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你服不服?!

<今日第一更!求月票!>

鹰搏空的这番话,正将六长老刚才对君无意说的话全盘奉送了回去。这份讽刺的味道,却无疑更是大得多了!

之前的话还在耳边回响,眨眼间却就在被自己羞辱的人面前,被对方原话奉还……

六长老只气的脸上一阵血红,差点当场被气得气绝身亡!

“一个如此小虾米,居然敢跑到老夫的地头撒野!居然还敢学老夫说话,腆着脸皮说这个、那个不配?!居然在老子出手之后,还要问一句为什么?你刚才不是要留下老夫的全尸吗?老子怎能不给你这个机会!真正是天大笑话!姓萧的,你以为你们银城就真的天下无敌了不成?在老子看来,除却寒风雪那老儿之外,尽是废物,一城都是废物!”

鹰搏空背负双手,缓缓走上两步,鹰隼般的双眼看着六长老悲愤憋屈之极的脸色,突然饶有兴趣的问道:“怎么?这就是我的意思,你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老子问你,老子所说的话,有没有道理?你,服不服?!”

六长老狠狠瞪着鹰搏空,紧紧抿住嘴,却不说话,但他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姓萧的,今日只要你说一声不服,老夫立即就去灭掉那间什么盛宝堂,斩杀你们银城此次前来天香的所有人手!包括你的两个兄弟和你们萧家的两个后人,还有这个小女娃!呵呵呵……很好,很好,这里来天香的银城高层不是太多,不会太费事!萧虾米,你说,老夫敢是不敢?”

鹰搏空狠狠地笑了起来:“现在,不要给我装聋作哑,老夫再问你一遍:你,可是不服?!!”

鹰搏空的眼中,已经露出残酷的意思。

“鹰至尊,杀人不过头点地!还请看在老城主的面子上,做事相留一线,日后也好相见!”三长老沉声喝道。

“呸,这里没你的事!老子就是看在寒风雪那老儿的面子上大大的留情,才没取了这小虾米的性命,就凭他刚才说要留下老子的全尸,老子岂能让他轻松!”

“寒风雪的面子?别有嘴说别人,没嘴说自己,你们来到这里,为何就不知道看我的面子上,手下留情,放君家一马?有胆量在老子的地头玩霸道,老子自然是要奉陪的,现在还好意思要我留手?要我留手,行!只要这个姓萧的回答我,我就放你们一马!”

鹰搏空头也不回的一挥手:“现在连你的命在内,都在他的嘴里!”

“老夫问话,从来不会问第三遍!”鹰搏空沉着声音,缓缓的道。“现在,回答!”

悲愤的恨不得立刻死去!这种极度的羞辱,让六长老的浑身几乎都为之麻木,他甚至已经想自断心脉,了却此生,但却势必不能!因为,鹰搏空说的很清楚,目前在天香城的银城所有高层的性命,都在自己的一句话之间。

他绝对相信鹰搏空这个疯子能够说得出、做得到!只要自己真的说一声不服,恐怕这些人都会埋骨在这里!

甚至于就算鹰搏空真的做了,风雪银城也难以奈何这老怪物!

这份羞辱,他已经非承受不可了!虽然直到现在,他依然不明白自己到底是那里突然得罪了鹰搏空,而且还得罪的这么狠?但现在明显已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

“我……我……”六长老嘴唇翕动了好几次,终于闭上眼睛,一滴老泪从眼角缓缓渗出:“……服!”说出来这一个字,六长老两眼一闭,直挺挺的向后倒了过去。

“很好!还算你这小虾米识时务,老子就大人大量不计较了。”鹰搏空残酷的笑了笑。慢慢转身,眼神从三长老、慕雪瞳、小公主身上滑过,突然一瞪眼:“还有谁不服?!”

“我就是不服!恃强凌弱岂是强者该为,你要杀我就动手好了,正好可以让我多欣赏一次八大至尊的风范!”慕雪瞳突然大步站了出来,眼神看着鹰搏空,当真是半点畏怯之色也无。

“我也不服!”小公主寒烟梦气鼓鼓的站了出来,看着鹰搏空,一脸的真正不服。

“啊嗬?原来冰雪银城还真有不怕死的!不错不错!”鹰搏空玩味的笑了笑:“今天可是开了眼了,两个老的在那缩着脑袋,反倒是两个小辈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吃准了我老人家没有欺负后辈的习惯吗?老子可不像有些人,直接拿着脸皮当屁股,逮住不如自己的后辈可劲的欺负!放心,那个天玄小子,还有你,小小丫头,老夫今天算是给寒风雪寒老儿一个面子,不跟你们小字辈的一般见识,再敢放声直接腿打折!”

鹰搏空说完再不理会这两人,一双鹰眸再度盯住了六长老,嘴边冷冷微笑。

六长老到底也是神玄高手,这会恰好醒了过来,可刚刚醒过来,就很凑巧地听到鹰大至尊这一番连怨带损的狠话,直接气得又接着晕了过去。

能以一番话把个神玄级高手刺激得晕倒,鹰大至尊的损人功力估计也只在君大少之下了。

“鹰至尊,今日之事,你无故出手,伤我兄弟,彼此无冤无仇之下,骤然下此毒手!你务必要给我们银城一个交代!”三长老这才顺过了气,刚才被鹰搏空反震之下,气息不畅,竟没来得及说话。

鹰搏空桀骜的哈哈大笑起来,前仰后合:“无故出手?你那个兄弟都要留老夫全尸了,如果这样还算是无故的话,那到底怎么才算是‘有故’呢?难道一定要他把老夫杀了,才算数吗?”

三长老不禁一阵语塞,之前心中不忿鹰搏空咄咄逼人,一时口不择言,此时想起刚才三弟可不就是在借“事”而挑衅,若非挑衅的对象乃是鹰搏空,换一个人只怕早就死在他的手下了!

眼见三长老张口结舌,鹰大至尊心下大爽,继续乘胜追击:“说到交代?方才君无意也曾经跟他要过交代,而这位风雪银城的大高手是怎么说的?而你居然又跟我要交代!你倒说说看,我应该给你什么交代?我怎么给你交代?”

君莫邪在一边笑了起来:“所谓的交代,六长老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当真是声犹在耳,发人深省,余韵三日不绝。那里还需要什么交代;”

“当我实力不如你的时候,你不必给我交代,但当我拥有足以压服你们实力的时候,我也是同样无需对你们做出任何交代的!实力,不就是最好的交代吗!这本就是你们风雪银城的处事原则啊!怎么,现在实力不如人,又想讲事实,摆道理了吗?难道天底下的好处,全让你们风雪银城占尽了吗?真是人嘴两张皮,咋说咋有理啊……”

小公主寒烟梦突然听到君大少的插言声音,忍不住看了看他;这一看却觉得这人很有些熟悉的意思,忍不住睁着圆圆的大眼睛,上下打量,明明没见过这人,怎么会有熟悉的感觉呢?

三长老豁然转头,看着君莫邪,重重的哼了两声,再转向鹰搏空:“鹰至尊,请暂熄雷霆之怒,借一步说话如何?”

鹰搏空哼了一声,并未答话,脚下不动,却行云流水般飘出五丈之外,站在墙角。三长老嘱咐了慕雪瞳照顾六长老,便跟了过去,小声说着什么,两大神玄交谈,别人纵有胆量偷听,也是难以听到什么的。

“喂,丫头,你看什么?是不是看本公子英俊潇洒,看上我啦?”君莫邪心中一跳,见这丫头看着自己不放,可别被这丫头认了出来才好!若是当真被认出来,那道理可就真不在自己这边了!

“哼!”寒烟梦娇俏的小鼻子皱了皱,露出一个不屑一顾的表情,气鼓鼓的不说话,却也不看君莫邪了。她见到君莫邪的时候,君大少刚从地底钻出来,脸上污秽不堪,再说了,君大少当时清洁溜溜,近乎全裸,小丫头更加不好意思看;到后来身上总算围了块布,但却又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血,就算有心看也是看不出来什么的。

所以她直到现在,也没有认出来,眼前这个富家公子,就是那天的裸奔暴力男。

“这就是瑶儿的妹妹?”君无意看着寒烟梦,问慕雪瞳,声音有些激动。

“是,也是城主最年幼的女儿,小名唤作梦儿。”慕雪瞳微微一笑,接着问道:“无意,你的伤,真象六长老说的那样,已经好了?”

“真像!”君无意出神的看了看寒烟梦,轻不可闻的喟叹一声,才回答道:“是,慕兄,相信再有一段时间,无意只怕连双腿也能够行动自如了。”

慕雪瞳的开怀乃是一片真心,君无意自然是明白的,但此时此刻,却又势必不能说出全部的真话。他固然信任慕雪瞳,但却又如何能相信在场的其他人!

所以必须有保留,宁可以后找机会向慕大哥陪不是,也不能贸然将君家眼下最大的机密说明。

只要能让慕雪瞳将他已经康复的消息传回去,已经是为了安慰一下寒烟瑶作出极大的努力了。这已经大大的违背了之前的初衷!

“那就好!能好就好,太好了!”慕雪瞳激动的一把抓住君无意的手:“我立即飞鹰传书,告知大小姐,我可以想象的到,大小姐她会有多么高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