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玄功进步的最大障碍

<今日第二更!>

“自然是聘请!咱们东方世家何时做过没有油水的事情?”东方问情一瞪眼,教训道:“这可是我们的基本原则之所在!”

“啊……哈哈……”君莫邪怔了半晌,突然放声大笑。

这可真正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居然跟哥一样的原则啊。

“你笑什么?”三人同时瞪眼:“当年你爷爷就说我们市侩,难道你小子也……哼!”

“没笑什么;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受人钱财与人消灾,做了事,自然要收取报酬的!这有什么市侩可言?难道非得无偿服务才光明正大吗?那就太……说不过去了。”君莫邪嘻嘻一笑,道:“那这次出动的代价,是多少呢?”

“十万两银子,而且是一人十万两银子!我们三个,就是整整地三十万两白银!”东方问刀有些骄傲的伸出一个大巴掌,岔开五根手指头摆了好几下,“这个身价,很不低吧?”

君莫邪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了。

“有了这三十万两,带回去之后,就能够维持家里的物资供应好长的时间了。”东方问情有些自得,捋着胡须,眯起眼睛,很有成就感的样子。

“砰!”君莫邪一跤摔倒在地,脑袋狠狠砸在面前正在燃烧的蜡烛上,顿时扑灭了一盏,满脸蜡烛油。

“这,这是怎地了?”东方问刀三人大吃一惊,急忙将他扶了起来。难道是看我们一次行动就挣这么多的银子,震惊到了?

不得不承认,君大少爷确实是被震惊到了!

至于震惊的理由……

“一人十万两银子,三人合共三十万两白银?……怎么这么廉价啊!我几坛酒就喝出来了,我怎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堂堂神玄强者居然只得民工的价钱了?”君莫邪被雷的外焦里嫩,张口一句话就让三位神玄舅舅几乎无地自容。

君大少爷的说法绝非信口开河,前次贵族堂拍卖“万金”美酒,贵则贵矣,但此酒不愧酒中神品之名,便说颠倒众生也不为过,更因为此酒的流通范畴极之狭小,只局限于天香之高层之间,真正的贵族独享之妙物,一时之间物以稀为贵,不但于天香国境,亦有许多他国之人,有幸偶然一尝,立刻为之倾倒。

是以“万金美酒”的天价丝毫未滑落,更因此酒贵族堂已经宣称再不出售,成为绝响,所以只有极少量在黑市出现,这还是之前有幸购得美酒的富商巨贾以拍卖的形式放入黑市,而君大少爷通过胖子、海沉风等人不同渠道得知,“万金美酒”的价格竟已飚升到了一坛三万两起拍的更高天价!

“草!你喝的酒是金子翡翠酿造的啊?喝点酒就有万两白银?你家雇个民工就十万两银子啊?!”东方问刀郁闷至极,却也明白天香帝国高层素来奢靡成风,富贵攀比之风于大陆之冠,更别说早就有纨绔大名在外的君大少爷了,恐怕此事未必是假的。

说来东方世家当年原本也是当世有数的颠峰世家,或者不如风雪银城、血魂山庄,但势力亦是颇为庞大,只是素来行事隐秘、低调,才少为人注意。但说到自身人力、物力却是颇为称道的。

可是这十年以来,东方世家在那份该死的誓约约束之下,整个家族就仿佛彻底消失红尘一般,举家尽都隐居在秘密基地,几乎斩断了与外界的往来。

再来,在最初那几年,几位至尊多有注视的迹象,惟恐东方世家不守信诺。强势之下,东方世家也不得不低头,与红尘彻底隔绝;但举家数百人的衣食住行,始终也是一个极大的数目!纵有深厚的底蕴,亦慢慢地捉襟见肘,数年之后,已经颇有些坐吃山空的感觉。届时,便开始与几位至尊联系,想要恢复东方世家的生意。

毕竟,东方世家不出现可以,世俗界的买卖总要做下去维持生计的吧。但当初见证的三位至尊,云别尘素来神龙见首不见尾、而厉绝天常年云游,也是极难寻觅,唯一有机会找到的寒风雪却又是风雪银城的人,三人尽都难以找寻。

东方世家迫于无奈,只得每年派出少数人维持生意,但这数年不出,原有的生意大多已然衰败,而新的生意链也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支持,并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建立的。

这一次,厉绝天亲自传书至东方世家寻求相助,出价十万两银子,已经是收入颇为丰厚的一笔!这也同时表明了厉绝天的一个态度:你们出来了,我从来也知道,但我不会过问。

说实在的,这笔交易于东方世家可说是一宗极为重视的交易,甚至更相当于是欠下血魂山庄一个莫大人情,所以此次东方三剑同时联袂前来,便是为此,倒也并不是单单贪那三十万两白银的报酬。

“这些年来,你爷爷每年四季,都会秘密派遣人马送大批的物资往东方世家的避世之地;但你姥姥仍旧无法释怀……”东方问情苦笑一声,微微叹息。谁曾想得到,当年纵横天下的东方世家,竟也曾被逼到了这等田地?

君莫邪默然不语。

这件事上,到底孰对孰错,实在难以言明。

爷爷何尝是绝心之人,他老人家想必是早已看得清楚,就算是东方世家的力量强大之极,纵然己方持有大把的道理,但若是贸然灭掉天香帝国皇室,也势必会引整个大陆公愤,不说是至尊盟约必然予以干预,就算是现在的八大至尊之中有多数人都是定要出手发难。

更何况还有本就处于对立面的风雪银城萧家。

那时唯一的结果,只能是连带着东方世家陪同君家一起毁灭!

这可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相信任何人都想得到!自己的爷爷纵横沙场一辈子,这样的后果若是看不出来,那可真是白活了。

多方衡量之下,才作出宁可决裂的最终决定,无论如何,保住这两个家族的存在才是最重要的!

这样的结果,虽然大家暂时都会很痛苦,但却能够保证两家人的繁衍生息,甚至,至少可以保证东方世家不至灭绝,不至于彻底的万劫不复。否则,以君战天的脾气,怎能忍气吞声、全然不提报仇之事?

君莫邪一直奇怪,自己的爷爷和三叔都是人中真男儿,铁血伟丈夫,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不去报仇?就凭君家祖讯的那十六字真言也说不过去,原来其中却还有这一层原因。

对君战天来说,君家为了报仇死光了也不打紧,但若是连累的东方世家一起灭族,那是这位耿直的老爷子万万不能忍受的事情。一个有鸟的男人,固然不会吝惜自家的满门热血,却也绝对不会枉辜他人生死!

君莫邪觉得,自己的推测纵然不能说是全部事实,却也应该是相当接近的。

“实际上,这十年来的隐居,对我们东方世家来说,未必全然是一件坏事。”东方问情见君莫邪表情有些难过,微笑着出言宽慰,道:“我东方世家素来以刺杀之术闻名天下,但这刺杀之术,实则却也是我东方世家最大的隐忧、缺陷所在!”

“这是为何?”君莫邪有些不解。

“我东方世家存世三百余年,历代高手辈出,但,却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至尊级强者!”东方问情苦涩的道。

“哦?这是什么道理,当年老夫人不是以一己之力力战萧家两大神玄高手,能胜而未胜,这等惊人实力,竟还不是至尊实力?!”君莫邪于此颇为费解!

“母亲当年固然是以一己之力,力克两大神玄,自然是实力超凡入圣,堪比至尊级高手,但却仍未进入真正的至尊之境!东方世家所修的刺杀之术,素来讲究隐形匿迹,一击必中,远扬千里!刺客,绝不同于杀手!”

东方问情沉重地道:“一向以来,为了完善刺杀之术,使之达到最完美的地步,东方世家自建立之日起,便孜孜不倦的钻研身法灵活,快速,一代又一代下来,越来越是精湛;时至如今,在身法方面,可说已经是千变万化,趋于完善完美之境地。”

“但这样的后果,却是于无形之中走进了一条歪路,一条难以回头的歪路!”

“歪路?”君莫邪若有所思,脸色逐渐的有些难看了。

“你猜出来了?你亦是精通超妙身法之人,想来可以迅速想通此点!”东方问情看到他的脸色,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举凡神玄强者要想晋升至至尊层次,并不是玄功深厚就能水到渠成的。任何一个神玄强者,在晋升成为至尊的时候,必然会形成了一个自己的体系。包括自己对玄气、对武技的独特理解,从而形成一个与众不同的独特领域。可以说,每一位至尊,都是一位可以开宗立派的宗师!”

“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长期的探索之中才能够磨砺出来。探索从哪里来?从实战,从杀戮中得来!在实战中不断的发现自己的弱点,不断的改进,不断地再去实战,再改进,如是千百次之后,才能够得到那圆融通透的明悟、灵机一触的感悟!这也是每一位至尊都曾经是一位武痴的原因,若不是痴迷于武技玄功,又如何能达到至尊的地位?单只一味的苦修,终身无往晋身至尊!”

君莫邪默默点头,想到鹰搏空不惜冒着粉身碎骨的危险去雪山绝顶搏斗玄鹰,不惜降低身份到处找人打架,不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而我们刺客,战斗杀戮的次数是足够有余了,但基于刺客的特性,却欠缺与人正面作战的经验;若是正面搏杀,又岂能叫刺客?所以我们杀戮虽多,但唯一的收获,就是自己的技艺日趋成熟完善,但对于吸取他人武功经验上,却有先天的不足!刺客出手,讲究一击必杀,这样虽然犀利、干净利落,但往往就是,若是一击不能杀死目标,死的就是自己了!刺客的破绽,若是暴露于对手面前,便是自寻死路!”

“这便是东方世家的最大缺陷所在!所以我们东方世家当年虽然高手如云,刺客无数,但一旦面对三位至尊,便要彻底的束手无策!当年也只能选择委屈母亲,立下那绝不公平的誓言!”

东方问情目光炯炯,看着君莫邪:“今天跟你说这一些,我的目的,你想来是清楚的!因为你的身法,比我们还要更加的诡异!更加的灵动!你的身法,几乎可以保证任何人都杀不了你,但,这样的身法,对你的武技修行的障碍却是更大!”

“一旦有了此等无视任何强者的绝代身法护身,你此生再也不必担心自己性命安全;大可有恃无恐,纵横天下!

可是,你有此身法为恃,再没有没有了性命之忧,却哪里还有什么是值得放在心上的?纵然自己心里不承认,纵然自己认为自己不会有所懈怠;但在事实上,你在拥有了这种身法的同时,心态,就已经与一般的玄者不一样了!

再也不像他们一般战战兢兢,再也不像他们那样提心吊胆。但,唯有在那种死亡的压力之下,才会取得真正意义上的巨大突破;所以,我们只有水到渠成的突破,却再也没有了意外的收获。所以,终此一生,无望达到至尊之列!”

君莫邪悚然动容!

由于鸿钧塔的强大功能,到目前为止,虽然自己只有玉玄层次的功力,但却是已经可以保证,纵然是八大至尊同时出手,也是决计杀不死自己的。

所以自己一向有恃无恐,所以自己敢在还没有银玄修为的时候就敢与天玄作对,与神玄作对,而且心中从来也没有死亡的压力!

但真正扪心自问,若是自己穿越过来的时候没有鸿钧塔随身呢?那么,以自己的所作所为到现在已经死了多少次?

之前,一直是有些沾沾自喜,认为自己神通广大,完全无所顾忌,但若是继续这种心态下去的话,就算有鸿钧塔,自己又能进步到那一个层次?

想着想着,君莫邪的头上,一滴滴的冷汗慢慢的滴落下来,啪啪有声的滴落在面前桌案上,声音清楚清脆。

东方问情情知已经提醒到了这个外甥,而现在的他显然正在处于某个紧张的思考之中,万万不能打搅,悄悄地向两个弟弟挥挥手,三人静悄悄地退了出去。

独留下君莫邪一人一动不动的坐在帐篷里,随着灯火明明灭灭,皱眉沉思……

或许,我该改变一下?

鸿钧塔或者是一件极为逆天的宝物,但,正因为这项逆天的存在,功能实在太强大了,在目前而眼,绝不利于自己的进步!

君莫邪枯坐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仍是没想通这个问题。

清晨,君莫邪黑着两个眼圈,走出来,伸了两个懒腰。

东方温情长须飘然,静静地站在营帐门口一棵大树下看着他:“怎么,还没想通吗?”

君莫邪苦笑一声,仰头看天,道:“您可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有着超妙的身法,难道不让用吗?又或者在对敌的时候,明知道对方比自己强,也硬挺着不用,又或者是以玉玄对至尊也不用?那岂不是在找死?”

“你整整一夜苦思,纠结的竟然是这个问题!?”东方问情居然有些失态的瞪大了眼睛,突然破口大骂:“笨蛋,白痴!混账!二百五!傻帽!我妹妹聪明绝顶怎么会有一个你这么笨到家的儿子?真是让老夫无语至极!你这个榆木脑袋,当真是欠拍到了极点!小时候脑子让驴踢过啊?”

“呃?”君莫邪真正有点晕,从前世到今生,无人不夸我聪明,他妈的,居然还有骂我笨的?有心反驳,一时间却又完全找不到反击的言辞,不禁愣住了。

“老子之前跟你说的那道理,就是告诉你小子,在面对同级数的对手的时候,要尽量不使用身法制胜,能正面硬撼的要尽可能正面硬撼,偶尔也可以尝试越级挑战,但也不要超过自己太多啊!谁让你楞冲冲的以自己可怜的黄豆般大的小小玉玄去挑战天玄、神玄、至尊了?那不是嫌命长了嘛?”

“额……”君莫邪哭笑不得,“那您也没明说啊。”

“这还用明说?他妈的打不过难道还偏偏硬打?有那么好的身法速度,有了生命危险自然要跑哇!难道你是白痴?”东方问情有些气结。这个外甥怎么这么笨?

他却不知道,越是聪明人的脑筋一旦钻进了牛角尖,反而更加不容易出得来……

“玉玄面对至尊,人家一根手指头就摁死你,难道你也要硬碰?那你掌握的超妙身法可以用来做什么!傻小子!”东方大爷纠结万分。让你尽量利用你的资源,正面搏斗吸取经验,却没让你去送死啊……

“那我明白了……是真明白了!”君莫邪哈哈一笑,突然凌空翻了几个跟头,一路远远的去了。再呆下去,天知道会被这位大舅舅骂成什么样。

昨天一见,见他稳重文雅,气度雍容,风度闲雅;没想到那全是错觉,今天骂起自己居然这么狠!

君大少爷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心态转变,他在有意无意之间已经承认了这三个舅舅,甚至在某中程度上已经将他们等同到了三叔君无意的高度上……

因为这三个人,乃是真真正正的用心来关怀自己!

“你这个笨小子……”东方问情犹自恨铁不成钢的还要再骂几句,一看面前早已没有了外甥的影子……

三天之后。

大路上尘土飞扬,远远的便是撼山拔岳一般的雄壮声音传来,三爷君无意的大军终于到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