他而已!”先前的声音似乎是咬着牙:“这个可恶的混账,若不是因为……我早就亲手将他撕成一千块!”

“啊?大姐,这……这……不能吧?以这小子的微末修为,难道还能得罪的了大姐你?”清脆的声音惊愕的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