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难道……是他?!

<爆发!第一更!求月票!>

“夜孤寒的伤势实在太重,我纵尽全力,也是没有把握能完全治好的;还有,纵然以后伤势复原,他的右手已断,再难执剑,一身武功也就去了十之七八。所以……为了避免一些麻烦,你还是对外宣布,夜孤寒此刻已经伤重辞世了,甚至你以后想来看他,也要事先打招呼,我好做布置安排,你没有异议吧?”

灵梦公主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她自然知道,君莫邪所说的‘为了避免一些麻烦’是什么意思。毕竟有些事,两人心照不宣即可,不用说出来。

眼见独孤小艺哭得伤心,灵梦公主叹口气,走了过去,掏出手帕,轻轻为她拭去泪水,凄凉的道:“傻妹妹,姐姐……不会跟你争什么的。唉……难道真是我们姐妹……如此命苦?你如此为了这个……值得吗?”她本想说‘这个纨绔之徒’,但一想到自己的誓言,便没有说出口。

独孤小艺哭声稍住,睁大了泪光盈盈的眼睛:“真的吗?那你刚才还……”

“自然是真的,我刚才不是没办法么……”灵梦公主温柔的一笑,在这一刻,这个仅比独孤小艺大上少许的少女,却好像是突然间长大了好多,道:“顶多,等你过了门,好事相偕之后,我再求父皇赐婚,完成这个承诺,不过是一个……承诺而已;应誓即可,这还不行?”

独孤小艺顿时羞红了脸,却是破涕为笑,哼了两声,道:“你比我大呢,还是你先吧……”话虽如此说,但任何一个人均能看出这小丫头的言不由衷……

君莫邪正走过去,坐在夜孤寒身边,听见这两句话,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这两个女人在说什么呢?

我还没打算找媳妇呢,居然有两个上赶着要嫁给我?

咱现在可是一点这方面的打算也没有!

精纯的元气透入夜孤寒的身体,君莫邪神色冷漠,微微闭着眼睛,冷冷开口:“孙小姐!”

孙小美低声歉然道:“不必说了,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我以后不会了。对不起!”

“念在你是胖子未过门的妻子,也是小丫头的姐妹,此次就此作罢,但若是再有下一次,我会……杀你!我最讨厌的,就是……背叛!”君莫邪眼皮一翻,森然、锋锐的杀机一闪而过,浓重的杀气喷薄而出,三女瞬时之间浑身冰冷!

君莫邪这句话充满了杀伐决断,任谁也不会怀疑,更不容任何人挑衅,他说得到,就一定能做的到!

孙小美默然,她知道,君莫邪并没有对自己说笑,一点都没有。适才,君莫邪和君无意当着自己和独孤小艺谈话,并没有任何避讳。这便说明了他相信自己两人,但自己却没经过他的同意,就将这件事泄露给了灵梦,若是说背叛,或者用词过重,但从严格上来说,说是背叛,也并不算过分。

毕竟无论是出于什么立场、什么理由,这个事实是没的改变的!

自己始终还是忽略了君莫邪的性格吗?这个少年,本身的性格就是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者性格!突然间孙小美浑身一震,自己被自己突然想到的这八个字吓了一大跳。

君莫邪,你会是那种人吗?!

灵梦公主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个君莫邪,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居然拥有这么强的气势?难道……他真的和以前不同了?

难道,这就是独孤小艺对他倾心相爱的原因吗?

灵梦公主终是不放心,蹑手蹑脚的凑近床前,看着夜孤寒削瘦惨白的脸庞,忍不住心中一酸,潜然泪下。

“小艺!”君莫邪闭着眼睛,全力运功。

“什么事?”独孤小艺的性格开朗,无论什么心事情绪,来得快去得更快,此刻早已经擦干了眼泪,为自己居然放声大哭而感到讪讪的不好意思。听见君莫邪叫,噌的蹦了起来。

“你让三叔立即派人去贵族堂,取几味药回来。”君莫邪随口说出几样药草名,道:“越快越好,我有大用。”

独孤小艺忙不迭点头,一溜烟而去。

灵梦公主凑得君莫邪很近,这是她平生第一次,与君大少爷凑得如此近的距离,看着他闭目运功,脸色,居然是一种说不出的冷峭,心无旁骛的样子,更像是有一种藐视天下众生的超然感觉,不由得心中一动。

便在此时,灵梦公主心中突然泛起一种隐隐的熟悉的感觉。

是的,异常熟悉的感觉,而且……亲切,安全!这种感觉,无比的暖心,无比的舒适,到底曾经在哪里有过?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温暖的感觉?灵梦公主皱着眉头,苦苦思索……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这股气息……怎么这么熟悉……

灵梦公主忍不住凑得君大高人更近了,越近,心中的那种感觉就越是清晰,慢慢的似乎在提醒自己一件事情,但却偏偏想不出,这乃是一件什么事情?

默默地坐在一边,并不出声,苦苦思索。

孙小美坐在她身边,神色间有些懊恼。

“小美姐,你们到底是为何到了君家?”闲坐着无事,灵梦公主突然想起这件事,不由问了出来。心中苦涩,血誓已发,还想那么多干什么?

“你被抓走之后,小白白便将君三叔和君莫邪引到了那里……”孙小美简单的说了一番,道:“然后君三叔带着我们和重伤的夜叔叔回君家了,而君三少独自一人去打探你的消息……”

“什么?君莫邪独自一人去打探我的消息?”灵梦公主突然失态的大声问了出来,刷的站起,满脸震惊!

在这一刻,她一直苦思不得解的事情,突然就像是满天乌云之中,突然被阳光裂开了一道口子,霎时间心中一片明亮。

今天,是有个神秘的高手最先抱着自己冲出地穴,也就是那位神秘的飞刀高手,一直卫护着自己的人!而自己在那人的怀抱中,所感受到的,很像是……刚才在君莫邪身边感受到的……

难道————————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灵梦公主狠狠地摇了摇头,似乎要挥去这个十分无稽的念头,但心中却是越来越是肯定,两个身影,也渐渐的开始在自己心里重合……

想起自己上次被刺杀,君莫邪也在场……而且突然就那么消失不见了……

难道真的是他?

灵梦公主心中砰砰砰的跳了起来。惊异不定的看着君莫邪,突然心中破天荒的冒出来这么一种感觉:他,其实很英俊啊……突然间满面绯红!

便在这时,独孤小艺蹦蹦跳跳的完成了任务进来,小丫头直到现在才回过神来,心中无限高兴:刚才他叫我名字‘小艺’了,真好听,以后让他多叫几声,嘿嘿……

“小艺妹妹,”灵梦公主极力的克制着自己心中的激动,口气强装的平淡的道:“听说君三少曾经为你打造了一柄宝刀?就是上次你拿着炫耀的那一把,据说,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就做‘红袖天香第一刀’?给姐姐见识一下行不行?”

“上次我说要给你看,你那么不屑一顾,这次却又跟我要着看,好啦好啦,给你看看,……”独孤小艺嘟囔了一句,却还是掳起衣袖,将薄薄的刀身解了下来。

君莫邪无意中一瞥看见,几乎晕倒。

“独孤小艺!我给你这把刀是给你砍人用的,可不是给你当护臂的,暴殄天物!”君莫邪低吼一声,气不打一处来。

这丫头居然把这柄刀牢牢的绑在了自己的胳膊上,自己刚才往下解,居然解了好一会!这跟护臂有啥两样?这么绑着,临阵对敌的时候,恐怕等自己把刀抽出来,战斗早结束了……

独孤小艺脸上一阵大红,哼哼唧唧了两声,扭扭捏捏的道:“这是你……送给我的……信物,我……我那里舍得用,你怎么还怪我……”

说着说着,一张俏脸着了火一般低下头去,揉捏着自己衣角,却又娇羞的蚊子哼哼一般的问道:“……我那块……玉佩,你你……还戴着吧?”

灵梦公主发下血誓,固然并非出自本心;但小丫头从灵梦公主身上已经感到了莫大的威胁,感觉自己的地位正在风雨飘摇,此刻君莫邪问起,终于不顾害羞,先把‘信物’二字搬了出来。那意思是告诉灵梦公主:不管你情愿还是不情愿,我都在你前面呢。看!我们连定情信物都有了。

哼哼,牵扯到这个,就算是好姐妹……那也不能退让哇。我独孤小艺,要为自己的爱情竞争到底!哼,惹急了我,我也发血誓!你不是自愿的,我可是自愿的,谁怕谁!

玉佩?信物?君莫邪一阵呆怔,这是从何说起?那块玉佩,貌似当天收下了自己就随手放到了一边……现在居然想不起来放到哪里去了……

灵梦公主却根本没注意到独孤小艺的说话,双手微微有些颤抖,眼中发出有些惊喜过度的奇异光芒,接过那宝刀,只是打眼一看,就已经确定了一件事:这柄刀,与自己怀中的飞刀非常明显的乃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无论是锻造工艺,还是制造者的手艺,甚至上面的花纹,又或者刀的铸造方面的独具匠心,以及锋锐程度,都一一宣示了这个清楚无比的事实!

刀身轻盈小巧,利于握,利于劈砍,也利于刺,但却绝不伤手,刀尖,刀锋,刀背,刀锷,刀身,刀柄,刀挂……每一个方面,包括刀身的每一个弯曲的弧度,都是千锤百炼、精雕细琢的流畅,无一不说明铸造这柄刀的人为了这柄刀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心力!

此外,这柄刀的刀身稍短了一些,很明显,这柄刀从铸造的时候取材的大小,就已经决定了这柄刀乃是专门为女子铸造的!

整柄刀闪闪发光,云纹缭绕闪烁,如夜空的星星在不断的闪耀,又如同天空的银河坠落了下来,落在了这上面。整个刀身,就是一条流动的光河!

看着看着,灵梦公主心中突然莫名的升起一种嫉妒的情绪……他对她,真的是很好……很好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