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君莫邪的未雨绸缪与唐胖子的远大理想

<今日第二更!求月票求推荐票!>

“无妨!”皇帝陛下眼中深沉莫测,冷然一笑:“灵儿始终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让自己的女儿有事?放眼天香帝国,谁敢动她?我便灭他满门!若有谁不怕,就尝试好了!”

文先生暗叹一声,早就有人不怕了,也没见你灭其满门,若是女儿真正死了,就算你事后灭了对方满门,能救回女儿吗?

看来,陛下是铁了心要从这条线上走路了。

经三皇子这一搅和,拍卖提早结束了,除了包括杨默在内的等有数几人之外,人人皆大欢喜,此刻已经逐渐开始离场了。

君大少爷站在楼上,眼见着独孤无敌大将军带着儿子第一个一溜烟逃了出去,仿佛有鬼在后边跟着似的,差点没笑出声来。不过独孤小艺却没有走,正向楼上这边走过来。

“完事之后,让唐源和宋伤火速到我这里来!我另有事情安排。”君莫邪脸色有些沉重。虽然只是一场拍卖,但君莫邪暗底里的用心,又岂能明说?岂是小事?

一个小蝴蝶扇扇风,都能够改变一些原有的轨迹,更何况在这等敏感时刻,组织一场贵族拍卖?动辄就能引动天翻地覆的巨变!

“三叔,外边安排的那些注意各府各家秘密接触的我方人手,无论是否已有收获,现在都要立即撤退!万万不要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每一个人都要将手上的资料迅速整理好,汇总到一处。这次之后,相信本堂对天香各大世家、巨富大贾的实力,基本都能作到心中有数了,尤其是那些附庸实力,更是一清二楚。三叔你要妥善安排这件事,万万不能大意。”

“我明白,我会小心行事的。”君无意脸色有些严肃,深深颔首。

“现在知晓这件事是我背后安排的,只有三叔,唐源,宋伤,王爷,四个人。三叔是没有问题的,唐源和宋伤,在经过我提点之后,应该也没有问题。至于鹰搏空,他或者也能隐约猜测到点什么,却也没甚关系……”君莫邪心中斟酌着,却并没有说出声来,抬头看着正窝在圈椅上咬牙切齿的小杨默,心中顿时有了个主意:“杨默,我写几个字,等你回去的时候,交给你父王,绝对不可让他人看到。”

杨默沉闷的答应了一声。

“对了,还有一个海沉风,他虽然是天玄高手……”君莫邪这功夫可没时间理会杨默的黯然,继续考虑着这次行动中的漏洞。

未雨绸缪,才可立于不败之地

现场人虽多,但,君莫邪却始终感觉到,有一双深邃的眼睛,在到处的寻觅自己。灵梦公主身后突然出现的那两个黑袍人,让君莫邪的心中冒出了莫大的危机感!

随着拍卖大会的落下帷幕,客人也陆续离开,三位皇子相继而去,尤其是三皇子殿下,迫不及待的欲向他的父皇献上他的孝子之心,惟灵梦公主仍自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灵梦虽然早知道三个哥哥之间为争皇位谁属早已水火不容,也早知道父皇的心意,但今天赤裸裸地听到这种讨论,还是让她接受不了!

这些人,乃是自己父亲,乃是自己的手足兄长,尽都是自己的骨肉至亲啊!这些本应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可为什么……为什么……

灵梦公主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孤独,很无助。很想找独孤小艺等贴心姐妹说说话,更想找一个宽厚的肩膀靠一靠……可惜,到哪里去找这么一个人呢?

灵梦公主素来明亮的美目此刻竟有些空洞,有些凄迷。她忍不住伸手抚胸,那里,有四柄飞刀,四柄来自那人的神兵利器,唯一可以给她带来安慰的东西!冰凉的刀身已经被自己的体温捂得温热。若是……

她身后的两名黑衣人,不知何时已不见,天香国主与文先生更早众人一步离开,他们的来去却又如何是公主可以干预的。

公主侍女见公主殿下久久未出,终于从外面进来,站在她的身边,陪着她看着人潮渐渐散去。渐渐地,大厅变得空荡荡的,异常的空旷,一阵阵迷人的花香缓慢袭来,渐渐取代了那醉人的酒香,也驱走了人群留下的不同气味,慢慢地让这个大厅,再度又变得雅致起来。

光线四面投入,明明暗暗,空阔至极。

楼上,依然有凄迷的箫音不知疲倦的婉转而来,就像是在诉说着世代的孤独,千年的哀怨……

灵梦静静而坐,听着这飘渺的音乐,越发显得身影的纤弱,孤独……

君大高人刚刚安排人将杨默送走。这个小世子,今天一天,经历得事情实在太多,遭受的打击也是相当的大。本当是一件好玩的事,兴冲冲的来了,却弄得身心俱伤的回去,这对于一个只得十岁的小孩子来说,无疑乃是一件残酷的事。

但君大高人却没有去劝慰,更没有想方设法哄他开心。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不经一番磨练,那来醉人花香,绝世锋芒?!

孩子的成长,始终要靠他自己的努力。自己今日已经在他的稚嫩心灵里埋下了一颗无法磨灭的种子,又经受过如是的打击,承受了如斯的屈辱,必然会得到真正的成长。无论将来做什么,现在承受的经历,都将是将来最宝贵的财富!

惟有经历的多了,才会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真正男儿。

世间本没有所谓堕落的感情,唯有被人肆意玩弄抛弃之后,才会游戏人生!世间本没有真正野心勃勃之辈,惟有被人压迫得多了,经过对比之后有那种强烈的失落感的人,才会产生将整个世界踏在脚下、惟我独尊的想法!

凡事必有因,有因才有果。

一个人永远不能真正替代另一个人承受他的痛苦。

君大杀手更加不会做这种事!

欣赏是一回事,但帮助,又是另一回事!如果连你自己都不能承受自己身上的打击,那么,我是不会帮助你的!死了,也就死了,不能帮助自己站立的人,死了也没有任何可惜,纵然,那人是个好人也不会有例外!

毕竟,整个世界上,一天之内死掉的好人实在太多了。

君大少爷心想:我帮不过来!莫说我不是救世主,就算我真是救世主也帮不过来!

唐源一脸兴高采烈地迎上来,胖胖的肥脸激动得发红。张着嘴巴大呼小叫:“暴利啊!真正的暴利啊!哇哈哈哈,我唐源今天可是赚钱了,没想到我唐源也有今天!扬眉吐气啊!”突然一跳,狰狞的对着君莫邪大吼:“九千万两,整整九千万两啊啊啊啊……”

貌似胖子处于歇斯底里的狂暴状态,平日就胖子那敢对君大少这个德行,都是钱闹的!

钱!……原罪啊!

宋伤阴沉着脸跟在他身后,全无半分喜色。在宋伤心中,这等天品美酒卖给这些所谓的贵族,根本就是糟蹋了粮食!师傅的酒乃是世间难觅的神品,如何是用区区钱财可以衡量的,用钱来衡量,根本就是一种亵渎!

不过君大师傅有令,他不敢违抗罢了。

独孤小艺跟在最后,一跳一蹦的上来,满脸满心欢喜。似乎君莫邪组织的这场拍卖的成功,比她自己成功了还要值得高兴。

“是么?”君莫邪含笑看着他。“胖子,这一次光你的分红,也有一千多万两白银,可有什么后续的打算?”

“后续的打算?”唐源转着眼珠想了一想,慨然道:“有啊,怎么没有,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可惜,一直没有足够的银子供我使用,家里也不会给我那么大的开销,所以,一直没有实现。”

说着,唐胖子叹了口气,很是神往,而又幽怨的样子。间或带着一点如释重负,夙愿即将得逞的欣喜、以及……忐忑。

“什么远大的理想?说来听听。”君莫邪闻言不禁来了兴致,本来是随口一问,结果居然问出唐胖子最大的梦想。作为齐名的纨绔子弟,君莫邪岂能不好奇,这胖子那满是肥油埋藏的肮脏的心里,居然还隐藏着一个远大的人生梦想?

这倒真是有些咄咄怪事了!

“我一直在想,等我有了钱,真正属于自己的钱,足够多的钱,我就……”唐源一脸的感伤,让房间里的气氛都沉闷下来。连独孤小艺这么喜欢捉弄唐源得人也不禁闭上了嘴巴,等着唐胖子一舒心意。

众人集体无语!人人脸色怪异。

不愧是京城中最出名的有数纨绔大少,连梦想都是这般的另类!不服不行!

“老子最看不惯的!”唐源愤然道:“就是要卖的,偏偏挂上一个卖艺不卖身的牌子,还要自称什么大家!狗屁大家!还有的,居然凛然大义地说:我这是为了艺术献身!什么玩意!他妈的要不是为了银子,何必这家跳到那家来回的蹦跶?真以为自己是圣女那?”

众人再度被雷到,不过……胖子的言辞貌似还是……有那么点道理的。

“既然不是为了钱,这个那个‘大家’的模样儿又不坏,为什么不找个男人嫁了,怎么也比干这个安稳吧?说白了就是犯贱!他妈的,什么卖艺不卖身!老子用银子一个个砸死她们!”唐源义愤填膺,很是悲愤。

<推荐一本书:《异世狂人录》书号:1590987,这本书我还没看,还在养着,但作者人品很好,我很欣赏。大家先收藏着吧,呵呵,等养肥了,咱们就开宰!相信不会让大家失望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