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炼丹,进阶

<两更合一。晚了,抱歉。>

玄阳丹和少阴丹都是滋补身体的药物,分男女服用;皆是普通药草就能够炼制的,属于最普通的丹药,即使是普通人服用也无问题;但从聚气丹开始,却是玄者或者武者通用的高级丹药了。

聚神丹,又名心魔丹,在练功的时候服下此丹,便可令服用者精神力高度集中,全身心的投入练功之中,这就杜绝了绝大多数走火入魔的可能状况;这种功用,说起来简单,但实际上却是非同小可,绝对是万金不易,有价无市。

练武者可以不怕外物,可以不惧伤痛,但最大的关口,就是心魔,罕有人不畏惧的。也不知有多少高阶武者在冲关的时候心魔入侵,酿成一生的悲剧。修为越高,心魔反噬的情况就越是厉害。而有了这心魔丹,却会基本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可能。这何异是手中握了一张保命符!

若是这心魔丹流传出去,必会在玄玄大陆上引起轩然大波;相信如是的一枚小小丹药所能引起流血纷争,也将是异常惨烈的,就算不如当日的“九级玄丹”争夺事件,相信也差不了多少。

百解丸,顾名思义,乃是专解百毒的灵丹妙药;除去一些见血封喉、中之立死的古怪剧毒以及混合毒物之外,百草丹几乎是无毒不解的;此去天罚,山遥路远,路上毒虫瘴气或者猛兽什么的无数,这百解丸却是必备妙药,绝对是保持部队战斗力的一大保障。所以君莫邪优先选取。

最后的通脉丹,君莫邪自己给它另取了个名字:十年丹。因为,据他的实验,服用这通脉丹之后,或者是玄气与内力的不同之处所致,并不能冲开玄者的经脉,但却能够增加十年左右的精修玄气!

而且这次增长的精修玄气永远不会消失!

也就是说,这种丹药能够生生地提升玄者的战斗力,而且还是一时半刻之内就能拔升一大截的神奇药物。若有了这东西配合着心魔丹,君莫邪亲手训练的三百侍卫的实力,绝对能在瞬间提升到一个崭新的高度!

当然,以他造化功第二层的能力,眼下能够炼制的丹药还有一些,不过其他的尽都是一些养颜丹,清神丹之类的东东,虽然也都是各有妙用的东西,但对眼下的君莫邪来说,却并不是急用的,更加不是首选,所以暂时选择忽略。

刻下,当务之急,不外就是提升实力,提升整个君家部属的实力!

盘膝坐在塔中,面对着造型古朴的造化炉,君莫邪运功平息了一下自己亢奋的心情,感受着随着心情的平息,原本汹涌奔流的开天造化功慢慢的变成一道缓缓流淌的静水一般,顿时感觉灵台一阵格外的清明。

嘿!

君莫邪沉声一喝,双手凌空画了一个圆,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迅速地捏出几个古怪的手印,奇怪的是,他明明只是虚空中捏手印,但每次捏出手印之后,虚空中就会出现一个古怪的手印形状,一个个陆续飞进造化炉之中……

轰!

原本在造化炉之下细细燃烧不愠不火的混沌火突然腾得一声急速燃烧起来,乌黑的火焰霎时间窜起丈许,将整个造化炉裹进了黑色的火焰之中。

与此同时,君莫邪一只手凌空前指,食指笔直的指向造化炉,造化炉轰的一声响,滴溜溜的悬空转动起来,紧接着,炉身上现出七彩光华,映出无数的稀奇古怪的图案,然后突然全部图案一起消失,七彩光华瞬间隐匿,造化炉仍在半空转动,却是嗡的一声,炉盖凌空飞起。

君莫邪空着的右手一招,一包药物刷的一下子落了进去,顷刻之间,整个空间充斥了浓郁的药香味,香味一发即敛,造化炉盖砰的落下,混沌火一阵暴涨,将君莫邪伸出的正指着造化炉的手指也裹进了漆黑的火焰之中。

君莫邪只感觉到自己全身的灵力,如同大河开闸一般汹涌澎湃的顺着指尖流出……

几乎在才刚一开始的瞬间,一路行来一直顺风顺水的君大少爷,今天终于破天荒的开始叫苦了!

我滴天老爷啊,这是炼丹还是抽血啊,那感觉简直就是在一瞬之后会被抽成人干的恐怖滋味。炼个小丹药,居然要如此高强度、大幅度的输出灵气,这还只是炼制最基础、最普通的丹药,要是炼点高起点的珍贵丹药,老子还不得直接力尽而亡,这也太夸张了吧……

他妈的,老子可是看过西游记,你看人家太上老君炼丹多么的容易。捋捋胡子甩甩拂尘就完事了,云淡风轻的仙丹就来了,而且是那种吃了就起死回生、长生不老、羽化成仙的极品货色……

可……咋轮到我自己会这么难?哥就只是想要点儿治伤的、疗毒的,增长个几年功力的普通货色,而已,犯得着要将我的灵魂也一起抽干这样的猛抽嘛?

君莫邪心中抱怨,但精神上、手里却是一点也不敢怠慢,竭力保持灵台的稳固,任由体内的灵力江河倒泻一般的涌出……

良久之后——

“砰!”

造化炉在发出一声巨响之余,回落到地下,漆黑的混沌灵火也恢复了原本的火焰色泽,继续缓慢的燃烧;

至于君大少爷则彻底的筋疲力尽,浑身上下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量也没有了,急促的喘了几口粗气,感受着鸿钧塔的灵气疯狂涌进自己经脉,浑身如同背着万斤巨石跑了一趟五公里,恨不得将舌头也伸出来喘气,此刻要不是有鸿均塔海量灵气做出了补充,疲累万状的君大少爷估计会直接进入深度睡眠之中。

身体的疲累还在其次,关键是灵魂中的疲累,才是最要命的,若不能及时补充,定会造成相当严重的后果。

良久良久之后,终于感受到经脉中的真气再度一点点的充盈起来,君莫邪强自支撑地爬了起来,勉强凝出些许灵力,造化炉随着那些许灵气而启动打开,君莫邪伸头一看,狂叫一声苦也,手脚乱颤。

造化炉里,除了一小堆焦灰之外,啥也没有……

“老子操你二大爷!”君大杀手瞠目结舌了良久,愤怒的骂了一句,“老子还不信了,以本少爷的天纵之才,居然会炼不成丹!不过是区区普通货色,居然还要费老子二遍事!”

盘膝,运功,灵气吸入,造化功运行……物我两忘……

然后……

“卧槽!”君大杀手无法置信的看着二次炼丹的结果,“居然又是……好吧,哥就跟你卯上了!看咱哥儿俩谁牛逼!”

如是周而复始……

哐当!

“草!老子就不信邪,这么个垃圾玩意老子会弄不出来,十次不行,老子炼一百次,一千次……”一声声愤怒至极的骂声,接着又是一阵抓狂般、竭斯底里的极度发泄,然后,盘膝,运功……再周而复始……

再不堪入耳的叫骂,再竭斯底里的发泄……再一次开始……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终于——

“哇哈哈哈……我操你六舅的!你这垃圾玩意再给老子变成灰啊,怎么不变了?啊?你个混蛋东西!变个德行老子就不认识你了,草,麻辣隔壁的,你邪,你他妈的能邪得过我?哼哼……”

鸿钧塔中,君大少蓬头垢面,恍如乞丐,不,此刻君大少的模样简直比乞丐还不如,脸色发青,彷如僵尸一般,浑身乱颤,有如癫痫病发,鸡爪一般的黑手紧抓着一把晶莹剔透的小丹丸哈哈狂笑,上蹿下跳,如同疯魔了一般……

咬牙切齿的看着手中的丹丸,君莫邪有一种扔在地上再多踩几脚的狂躁冲动,他妈的,你这破玩意让老子吃了这么多的苦头,抽筋一般地折磨了我这么久,若是老子在成功之后对你不屑一顾,接着踩在脚下踩得粉碎……那么该是一件多么过瘾、多么惬意、多么潇洒的好事?

狠了狠心,君大少终究还是没舍得,草,真踩碎了老子脑筋才是真正短路了呢?让你牛!等老子将你吞进肚子里,肠胃一蠕动,消化了你变成大号滋润土地作为对你最好的惩罚。

一边继续喃喃自语的咒骂,一边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小玉瓶,如同伺候祖老爷一般,将那一颗颗自己口中的“垃圾玩意”无比珍惜地装到瓶子里,最后在手中剩下一颗,想也不想的吞到了嘴里,嘎嘣嘎嘣的咬了几下,嚼的稀烂这才吞下肚去……

“貌似效果不赖。”咂摸着口中这一颗玄阳丹的滋味,君莫邪满脸回味。看了看自己搬进来的满满的药材,君莫邪苦起了脸,这得练到啥时候去?

算了算玄阳丹的材料,原本正正的一百包,现在只剩下了七十八包,也就是说,自己炼了二十二次,才不知道是侥幸还是碰巧的成功了一次……而一次出了丹丸刚好是三十粒……若是要装备到整支私人卫队,单单是这玄阳丹就最少还得需要成功十次以上,十次成功就意味要再尝试多少次……

“卧槽了!老子拼了!”君莫邪牙根一咬,噗通坐在地上,再一次的开始了灵力的积累……

不得不说,君莫邪的承受力的确强悍,绝对已经是超出了正常人的顽强极限范畴,别人都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而君莫邪却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甚至撞破了南墙还不回头;典型的撞破了南墙还要撞破南山的人……

以君莫邪眼下的灵力和开天造化功第二层的辅助效果,启动造化炉和混沌火之后,最多也只就能坚持完成一次的炼丹,体内的灵力就会基本消耗殆尽,说是点滴不剩也不为过!

武者或者玄者抽空了玄气和内力,那是一种何等难受的感觉?就如是过度宣泄之后那种头重脚轻、手凉脚冷、脑子混沌等症状,且还要将以上症状再放大个十几二十来倍,这个说法绝对不夸张,此外,还会清晰地感觉到识海深处的灵魂也在颤抖,仿佛随时都会魂飞魄散一般,那是一种绝对毛骨悚然到极点的体验!也是一次鬼门关前的漫步。

一般人,经受一次如是的“磨练”之后,那是再也不肯去第二次的尝试了,而且每每想起来都会痛彻心扉、心有余悸。就算是意志力超强的人,估计尝试个三五次也就极限了。

但君莫邪君大少爷,却第一次炼丹就连续的搞了二十二次!最牛叉的是,前二十一次居然还都是失败了……而且看他的劲头,若是这二十二次还不能成功的话,他依然会一根筋的炼下去……

谁敢说比君大杀手更有韧劲?更有邪性?

且不说灵力的精纯度,就算是单纯对心性的磨练,那也是非同小可!绝对的令人无法想象地事情!

现在的局势是,终于炼成了这一次,有了收获,而君大少爷却依然不肯罢手,大有一鼓作气将所有的药材全部消耗光的意思……

这样的变态程度,就算是修真界中的某位炼丹大能宗师一般的强人看到了,也会立马两眼一翻晕厥过去!

这直接就是一个怪物,或者应该说是邪物!

君莫邪自然不知道这些,就算知道也不会理会,他正在兴致勃勃地不断地聚气,不断地炼丹,然后不断的一脸守财奴的表情将炼出来的丹丸装进一个个小巧的玉瓶之中……

每个玉瓶能装一百粒,眼看着一瓶……满了,再来一瓶……又满了……然后又一瓶……也许是先前失败的过多,现在的君莫邪炼丹,居然手法纯熟非常,看这架势,俨然是太上老君在世了……

或许是之前失败的太多了,现在有经验了,失败率也低的很了,基本三炉丹之中,就至少会成功一炉……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君莫邪的灵气回复速度也越来越快了,从一开始的炼完一炉累得像是一条死狗,到现在炼完一炉之后只是喘几口粗气,然后打坐一会就彻底的恢复了,接着就能再开始下一炉……这速度何止提高了两倍三倍?

效率可以说是相当的高的!

这也也就意味着,通过这次炼丹,先不说最终能成丹多少,就单论君莫邪的神识还有他的灵力,都有着莫大的好处,而且是影响深远的巨大好处!

尤其是在经过了那二十一次的连续失败之后,君莫邪的灵力的凝练和神识的强大,都已经成长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而在终于成功的那一刻,那一刹那爆出的轻松和强大,都一点点的显示着君莫邪这次炼丹中取得的巨大进步。

但这些,君莫邪自己却是一点也不知道的。他甚至完全没有留意这一方面。

君大少爷正处于一种“无我”、“无心”、“无意”的超脱境界之中。

完全的心无旁骛,他现在满脑袋的就只有:炼丹!炼丹!炼丹……不顾一切的炼丹……没时间了,时间太紧了,必须抓紧一切时间炼丹……

他的神色,从一开始见到出丹的兴奋惊喜,逐渐的归于平静自然,然后再到理所当然,然后再到一脸木然……到了最后,已经是就像是家常便饭,就像是在吃最普通的白菜……

而且还是那种最廉价的大白菜!廉价到一毛钱就能买好几斤的那种……吃的腻味了……

及至到了炼制通脉丹的时候,一个重大的发现,才让君莫邪终于惊醒了过来——

我草!

我体内的灵力居然连续支持着炼了三炉丹了,居然还没觉得怎么累!这……是咋回事?是这丹药没有前边的那几种那么消耗灵气?不对啊,这几种丹药是同一层次的,而且这通脉丹还是这个层次中最难炼制,且最消耗灵气的,记得炼制第一炉丹药的时候,我不是还未坚持到最后就累得不行了吗?怎么现在却……

君莫邪心思一动,顿时敛光内视,一看之下,顿时吓了一跳!

自己经脉中,原本尚自处于无形无影状态的灵力,在突破第一层的时候,逐渐才有点感觉,突破第二层的时候,已经成为了淡淡的雾气在穿梭,而现在,虽然仍旧是雾气的形状,但却已比从前浓郁得太多了!甚至,已经有些许凝实的感觉!

难道,我只是炼了会丹而已,我的灵力怎地得到了这么飞速的增长?

君莫邪哪里知道,他这那里只是炼丹而已?

以他的这种炼丹的方法,每次等到灵气耗尽之后,一点都没有的时候才会回复补充,而那个时候,单纯的鸿钧塔灵气不带任何杂质的全无阻滞地涌进他的经脉,瞬间完成转换;同时在恢复的时候,也会在原有的基础上,多多少少的更进一步。

而他,已经这样周而复始的进行了不知道多少次……而且每一次都是在一开始就是全力的输出,超负荷的折腾……

可以说,若是没有鸿钧塔,估计君大少爷早已经死的连点渣也不剩了!但他现在却不仅有鸿钧塔,而且身体还是在鸿钧塔的内部,这便为他带来了莫大的好处,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好处。

他现在的实力,足足比进塔炼丹之前增长了一倍还要更多!

若是以玄气来衡量的话,此刻的君大少爷至少已经到了玉玄中期,而且随时都会再度突破!若是以开天造化功来说,也已经到了第二层神功的中期!只需再前进一大步,到了第二层巅峰层次,就能够再次冲击,晋升到第三层!

而刻下,距离他突破第二层,一共也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也就是说,只是在炼丹的这段时间里,他忘我的投入之下,一举提升了自己两个阶位!整整两个阶位,这样的进步,就常人而言,那是连想也不敢想的!

玄气修为,银品之下,升级相对快速,但一旦突破银品之后,便一步比一步艰难。任何武功,都是如此,层次越高,也就相对的难以突破!

就好比天罚森林的两位天罚之王,他们天资远超俗辈,可谓得天独厚,可是他们却停留在自己的瓶颈已达数十年的时间,始终没有任何突破的迹象!这数十年中,他们同样每一天也都在进步,但却始终不能突破,而一旦君莫邪有帮助他们突破的可能就要无比狂热的靠上来;这就无比真实的说明了进阶的难度!

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君莫邪长长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心神一阵狂喜之下,一阵莫名的放松,瞬时感觉到了脑袋里面仿如针扎一般的疼痛。自从进来鸿钧塔,君莫邪早已忘了时光到底流逝了几许。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此中到底呆了多少时间!

但刻下,头痛无比,浑身无力,虽然灵气依旧充盈,但肉体却早已没有了一点力气。同时,肚子里面强烈的饥饿的感觉,让君莫邪感到有些痛不欲生……

要多长时间不吃饭才能有这样的感觉呢?更何况……也没有喝水……

看了看身边的地上,君莫邪再一次被自己震惊了……

一排排的玉瓶,整整齐齐的摆放着。

数了数,我滴天……

君莫邪倒抽了一口冷气!这,这真是我自己炼出来的?我靠!我真变态,我真不是人啊……

玄阳丹五瓶,少阴丹三瓶,心魔丹六瓶,百解丹足足有十五瓶,通脉丹也有八瓶……

我日!

哥实在是太伟大了,太牛叉了,太英俊玉树临风了,太……已经没有什么形容词可以形容哥的强大了!

这些丹药,全部都是……实力啊!一旦将这些配套给三百侍卫,整体的战斗力能提升到什么地步?这绝对是一件恐怖至极的事情!

君莫邪一边可着劲地夸奖着自己,一边赶紧闪身出了鸿钧塔……再不出去,哥这么伟大的人就要饿死了啊……

但君莫邪却不知道,自己本打算炼丹一晚上的,但一发起狂来,却整整的在鸿钧塔里呆了三天三夜。而且没有人知道,这便又差点引起了轩然大波……

君家的少爷在自己家里又一次无缘无故的失踪了……而且,这一次是什么痕迹都没有,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消失的时间,也是最长的一次……

鹰搏空刚走,君莫邪就跟着失踪了,这说明了什么?由不得想不多啊。

君府之中有些乱糟糟的,每个人都是急匆匆的;出了大事了!

这还了得!

君家三千亩地,可就这么一根独苗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