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英雄不寂寞!

<今日第一更!>

独孤小艺这口气,活像是一个被人抢了糖果的小女孩,又像是一个盯着树上的果实等待成熟等了半年的小孩子,在果实即将成熟的时候,却无端端的来了两个人,看着树上的果实,径自在讨论如何分配,却忽略了自己。

居然忽略了自己!

抓狂、委屈的简直是无以附加了……

君无意等三人同时瞪大了眼睛,接着便几乎在同一时间笑了出来。这丫头这动作神情,实在是太可爱了。君无意如此的心事重重,管清寒如此的尴尬羞涩,都被她这一个动作驱除的无影无踪。

见三人同时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独孤小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事,不由一鼓嘴,气鼓鼓的道:“就是我的!”

完全说完了才发现自己的说词实在有些失态,且不说自己与君莫邪并无明确的婚约,根本就没有任何立场说三道四,就说眼下君三爷的嘱托几等于是临终托孤,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该如此搅闹,更别说自己此刻还担着公证人的身份,实在是大大的不该。

再说了,这些话又岂是自己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家说的?更不要说自己还是独孤世家唯一的千金的身份。

小丫头不由得顿时小脸羞得通红,赶紧松开了抱着君莫邪的手,咬着嘴唇,窘迫的站了一会,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补救。

莫说小丫头不知道如何开口,就是君三爷、管清寒、还有君大少爷竟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打圆场,三人委实被独孤小艺这彪悍的举动给雷了一下,还未回过神来。

四个人大眼瞪小眼又僵持了片刻,小丫头突然嘤咛一声,捂住发烫的俏脸一扭头冲了出去,活像是身后有狗在追,只听得砰地一声也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

“莫邪……哈哈,你魅力可是不小啊,还没怎地,就引动独孤世家的掌上明珠为你如此的争风吃醋,当真了得。”

君无意笑得极是欢畅,对他来说,管清寒那边或者尚未定案,但此刻见到这一幕,如何不明白独孤小丫头已经对侄子情根深种,自然对侄儿的婚姻大事彻底的放了心,别的不说,就以小丫头的家世而论,门当户对还在其次,若君家与独孤世家联姻,就算皇上真正有心针对君家,却也势必要更多权衡,侄子好事得谐,自己明日纵使溅血横尸,也是含笑九泉,唯一一点遗憾,大概就是难以亲口喝到侄子的喜酒吧!

同处于极度尴尬状态之中的君大少爷张了好几次嘴,却又说不出半句话,实在不知道自己啥时候居然已经成了这丫头的私人物品?最后没奈何,摊了摊手,耸了耸肩膀,脸上表情似哭似笑,老半天才勉强挣出来一句:“长得太帅……也不是我的问题……这也有罪?……”

管清寒寒着脸,哼了一声,却是什么也没说。半晌之后,突然脸上又是一红,灿若朝霞。

君无意快意笑过,亦觉自己刚才说的话实在不和长辈身份,尤其这事还牵扯到自己刚认下的义女,尴尬苦笑一声,挥手道:“你们退了吧,我想静一静,好好斟酌一下明天的战事。”

君莫邪管清寒对望一眼,两人同时退了下去。君莫邪本想对管清寒说几句什么,但一出了帐篷,管清寒却是刷的一声就没了影子,那脸色,竟然很是慌张,惶惑,还有羞涩。

君大少长叹一声,面对青天明月,摆出一副孤芳自赏的欠扁姿态,很是风骚无限的低吟道:我本倾国倾城男,一副冰清玉洁身;佳人见我就脸红,美女看到就私奔……一步三晃,自我陶醉无限的回帐而去。

帐中。

君无意衣袖一拂,帐篷里灯火全灭,顿时一片漆黑,少顷,柔和的月光柔柔的透射进来,刚刚熄灭的烛火,尚冒着淡淡的青烟,升腾,消散。

君无意的青衣身影隐于黑暗中,再无稍动……

帐篷外,东方三兄弟按剑而立,一动不动,更不曾发出一点声音,就这般静静的陪伴着这位老兄弟。

今夜,或许就是君无意君三弟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夜,骨肉兄弟幽冥相隔,红颜知己远在天涯;但,纵使英雄末路,也不该寂寞!

我们来陪!

管清寒静静地站在君三爷军帐的不远之处,俏脸上泪水无声无息的流下,却也是一动不动,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三叔,义父,今夜……您不会寂寞!

就让女儿伴义父第一个晚上……也可能是最后一个晚上

四野寂静,来自天香军旅的阵营中,无数的大汉顶盔戴甲,全副武装,犹如一根根挺拔的木桩,站立在帐篷外面,队形整整齐齐!一双双热切的男儿虎目中包含着朴实的感情,一动不动,甚至,每个人都刻意的将自己的呼吸压到了最低细的程度。

自己这些人出战,本就是送死的。但元帅却选择了只牺牲他自己!

明日,元帅就要出战!

今夜,让我们陪你!

元帅,你不该寂寞!英雄不该寂寞!

血衣大将,军中的偶像,这个显赫万分的名字,终究会如他的兄长白衣军帅君无悔一样,牢牢刻进天香军人的心里!成为一座丰碑!

成就一个……

血色的传说!

清幽的月光慢慢的升上中天,碧空崭崭,清辉万里,洒遍天南山河。却完全不知道明日战事起,又将有多少男儿鲜血抛洒在、这片曾经清辉柔拂的辽阔大地之上?

一条淡淡的身影疾速掠出帐篷,接着便如在空气中消融了一般,彻底隐没于无形之中。也只有修为早臻神玄之境的东方三剑只觉得自己头顶似乎有什么动了一动,但愕然相顾之间,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本来帐中的君无意也隐约察觉点了什么,但他却没有在意。也根本不会在意!

就算真正有什么绝顶杀手来暗杀自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明天也会踏上黄泉路,早死片刻又有何妨?

所以,他真正什么都不会在意了!

至于其他人,便是连这“似乎”的痕迹也不层察觉!

君莫邪终于将最后一个参战人选:百里落云搞定,晃着小瓶子回来了。但愿鹤冲霄给的这个小瓶子有用吧,若是无用的话,说不得自己也得亲身上场力挽狂澜了。

不过,若是让哪些个盼着三叔完蛋的家伙最终看到三叔无恙归来,该是多么令人惊喜逾恒的美妙事情?

明月西沉,东方渐渐明亮起来。

黎明总在黑暗之后!

帐篷中的君无意缓缓站了起来,走了两步,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决定坐在了轮椅上。腿虽然早就已经好了,甚至荒废了十年的脚下功夫也已经恢复过来的了,但若是现在露出来的话,难保一心找世家麻烦的皇帝陛下会不会给君家戴上一顶欺君的帽子,若真是这样,那就算自己泉下有知,也是万难瞑目的。

面对无数高级玄兽围攻,腿腿好不好,结局仍是一样的。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何必再给家里添上一项莫须有的罪名?

缓缓转动轮椅,君无意右手一招,墙上的宝剑翁的一声越空到了手中,静静地打开门。才一踏出帐篷,却顿时被物外的物事吓了一跳。

以君三爷的沉稳冷静,竟也要被吓到,眼前该是何等骇人的场景!

东方三剑正在门外站着,看着他出来,东方问情微微一笑,快步走到君无意身后,为他推起了轮椅。两侧,人山人海,两万余将士密密麻麻却是整整齐齐地列队,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人人都是双眼有些发红。

君无意的眼睛也有些发红,深深吸了一口气,道:“都在这里做什么,大家都散了吧,又不是生离死别,至于这样吗?”

没有一个人动弹,怎么就不是生离死别,任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君无意沉默一会,眼睛从身旁的熟悉的面孔上一个个的看过去,眼神复杂。良久,他的眼神渐渐坚定,右手轻轻举起。喝道:“今日出战人员,出列!”

一声令下,三百人整整齐齐站了出来。其中有少数几人略略地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义无反顾的站到了队列里。在君无意的身后,排成了一个方阵。

东方问情推动轮椅,缓缓走出,三百人在身后大步跟随,眼看就要走出去。突然一声断喝:“且慢!”

正是君莫邪,只见他面容肃穆,手一挥:“为我们天香英雄送行,怎能无酒以壮行色!!上酒,惟有极品好酒才匹配我天香勇士!莫邪愿诸君武运昌隆,凯旋归来!”

在他身后,立即有人抱着酒坛奔出,另有人一摞摞的抱来大碗,每人满满斟了一碗。

君莫邪的眼底深处,隐隐有着歉意。或许和这些人以往曾有过冲突交际,但今日他们毅然站了出来,明知必死,依然傲然前行,并无一人退缩!

只此一点,却足以让君莫些敬重。

不管从前是好人还是坏人,能够如此的面对生死面不改色的,就是英雄!就是好汉!

英雄好汉,是没有好坏之分的!

但很抱歉,本来我能够救你们,救你们于我而言只是举手之劳,但,我却不能救!战争,是不能不死人的,必败之战,更是如此!

为了三叔,为了君家,我不能救你们!

对不起!(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