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百里落云

<两更合一;不敢再开电脑了;特大暴雨,闪电密集的跟我腿上的汗毛似的,一根接一根,根根到地;俺可不想穿越……>

“可不是,似这等修为的年轻人,在这个节骨眼来到天南助战,基本都是来送死的。面对这么多的高级玄兽,一介区区的玉玄、地玄,根本就没有多少活命的机会,不是送死是什么?再说不好听一点,就是你刚才说的‘炮灰’!”东方问剑无情的一笑。

“莫邪,千万不要认为自己身法精妙,但若是将你扔进玄兽潮,被四面重重包围的话,即使再巧妙的身法也难逃一死!所以你千万不要肆意妄行,万万不得离开我们三人的视线范围!”

“但这个年轻人充其量也不过只有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吧?他显然已经有了玉玄巅峰修为,估计只差一步就可迈进地玄;以他这样的年龄、这样的修为,那可是十分难得的天才啊!这样的人才哪一家不是捧在手心?为何百里家族竟然舍得让这样的年轻人来送死?这岂不是太可惜了嘛?”君莫邪不解的道。

“这个原因说出来一钱不值,实在很单纯,因为这个人,并不是百里世家嫡出。乃是庶出!”东方问情很有些惋惜的一笑。

“这个人,名叫百里落云;乃是百里世家一个不世出的天才!一般的玄气家族,都会在婴儿出生的时候,有家族之中修为最高者为其梳理经脉,一来减少病患,二来也是为了修炼玄功打下基础。”

“而这百里落云出生的时候,并未有人为他梳理经脉,但他依然是三岁开始修炼玄气,只得十岁就成功突破了玄气九品限制,十五岁,突破银品巅峰到达金品境界;二十二岁,再度突破金品,成为玉玄武者;现在看他修为,确实已经处于玉玄巅峰之境!在年轻一辈之中,已经是公认的第一天才!根骨之佳,罕有人能相比。当然了,你是不在此限之内的,只得玉玄之境,就能和神玄强者交手,甚至还赢了一招,你小子是真正的妖才!”

“这样的一个超卓人才,纵然不是嫡出,却也不应该遭受这等待遇吧?纵然不是嫡出,可他依然是百里世家的血脉,纵然不能他做家主继承人,但他至少也是百里世家难得的后辈高手,以他的年纪,以及目前的进境而论,不难想象,十年之内,他必然可以跻身天玄之列,甚至有望在三十年晋升入神玄之境!如此人物,难道就因为不是嫡出,就要放弃这样的难得天才吗?百里世家的作法未免太不智了吧?”君莫邪闻言更是诧异了,这样的事,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无法理解,更是难以想象的。

要知,一个如此出色、如此年轻,前途未可限量的修炼天才,莫说是寻常的江湖世家,就算是如冰雪银城、血魂山庄这等的超然之地,却也是绝无仅有的,甚至放眼整个玄玄大陆,也未必能找到几个,相信任何一个家族,拥有这样一个天才,还不得如珠如宝一般的呵护着,不说别的,就看三位东方大爷对君大少爷的爱护,就可想而知了!

“倒也不全是这个原因;根本原因所在却在他的父亲身上,他父亲乃是他爷爷在酒醉之后强暴了一个侍女的风流结晶,而且居然还是长子,不过百里家族始终没有承认过他们的地位罢了;在家族之中更受尽了打压;到了他这,自然血脉更加疏离了,他愈有天赋、修为进境愈速,被打压得也越惨,似他父子这等尴尬身份,在世家之中,几乎就等同于仆役,甚至还不如一些受宠的仆人丫鬟。所以他的报复心,也格外的强烈,尤其在他玄功成功晋升到了玉玄境界之后,一个偶然的事件,他做了一件事;”

东方问情的脸上有可惜的神色:“其实这事也不是他主动进行的,过程也很简单,就是他把去他家捣乱的几个长房嫡出少爷,都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而且,下手格外狠辣。这一来引起了怒火,虽然他的玄功修为远要比那些经常借助外力提升而且自幼经过梳理经脉的嫡传子孙还要更快,更出色,但他在百里世家,更加地没有了任何地位。”

“那一次之所以没有当场打杀他,就已经算是百里家顾及到血脉亲情,但这一次来到了这里,很显然的,百里世家的某些人,并没有打算放过他。这次天南之行,无疑是一次很好的借刀杀人良机!”

“原来如此!”君莫邪长长舒了一口气。喃喃念道:“百里……落云么……”目光闪动,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过在我们看来,这个举动却是百里世家在自毁长城!正如莫邪你判断的那般,此子天资卓越,至多只稍逊你半筹,相信只要有那么三五十年光阴,只怕又将有一位至尊强者诞生!”

“要知道在一个世家之中,尤其是江湖世家,如果出现了至尊级的强者,便可一举脱离原有的范畴,瞬间跻身于超级势力之中!这等于质的飞跃!”

“血魂山庄与风雪银城便是如此。这种机会,对任何一个世家来说,往往数百年十几代人亦难得出现一次,而百里世家居然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实在让我有些惋惜,更多的,却是不解,也不知百里世家究竟是太短视了,还是畏惧他年有所成就的百里落云会报复?或者其中另有原因?”

东方问情摇了摇头,呵呵笑道:“不过,虽然可惜,但毕竟与我们没有多大的关联。甚至于,消去了这个潜在的未来大高手,对我们各大世家来说,更是一件好事,为众人所乐见。毕竟,每一个英雄的崛起,都必将踩着无数敌人的尸骨;每一个强者的最终登顶,尽都是两手鲜血!而我们共同列名九大世家,就算不是死仇敌人,却也是潜在竞争的对手……”

便在这时,各大家族的人已经纷纷从高处下来,为首之人更向着议事大厅这边走来,东方问情远远看了一眼,道:“我陪你三叔先进去;否则,风雪银城那帮渣还要冷嘲热讽;有我在,他们起码不敢太放肆。”微微一笑,飒然而去。稍时,便见他推着君无意的轮椅,向里面行去。

君莫邪看着三叔坐在轮椅上,突然想到:三叔的腿已经好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让他真正的从轮椅上站起来呢?什么时候才能让血衣大将再度傲然站立于天下人面前,展示他的傲世风采?

而这一切,却都要取决于实力,绝强的实力!

实力便等于……人才……

君莫邪想到这里,突然大步迈出,向着那站在下方的百里落云走了过去。

而这时,百里世家方面的人亦已经回来了,三人径自谈笑着回到帐篷里,竟连看都没看门口的百里落云一眼。至于领头的百里雄风,目不斜视、一脸淡然的进入到了议事厅里。

百里落云淡漠的眼睛望了望天空的喧嚣尘烟,心中苦涩万分的一笑,心道就算这样乱腾腾的场面,也不知道自己还能看几天?万兽分尸是否就是自己唯一的结局?

对于家族此事将自己派出来,百里落云的心中明镜一般。

“落云不死,百里难安!”这便是家族中那位大少爷的父亲,也就是百里世家当代家主给自己的评语;而自己自从十岁突破了九品之后,就一直生活在这个巨大的阴影之下!

有时候想一想觉得很讽刺,在别的家族,只要是稍微有些天赋的孩子,必然会得到家族的全力栽培;而自己的天赋,任何人也都看得出来,可为何在百里世家就是这样的待遇?

甚至这一次,那人怕自己私逃,竟不惜以自己父亲的生命来威胁自己前来天南参战。这都是为什么?每次问父亲,父亲总是躲躲闪闪,欲言又止。最有价值的一句话,便是那一次说出的:唉,落云你的报复心太强……有些事你现在知道了,并不是好事……

报复心强吗?……我又何尝想惹事,若非被逼到忍无可忍的当口我会不记后果的反抗吗?当日种种,尽在眼前,只要还是个男人,面对那样的事会不反抗吗!?难道……其中还有什么别的内幕是我不知道的?

若我此次能够侥幸不死,回去之后,定要揭开所有的疑团!

百里落云表情淡漠着,就要转身进入帐篷。

他们固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但在自己心中,又何尝把他们当成一家人呢?对他们来说,自己死得越早越好,但对自己来说,何尝不是一样!

就在这时,他看到一个少年正向着自己走过来。

虽然不认识,但他知道这小子叫君莫邪,听说是一个很纨绔很败家的二世祖,和家里的某些人很相似。

不用看第二眼,他就知道,这君莫邪乃是来找自己的。因为,君莫邪行进的方向,目的性非常明确,更不要说,他脸上两只眼睛一直在用一种“怪有趣”的眼神盯着自己看。

“百里落云?”君莫邪歪歪头,上下打量他一番。

“君莫邪?君家三少?”百里落云脸上是一贯的淡漠,看着这个突如其来找自己的少年,无惊无喜。他甚至连心里也没有猜测对方来找自己是干什么。

“找个地方谈谈?跟我来。”君莫邪做出了邀请。虽然用了征求意见的言词,却是用了肯定的口气,甚至,还加上了些许的命令口吻。

作为前世一个孤傲的杀手,这一世的性格虽然潜移默化地改变变了很多,但他知道对付这种孤傲孤僻的人该采取什么样的手段。

对付这种人,永远也不要寄希望于对方会作出主动,纵然是心中渴望到了极点,这些人也是金口难开的,因为君大杀手本身就是这种人。

唯有将所有的事件尽数掌控在自己手里,掌握绝对的主动,然后对方反而会不自觉地按照你的安排行动。纵然心中反感,但却因为不忿或者不服气也会跟着你的节奏走下去。因为他要扳平劣势,寻求一个平等对话的资格,至少是平等对话的机会!

“不熟,不谈!”百里落云淡淡的转过头,就要进去帐篷。

那个连他自己也在心底反感的帐篷。

“听说你是当世有数的玄气天才,你不会是不敢吧!?”君莫邪进了一步。

百里落云挺拔地身形突然一顿。

“传说你现下只得二十六?已经是玉玄巅峰的境界了,居然不敢跟我谈话?怕我暗算你吗?”君莫邪嘿嘿一笑。

百里落云陡然转过身来,脸上仍就是毫无表情,眼中也是一片平静,静静地看着他。

“原来是传言有误!也难怪,传言十之八九都是信不得的,”君莫邪转身就走,留下一句话:“就这点胆量,我实在是不该来的。”君莫邪行走的方向,并不是回自己的帐篷,而是向外围走去。

身后脚步声起,百里落云静静地跟了上来,不即不离的跟了上来。

君莫邪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若是说:跟我谈谈好吗?为什么不能谈?这样的疑问方式,恐怕现在的百里落云已经回到帐篷里睡大头觉去了,反正是不会是这样跟在自己身后……

君大少爷始终没有回头,反而愈走愈急,身法之速,骇人听闻,而百里落云也没有开口的意思,依旧那么不即不离的跟着,并未有多少落后。两个同样臻至玉玄之境的年轻人,就这般一前一后的追逐而去,由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议事大厅,竟全没有人发觉这两个同样优秀的少年人……

君莫邪逐渐加速,越来越快,到了后来,已经是如同离地飞腾一般。渐渐将距离一点点拉大……

百里落云一向淡漠的目中露出诧异和吃惊;想不到这个恶名在外的大少爷,居然比自己的速度还要快!他虽然不服输,但却是无论如何用力,也不能追上对方,更加不能将距离缩短一丝一毫,反而逐渐的拉大!

这场速度比拼,自己已经败了!虽然不愿承认,但百里落云却是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个少年虽然比自己要小,但,却是远远的超过了自己。

至少,在速度上是如此!

城外十余里地之外的某个隐秘小土坡,君莫邪率先自顾自地走了上去,毫无形象的坐了下来,拍拍身边的草地:“坐吧。”

没人应声,百里落云依然是如标枪一般笔直的站着,他已经习惯了长期的紧张,也不会容许自己有任何一点松懈的时刻!因为在哪个家族之中,同一辈的所谓的‘堂兄弟们’,每一个都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置他于死地!

他早已习惯这样的绷紧神经!

只是从他的眼底深处,已经有了一丝佩服的意思。

“你的目的?”这是百里落云在说话。惜字如金。他本就不习惯长篇大论的说话,所有的事情,都只会在他心里,肯率先发问,已经是看在君大少爷的超卓身手上了,一个年纪比自己还轻,但修为丝毫也不逊色的少年。

“你此行是来送死的吧。”君莫邪也没有回头,从操场上动身到现在,君莫邪一直没有回头。似乎很有把握,百里落云一定会跟着,而且还只能跟着,绝对超不过自己。

当然,这也是百里落云心中最不舒服的地方。

“跟你何干?”百里落云依旧很淡漠。

“确实跟我无关,反正你死了,也臭不到我家的土地。”君莫邪笑了笑:“不过我很奇怪,为什么你明知道这一次来是来送死的,为何还要来?”

“这跟你更没有关系!”百里落云有些怒。面前这小子东拉西扯的,想说什么?

“想来是有人威胁你吧?”君莫邪沉吟的道:“而且,是以你最在乎的人威胁你?恩,定是这样,否则以你的性格,明知无幸,怎么会来,怎么看你也不象傻子。”

百里落云终于默然。

对方猜得一点也没错,而且精准地把握到了自己的性格弱点。自己虽然没说话,但对方居然已经将自己看透了!

以对方的小小年纪来说,实在很难得。

“你想当百里家族的家主!是这样吧?”君莫邪口中叼着一根半干枯的草梗,似乎在和白云说话:“你很冷静,很冷酷,很残忍,也敢作敢为,更敢作敢当;你报复心强烈,权力欲也是极大;你想要报复,但你没有足够的力量;在百里世家,你没有前途,却向往着家族最大的权利,因为那样,你才能完成你的报复。是吧?”

“这些,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跟我说这样的话,简直是莫名其妙!”

百里落云的话很不客气,而且很厌烦,很讨厌的口气;但君莫邪却知道,自己完全说中了。说到了这个冷漠的少年内心深处,否则,以他如此孤僻的性格,是绝不会说这么多话的!

“确实,这一切跟我完全没关系,但你若是仍留在百里世家,这个愿望你永远也不会实现!”君莫邪站了起来,突然转身,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跟我,我能让你实现愿望!”

“你?”百里落云冷冷的打量他一眼:“凭什么?君家的际遇未必就更好,百里世家亦是九大世家之一,我对君家的事多少也是知道的!就现在而言,百里世家,依然不是君家能比的!”

“你错了,君家如何却与你无关,你只需要说,怎么样才会跟我?”君莫邪一笑:“说出你的条件吧。你应该知道,现在的你,在百里世家,根本没有半点希望,此行亦只得十死无生,万无幸理!相信我,才有死里逃生的机会,纵然我只是骗你,你也只好认了;因为若是你不抓住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只怕过不了几天,你就会战死在这天罚森林,连尸骨,都会变成玄兽的美餐!”

百里落云静静地看着他,君莫邪含笑与他对视,良久,百里落云突然偏过了头,默默地道:“纵然是死,又能如何?生死对我来说,不过如此罢了。活在这世上,本就没有多大的乐趣!死或者才是一个解脱,至少对我而言,是一个不错的解脱!”

“解脱?但我跟你不同,纵然是死,我也会选择在报仇之后再死!”君莫邪静静的道。

“报仇……”百里落云眼中爆闪了一下,似乎被说到了心里,突然转身,背对着君莫邪,一字字道:“有两个条件,若是你做到了,天罚结束之后,我便跟你!”

“第一,打败我!以你自己的实力,打败我!我知道你实力亦是极强,但我需要确认,惟有后起一辈的第一人才值得我跟随!”

“第二,百里世家此次来到天南的,共有五人,天玄四人。加上我!我要其他那四个人死。”

“你只要能做到了这两点,我便跟你十年!十年之内,你若是不能完成我的愿望,我还是会走!反之,若是你完成了,那么,不仅我这条命是你的,整个百里世家,也是你的!”

这是百里落云的条件,君莫邪看着一步一步挺直着背脊离去的百里落云,嘴边露出一丝微笑。这小子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居然没有回过一次头。

这样的条件,对我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且不说本少爷现在就能摆平你!至于百里世家的那几条杂鱼,送他们回老家实在更不是难事!咋就不能出点有挑战的条件呢?

小子,等着被我操练你吧!

君莫邪施展快绝身法,隐秘地回到了宿营地,却见两万大军已经有条不紊地扎下帐篷,扎起了牢固的营盘。虽然是在城中,但帐篷依然是背靠城墙,两侧拒马,陷阱守护,弓箭手埋伏;前营更是守卫森严,巡逻士兵各司其职,每时每刻都在不同的营地交界口处有两队交错走过。

示警的铜锣阵,分作四班,两班一轮换,一明一暗同时,随时准备。

治军森严到了这等地步,可以说,这样的军队,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永远不必担心又被人偷袭的可能!而且能够确保轮班休息的士兵得到最好的睡眠!

只可惜,现在的玄兽潮,早已经没有了这些普通士兵的用武之地!在君莫邪看到那密密麻麻的玄兽潮的时候,更加的肯定了一点:这两万大军,连同领兵将领和各大世家的这次派出来的子弟,每一个人,都是来送死的!

十足十的炮灰!

君莫邪轻轻地叹了口气,向着自己的营寨走去。

这边才刚刚走进门,便觉得气氛不同寻常。

管清寒正在劝慰着独孤小艺,独孤大小姐一脸的梨花带雨,似是受了什么重大委屈。

“怎么了?”

“呜呜……莫邪哥哥……小白白,小白白不见了……”独孤小艺见他终于回来,扑了上来,放声大哭。

“嗨,我当是什么事,不见了就不见了呗;”君莫邪心中苦笑,你把小白白带到这里,本就是放虎归山。再说了,刚才可是玄兽第一王者发出的命令,所有的玄兽都去集合了,小白白岂能例外?小白白要还在这,那才真正见鬼了呢!

“呜呜……不行,我一定要找到它,它还没吃午饭呢。”独孤小艺心疼的不得了。小白白,那可是俺的宝贝疙瘩。

“好好……有时间我们好好找,说不定它是自己出去玩去了,一会就回来了……”君莫邪有气无力的安慰着。

*****

天罚森林深处!

鹤冲霄、熊开山正恭敬地站着,还有另外两个人排在他们两人身后,再往后的便是九级玄兽的各种族王者,尽都老老实实地在最后面蹲着,不时用尾巴扫扫地面,打扫的这一小片处,几近点尘不染。

在他们的面前,一个全身都被黑布笼罩的诡异人影,竟连头发脚面也被笼罩了起来,黑乎乎的一团,竟然连眼睛也没有露出来。

连半点身形也看不到,更不要说什么面貌。

“说说,眼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闭关只不到两年时间,你们居然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直接把个大陆的高手全招过来了,你们胆子够大的啊!”这个人一开口,正是那曾经与厉绝天说话的那位玄兽第一王者的声音。

“老大……这个……这……”熊开山和鹤冲霄面面相觑,呐呐两声,说不出话来!

“三百万六级以上,全部被你们赶到了天罚之外……就这么赤裸裸的将我们天罚的实力,现于人前!”黑袍人冷笑两声:“真是大手笔啊;对付一个区区的厉绝天,也值得出动这样大的阵容?”

“老大,不全是为了这事……”鹤冲霄长嘴巴吧唧一声,将刚准备说出口的话吞了下去。

“究竟是怎么回事?”黑袍人浑身黑袍一阵鼓荡,无边的压抑气息顿时传出:“我要知道事情所有的始末!熊四,你来说!”

“我……我那个我……我那个我……”熊开山浑身剧烈的一哆嗦,顿时结巴起来。

人影一闪,熊开山一声长嚎,雄壮的身子皮球一般滚了出去,身后轰隆隆一阵巨响,在他滚动路线上的三棵合抱的大树,生生撞断了。

“回来!”一声呼喝,熊开山捂着后腰呲牙咧嘴的跑了回来,老老实实的站定。

“说!”

于是乎,熊开山苦着脸,从突然接到天香城有九级巅峰玄兽的内丹开始说起,一步步说道自己和鹤冲霄两人去抢劫内丹,之后发生的一切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你是说……那个人拥有能够让我们能够轻松进阶的能力?这件事情,确定是有?”黑袍人阴沉沉的道,浑身的黑袍,也颤动出了几条波纹。(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