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银城秘辛

<今日爆发第三更!>

“这就牵扯到一段秘莘了,话说三百年前,世间有一大帮派至尊盟,统领世间超过一半的黑道帮派,声势之隆、实力之强,可说霸绝天下,无与伦比!无论是绝顶高人还是神玄强者,见到至尊盟的标志,都要绕道而走。否则便会有麻烦上身!”

鹰搏空缓缓道:“而至尊盟的少主玉临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邂逅了一位女子,那位女子,眉目如画,风华绝代,叫作九霄玉凤孔烟萝,乃是当时公认的天下第一美人。”

“玉临风见猎心喜,出尽万般手段,无数高手,要得到孔烟萝,始终无果,那玉临风眼见自己难觅佳人芳心,终于痛下杀手,灭绝了孔家,也要得到美人之身,但孔烟萝却在香消玉陨的最后一刻,被突如其来的三个人所救,远遁而走。并与这三个人中的老大,情投意合,结为夫妻。而就在那一晚,玉临风被这三个人联手围杀,最终身首异处,死于非命!”

君莫邪心中一动,鹰搏空说的这个故事,怎地与血魂山庄对管清寒之事这般的相似?

“这三个人,老大叫做寒逍遥;老二叫做萧星辰,老三名为楚断香;都是当时世间一顶一的少年英雄,绝顶的武学天才!从寒逍遥救下孔烟萝,杀死玉临风开始,这三兄弟便与至尊盟势不两立,至尊盟盟主玉斩云传下严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这四个人擒杀!于是一场江湖浩劫,由此展开。”

“这三个人,情知只是凭自己三个人的力量,万万无法对抗至尊盟,在一次接战中,四人不敌,远遁而走,不知所踪。但没有人知道的是,这四个人却是到了极寒之地,隐姓埋名,徐图后计!这四人,在极寒之地,雪山之巅,创立了自己的势力!便是风雪银城的三位创派之祖,也是风雪银城寒家、萧家、楚家这三大家的创家祖先。”

“二十年后,四人修为大成,更积聚了不弱的势力,便决定出山找至尊盟的麻烦,而此时也正恰好是至尊盟搅动天下,已达天怒人怨之时,待得四人一起头,竟是群起响应,天下英雄群起而共击之,只得三年时间,曾经号令天下的最强势力至尊盟土崩瓦解,于江湖上彻底除名。”

“但在最后一战之中,寒逍遥决战玉斩云,两人都是强弩之末,在发出最后一招的时候,都已经无力抗拒;眼看就是玉石俱焚,便在这时,风雪银城二城主萧星辰,以重创之身挡住了玉斩云攻向寒逍遥的必杀一击,与玉斩云同归于尽!”

“当时的萧星辰,修为本已经在寒逍遥之上,玄功突飞猛进,只需再进一步,便可问鼎天下至尊的位置!家中更有娇妻幼子,可说是人生中最好年华,却为了自己的结拜兄弟,毅然赴死!直至死去之时,脸上仍是倍显从容,英雄豪迈可见一斑!”

“寒逍遥悲痛义弟之死,长啸惊天,一时三刻之间,须发尽白,当众挥剑,斩己二指,鲜血崩流;面对天下英雄,沥血盟誓:世间但有银城在,萧家子孙永不绝!生生世世为祖训,天上地下不背约!”

鹰搏空似乎有些激动,说到这段为彼此舍生忘死的兄弟感情,声音都有些厉烈了。

君莫邪沉沉的叹了口气。他终于明白了鹰搏空所说的话。

君家能存活到现在,的确是侥幸,实在是太侥幸了!

“萧家,在风雪银城虽然不是城主之家,但,萧家的话语权,在银城无论何时都是极为关键的!就这一点,决计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而风雪银城历代城主,对萧家子孙,都抱着一种近乎于溺爱的态度!现在,你明白了吗?你们君家只要是面对萧家,那就等于是面对整个风雪银城!这个事实,没得变化!”

鹰搏空长长吐出一口气,大口大口的喝了几口酒,叹息一声,道:“这事莫说是当年的寒逍遥,就算是换做是我,一生之中有这么一位兄弟,也堪告慰平生!为了这样的兄弟情,我鹰搏空,同样也可以不计生死!”

“但正因为如此,想要从萧家手中救下你们君家,才是真正的困难!连我都要束手无策,真不知道你三叔的那个女人,她是怎么做到的。”鹰搏空喟叹一声,有一种寂寥的口气,道:“但我确定,那个女娃无论是怎么做到的,这个过程,都必然是超乎寻常的艰难!这个女娃,很苦,很苦啊!”

说完,鹰搏空有些出神的侧过头,看着黑沉沉的夜幕,看着天上,眼神中,流露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很……悠远,而又痛楚。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往事……

“原来事情居然是这样子的!”君大少沉沉地吐出了一口气,一时间竟觉得心中沉甸甸的,两世为人的君大杀手,竟是首次觉得棘手,实在是太棘手了。

想当初君家迭遭大变,君家几位中流砥柱纷纷丧命,更几至一蹶不振的地步,唯一幸存的君无意也要双腿残疾,自觉终生无望有治好的机会,君家父子虽然尽都愤懑填胸,却也无可奈何,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就此无奈的沉寂了下来。

但,以风雪银城萧家在银城的地位,当年已经对君家下了手,却又怎么会半途而废,并未斩草除根呢?当日能让萧家罢手,这中间,定然有所缘故!

而这缘故,百分百的就系在那位可怜的女子身上!

寒烟瑶!

谁知道寒烟瑶为了君家不被灭绝付出了什么?更要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谁知道那位可怜的女子这些年独居风雪之巅,是怎样的凄苦滋味?

君家固然难受,固然凄惨,但那位女子,却又能轻松得到那里去?

君家虽然与风雪银城萧家有不共戴天之仇,决计不能共存,但寒烟瑶那位可敬的女子,却同样对君家有保全家族的恩惠!

务必要在最快的时间里,将寒烟瑶接出来,与三叔团聚,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君大杀手突然有一种急不可待的感觉。

他现在已经真正了解到,君无意这十年以来究竟是怎么过来的,君无意哪一向平静的脸孔下,究竟蕴藏着何等的痛苦和无奈。

对寒烟瑶的努力,既然君大少都能想象得到了,那君无意君三爷作为当事人,又如何能想不到?他只会想得更深,更远,更糟糕!

自己的一时情动而牵累了整个家族,若不是两位哥哥都不在了,若不是为了老父亲,君无意恐怕早已经横剑自刎!

这种情况下,勉强自己活着,绝对要比死更困难一万倍!也痛苦一万倍!

而且,还有一位为了自己牺牲的红颜知己,今生挚爱始终在遥远的所在苦苦地等候,默默的付出,只为一点希望……

情何以堪!

君无意的肩头上扛着的,乃是君大杀手无法了解的痛苦,这本就是任何人也无法分担的心事;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拖着残疾的身躯,为了父亲为了家族为了后人,勉强活地活下来,这本身,就是英雄!

死,其实很容易,一刀足矣。但勉强自己活着,却日日夜夜都要遭受心灵中的千刀万剐!

活着,,,……大不易!

“老鹰,你刚才说,你是神玄五品,至尊初位,想来晋升到神玄六品,或者没有四品晋升五品那么困难,但你要晋升到六品,却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已经成为你修为增进的一道极难逾越的难关,是么?”君莫邪牙一咬,目光深沉,好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用一种鹰搏空从未听他说过的沉重语气,缓缓地说道。

鹰搏空本能的感到了君莫邪这句话,其中似乎蕴含着什么绝大的力量,和不容置疑的决心,不由得心中一震,微微抬头,一双眼睛从深邃突然变得有如利剑一般的锐利:“道理是这么说的……你,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你小子…你想说什么?痛快说吧!”

刚才开玩笑的时候,两人都是一派嬉笑怒骂的味道,但此时,两人却都已知道对方此刻决计不是在说笑,乃是异常郑重、异常正经的说话,就连周围的气氛,也蓦然的紧张了起来。

就像,深沉的暗夜之中,拉开了一张铺天盖地的弓!箭,已在弦!

“我师傅醉心于炼制丹药,数年前,他机缘巧合之际,研究出一味很特别的丹药!”君莫邪目光凝注着鹰博空的眼神,一瞬不瞬:“这种丹药,耗费灵药、天材地宝无数还在其次,其炼制过程更是艰难无比,但一旦练成,却拥有提升人的阶位的能力,无视等级的提升,且全无副作用,您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鹰搏空鹰隼般的眼神看着他,半晌一动未动,而君莫邪说到这里,也并未说下去,只是平静的看着鹰搏空。

鹰搏空无疑是需要这种丹药的!而且,是迫切的需要!

当一个人达到自己的极限之后,而前边还有多人,自己却未必能追逐,便会滋生不甘之心,否则以鹰搏空,堂堂至尊身份,竟会纡尊降贵,向一个小毛头请教武技,这便是鹰大至尊久困于自身的极限境界之后,迫切希望突破的铁证!

若世间当真有这种药物,鹰搏空、或者不止是鹰搏空,世间的任何强者都将不惜一切代价,设法获得!

接下来要谈的,无疑是条件!两人都明白。就算真有了这种药,君莫邪也绝不会无缘无故、毫无代价的就送给鹰搏空使用的。

<咳咳,为了今天爆发,昨夜到今天凌晨四点,结果正在爆发的时候被爆了……委屈……呜……>(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