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至尊寻仇

<今日第一更!>

是的,孤独!

似乎无论站在那里,无论身边有多少人,这些人,总是异常孤独的。与周围的任何环境,均是格格不入!似乎茫茫天地之间,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一般。

那是一种豪迈的孤独!

亦是一种苍凉的寂寞!

难道,这便是成为至尊高手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吗?又或者说是……高处不胜寒?若是我将来有一天也能达到这样的境界,会不会和他们一样的孤独寂寞?

不过,相信在这世上,若是单论寂寞的境界的话,自己恐怕是登峰造极了。君莫邪心中冷冷一哼:老子虽然功力比不上你们,但却比你们寂寞的多了!

君莫邪心中不断思索着,却又见人影连闪,又是两个人登上了屋面。白须飘飘,脸色凝重。来人正是风血银城三长老,九长老。

“两位至尊大驾光临,文兄仙踪也在此地现身,我银城荣宠之至!就请三位下来,喝上一杯香茗如何?”三长老拱手,含笑。

他明明见到对方三人已经是剑拔弩张,但在这等时候,银城来人之中就以他为尊,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银城的泱泱风度的!所以虽然这番话颇不合景,却也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泪无悲凄厉的长笑一声,对三长老的问询置之不理,震声喝道:“鹰搏空!我六弟子骨折筋裂,残疾终生,可是你下的手?!”

三长老脸上一阵尴尬。不管他本身实力如何,但他在这里毕竟还是代表了风雪银城!被泪无悲如此无视,顿时感到气往上冲。但看到泪无悲明显有些癫狂的样子,终究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怒火。

鹰搏空哈哈一笑,轻描淡写的道:“泪兄何必如此动怒,不过是一个弟子罢了,老夫不过是好心替你管教管教!再说了,你有十个徒弟呢,残废上一个半个的,也无所谓吧!对了,他好象还是你十个徒弟之中唯一一个没有进入天玄的弟子,如此废物,废了也就废了,我是在代你清理垃圾,免得你自己碍于情面不好意思下手,你说是吧。哈哈,哈哈……”

泪无悲身上的强猛气机突然再这一刻沉寂了下来,身周似乎有一股看不见的暗流在缓缓涌动,他凝目看着鹰搏空,眼中杀机越来越盛,缓缓的点头,低沉地道:“好!很好!鹰搏空,你不愧是师叔辈的人物,对付一个后辈,果然是得心应手,手到擒来!”

鹰搏空哼了一声,睥睨的看着泪无悲,冷笑道:“怎么,你要为你徒弟报仇吗?泪无悲,那便来吧,我等这个机会,已经三十年了!老子早就觉得当年所谓的排名不对劲了!”

泪无悲压抑的一笑,道:“想死莫急;鹰搏空,我倒很有兴趣知道我的徒弟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居然让你不顾身份的下此毒手?”

鹰搏空冷冷道:“得罪我,他配吗?老子就是看他不顺眼!泪无悲,这个理由,行么?”

泪无悲的六弟子在鹰搏空遭受石长笑等人围攻之际,出手盗窃鹰搏空怀中的玄丹,更险些得手,让鹰搏空丢个大脸,但这种事,鹰搏空又怎么肯解释?!

不管有原因还是没有原因,泪无悲这样居高临下的口气问话,鹰搏空是绝不会解释什么的。亵渎至尊,本就该死,至尊之间,不得低头!

谁是谁非,实力才是讲道理的唯一方式!

“这个理由很好,真的很好!鹰搏空,我会记住你这个理由的!”泪无悲悲怆的大笑一声,却转向文苍宇,声音显得很是凝重:“文兄可是……那里的人?驻在天香帝国的?”

文苍宇温文尔雅的一笑,道:“泪至尊果然是慧眼如炬!不错,文某正是至尊盟约天香帝国的守护人!”

泪无悲微微闭了闭眼睛,天地间少了他鬼火般闪烁的眼睛,顿时一暗;但他瞬间之后,接着睁开,顿时从他目光中又射出一阵残忍寡毒的惨碧色,让人感觉四周顿时阴风呼啸,鬼火憧憧;他语声无比阴冷的道:“文苍宇,至尊盟约的守护人,并不是杀我四名弟子的理由!你以为盟约守护之人就可以行事肆无忌惮吗?”

文苍宇幽幽一叹,仰首看天,脸上掠过薄薄的一层怒色,对泪无悲不分青红皂白的咄咄逼人有些不舒服,但想起自己的职责,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把怒火压了下去。

他沉思了好久,才低下头,平视着泪无悲,淡淡的道:“泪至尊,此事孰是孰非,自有公论,文某不跟你废话讲道理,惟有一言须得说明,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你的弟子,不是文某杀的!”

文苍宇沉声道:“我只向你解释这一次!无论你相信与否,接受与否,今日你的责问和嘲讽,来日文某必当讨教泪至尊高招!”

泪无悲沉默了一会,漠然道:“文兄既如此说……泪某如何不信!”他的声音依然冷硬,但却突然散去了杀气,显得平和了一些,甚至有些柔和:“不过文兄若要赐教的话,泪某……随时可以奉陪!”

“不过,杀我弟子的人,到底是谁?文兄可否赐教?若文兄肯坦诚告之,泪无悲愿为之前之不敬而致歉!”泪无悲笼在衣袖的双手一撤,垂在身侧,这乃是一个表示友善的姿势。

以泪无悲的身份而论,能因自己徒弟之事向另一人如此说话,即使那人也拥有神玄一级的实力,也是至为难能可贵的!

“那人来历神秘莫测,实力亦复神秘莫厕,文某对其也颇有兴趣,可惜始终也浑无半点头绪。甚至还曾经在无声无息之中被他栽赃嫁祸,此人之手段高明,文某心服口服!”

文苍宇爽朗的笑了笑,自爆其短,却并无羞惭之色,对于被人栽赃,也表现出了罕有的豁达,似乎这件事对他来说,乃是云淡风轻,不值一晒的小事。

“不过想要找出那人,却须泪至尊亲自出马了。文某已是甘拜下风,无能为力!”

“如此便已经要多谢文兄了!”泪无悲一拱手,眼中寒芒一闪,道:“文兄请便,今日叨扰,多有得罪!”

文苍宇哈哈一笑,一拱手,道:“山高水长,后会有期!文某乃有职责在身,请恕我失陪了!”

他双手保持着抱拳的姿势,身子就像一片树叶突然被狂风刮起,飘摇升上天空,后退,瘦削的身子就像一张纸片在夜空里摇曳了两下,便无影无踪。

君大少爷在一边看得心中怒骂不已:他奶奶滴,这些至尊级的人物解释误会,这也太简单,太容易了吧?冷血至尊泪无悲怎地也这般轻易的就相信了……别人就说了一句不是他干的,这位八大至尊中的第五至尊居然利马就相信了!

文先生就不能撒谎吗?也太好骗了吧!

真是……无语!

心中腹诽是一回事,其实说来君莫邪也是明白的,修为到了这些人的境界,实在是已经没有了撒谎的必要!到了这等高度,任谁也不会怕事!反倒是解释,显得颇为难得!

一般来说,就算是误会了,也绝不屑于解释的。因为解释本身,便是一种示弱!

之前鹰搏空就是如此!

而在文苍宇进行解释之后,泪无悲也就立即相信了。而且对对方的态度立刻不同!因为以文苍宇的身份,若是不想解释,就连泪无悲,也毫无办法!

但他解释了,虽然他的玄功不及泪无悲,但以他的身份而言,确实给了泪无悲一个天大的面子!

“那个地方的人?”君莫邪随即注意力转移到这句话上面来,心中暗暗思忖:“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怎地看起来就连泪无悲这等八大至尊中人也是颇为忌惮的样子?其中,难道还有什么别的猫腻不成?”

泪无悲转脸看着鹰搏空,双手负后,冷冷哼了一声,道:“老鹰,现在就剩下我们俩了。”突然对着三长老和九长老一甩袖子,喝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了,你们不是寒风雪,没有资格介入这件事,下去吧!”

一股劲风呼啸而去,三、九两位长老只觉得扑面生痛,虽然心中愤怒,但形式比人强,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拱了拱手,顺着那阵劲风,跳了下去。心中愤慨:等我们银城来人,看你们还敢不敢嚣张!

鹰搏空哈哈大笑,长身而起,如苍鹰飞腾,直掠半空,大笑道:“好一个师徒情深,想为你徒弟报仇的,就跟着来吧!”

泪无悲尖锐的一声呼啸,犹如千魂万鬼同时涌出了鬼门关,身子冉冉升起,刷的紧随着鹰搏空,两人身影眨眨眼就不见了……

星河耿耿,夜凉如水。

君莫邪无声无息地展开阴阳遁法,吊在两人身后,一路紧紧跟随。

不得不说,至尊实力就是至尊实力,君莫邪全力展开阴阳遁地速度,绝对是惊世骇俗级别的!但此时跟着这两个人,居然很是感觉吃力!

换句话说,隐身跟踪的也就是君大高人,相信换了此刻天香的任何一人,谁也跟不上,甚至包括那个神秘莫测的文先生在内!

鹰搏空的苍鹰身法,本就是玄玄大陆一绝,亦鹰大至尊自信可以称尊于八大至尊的最强依仗,这次为了给泪无悲一个下马威,此刻自然是全力施为,泪无悲自然不敢怠慢;两人在轻身功夫上,自然而然的又开始了比拼!

虽然两人见面之后只是唇枪舌剑,并未动手,但实际上,却已经比拼了两场!

之前长啸相缠,便是音波之战,鹰搏空在玄气修为上确实要稍逊一筹,不免落了些许下风,这一点两人都是心知肚明;所以此刻的速度比拼,便是第二场的较量!(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