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今日第二更!感冒好了。除了嗓子难受,体温正常了。谢谢大家关心。弱弱的喊声,求月票啦……>

君莫邪既然了解了这么多,那么,岂能又不知道自己母亲的姓名?如今这三个人明显的心情激动,眼神亲切,似乎看到了至亲一般的真情流露,君莫邪又岂能看不出来?

但君莫邪想的却是:这也忒巧了吧?

自己刚刚说出自己的名字,马上就有了三个舅舅?

君莫邪苦笑着,生平第一次觉得有些手足无措,干笑道:“我……那个……嘿嘿,我三叔就在后边,恩恩,可能马上就要赶过来了,所以呢……呵呵……这个…那个…是不是等他来了……”

“为啥他在后边?”东方问剑拧起眉毛,大为不满:“为啥他不在前面?”

“三叔是主帅,自然要随同大军前行;而我是先锋……”君大先锋道:“我是出来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

说完这句话,自己先汗了一下。连旁边的管清寒和独孤小艺也禁不住扑哧一乐。这小子一路上,哪里履行过先锋的职责了?更不要说什么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逢山开路倒是开了,不过充其量也只开出了一条能开出仅容一辆马车通过的路;至于遇水搭桥……那就只能是扯淡了……

“什么?君无意这个混蛋!竟然让我的外甥给他做先锋!出事了可怎么办?怎么就一点记性都没有,当年的事都忘记吗?”东方问情大怒。“我妹妹就这么一个儿子了,他居然还好意思拿着当大将使?真真的混账!混帐之极!”

东方问剑和东方问刀也都是一副怒火万丈的样子,摩拳擦掌,想要君无意的好看。

众人瞠目结舌;这都哪跟哪啊,面前这三位还未被承认的舅舅未免也太护短了一些吧……

“额……莫邪哇,那个……传言中君家三少纨绔成性,欺男霸女,横行霸道,流氓行为,痞子行径,……这个……,应该不是说的你吧?你还有个名字相近的堂兄弟什么?”东方问情很是有些难以措辞的道,甚至还推测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推测……

君莫邪,独孤小艺,管清寒,还有身边的四大护卫都是瞠目结舌,满脑门子的黑线。

“啊呀,我说大哥,你这话问得可是忒没意思了,”东方问剑很是不满意自己大哥这样问:“看看我们的好外甥,如此的俊秀挺拔,小小年纪,一身绝学,惊世骇俗;连老三都在他手里狠狠地栽跟头……像是一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嘛?”

“什么叫做狠狠地栽跟头?”东方问刀大为不满,辩驳道:“我不过是看他年纪轻轻的,又是咱们外甥,逗着他玩玩罢了,就凭咱的身手,还真能输给他一个小毛孩子吗?”

“呸,你说这话就不脸红吗?在这之前你就知道他是咱外甥啦?乱吹什么大气!”东方问剑嗤之以鼻:“你自己学艺不精,还好意思找客观理由,再说了,败给咱自己的亲外甥也不丢人,你唧唧歪歪的磨唧什么?真没点儿长辈风度。”

他顿了顿,道:“跟大哥一样。这么好的外甥非得自己去自讨没趣,没见过这等屎盆子往自己外甥头上扣的舅舅……”

“我就只是问问罢了!”东方问情威严地道:“你们两个稍安勿躁,统统给我闭嘴!”

君莫邪一脸的尴尬。

自两世为人以来,罕有如此的尴尬,会错意表错情也还罢了,还拿刀把自己亲舅舅给捅了,捅了也就捅了,还一味的炫耀自己的名号,原来自己的名号真正的如雷贯耳,只不过传得乃是恶名,皓月当空肯定是不能了,不遗臭万年已经是非常不错。

独孤小艺唧唧呱呱的笑了起来,捧着肚子,花枝乱颤。不时的促狭的看着君莫邪挤挤眼睛,却又笑得更加厉害。

王栋等四人则别过脸去,唯恐让君莫邪看到自己憋笑憋得扭曲的脸,发出一阵阵奇奇怪怪的吭吭哧哧的声音。

最是稳重的管清寒亦强忍笑意,但一向冰霜般的脸上,却已经有了融化的痕迹,身为君家媳妇,她却对自家婆婆的娘家有些了解的,亦知这家名声于尘世之间或者不显,但却拥有非凡之势力,今日一见果然惊人,这三位舅老爷,任何一人都有神玄之惊人实力!

管清寒惊叹之余,一直隐匿于内心深处的担忧之心却放下了许多,此行天南,势必要面对血魂山庄,以君无意之梗直、君莫邪的火暴,太容易起争端,如今有了此等大高手随行,确实是安心许多!

君莫邪瞪着眼,挠挠头,然后放下手,摊摊手,耸耸肩膀,一脸的无辜的道:“天香城……确实没有第二个君莫邪,君家第三代除我之外也没有别的男丁啊……不过,你能确定,那是说的我?”

“难不成真的是你啊!?”东方问情三人吃惊得瞪大了眼睛。“你就是那个传言中十恶不赦,丧尽天良的纨绔败家子?”

“草!”君莫邪一脸黑线,大怒道:“是谁这么败坏哥的名誉?我是那种人嘛!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荒天下之大唐!哥年轻有为,乐善好施,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在天香城也是德高望重,当真是侠骨柔肠、剑胆琴心,可谓家喻户晓、有口皆碑,谁人不知,那个不晓……”

独孤小艺“嘎”的一声,抱着肚子抽了起来。

东方问情三人脸庞也在震惊之后,也是一阵抽搐,东方问剑一瞪眼:“你这兔崽子跟谁称哥呢?老子是你舅!一点没有眼色!”

君莫邪揪着头发,无限郁闷的道:“你们的身份…那个…待定!得等到我三叔来了再确认!”

三神玄一起吹胡子瞪眼,那叫一个郁闷,这叫什么话,难道你那个混帐三叔不认可,我们这舅舅身份就不算数了?!

当夜,营帐扎起。东方问情三人理所当然、毫不客气地占据了三个。

晚上,独孤小艺和管清寒鬼鬼祟祟的溜了出去,一个把风一个洗澡去了。感叹错失大好机会的君大少爷看着自己这突如其来、而且谈兴正浓的三个便宜舅舅,不由的郁闷的叹了一口气,真恨不得将这三人在未确定身份之前打晕了扔出去。

君莫邪心中暗暗发狠:别看你们是舅舅,哼,那有什么?要不是打不过你们,我早动手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未能付诸实施的计划,即使再绚烂,也不过是美妙的图画而已!

不能实施美妙计划之余,还得强打精神,陪着聊天。

原来聊天也是一件体力活啊……

“这么说,你们这次到天南,面对的乃是一个陷阱?甚至还是一个几近十死无生的大陷阱?”东方问情神情凝重。

“陷阱不陷阱的倒还是两说,不过天南这边,确实是仇家云集了。”君莫邪嘿嘿一笑:“而且咱的仇家尽都不是一般人,好比风雪银城算一个,血魂山庄也算一个;至于其他的,哼哼,安插在军营里的那些专门负责捣乱的小子们,就不值一提了。”

三人同时抽了一口冷气:“风雪银城是明的,但……血魂山庄又是怎么回事?”

君莫邪苦笑一声,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无奈地道:“大嫂这次非要跟随来天南,目的无非就是担心我们叔侄;她的用心,我又岂能不知?若不是因为这个,以她一向与世无争的淡定性格,怎么会吵着闹着宁可以死威胁也要跟着来天南?这一节,我早已想到了;不过正在考虑对策罢了。”

“厉绝天的混帐儿子居然想抢我们的外甥媳妇?草!真他妈的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君莫邪这边才刚说完,东方问情三人就直接蹦了起来,一脸的义愤填膺、怒不可遏!

“到了血魂山庄,老夫二话不说,直接便将那小子给阉了!让他妈的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妈的,也不撒泡尿照照他那副德行!”东方问刀气愤愤的挥了一下手。

君莫邪呃了一声,他怎么也料想不到这三人的反应居然会这么的大。

“莫邪呀,你说的那个大嫂……是不是就是今天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冷冰冰的女娃儿?”东方问情比较谨慎的问道。

“恩,就是她。”君莫邪随口答应一声,感觉和这三位长辈说话实在是挺没意思的,这当空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

“唉,也是个苦命的娃儿呀。可怜还未见过几次面,丈夫就死了;顶着未亡人的名分住到你们君家,以她一个花儿一样的女娃儿来说,青春虚度,独守空闺,却是何等的苦楚?”东方问情慨叹一声,默默叹息。

东方问剑削瘦冷酷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道:“莫邪哇,依我看这女娃儿天庭饱满,眉清目秀,体态婀娜,可是个宜男之相啊;再说,长得也是颇为水灵,是吧?”

君莫邪以手支颐,迷迷糊糊的道:“可不是么,确实是挺水灵的,跐溜~~~”却是吞了一口口水。

“着啊;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说的?”东方问刀一拍手,乐滋滋的道:“反正是姓了君了,难道还跑得了?大外甥没了,这不是还有个小外甥嘛,俗话说的好,肥水不流外人田……”

“老三闭嘴!胡说八道什么?!”东方问情脸色一沉,厉声叱道:“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是你这个做舅舅的能说的话吗?真正放肆之极!异想天开,信口雌黄!一脑袋的混账想法!”

东方问刀最怕这位大哥,见他发怒,顿时缩起了脑袋,再不敢吱声。

君莫邪却被这厉声一喝吓了一跳,激灵一下醒转,迷糊的问道:“什么……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