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我们栽了!

<今日第一更!第二更半小时后……正在修改中……>

萧布雨阴柔的声音沉沉的响起,如同爆发前的火山,有着说不出的压抑:“尔等可曾见到有人出来?”

四面八方十二位高手同时面面相觑。

您第一个冲进去的,都没发现什么,难道还能指望我们发现什么?根本就没有人出来过啊!

“二哥放心,我们十二人已经将这一片区域完全锁定,方圆两百丈之内,纵然是一只蚊子,也休想飞得出去,请二哥全力施为便是。”三长老手按剑柄,肃容说道。白发如银,白须如雪,长剑光寒。

“三哥说得不错!二哥尽管放心就是。”其余几人都是立即应和,信誓旦旦。

若是在这之前,萧布雨听到他们这番话,肯定还会很欣慰,而且也会很自豪。毕竟,这一帮兄弟的能力,那是无可置疑的。

但现在听到这番豪言壮语,萧布雨却只感到滑稽,甚至惭愧到有些无地自容的意思。一种强烈的无力的感觉从心底升了上来。仰天长叹一声,无比的落寞,从天空中缓缓落下,站在盛宝堂楼顶之上,怔怔而立。

“二哥,出了什么事?”众人都看出他神态透出一骨子由衷的不对劲,不禁纷纷围拢了过来,关切地问道。

“我们栽了……”萧布雨一声长叹,双目看着远方,神色甚是萧索,有不甘,有落寞,还有强烈的羞辱!

这个抢走续魂玉的人,究竟是谁?

环顾当今之世,谁能够有这等神鬼莫测的手段?

来,无踪、无影!

去,无痕、无迹!

就算是第一至尊云别尘和那几个仅存于传说中的人物能有这等手段吗?

“栽了?……二哥,你是说?!”其余十二人瞬时尽皆大惊失色,他们谁都不是傻子,从萧布雨说出那句‘有人来抢夺续魂玉了。’那句话之后,众人便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料想必是那位神秘的高人前来了;一个个战意高昂,正等着与对方一决高下。但却连个人影子也没有看到,本还以为是虚惊了一场,但却听到萧布雨亲口说:我们栽了,还栽到家了。

这句话什么意思若是再不明白,那可真的就枉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了。

“难道……?”众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布雨,看着萧布雨脸上的神色,众人用的虽是疑问句,显示了不可置信之意,但口气,却是肯定的意思。

“是,你们猜得没错。续魂玉已经落入那人手中。这已经是一个毋庸怀疑的事实了!”萧布雨阴柔低沉的声音,显得说不出的沮丧:“我甚至没看到人影,续魂玉,就已经不见踪影了;然后紧接着追出来,也没有见到;而你们,显然也没有发现任何一点蛛丝马迹……这个跟头,我们风雪银城可栽的大了。”

“怎么会?二哥,莫要忘记,续魂玉上,还有你的神识禁制以及千里锁魂香啊。”九长老瞪大着眼睛:“有这两样东西在,我们想要找到他,岂不是轻而易举?”

他这一句话出口,其余众人人人脸上都显出了一种‘你是白痴’的古怪神色。若是这两种手段有用,二哥他岂会露出这等哭丧的表情?

但一这么想,众人却又齐齐的脸色大变。

“没有用,这个人在续魂玉到手的时候,就以无上手段轻易抹去了我所设置的神识禁制;而且还在同时清除了千里锁魂香的气味!现在,连小香儿都毫无办法了。”萧布雨苦笑一声,抬头看着正在半空盘旋的小小绿鹰,只觉一阵无力。

“这怎么可能?!”其余十二人整齐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神识禁制一旦使为,便与本身神识遥相呼应,连为一体,绝对没有任何人能够轻易斩断这种无形无影之中的神秘联系!到底是什么人斩断的?而又需要什么样的实力才能斩得断?还有,千里锁魂香乃本城独有之秘药,一旦粘在身上,就如粘在了灵魂上,除非以本城独门解药清洗,否则终此一生都无法摆脱这种特异的香味,这人又是怎样消除的?这一切,实在太过太不可思议了吧!”

“二哥,你真的已经确定?”一个沉重的声音,众人循声看去,却是这次刚刚前来的五长老。兄弟九人中,心思最为慎密的一个。

“确定!”萧布雨长叹一声,皱着眉头,整个人若是在这一刹那苍老了十年,他低声道:“眼下,我唯一奇怪的是,这个人既然能够在瞬间就能够抹掉我的神识禁制,更消除千里锁魂香;那么他的实力,纵不能说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却也比我们现在的实力高出数个层次以上的境界;若是以此推算,他要想从我们手中得到续魂玉,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甚至就算是直接打上银城,强迫我们交出剩余的续魂玉,也不是不可能,可为何……”

他这么一说,众人也明白了过来:“是呀,既然如此,这个人可说是一位盖世高人,却为什么要甘愿背负一个盗窃的名头从小辈手中抢东西?须知若是将来大白于天下,这对于他的名头却是一个无法抹去的污点,这点真的无从解释。”

众人一阵沉默。

纵然是面对八大至尊,以众人现在的实力来说,也有足够的勇气打拼一场,甚至更有足够的实力战胜之,但面对着这位从头至尾都没现身,却让银城合共十三名大高手就栽了一个大跟头的神秘人,众人除了些微愤慨之外,就是胆寒,由衷的胆寒……

这样的人,幸亏只是意在夺玉,若是当真存心要对付自己人之中的某一个,那岂不是如同两根手指捏田螺一般?

银城七剑每个人都是脸上神情不动,但每一只握着剑柄的手,都已经变得骨节发白。

“想不到老夫三十年不下银城,今日踌躇满志而来,却落得大败亏输!”萧布雨双手负后,矗立盛宝堂楼阁之巅,眼神悠悠,看着星光下天香城的万家灯火,终于长长地吐了口气,半晌,一动不动。

其余十二人只觉得心中异常的压抑,差点就要喘不过气来;天香城这片浓浓的夜色,就像是万里长空突然压了下来一般,重重的沉甸甸的压在众人的心上……

“今日之事,尽速飞报银城;即日起程,奔赴天南!此地并非善地,我等速离为宜!”萧布雨白发白须白袍在夜风中萧瑟的飘动,声音中,有着说不出的萧条、黯然。似乎随着这句话的说出,他心中长久以来建立的自信、骄傲,也从他的身上尽数抽离了出来。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悲凉感觉……

这种感觉,犹如……英雄末路!

“二哥!”十二人同时关切的叫了一声。

萧布雨大袖一拂,沉沉的道:“多想无益,大家去睡吧。”再不说话,身子一闪,突然从房顶消失,只留下一片,沉沉的落寞……

君莫邪在得手的那一瞬间,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将续魂玉收进了鸿钧塔,然后便全力以赴的运起阴阳遁,一动没动的站在萧凤梧房子的墙角,静静地观望着事态的后续变化。

就在他刚刚收好的那一刻,萧布雨便已经猛地冲了进来,那凌厉的玄气和几乎呈放射状四面发散的神识,便如千百柄利剑凌空飞旋,几乎逼得君莫邪连呼吸也透不过来,不由得心中一阵大骇!

这位风雪银城的绝顶人物,果然非同小可!但看他的这份气势,除了比鹰搏空少了半分沉稳之外,其他方面,已经是并不逊色多少了!

难怪此次风雪银城的计划中,如此的信心爆棚!

然后,君莫邪便免费观看了一场好戏。对于银城中人的猜测,君莫邪只有一种感觉:世事真是奇妙无比啊。自己现阶段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个小虾米,居然被这些如同白鲨大鳄一般的神玄们硬生生抬举到了天下第一的位子上……

真是爽啊,实在是太爽了……

当然,君大少爷眼下也就只是看看而已,可是不会发表任何意见地。就在萧布雨一片消沉的时候,君莫邪就在他的身边不远,双手抱着膝盖,饶有兴趣的看着,一脸的幸灾乐祸。

见到萧布雨竟然当机立断,立即下了即日奔赴天南的决定,君莫邪意外之余,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虽然明知道到了天南之后,这些人定然会找机会为难自己,为难三叔,甚至会对付鹰搏空,但君莫邪心中却没有更多的担心。

以自己的一身灵气,到了天南,那还不是等于到了自己家一样?还会怕他们?

真是笑话!

实则君莫邪眼下真正最担心的是,风雪银城的人会在路上截杀君无意的军队,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而且很无稽,但君莫邪最顾忌的,反而就是这个。

对比起这个来,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所以君莫邪这一夜,守在盛宝堂的楼顶上,一直没有离去。他要眼看着风雪银城的人离开才能够真正放心!而且,在他们离开之后,自己也要尽量拖延大军的行程。免得这帮家伙在半路等着,那可就太糟糕了……

凌晨,君莫邪亲眼目睹风雪银城六大长老,七位天玄巅峰,还有慕雪瞳和萧寒,带着一脸苍白兼有气无力的萧凤梧和银城小公主寒烟梦带着行李,浩浩荡荡地离开了盛宝堂,走出了天香城,再尾随了三四十里路,确定这些人是埋头赶路之后,这才宽心大放地回来。

终于走了!麻痹的,现在的天香城,可就是老子我的天下啦!君大少一路轻飘飘的,只感觉轻松无比。

刚到家门口的君莫邪,就被一股浓重到极点的刺鼻药味冲的几乎摔个跟头,这事咋回事呢?再定睛仔细一看,直接被吓了老大一跳,我的天老爷啊!这叫什么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