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绝望的温柔

<今日第二更!>

砰砰几声爆响,夜孤寒踉踉跄跄退出几步,嘴角挂上了血丝,但他接着顺势拔身而起,半空又拦住了两名正要追击灵梦公主的黑衣蒙面人,长剑如风,一时间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为首的一名黑衣人嘿嘿冷笑,道:“夜孤寒,本来我们的目标只是灵梦公主,倒不一定要伤你性命,不过既然你非要找死,那我们兄弟便也只好成全了你!”手一挥,五人同时从五个方向一起展开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夜孤寒长剑灵蛇般飚出,眨眼间形成一团光雨,口中大喝道:“你们是谁?有种的不要藏头藏尾,报上名来!”

“报名?我们一行既然蒙面匿形,就是不打算让别人知道我们的身份,夜孤寒,想你也是天玄高手,居然会问出如此幼稚的问题,告诉你,凭你这老白脸还不配知道我们是谁,去地下问阎罗王吧!”

为首的黑衣人嘎嘎怪笑,身子一冲而上,宽阔的黑衣迎风飘展,宛若要遮蔽尘世间所有光亮,在半空中振声喝道:“老三,你速速把那小丫头擒下,迟则生变,不要多生枝节,夜孤寒就交给我们!”

厉啸一声,身子带着尖锐的破空声音疾扑下来,双臂箕张,十指射出凌厉的劲气,犹如双手同时持有十柄蓝光闪闪的长剑,轰然落下,声势之巨,当真是可惊可怖!

五人中唯一一个身形较为纤细的黑衣蒙面人一声不吭,拧腰拔身而起;待要向灵梦公主消失的方向猛追下去。

只见夜孤寒凄厉的一声长啸,声震长空,长剑如龙翻腾,蓝光再度大炽,如狂风骤雨一般连续劈出三百余剑,于瞬息之间逼退另外的四名敌人,却被那为首的黑衣人一道锐利的指风击中左肩,‘啵’的一声,竟然从身前到身后,同时两道血箭激射!

夜孤寒全然不顾自身伤势,再度大吼一声!一个大翻身,斜纵七丈的空间,带着淋漓的鲜血,一个跟头直翻出去,还未落地就是劈头盖脸的九十九剑瓢泼大雨一般悍然落下!罩向那身材有些纤细的黑衣蒙面人。

另四人飞速赶上前来,但夜孤寒这一刻却仿佛如不要命了一般,剑剑与敌共亡,招招以命搏命,只欲共赴黄泉,幽冥同途!硬是凭着凌厉到了极点的犀利攻击,在自己身前布下了一道几乎封锁了整个街道的死神剑网,令五位同级数的天玄高手完全无法越雷池半步!

天玄高手拼命的招数,岂是小可?

夜孤寒显然是动了拼掉自己这条命的心思!

想动灵梦,就要跨先过我夜孤寒的尸体!夜孤寒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用自己的全心全意全力全部灵魂全部生命,在诠释着这句话,实践着这句话!

每一剑出,都是遍布天地的孤傲苍凉!

每一剑出,都是锥心刻骨的疯狂寂寞!

一剑出手肝肠断,

孤独寂寥常相伴;

天涯何处埋深情,

孤绝人生孤绝剑!

孤绝剑法!

夜孤寒的孤绝剑法,在这一刻,已经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最终极地步,整个人,只有一个意念支撑着他:绝不能让他们伤害到灵梦!

除此之外,夜孤寒已经进入了忘我的疯狂状态!

万古悠悠,唯我一人一剑!

天地苍茫,风中仗剑飞凌!

这一剑出,送君孤独黄泉路!

这一剑出,滚滚红尘莫驻足!

杀!

死!

~~~~~~~~

为首的黑衣人气的哇哇大叫,此刻却是无计可使。眼见着灵梦公主在独孤小艺和孙小美的挟制下,越跑越远,不由牙根一咬,道:“全力以赴!先解决了这厮!”

夜孤寒哈哈大笑,笑声中依然满是苍凉,长剑突刺而出,剑至中途,突然后退,闪电般刺向左侧的黑衣蒙面人,一进一退,混若天成!

夜孤寒战斗了一生,几乎都是在以寡敌众,战斗经验何等丰富!此刻面临自己最在乎的灵梦生死关头,夜孤寒彻底的发挥出了自己平生最巅峰的实力!

错非如此,夜孤寒以一人之力如何能够对抗五名与其处于同一层次的天玄高手,甚至于未落下风!就算抱了拼命之心,同归之意,能取得这份战绩,也足以啸傲当代了!

肩上鲜血不停流出,但他仿若不觉一般!竟丝毫也未有影响到他的战斗力!

砰!长剑似乎与什么兵器硬碰了一下,左侧的黑衣人踉跄后退。

夜孤寒哼了一声,身子往后晃了两晃,长剑顺势挥出一个半圆,凄艳的蓝光带着血色挥洒而出,毫不退让地又连续与三名敌人各自交手一招,剑势终老,仍不变招,腾身而起,两条腿如同乌龙绞柱,砰地一声,与另一名黑衣蒙面人攻来的双掌正面硬撼!

一声闷哼,那黑衣蒙面人身子往后一扬,夜孤寒断线风筝般摔出,鼻孔中喷出几条血丝,那黑人衣蓄力而发,而夜孤寒却是在连战四人之余以余力对撼,高下不言而喻!

可是夜孤寒仍自不退,勉力在半空中一挺身,飘飘忽忽的却又拦住了刚刚好不容易才脱身出来的另一名黑衣蒙面人。

这人正是泪无悲的第二弟子周剑鸣,其人生性最是暴躁,眼见夜孤寒如同打不死一般,死缠不休,心中早已不耐,突然大叫一声,举起手中大剑,迎头劈下!这一剑,已经贯注了全身玄气,夜孤寒如要躲闪,就必须让出道路!若是不避,以其目前的身体状况,仍不乐观,极有可能就此败亡。

夜孤寒双目一阵血红,一寒,突然倏的退后;周剑鸣大喜,就顺势冲了过去。但夜孤寒身形一退之后,却几乎在同一时间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长剑如风,当当当连续三剑劈在周剑鸣当头砍下的大剑之上!

夜孤寒可说早有预算,而周剑鸣积蓄至颠峰的势头才过,锐气已泄,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之后连接夜孤寒三剑,瞬间由强转弱,几近衰竭,周剑鸣只觉得自己胸口如被千钧大锤狠狠的抨击了三下!忍不住脸色一白,踉跄后退,退出几步,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的本身功力,其实并不弱于夜孤寒,但他常年在山上,根本没怎么行走江湖,平常也只是师兄弟之间的切磋,战斗经验与夜孤寒这等亡命江湖搏命一生的超级杀手相比,却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因此虽然双方功力势均力敌,却在一交手他便吃了个大亏!

这还多得夜孤寒之前受伤不轻,玄气大耗,否则高手过招生死一瞬,这一招之差,就足以要去了周剑鸣的性命!

夜孤寒暗道可惜,若是自己刚才一击得手,撕破对方的包围,或者就有全身而退的机会了!夜孤寒此招虽似占尽上风,实则也述不轻松,身子被对方玄气反击,难以自制的后仰了一下,长剑迅速划出半个圆弧,嗡嗡颤动,罩住自己全身。但他也只来得及做到这一步,一口气息几乎滞住在喉咙里,竟然无法像先前那样灵活的闪动!

一番恶战,招招拼命,可说已经消耗了夜孤寒大部分的实力!以一人之身,独立抗拒五位相同阶位的天玄高手的围攻,夜孤寒能够有攻有守的勉力支撑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

若说剑势如虹,先求一死的先声,就算对方五人总和也不及夜孤寒,可惜人力有时穷,此时此刻,夜孤寒已渐入油尽灯枯之境。

锐啸声起,四人惊见周剑鸣险些丧命,不禁同时红着眼睛连人带剑冲来!每个人的眼中,尽都全羞怒交加的凛然杀气!自己一方五个天玄高手,居然被对方一人生生的阻挡在这里!这简直是莫大的羞辱!

胜败,在此一举!

夜孤寒心中一阵苦笑,看来今天,老命是要留在这里了!不知灵梦那丫头,她……逃远了没有……

身上本已暗淡的蓝光突兀地再度炽烈起来,犹如放射出璀璨光芒的天空巨星,夜孤寒将所剩不多的剩余玄气,尽数的集中在这一击之中!

周剑鸣羞愤地狂吼一声,凌空跃起,紧随在在四位师兄弟之后,向着夜孤寒凌空发起攻击!

夜孤寒精确的计算着对方的兵器临身的时机,双目中的血红色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静水深潭一般的平静、深邃!

唯一让他不能理解的,是,战斗已经发生了一段不短的时间,为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前来接应?灵梦公主的侍卫们又在哪里?皇宫中的高手,为何还不现身?

但现在已经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夜孤寒深邃的眼神,最后向着皇城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一眼,饱含着沧桑,饱含着海一般的深情、与寂寥;无尽的落寞,与孤单;还有浓浓的……不舍!

秀秀,从今以后,我恐怕再也不能保护你的灵梦了……

虽然我从未得到过你,虽然我对这人生早已厌倦,但在面临生死的这一刻,虽然我明知道你早已不是我的……但我真的,真的,忘不了你,放不下你,舍不得你……

因为你,始终还是我心中……最柔软、、、、也最酸疼的地方……

秀秀!

若是今后红尘中再没有了我,你,会寂寞吗?你是否,还愿意为我,流下一滴眼泪?

夜孤寒无暇再想,因为五名敌人的刀剑拳脚已经如同狂风骤雨一般落了下来,瞬间将他孤傲的身体淹没……

夜孤寒长啸,长笑,畅笑……

长剑带着毅然、决然,脸上满是从容淡薄,迎上!

这一刻的心中,突然往昔所有的过往,曾经的甜蜜,刷的一闪而过,历历在目,当年,那清纯的飘飘长发在风中柔美的飘拂,那如花的笑颜,那殷殷的嘱托,浓浓的期盼,最后是,那一双含满了泪的,俏丽双眼在不舍的看着自己……慢慢远去,模糊……

夜孤寒冷酷了二十年的嘴角,这一刻,闪过了一丝发自心底的温柔和缱绻……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