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日,大哥,您还是快别说了……您说的艰难,我听的更艰苦了……”司空暗夜抱头呻吟,无数玄兽围攻未曾受伤,但端木超凡这一句话却险些将他急出了内伤来……

虽然不知道这离谱的一幕是怎么回事,但君无意等人却都心中明白几分:这定然是有高人在帮自己,但作戏做全套,总不能把主持这场大戏的人卖了吧?!

于是乎更加的配合,端木超凡舞着长剑银光闪烁,身法轻盈,将本身武技发挥的淋漓尽致,与面前的黄金虎翻翻滚滚的打作一团:他想抓那头老虎的尾巴,但那黄金虎却死活不让他抓,于是一人一兽‘大战’不休。

不远处,百里落云的表现更是出色,丝毫也不愧“天才”的名字,竟然以玉玄之身,“力敌”九级玄兽!而且是有攻有守,丝毫不落下风,大呼酣战,打的尘土飞扬,甚至还隐隐有占据上风的势头。

至于他的一同出战的两位天玄叔叔,就稍微不幸了一点,已经被几头八级玄兽变做了一地碎肉了……

这种情形,委实是讽刺的很!以这两人的实力本来有十足的把握能够逃走,只要确认了百里落云身死,两人转身就走,而百里落云就再如何天才,始终只得玉玄修为,说到先死,说啥也轮不到他们啊。说白了,他们就是两个监斩的。

但没想到该死的人犯被夺命钢刀砍头千百次居然愣是没死,那两人早已经惊得呆住,眨眨眼的功夫已经被多只高阶玄兽包围,玉玄的百里落云雄风大展杀了出去,但天玄的居然寸步不能移动,被活生生的啃了……

两人一直到死,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糊涂鬼……

战场上到处皆是惨叫,原本打定主意只等中军崩溃就迅速撤退的血魂山庄和风雪银城以及依附血魂山庄的各大世家的人。此时却是陷入了狂潮般的死亡包围之中,不时有鲜血飞溅喷洒,不时有残肢断臂当空抛飞,每一时每一刻,都有人殒命!

熊开山威风凛凛的纵横来去,带着虎王狮王,三大玄兽仗着铜皮铁骨直接无视任何攻击的冲杀进了血魂山庄的队伍,纵横捭阖,大开大合的攻击,一路横冲直撞,硬生生将血魂山庄的队形从头至尾打了一溜胡同出来!

这一来血魂山庄登时陷入了最大的混乱,被分割成了两块;然后又是一阵冲,成了四块各自为战的局面,众玄兽一拥而上,团团包围,此起彼伏的绝望的惨叫震撼了天空大地……

而原定计划中君无意这一行最应该死的人,伤亡却是不大,而且主要人物,居然连一个受伤的都没有……

山顶上,众位至尊、神玄,都已经几乎将眼珠子也瞪了出来!

这是咋回事?

这也太离谱了吧!

“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了。”鹰搏空震惊的捻着一缕头发。

“你明白了?”布狂风纳闷的点点头,“你明白啥了?赶紧给老夫解释解释!”

“布老大,您还没看出来啊?”鹰搏空得意洋洋的伸手一指:“原来绝天至尊是打算要清洗自家的血魂山庄,连带着再害风雪银城一下,厉绝天的意思明明便是:我不好受,你也别想好过,可是我能拿着难过当好受,拿着蹂躏当快乐,你们能吗?多明白点事啊……”

雷暴雨和布狂风同时呸了一声,傻子也看得出来厉绝天这时的震惊,怎么会是清洗血魂山庄?血魂山庄是厉绝天一生的心血,在他心中的地位,也就稍差于他的独子厉腾云,厉绝天又不是傻子,怎么会自掘坟墓?

不过若不是这个理由的话,那眼前这一幕却到底是怎么回事?

厉腾云张着嘴,满脸煞白,嘴唇哆嗦,神情呆滞。他突然由衷的后悔了起来,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似乎已经没了一半……

厉绝天双手紧攥,心中暴怒得无以复加。

到了这一步他若是再看不出来自己乃是被人给算计了,那他也不用活了。只是有一件事他万万想不通:到底是谁,能有这等通天彻底的本事?居然能够命令天罚玄兽之王?搞出这么一场大型闹剧!

“啊~~~~”场中一声惨叫,血魂山庄的一位神玄高手在熊开山手下接连的中了三掌,喷血后退,熊开山狞笑一声,急速前冲,拳掌对轰几下,突然飞起一脚,双腿相交,那位神玄高手本就受了重伤,肉体的强度更比不上熊开山这位玄兽之王,咔嚓一声腿骨折断,而熊开山那一脚去势未竭,狠狠地踢在了他的腰上。

一截断腿带着纷洒的鲜血嗖的一声飞上天空,而在同时,这位神玄高手的身体也被活活地踢上了高空,七窍中鲜血同时喷出。熊开山硕大的身子一跃而起,追上他悬空的身子,双拳又急又快,砰砰砰砰接连十几拳打在他身上,咔嚓咔嚓骨折的声音不断地响着,爆豆子一般清脆。

一声大吼,熊开山已经两手分握那人的两条大腿,嘶啸一声,胸前肌肉坟起,一声大喝,双臂一分,就在空中硬生生将这位神玄高手撕成了两半,五脏六腑哗啦啦流了一地……

战场中一片骇然惊呼!熊开山宁笑两声,落下地来,浑身鲜血,大开杀戒,如同虎入羊群。

厉绝天浑身一震,不由得踏前一步,微张着嘴,神色一片痛苦。而那位天罚之主的眼光,也在他动的这一刻,斜斜的扫了他一眼。很明显,若是厉绝天出手,他就会立即随之出手!

眼看着场中血肉横飞,耳听着惨叫连连,厉绝天有数次冲动想要开口认输。但他依然竭力控制着,自己不做出这个决定,甚至,脸上依然保持着一片淡然平静。似乎正在下面流血牺牲的,不是自己一手打造的班底!

战局一开始,就早已经注定了人类这边的惨败结局,因为彼此的实力总和相差得太过悬殊了。打个比方说,如果天罚森林是早有准备的精锐之师,那么人类联军就是一群毫无准备且毫无经验的乌合之众!

本来若是这一阵能依照统军大帅君无意的战略,天罚方面想要获得胜利,却是需要付出庞大的代价的。毕竟联军之中也是颇有几个强手的,再加上出色的战略配合,绝对可以弥补战力的不足。

但到了联军内讧,不服号令冲出来的时候,联军方面的溃败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定局!再也没有任何侥幸,也没有了任何转机可言。

陷阱是有了,但没有后续力量,玄兽掉进去接着就能跳出来,而且更加凶狠!

但厉绝天若是此时有想要保存实力而服输认败的话,却很有点输不起的意思。作为玄玄大陆公认的第二至尊,他却丢不起这个脸的!而且,天罚之主就在不远处看着,就算厉绝天想要认败,那也需要征求人家的同意啊。

但看他的表现,想要征求他的同意,无疑是痴人说梦!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厉绝天唯有在心中暗暗祈祷,他妈的打不过还不会跑吗?只要你们逃走了,难道天罚森林还能天涯海角的追杀不成?刻下他们要的只是胜利而已!

但一开始没有跑,此时才想要跑,却已经晚了。

本想设局对付君无意而已,但这一下,却是切切实实的,偷鸡不成蚀把米。而且差点连米缸也丢了!

三大兽王虎视眈眈,将近三千七百头凶猛的玄兽分作几个小型军团亡命进攻!血魂山庄的七百来人,到现在已经只剩下两百不到了!风雪银城方面的人虽然因为实力较强,还没有出现折损,但却已经是疲态尽显。

三六九三大长老与银城七剑连成一个小小的包围圈,三大神玄加上银城七剑的剑阵,等于是十位神玄强者联手。将萧寒和慕雪瞳护在里面,再加上萧、慕二人也非是庸手,所以短时间之内,玄兽根本攻不进去。

但他们在浩大的玄兽潮之中,也只能自保而已!

但里面的萧寒已经满眼血红,狂躁的简直要爆炸出来了,一个劲的跳脚大喊:“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些的玄兽都不去攻击君无意?为什么那个残废到现在还没死?我要他死!我要他死!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为何还不死?君无意!你为何还不死!啊啊啊……”

这等惨烈的战争场面,君无意那边诡异的现象,再加上萧寒从幸灾乐祸的看戏的心情变作现在惊愕的被围攻,似是承受死亡压力,萧寒的心理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的大喜大悲、大起大落,一味的大喊大叫,犹如疯狂。

想要君无意死的心情,任何外人也想不到萧寒到底会有多么的迫切!

君无意固然想一剑杀掉萧寒,而且已经想了十几年!

而萧寒又何尝不想让君无意死呢?他也同样的想了十几年!甚至,比君无意还要早几个月……

另外的一个战团,乃是各大家族派出的高手,除了实力最强的几个初阶神玄、高阶天玄还在苦苦支撑之外,其他的人,早已经尽数全军覆没!

若是按照君无意的部署,此战纵然失败,君无意自己也仍然会身死,但出战的神玄高手却能够保证一个也不死,虽败,却能够平安归来。甚至,天玄的高手,也有一大半能够活下来。

虽败却实力无损,君无意自信一定可以做到!

但这些人慑于厉绝天的淫威逼迫,选择了投向厉绝天那一边。当他们跟随着血魂山庄的队伍一涌而出的时候,他们幸灾乐祸的心中定然不会想到,就是自己落井下石的举动,其实是在葬送了自己的最后一点生机!

越是卑劣的人性,在这种残酷的战争之中,就越是死得快!

这何尝不是一个警示!

这场一面倒的屠杀战局终于接近尾声了,惨叫声不知在何时已经变得稀稀拉拉了,怒吼的声音也如同是破了的风箱,唯有君无意哪一方,双方精力依旧不减,纵横来去,打得不亦乐乎,反而成了全场最激烈的一点。

君大少爷终于现身了,慢慢的走上山坡,向鹰搏空这边走来。此时,他已经全部安排完毕,一切也均都按照着他设计的剧本来顺利演绎。

该死的已经死了一大半,不该死的,估计一个也不会死了。

我曾经说过,既然想要陷害我们,那么就要做好家家哭丧的准备!缓步走上山来的君莫邪衣衫飘飘,俊秀的脸上,一片淡然的残酷!

在这场战斗中,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个看上去有些文弱的少年,这个看上去只得玉玄层次的半大孩子,居然一手导演了这场盛大的悲喜剧。

将本是悲剧的一方,回天乏力的一方,硬生生扭转,成了喜剧的一方。而另一方信心满满兴致勃勃制造阴谋陷阱准备幸灾乐祸的看好戏的一方,却彻底的悲剧了!

君莫邪,他就仿佛是一位无人所知的巅峰艺术大师,隐身幕后,策划全局,不仅算计着自己,也算计了敌人,方方面面,无一遗漏!

虽然只得玉玄的修为,但处在他的设计之中涉及到的,却尽都是神玄至尊,天玄地玄,但,那又如何?该悲剧的,永不会变成喜剧!

这样的作为,已经切切实实的可以称得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现在,是检点胜利果实的时候,也是轮到自己一方兴高采烈的时候。君莫邪这位策划了一切的唯一的大导演怎能不出现?怎能不享受一番?

失意之时应狂笑,得意浓处应更浓!

欢笑,就要酣畅;得意,就要高歌!世事匆匆,又何必有太多顾忌?人生苦短,就要及时行乐、乘醉长歌!

失意的时候你哭,别人会鄙视,所以要笑。没有一个人看,也要笑给自己听!

得意的时候你淡然,同样会有人说你得瑟、装逼!所以就是要得瑟,我不喜欢装逼,因为我要牛逼!心中得意,为何还要装作愁眉苦脸?老子嫌那太累!老子就是得意,老子就是牛叉!谁敢拿我当疯子嘲笑,要先问问自己,你有没有这个疯子的成就?没有就闭上嘴!滚你祖宗十八代婆娘的臭袜子有个洞!老子不尿你这一壶!

干我鸟事?与我何关?

这就是君莫邪今生今世的人生哲学!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锋芒毕露,刚极易折?!谁要折,便来折!只要折不断,我就斩之!就是要横行天下,就是要笑看风云;就是要我行我素,就是要……去他妈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