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决心!

<依然是两更合一,七千字。求推荐票。>

静静地站着看着场中残酷的训练,君莫邪的目光冷酷而无情。

他所要的,不仅仅如此!唯有让这些人的身体强度达到了各自的极限,等自己的那批丹药出来,才会发挥最大的效果!让他们每个人都一举提升上去。

将来,君莫邪赋予这支队伍的主要任务,就是杀戮!杀戮!不断的杀戮!永不停息的杀戮!

君府的中间,那高高的塔上,君战天老爷子与君无意两人并肩而立,看着下面残酷到极点的‘训练’,两个人都是有些眉眼抽搐。

“无意,依你看,莫邪他训练这批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至于这么训练吗?”君老爷子目光凝重。

“若是以寻常军士而言,这样的训练无疑是在收买人命,纵然是训练不败之师也嫌过分了,但据我看来,莫邪训练这只部队目的无非只得一个,杀戮!”君无意的目光有些垂涎,这也难怪,相信任何一位将军,见到这样的队伍,若是不眼馋,那才是咄咄怪事!

这样的队伍,根本就是任何的将军梦寐以求的梦幻部队!任何一支部队中,不要说有这样的人三百人,哪怕是仅有一百人,也是一股无坚不摧的洪流!在战场上必然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任何敌军的噩梦!

“杀戮!……”老爷子目光中闪出一丝忧虑:“纵然是杀戮,那也要看是为谁而杀戮,为什么而杀戮,杀戮的目的和初衷,这一点无论于世于国于人于己都非常之重要……”

“父亲此言,孩儿不敢苟同,孩儿倒觉得,不管是为了什么什么,这帮人,只会为一个人战斗就足够!”君无意目光冷沉:“这三百人,永远只会为了莫邪一人战斗!为了莫邪,就是为了君家!因为君家的未来,全在莫邪的身上!什么于世、于国、于人,真的重要吗?”

“这样的力量……”老爷子忧虑不减:“若是一旦现身于人前,惹人疑忌必不可免!”

“疑忌?又如何?”君无意双目微微眯了起来,锋锐的寒光一透而出:“这些年,君家何时不为人忌?!我们君家做的,承受的,还不够吗?!”

君无意这番话,已经接近于君莫邪的思维,相当的目无君上。

老爷子长叹一声,黯然不语,自己当年的某些选择真的正确吗?君家人材凋零,自己是否也应该负上些责任呢?!

“有了莫邪的君家,终将崛起!不再受任何人,任何势力的掣肘!这一点,我无比自信!”君无意慢慢转过头,看着大院中惨烈的打斗,缓缓地道:“而这,却还需要时间,还需要实力!需要绝对的实力,我们现在,已经拥有了这绝对实力的雏形!”他的拳头慢慢的攥了起来,骨节一阵轻响。

“莫邪那小子不是说他也要看他们训练吗?怎么不见人影?”君老爷子目光搜寻一圈。

“这些人的训练,早已经不需要任何人的监督了。”君无意眼中现出佩服之意。“练兵到这一步,已经是登峰造极!至于莫邪,不知道又去干什么去了,这小子,素来神秘的很。我们不要管他了,管了更烦心,不管才省心啊!反正他现在,已经是潜龙将出,父亲,我们便……放手吧。”

老爷子哼了一声,道:“不管?省心?你想得倒是挺好,你不觉得你这个当叔叔的,实在是不够尽心,莫邪的年纪可是不小,你就不知道要关心一下莫邪的婚事吗?”

“我怎么不知道莫邪长大了,该娶媳妇了,哪天您不是都亲眼见证了吗?对了,那小子的本钱不错吧?!”君三爷突兀的问道。

“真的很不错,很有老夫当年的风范……呸,你小子说什么呢,欠揍吗?”君老爷子瞬间醒悟,抬手欲修理君无意。

三爷呵呵一乐,“爹,你恼什么,莫邪长大了,难道您还不开心吗?不过呢,娶亲的事,还是从长计议为好,当然……若是您老人家认为自己可以勉强莫邪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我当然没意见,反而会乐观其成。”

面对儿子的反将一军。君老爷子为之气结,不过想想也是,自己这个宝贝孙子,想要勉强他做一件小事也未必能够,更不要说如此突兀的要他成亲了。

“那独孤丫头,对莫邪可是很不错啊,我看莫邪对她也有意思,除此之外,还有别的没?那丫头自己怕顶不住莫邪!”君老爷子不死心的问。

这对道貌岸然的无良父子直接为侄子孙子开始构划后宫!

“额……除此之外,他以前不也经常去灵雾湖转悠转悠吗!那里说不定……”君无意眨了眨眼。

老爷子险些晕倒,一手扶额:“那些就算了,还有别的没?”

“记得之前,莫邪对他大嫂清寒很有野心的……”君无意说完这句话,刷的一声直接破窗飞走,没了影子。他知道若是留下来,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

“王八蛋!给老子滚!”老爷子勃然大怒,想要继续发飙,却发现儿子已经无影无踪了,不由得一瞪眼,一跺脚,一路咆哮着下楼而去,但咆哮到半途,却又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

“难道,我们君家,就非得耽搁人家一辈子?”老爷子长叹一口气,却又摇摇头:“荒唐!荒唐之极!”也不知道老家伙说的什么荒唐……

操场边的一片虚无中,君莫邪隐隐听见这里的君老爷子的一阵咆哮,不由得一脑袋雾水:老爷子这时又咋地了?怎地突然间发起了火?

君大少自然不知道,老爷子这次的怒火,完全是被他引起来的,虽然他真的很无辜……

身子一闪,君莫邪的影子也从场地边消失不见。

看看天色将晚,君莫邪心中隐隐有一种期待,今天晚上要做的事情,可是不少哇。

第一,银城萧凤梧身上佩戴的那玩意可是件好东西啊,能引起鸿钧塔反应的怎么会是凡品?君大少爷虽然还不知道那玩意究竟是什么,但不管知道不知道,却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肯定要先抢回来再说的。

其次,那个行刺自己的杀手,君莫邪对其可是有着莫大兴趣的。

而且那个杀手的行事作风,君莫邪很喜欢。甚至是很认可的。

绝不正面作战,一击不中,绝不回头,立即远扬而去,并无一丝的拖泥带水。这正是前世君莫邪的行事手法。这也是君莫邪在这个世界所见到的真正意义上的‘杀手’!之前的那些什么杀手组织之流的,在君莫邪眼中,那些人只是一般的好勇斗狠的玄者而已。

那里有半点杀手的风范?

那些人,根本就不配被称作杀手!

除此之外,还有那一手极速攻击杀招,君莫邪自信,若是自己得到了那一招神技,自己的杀伤力绝对可以再度飑升数级,就算对手是神玄中人,自己也可以尝试狙杀之!

其中必有玄奥!

直到临近自己的小院,虚无中的君莫邪一怔,停下繁乱的思绪,也停止行进中的身形。

在自己的小院门口,有两个小小的身影,直挺挺地跪在那里,已经不知道跪了到底多久。瘦弱,单薄的背影,却透出一股永不认输的倔强意味。

君莫邪叹了口气,鬼魅一般现出身影,慢慢地走了过去。这两人,正是那次他与君无意从黄花堂之中救出来的一众少年之中的两个,其他人都已经陆续安置好了去处,唯有这两个孩子,却是死活不走,非要学本事,报仇。

但这两人伤残虽然不算太严重,却也全是哑巴,舌头都被割去了半截,再无开口发声的可能,其中一人更是只有一只手臂!

君莫邪并不是没有心动过,但在检查过两人之后,却还是无奈地拒绝了。这两个孩子确实毅力惊人,仇恨感也很到位,但资质却是平庸偏下。更何况,如今已经变成了两个残疾。

黄花堂放弃对他们的培养,不是没有原因的。

君莫邪曾经全方位的认真考虑过,若是全心培养这两个孩子,那么,以他们顽强的毅力来说,再加上自己的残酷训练和指导,只要他们肯下苦功,能挨过时间的洗礼,经过数十年的积累,那么他们就可以有相当的成就,今生甚至有机会达到地玄之境界!

地玄强者,这个成就,不可谓不高,这本就是常人一生都难以达到的成就,对一般人、寻常势力而言,绝对是一个需要仰望的高度,但对象是他们,以及君莫邪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首先,君莫邪怎能等得起?更不要说要在他们身上花费海量的金钱药物和时间!若是只能获得两个最多也只能止步于地玄的高手,而且还需要花如是漫长的时间,对君莫邪来说,那就完全没有培养的必要和价值了。

再者,他们渴望的复仇之力,却也不是在短期之内可以修成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

君莫邪虽然同情他们,也暗许他们的毅力,但却很清楚的认识到,事不可为。

可是这两个孩子,自从被他拒绝之后,天天都跪在这里,一见到君莫邪出现,虽然不能说话,但眼中却尽是哀求。

今天,已经是他们长跪不起的第九天了!

听到了君莫邪那熟悉的脚步声,两个瘦弱的身子都是一颤,接着背脊更加挺直了起来。却仍是跪着,一动不动。

叹了口气,君莫邪缓步走到他们面前:“抬起头来,看着我!”声音中,带着无可违抗的命令。

两个少年身子一颤,依言抬头,看着君莫邪。

君莫邪一怔,这两个最多只得十三四岁的孩子,眼神之中,已经没有了前几日的迫切和渴望。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寂。

但却又不是空洞的死寂,而是一种漠视生死,无视天地万物的死寂!

死寂,却绝不空洞!

君莫邪心中泛起一阵叹息:这是一种绝顶杀手的眼神!压迫到了极点之后转换而成的视人命如草芥的眼神!甚至,视他们自己,也如草芥!

若是他们的资质能稍强三分,只要能再强三分,君莫邪便会毫不犹豫的收下他们!但……无奈的是,他们先天的禀赋实在太次了……

成才,需要百分之一的灵感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但那百分之一的灵感却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还要重要!

“说说你们的理由吧。让我看看你们的决心到底如何!”君莫邪心中有一种怜意,这两个孩子,都是从那些坛子里被救出来的,他们曾经遭受过的苦难,绝对是让常人无法想象的。但正是这样的两个人,满腔的仇恨,却偏偏没有练武的资质!让君莫邪也不由得为他们叹息。

决心?

两人对望一眼,突然同时重重的点了点头。

左边那孩子突然将自己唯一幸存的左手的食指伸进口中,狠狠的一咬,小小的脑袋用力一侧,顿时撕下来一大块皮肉,鲜血汨汨而出;他浑身疼的颤抖了一下,脸色一白,但身形却仍就保持一动不动,伸出手指,在地上,用鲜血写了一个字。写到一半,鲜血流势渐缓,他很不满意的看了看,然后再抬起来,伸进口中,死命的咬住,再次狠狠的一扯!

一声脆响,一根短短的指骨被硬生生扯了出来,白糁糁的扔在地上……鲜血喷泉般溅出,血箭喷出好远,竟有些许,溅到了君莫邪的脸上!

而另一个孩子,居然做出了跟他同样的动作!两人小小的身躯颤抖着,但却控制着自己,就用喷涌而出的鲜血,在地上端端正正的写了八个大字。

左边那孩子写的是:千刀万剐,至死不悔!

右边那孩子写的是:不成强者,唯死而已!

十六个血字,字字饱满,有力!虽然歪歪斜斜,但每一笔每一划,都是那样的用力,都是一丝不苟!

写完,两个孩子伏在地上,向着君莫邪,重重地磕下头去!

君莫邪的双眼突然变作了血色!在这一刻,君莫邪离奇地感到了,自己的心狠狠地颤抖了一下!

两世为人的邪君,素来自认冷血淡漠,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亦不仁,视苍生如无物!就连当日在黄花堂的时候,见到那等惨无人道的景象,也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心灵颤抖,但现在,这两个倔强的少年,却深深地打动了他!

“好!既有如此心意,我也不吝惜给你们机会!”君莫邪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血色渐渐淡去,沉声道:“我今日便给你们日后能威凌天下的机会,但,你们也要记住,这也是充满了无尽杀机的死亡之径!希望你们……莫要让我失望!”

两个孩子同时抬起头,他们口不能言,但眼中却射出极度的狂喜;瞬间,狂喜之色便变成了无比的坚毅,似乎用自己的全部灵魂做下了一个决定,同时向着君莫邪磕下头去,一头磕下,额头破裂,鲜血飞溅!

君莫邪一把抱起两人,飞也似地冲进门去。两个少年经受了如此大的痛苦,虽然没哼一声,但若是不及时治疗,便绝对会出问题,很大很大的问题。

君莫邪既然答应造就他们,就绝不会允许他们再出意外!

有这样的毅力和狠劲,就算资质不好,难道还不能弥补吗?世上资质好的人如过江之鲫,但有几人能有这样的毅力和狠劲?

没有足够的努力,即使你再有天赋又如何!

一个能够对自己都这样狠绝,那么对敌人呢?

小院门口,天地间最后的一抹亮色映照下,十六个血字熠熠生辉。

千刀万剐,至死不悔!

不成强者,唯死而已!

夜幕轰然罩下!

看着自己床上两个瘦弱的身影,君莫邪紧紧皱着眉头,苦苦思索。

现在,君莫邪居住的地方,已经彻底被伤员堆满了,满是浓重的药味。

一边的大床上,夜孤寒在那里平静的躺着,呼吸仍形微弱,却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

而这一边,是君莫邪收拾出来的另一张床铺,此刻又被那两个小家伙霸占了……

三个伤员,三个残废……

那两个少年,在君莫邪终于答应他们之后,紧绷的精神终于再也支持不住,晕了过去。但一直到晕过去,居然仍是无声无息!居然未曾呻吟一声!

见过狠的,但这样没有半点的武功底子就对自己这么狠的,君莫邪这还是首次得见!

这两个小鬼竟比自己还狠?!

自己既然答应了他们,要如何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造就他们呢?这却是君莫邪最拿不定主意的一件事。

用玄气吗?这个途径肯定是不行了!但凡他们有些许修炼玄气的资质,也不会被黄花堂的人装进了大坛子里。

罢了!

君莫邪猛的站了起来,眼神突然射出狠辣的凶光,大不了老子破例教给他们我前世的内功心法,一切按照我当年的标准来练,至于他们到底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他们的造化了!若是能尽快升到第四层开天造化功,还能炼制洗髓丹……

就让老子亲手制造出两个日后震惊整个玄玄大陆的终极杀神吧!有这样的狠劲,有这样的毅力,再加上我的功法和灵药,老子硬堆也要堆出两个恐怖的煞星出来!

轻轻地走出房门,君莫邪坐在门槛上,仰望夜空。思绪悠悠,穿越过来已经时间不短了,今夜却又被这两个倔强的少年勾起了自己的心事。

自己的前世,那时候自己何尝不是跟这两个孩子一样?玩命的训练,死命的摧残自己,有多少次,自己曾经练功练到休克?有多少次,自己把自己练到了死亡的边缘不断地打转?

邪君的盖世威名,又是如何得来?谁知道这威名的背后,隐藏着自己多少努力、多少汗水、多少血泪的付出?同门师兄弟之中,除了自己之外,就算最努力的一个,自己的训练量也有把握超出他三倍以上!

男人,想要成功,想要成就盖世威名,那就对自己狠一点!

对敌人狠,那不算什么!对自己狠,才是真的狠!将自己的生命也做到漠视,才是真正的颠峰杀手!才能真正的无往而不利!心中有任何挂牵,都是障碍!

这是……前世师傅的话!

君莫邪眼前心中浮起一张面孔,一张黑得像铁,冷得像冰的脸孔,眸中的杀气仿佛要凝成实质,但,就是这双眼睛,每次看到自己的时候,总是很宽慰。虽然他极力掩饰,但君莫邪每次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出来。

现在,这双虚无中的眼睛,似乎穿越了两个世界,正遥遥地望着自己。

一如既往的冷凛,却带着祥和!

“师父……”君莫邪黯然低下头,双手抱膝,一动不动,门缝中透出的一丝灯光将他的身影拉得长长的,夜风中,他的身影有些瑟缩,有些孤独……寂寥……

强者……真的就这么值得人这么向往吗?

身后轻轻的脚步声响起,接着一件温暖的大氅披在了身上。

君莫邪依然没动,突然悠悠问道:“可儿,告诉我,你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强者吗?”

“啊?”小萝莉低低的惊呼一声,显然很意外:“强者?那有什么用?”

“有什么用?很有趣的问题,只要你成为像老鹰那样的强人,彼时就可以想杀谁就杀谁,纵横天下,逍遥一生,你愿意吗?”君莫邪沉沉的道。

可儿来到他身边,静静地挨着他坐了下来,微微歪着头,两手托着香腮,看着天空的月色,认真的思考起来;月光洒在她的脸上,平添了几分柔美的色彩。

半晌之后,可儿羞涩的笑了笑,道:“强者……我不想成为那样的强者……”

“哦?为什么?”君莫邪微微侧着头,看了看这小丫头。可儿的话,真的让他感到了意外。在君大杀手的认知里,任何人只要有成为强者的机会,无论事后是否能作到,起码眼下口头上的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羞涩的低下头,可儿似乎在轻轻地咬着自己的手指甲:“公子,我不知道成为一个强者是什么感觉,但我真的不想……或者那样很风光,还可以享受万众瞩目和传颂,很……我不知道怎么说了;但我只是一个小丫头,公子的小丫头,我只盼望着,一生一世的服侍着公子,看着每一天公子穿着我洗过的衣服,每一天,公子吃着我做的饭,然后静静的等待,公子回家来……我……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小女人……”

说完,可儿羞涩的笑了笑:“公子,我这样说是不是……很没有志气?可是,我真的不想成为什么强者!”

“不!你说的……很好,这样的可儿,才是最可爱的,我最喜欢的小女孩。”君莫邪第一次细细的打量着自己身边的这个小丫头,柔和的月光下,可儿的皮肤细嫩,白皙;发髻几根轻柔的发丝随风轻舞;长长的睫毛,不安的一眨一眨;耳际,似乎还有细细的绒毛贴在肌肤上……

小丫头被君莫邪打量的坐立不安,局促地绞着手指,装作没看见,但心里却砰砰乱跳,俏脸上慢慢的红起来,缓缓的低下头,只觉得心里如同装着小鹿一般。

君莫邪有趣的笑了起来,心神突然觉得格外的放松。身边有这么一个可人的小丫头,君莫邪觉得心里很平静,竟也有种小小,却由衷的幸福感觉。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这点真是半点勉强不得的。

就像小丫头,她的理想固然很单纯,却很实际,而且,也很温馨……

轻轻抚了抚她的秀发,道:“夜深了,你先回房去睡吧。”君莫邪诧异的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很……温柔……就像是,面对着自己前世那些刚入师门的小师妹……

“恩。”可儿柔顺的低着头,答应了一声,缓缓的站起来,感觉自己香颊似乎在发烧,浑身无力一般慢慢向房中走去。

走了两步,这才想起来,回头道:“公子你……也早些休息……呃?”这一回头才发现,刚才还在身边的君莫邪,现在居然已经无影无踪。

“真快……”小丫头咬着嘴唇,又羞又笑,抿起了嘴,突然想起了那天早上,不由得一下子捂住了脸……我在想些什么呀……

君莫邪迎着夜风,无影无形的高速飞掠着,感觉着自己体内的开天造化功自发的运转着,每一个循环,都为自己带来强大的力量来源,以一种不可阻挡的趋势,无时无刻的在经脉中流淌,只感觉无比的惬意。

前方便是盛宝堂了。

君莫邪刻意地收敛了一下自身气息,无声无息的飘进,然后瞬间消失在地下,潜入地下之后,神识才用渗透着每一寸地皮的方式,缓缓地散发了出去。

君莫邪没有忘记,上次差点儿被泪无悲发现的事情。盛宝堂内,起码自己知道的就三位神玄存在,岂敢马虎大意?

小心谨慎本就是一个顶尖杀手所必备的特点!

可是这次发出神识探测的结果,却令君大杀手大大地吃了一惊!

什么时候盛宝堂多出了这么多的高手?

这可是一个相当恐怖的实力!

君莫邪清晰的探测到,盛宝堂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均有不止一股的强大神念在盘旋、警卫着;随便一个人,都有近乎天玄巅峰的修为!君莫邪细细的感知着,竟然有七个人!而另外两个稍弱一线的,想必就是萧寒和慕雪瞳。

什么时候,天玄巅峰居然如此的泛滥了?

又或者是,风雪银城来了援军?

而在中间的位置,几股神识更是强大!应该是神玄的修为,甚至其中一人,在君莫邪的感知中,就算比不上鹰搏空,却也不会逊色的太多!那便是接近至尊强者的存在!

一二三……四……五……不对!还有一个!竟然合共有六位神玄级高手!君莫邪突然觉得身上涔涔的冒出汗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