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至尊之怒!

<今日爆发第四更!求月票!>

对方始终是神玄强者,真正实力远胜君府,若君大少贸然暴露自己的所有实力,显露出自己拥有不俗的本领,只怕对方更会咬住自己不放,甚至会借故做掉自己,所以并没有运转玄功,迅速治疗内创,致令鼻中故意溢出血丝。

即便如此,那六长老仍是“嗯?”了一声,终于睁开了眼睛,上下打量了君莫邪一会,点了点头,道:“不错!”

六长老始终是神玄中人,自重身份,一击不中,便不再出手,他虽然讶异于君三少的实力,但君三少始终是晚辈,更只得金玄修为,以他身份,若仍要一而再的出手,那就太没有风度了。

君大杀手哼了一声,抹去了脸上鲜血,嘲讽道:“至尊神玄,果然犀利!”

他若是受了重伤再说这句话,便是由衷的赞誉,但他现在以微末的修为,能挡住了至尊神玄的进攻之余,屹立不倒,只受轻伤,这句话却成了彻头彻尾的讽刺之言!

虽然六长老刚才只是拿出了甚至不到一分的玄力对付他,但那始终是至尊神玄的神玄级玄气,又岂是一个小小的金品玄者所能够抵挡的?若非君大少底蕴深厚,便换一个地玄中人,也未必可以禁受得起!

“六长老手下留情!”慕雪瞳急喝一声,心中在急速的思忖对策,看如何才能让六长老离开君家。刚才六长老出手如电,大出慕雪瞳的意料之外,此刻一句手下留情才刚出口。

“六长老,敢问您这是什么意思?”君无意剑眉一立,森然问道。虽然面前是至尊神玄的高人,但他竟然在自己的面前伤害自己唯一的侄子,君无意决不会容忍!“对一小辈出手,难道就是风雪银城萧家的风度和至尊神玄的凛凛威风吗?”

“没什么特别的意思,不过我银城的人在你们君家的地头上出了事,你们君家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六长老轻描淡写地说道,话语中的含义却是异常霸道和无理的,六长老看着君莫邪:“这小子居然胆敢对老夫如此无礼,老夫自然要惩戒他一二!也是告诉他,对于神玄中人无理,随时可能会惹来杀身之祸!老夫此举可是一番好意,免得你们这位唯一的血脉以后无缘无故稀里糊涂的丢了性命而不自知!至于至尊神玄的威风和萧家的风度,凭你君无意还不够资格评论!”

君无意气得浑身发抖:“纵然是莫须有之事,也要赖在君家头上?六长老,你是这个意思吗?那我君家绝不接受此等耻辱!今日之事,你们风雪银城必须给我君家一个说法!”

六长老悠然道:“我萧家的子孙在君家的地头出事,那么,君家的后人,就要变得和他一样!这就是我的意思,你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真的很好,君家后人只得眼前这小子一个,省得太费事,不错,不错!”

“至于说法,呵呵呵……你真的以为,老夫会给你甚么说法?嗯,幼稚之极!”

强横霸道之意,溢于言表。

嗖的一声,一个白发老者穿墙而入,带着一个明**人的少女,见到六长老等人坐在这里喝茶,登时放下心来。看来事情还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还不至于惹怒那位强横的高人。

“三哥,你怎么来了?”六长老讶然问道,心中有些懊悔,方才出手,可是有些轻了。现在三哥来了,只怕便不能对君家出手了。毕竟临出银城之前,城主交代过此事。不过心中也奇怪,兄弟三人不是分工好了么?怎地三哥却又突然到了这边来了?

三长老还未来得及说话,只听见一个桀骜的声音道:“他妈的,什么小鱼小虾的也在这里呼呼喝喝,扰乱老夫的清兴,当真是混账之极!”

“是谁?竟敢在老夫面前如此放肆,滚出来!老夫留你一个全尸!”六长老厉喝一声,他正愁着没法挑事呢,这个声音一出来,正中下怀。

但他很快就后悔了!因为这个衅,他挑不起!

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极速凌空扑出,满空黑发轰的飞扬了一下,直如苍鹰一般飞到了六长老头顶,十道犀利之极的劲风“嗤”的一声罩了下来,四周花草,齐齐反向倒扑,在场所有人,人人都是觉得呼吸不畅,一击之力,竟然将这一整片区域变作了真空地带!

这一击的声威,当真震天撼地!

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六长老若是一个应接不对,纵然他拥有神玄修为,恐怕也会当场身殒,甚至于死无全尸!

随着这身影到来的,是强横无比的气势,冲塞于天地之间!一股孤傲的气息,如同暗夜的君王,轰然莅临!

三长老,六长老,同时大惊,出口惊呼:“鹰搏空!”

这个杀神,怎么会在这里!

天哪,刚才我老六说了什么,留人家全尸!?

但是此刻再想这些却已经晚了,六长老知道保命要紧,全无高手风度的猛的一个大翻身,从座椅上翻了出去,接着一连串五六个筋斗急速翻出去,瞬间变换了五六个方位,神玄玄气亦随着翻腾不断地布下防御阵线,一层层一波波向着来人那恐怖的气势迎击过去!

鹰搏空并不理会底下的重重防线,身躯直从空中压下,直接强硬的撕裂气场,双掌十指始终保持着原来姿势不变,势如破竹的一路穿破六长老的玄气防御。

三长老大叫一声:“请鹰至尊手下留情!”飞身扑了上去,协助六长老飞退。

鹰搏空全不理会,两眼中尽是杀机闪烁,几乎凝成实质!十指不达目的誓不休的狠狠抓过去。

鹰大至尊很生气,很怒!可以说是暴怒之极!

他研究鹰变身法已历数十年光阴,直到近年来才算是摸到了突破的门槛,却又遇上了凭自身实力难以逾越的瓶颈,此番好不容易得高人指点,找到了君莫邪,意外之喜的得到了这等奇诡之极、从所未见的巧妙招式,一时间心神俱醉,沉浸在其中。

却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功夫居然就有人要在自己的面前对君莫邪下手!这不是要了鹰搏空的老命嘛!

若是这小子死了,或者残了,老夫的鹰变玄功可也就付诸东流了啊!更别说那位神秘的高人也是一定要追究自己的责任,至于说再向那位高人学习,就算那高人肯教,鹰大至尊也是没脸学的……

六长老被君无意迎接进来的时候,以鹰搏空的修为自然是知道的,但那时他正在苦苦的思索着招式中的变化,哪里有时间理会这什么狗屁的长老?

在鹰搏空潜心研究的时候,恐怕就是风雪银城的风雪至尊亲自前来,他也是置之不理的,必须要等到告一段落才会考虑是不是要理会理会。

但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君莫邪居然受到了攻击!而鹰搏空居然完全来不及出手。

这不禁让鹰搏空心中后怕不已。

幸亏这小家伙实力不凡,勉强挡下来了,若是挡不下来……

所以鹰搏空动了杀心!

胆敢阻我习练绝世武技,这等行为,何异于断我前路,此仇此恨,直接不共戴天!

君莫邪费尽心机,请动鹰搏空坐镇君家,却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只在第一天,便显出了强大的作用!

鹰搏空十指一往无前,杀意凛然!

六长老之前辛苦布下的重重防线,早被鹰搏空势如破竹的一气攻破!在他翻出第七个筋斗的时候,鹰搏空的双手宛如划破了空间一般,突然再度加速,犹如流星飞堕,轰然地击在他的胸膛上。

在此同时,来自三长老的援手才刚刚到达,鹰搏空身躯一塌,猛地迎上,以血肉之躯硬接!

砰!三长老被震飞出去,鹰搏空的身子也晃了几晃。

强横至极的至尊玄气摧枯拉朽一般势如破竹地冲破了六长老的护身玄气,重重击打在他胸前!

咔嚓咔嚓几声响,胸前肋骨也不知道断了几根,六长老哇的一声,一口殷红的鲜血喷出,胸前白须顿时染红。从血液的颜色来看,显然是已经震伤了内脏,甚至于五内俱伤!

六长老皮球一般翻滚了两下,再也稳不住身子,“砰”地一声摔在花丛里,又翻滚了两下,才撞在一棵花树上停了下来,扶着树身颤巍巍地站起,口中不断冒出鲜血,脸上满是怨毒。

“为什么?”六长老一开口,鲜血更是直流,慕雪瞳上前扶他,却被他挥手挡在了一边,强忍身体的万端痛苦,咬着牙问了出来。

而这一句话,也正是三长老、慕雪瞳,以及一边已经吓得目瞪口呆的银城小公主寒烟梦所想问的。

一干人怎么也想不通,鹰搏空为什么要下此绝杀手段,就算六长老之前口不择言,冒犯了他,也不至于要夺其性命吧,一旦真个杀了六长老,就等于与冰雪银城结下了永远无法化解的仇怨,真的值得吗?

“老夫做事,向来随心所欲,凭你这般的小虾米,老夫挥挥手就灭掉千百个!妄自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竟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凭你又有何资格来问老夫为什么?你配吗?!”

鹰搏空长发飘动,眼如厉电,睥睨作态。黑色的衣袍无风自动,显然这位至尊的怒气还未曾平息!(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